第36章 考学

    池牧遥看到啾啾居然进入了阵内, 不由得惊讶:“你怎么也进来了?”

    “啾!”啾啾言简意赅地回答了。

    池牧遥有一瞬间的错愕,抬头看向天空,却什么都看不到。

    他与啾啾五感是可以互通的, 就算啾啾总是不太聪明的样子,并且说不清楚事情, 他还是能够感知到一些。

    他感知到啾啾看到自己破阵了,知道自己有危险了, 它便来了。

    为什么啾啾能看到他破阵?

    他一瞬间想到自己可能到了第九层,抬头却什么也看不到。

    他应该没有记错关卡,怎么会到第九层了呢?难道是规则改了?

    不过此时不适合想这个,他语速极快地指挥啾啾, 不耽误半点时间:“破坏掉我指定的那几颗星,记得躲开反噬。”

    啾啾很快懂了, 张开翅膀, 鸟身变为巨型凤凰一样, 脚踏虺龙焰, 像是在夜色下燃起了一团艳红的晚霞。

    池牧遥用自己的灵力一点, 告诉它是哪一颗星,啾啾立即发动虺龙焰对那颗星进行攻击。

    灵兽也有灵根。

    啾啾的灵根竟然是难得的火系单灵根, 又意外地遇到了池牧遥度劫。

    雷劫看似是对修者逆天改命的惩罚,实则也有炼体的功效。只有经历过雷劫的淬炼才能让身体变得强韧,能够承受得住更高阶的修为。

    啾啾资质极好, 还经历过雷劫炼体,又有池牧遥用从奚淮那里吸来的虺龙焰滋养,现如今已经是一只非常厉害的灵兽了。

    旁人都觉得啾啾很弱,只有池牧遥知道它的厉害,若是他舍得, 他甚至可以骑在啾啾的背上,让啾啾带自己去任何地方。

    唯一的缺点是:这只鸟是真的不太聪明。

    尤其在认贼作父这方面。

    池牧遥与啾啾相互配合着阻挠法阵的变化,如果无法将那些星辰移回该在的位置,那么便毁了。

    这样这个法阵就算变不回普通的法阵,至少不会演变成更可怕的杀阵。

    池牧遥和啾啾都会遭受强行更改法阵的反噬。筑基期修者及其契约灵兽若是强行破解元婴期巅峰修者布下的法阵,一般一次反噬就能要他们的命了。

    但是他有无色云霓鹿的技能,将治愈法术围绕在他与啾啾的周身,受伤的一瞬间伤口便会复原。

    这让他们变成了不死的战士,能永无休止地继续破阵。

    时间长了,啾啾呜咽了一声。

    就算伤口会很快复原,被攻击到产生伤口时还会有一瞬间的疼痛,就好像针扎在皮肤上,就算只有一瞬间的疼痛,还是会让人惧怕。

    池牧遥只能去安慰啾啾,然而他还是心疼得想哭。

    他宁愿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破阵,也不想啾啾经历这些。

    注意到似乎有人要进入法阵了,池牧遥赶紧收回了治愈能力,让啾啾变回原形,接着躲到了安全的地方。

    最后伸手,利用回春能力瞬间清扫了虺龙焰的痕迹。

    观南天尊进入法阵后,看到阵中的情况不由得惊讶,接着看向躲在一边的池牧遥夸赞道:“能控制成这样很不错。”

    说完丢给了池牧遥一个保护结界,接着开始在池牧遥面前破阵。

    观南天尊是所有元婴期天尊中阵法造诣最高的前辈,阵法水平在整个修真界都是最好的,这也是他出大招题目,会出阵法的原因所在。

    他喜欢阵法水平不错的弟子,也愿意指点一二。

    一般筑基期修为的修者,能有一名金丹期修为的师父就不错了。

    席子赫靠着阵法水平逆天改命,成了观南天尊的弟子,这绝对是极大的机缘了。

    池牧遥没有观南天尊这样的师父,只能在观南天尊破阵的时候躲在结界里去观察观南天尊是如何扭转乾坤的。

    他看得仔细,发现观南天尊破阵的大体思路与他一样,不过修为更高,对阵法也更加熟悉,破得要比他快多了。

    加之外界有人帮忙镇压法阵,法阵威力减弱,观南天尊破得并不费力。

    待观南天尊控制住了法阵,打开了封锁结界后,奚淮很快跃进了法阵中。

    显然,他是强行破除屏障进来的,法阵上空还能听到有人的骂声。

    奚淮没管,朝着池牧遥走过来问道:“有没有受伤?”

    池牧遥抬头愣愣地看着他,又看向了屏障的位置,终于确定了,他当真是在第九层。

    “我没什么大碍……”池牧遥回答。

    奚淮从自己的万宝铃里拿出了几个盒子,打开盖子取出丹药想要喂给池牧遥,却看到了观南天尊的结界,这让他无法触碰到池牧遥。

    观南天尊也在这时收回了结界,纵身上去看台问道:“抓住入侵者了吗?”

    知善天尊回答:“掌门师兄和他打起来了,我们快过去帮忙。”

    “你留下来善后即可。”观南天尊说完纵身离开。

    如果知善不留下,奚淮等人和暖烟阁弟子必起冲突。

    池牧遥说话的工夫都没有,便被奚淮喂了几颗丹药,这些都是大补的丹药,补得池牧遥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他捧着脸,发现自己体内灵力□□,浑身很热。

    知道的明白奚淮是帮他补身体,不知道还以为奚淮在给他壮阳。

    “效、效果挺好。”池牧遥说完赶紧捂鼻子,生怕流出鼻血来。

    奚淮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帮他平息体内暴走的灵力,又上下打量他,确定没有大碍才放下心来。

    他又回头去看法阵,没有发现虺龙焰的痕迹。

    难道他猜错了,虺龙焰不在啾啾体内?

    知善天尊对禹衍书吩咐道:“衍书,你带着这三位客人去静思堂,我先带这名御宠派弟子去疗伤,一会儿便到。”

    她说完也跟着进入了法阵内。

    奚淮回头看了知善天尊一眼,迟疑了一会儿居然同意了,没有让局面闹得更僵。

    怕是看到刚才知善对池牧遥的维护,让他难得对知善天尊的印象还不错,愿意给知善天尊一个面子。

    池牧遥被知善天尊带到了一个洞府内,知善天尊让他盘腿坐在云菲玉制成的莲花盘上。

    她本想运功给池牧遥疗伤,却发现池牧遥身上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当即放下心来:“看到你破阵出了问题,我担心得不行。”

    “给您添麻烦了。”

    “你是不是傻啊,如果你不封阵观南还能更快进入法阵内救你。”

    池牧遥盘膝规规矩矩地坐着,接着回答:“我……没想到我会在第九层。而且我在进入九九琉璃塔之前就注意到那个异常的人了,但是我没跟你们说,我当时没有证据,怕说错了。现在法阵被人动了手脚,也有我的问题,我一个人来承受这个结果也理所应当,本就是我的错误——”

    知善天尊不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你说你在人界也该是长者的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傻呢?你明明是受害者啊,错怎么能在你呢?错的人是制造危险的那个人。”

    “如果我能提前通报,说不定不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这不该是你承担的,你若是去报信了,怕是在途中就会被那个元婴期的魔修给杀了,他又怎么可能放任你去报信呢?”

    池牧遥不再说什么了。

    想来也是,他如果发现异样后放弃入塔去报信,肯定会被苏又灭口。

    知善天尊运行了疗伤阵,帮池牧遥运功调整内息时提起:“奚淮似乎还挺在意你的,你出事的时候他很紧张,你真的不愿意和他成为道侣吗?”

    池牧遥垂着眸子沉思了一会儿,才回答:“我知道他对我有情,可这份情我不能接受。”

    “为何?”知善天尊不解。

    “您不觉得这种感情有些可怕吗?”

    “可怕?”

    “嗯。”池牧遥认真地点头,“奚淮是一个偏执的人,他付出了一腔真情,到头来发现我并不喜欢他,他会不会恼羞成怒?”

    知善天尊终于发现了重点:“你不喜欢他?”

    “不喜欢。”他回答得十分肯定,“其实在弥天桐阴阵内时我有过一瞬间的心动,甚至有去找他。可冷静下来后我发现,我当时是感动,而非喜欢。不能因为感动便和一个人在一起,那样也是对他真情的欺骗。”

    “若是不喜欢,还真不能强求。”知善天尊也这样认为,不过还是有些好奇,“你为何不喜欢他,或者说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喜欢能让我心灵安静下来的人,会给我安逸感觉的。他不是,他脾气很坏,行事风风火火,还不听劝。他年纪还小,有很多不确定感。修者的一生太长了,长到可能有千万种未来,我若是决定与他一起了便是一生一世,但是他呢?他说不定会遇到其他人。”

    “那你想怎么办,继续这么和他僵持下去吗?”

    池牧遥想到这里有些难过,他也很迷茫:“我其实很笨,不擅长处理感情的事情,我总想着不承认便可以回避这件事情了。而且,他这么明目张胆地寻我,我却不站出来,不已经是一种拒绝了吗?他为何还不放弃?”

    “他恐怕就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吧,年轻气盛。”

    “有时我也会害怕,如果我处理不好和他的关系,会不会连累合欢宗?他……”池牧遥说不下去了,他知道,奚淮在原著里虐杀了很多合欢宗弟子。

    合欢宗为了自保只能散了,所有弟子此生不再提及自己曾是合欢宗弟子,不然会引来杀身之祸。

    知善天尊突然笑了:“我有的时候在想,你不这么懂事,不再这么照顾别人,凡事为自己着想会不会活得更自在一些。我们合欢宗的心法就是会招惹人,不招惹人就不是我们门派的风格了。不过师祖还是得提醒你一句——真心难求。奚淮为你做到如此已属不易。”

    “我最近也很头疼……”池牧遥无奈叹气,“爱情太难了。”

    知善天尊本来应该跟池牧遥共情,偏偏看着池牧遥那张稚嫩的脸露出愁眉苦脸的表情,还说出这样一句话,没来由地又被逗笑了:“这就难了?”

    “您呢?与观南天尊这么多年是否也产生了真感情?”池牧遥问道。

    知善天尊转过身,撩自己的衣服:“始祖给你看看背?”

    “不!我不看!不合适!我到底还是个男的!你们怎么总是忘记?!”

    “他嫌门派事物烦扰,有事统统交给我处理。我呢……也舍不得他,毕竟再难找到长得这么好看,修为还高于我的炉鼎了。”

    世人皆说,知善天尊爱观南天尊爱到卑微。

    她为了观南天尊倾尽所有,无时无刻不跟在他身边,当年更是疯狂地追求,如今也像个仆人一样地照顾他。

    偏他从不正眼看她,只是当个摆设。

    这道侣关系维持得像是合作关系。

    只有合欢宗弟子知道,他们看中优秀的炉鼎后,为了得到他都会无所不用其极,追求当然凶猛。

    卑微就卑微,至少观南天尊把她的修为提高到了元婴期。

    在她看来,观南天尊也不过是个炉鼎。

    谁都不亏。

    合欢宗弟子很特殊,他们如果哪一日动了真情,那便是一辈子的事情。

    他们会为对方绽放一背繁花,那一背的繁花文身在他们身上永远不会褪下去,证明他们爱得轰轰烈烈。

    繁花姹紫嫣红,唯独没有桃花,也证明他们此生不会再有其他桃花。

    这也是池牧遥对于爱情十分谨慎的原因。

    这一背繁花只为一人而绽放,如若那个人不能一直爱他们,滋养他们,后背繁花枯萎,他们也会随之殒落。

    知善天尊和观南天尊相伴也有两百年之久,知善天尊至今仍在隐瞒身份,后背也没有出现文身。

    他们整个合欢宗立派以来,只有两个人这么做过。

    一人幸福百年,一人衰竭而亡。

    知善天尊不再说什么了,对池牧遥叮嘱道:“现在门派里肯定一片混乱,我去处理一下。你自己调息吧,合欢宗不需要你来关心,反正宗门里目前也没有多少人,大不了先散一段时间,以后再聚。”

    “嗯,您去忙吧。”

    伊浅晞在四个时辰后出现在了洞府里,她来了之后,池牧遥终于知道了外界的消息。

    考学延后了。

    暖烟阁里来了一名魔修,对阵法考试做了手脚,想要引起大骚乱转移注意力,实则为了盗取暖烟阁的一样东西。

    暖烟阁掌门出现得还算及时,不过二人堪堪打成平手,东西未能夺回来,还让那名受了重伤的魔修逃走了。听说掌门也要闭关养伤了,想来伤得也很重。

    暖烟阁几位天尊怕门派内还有其他的隐患,只能进行大型排查,这次考学也只能延后了。

    奚淮他们三人被请出了暖烟阁。

    实在是这三位惹了太多事,之前招惹了五宿也就罢了,好不容易平静一些了,奚淮又在九九琉璃塔上伤了人。

    暖烟阁内又陷入了混乱,还是魔修造成的,观南天尊也就留不住他们了。

    当初请他们来暖烟阁也是为了让他们躲避承宇阁的追讨,现在奚淮他们已经避开承宇阁了,暖烟阁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池牧遥听完点了点头:“想要辅助结丹的丹药只能延后了。”

    “嗯,只能这样了,等恢复考学了我们再来。而且你这次表现很好,暖烟阁应该会给我们送点慰问品,至少会有不少滋补丹药。”

    池牧遥抬手揉了揉伊浅晞的头:“我在阵内的时候你担心坏了吧?抱歉。”

    伊浅晞眼圈一红,“哼”了一声:“你是不是傻子啊,自己把法阵封了,你才筑基初期的修为,你能破了那个阵吗?你都吐血了!”

    “情急之下……欠缺考虑。”

    “哼!”

    禹衍书在这时来了洞府,询问了池牧遥的伤势,接着说道:“师娘给了我飞行法器,我会送你们回御宠派。”

    池牧遥赶紧摇头:“暖烟阁很多事情要忙吧,不麻烦了,我和小师姐一同回去即可。”

    “你的伤……”

    “无碍的,知善天尊都帮我看过了。”

    禹衍书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一沓传音符给了他:“这是我个人的传音符,若是遇到了危险,或者有什么事情可以立即传音给我,我会赶过去。”

    传音符也分品阶。

    池牧遥有的都是低阶传音符,听过一次就没了。

    禹衍书的传音符则是认主的,瞬间即可到禹衍书身边来,速度、品质都很不错。

    池牧遥接过来后点了点头。

    禹衍书迟疑了一会儿后突然说道:“你的阵法非常厉害,不要落下,好好钻研。”

    “我会的。”

    禹衍书将二人送了出去。

    让池牧遥没想到的是,他刚刚走出知善天尊住处没多远,木仁便迎了过来,显然是一直等候在这里:“池师弟,我看到你在阵中似乎受了伤,有没有伤到脏腑?”

    木仁居然会来关心他,这让他大感意外,愣了愣后回答:“并无大碍,劳烦师兄挂心了。”

    木仁上下打量他,确认他真的没有问题后才松了一口气:“你在阵中的应对是我做不出来的,这点我不得不承认。”

    “师兄过奖了,当时只是下意识的举动。”

    “这种急救之举更能说明你的本质是好的,如果不是之前被魔门子弟哄骗了,也是一个很好的修者。”

    “……”这天该怎么聊呢……

    他们闲聊之时,渐渐有其他修者围了过来。

    “他就是池牧遥吗?听说他独自一人面对元婴期修者布下的杀阵许久,实力了得。”

    “还不是观南天尊进阵才控制住了阵法?他在阵中不过是苦苦维持罢了。”

    木仁听到这人的话后非常不悦,当即朗声反驳:“如果在阵中的是你,你面对那种情况会自愿封锁阵法吗?他的选择已经超越很多修者了。”

    那人听到木仁的问话不由得一阵尴尬,竟被问得哑口无言。

    木仁冷哼了一声,继续道:“且不说你能不能在阵中维持到观南仙尊进阵救人,就凭你,怕是九九琉璃塔的三层都到不了,怎么有资格这般说他?”

    还有其他的修者跟着说道:“就是,池道友的境界在你我之上,你这般说话当真遭人厌。”

    “我去第九层看过他破阵,破阵水平极高,计算能力惊人,莫要再说什么资质了,阵法能达到这种境界的已经是凤毛麟角的稀缺人才了。”

    池牧遥看到这么多人帮自己说话有些感动,对他们行了一礼,之后快步离开,他不喜欢被人围观打量。

    池牧遥原本打算到允许御物飞行的区域便离开,没想到半路居然被人拦住了,一名少女羞红了脸颊问他:“池师弟,我可以跟你交换传音符吗?”

    在修真界交换传音符,其含义跟他穿书之前被人要微信号是一样的。

    他被女孩子主动搭讪了……

    池牧遥有些为难:“实不相瞒,我的传音符不足够交换。”

    少女连连摆手:“哦,没事的,我这里还有尚未使用过的传音符,你渡入灵力之后再给我就行。”

    池牧遥支支吾吾了一会,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他完全没想过去认识女孩子,也没想过找道侣,这种事情似乎会影响到他养花养草的闲情逸趣。

    尤其是在合欢宗待过那么多年,身边都是女孩子,他对女孩子已经近乎于麻木了。

    禹衍书看出了他的为难,在这时帮他说话:“池师弟身上还有伤,不便动用灵力,姑娘请回吧。”

    禹衍书都开口了,旁人自然不会继续纠缠。

    少女有些沮丧,不过抬起头和池牧遥对视后便羞红了脸,这种惊心动魄的美如此近的呈现在她的眼前,引得她心口狂跳,羞得扭头跑开了。

    不远处还有在等她的女弟子,见她回来纷纷询问情况。

    她羞得语无伦次,到最后也只说了一句话:“他、他、他真的太好看了,怎么能有人长成这样个子?”

    这一边。

    禹衍书非常愧疚,说道:“池师弟,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实在抱歉。”

    “门派动乱,我都理解,我们再次再见。”

    “嗯。”禹衍书想了想后,从自己的百宝玉里取出了几颗丹药给了他,“这是滋补身体的丹药,你拿回去。”

    “谢谢禹师兄。”

    御物飞行需要灵力加持。

    伊浅晞带着池牧遥回到蒲荷附近便累了,下了法器乘船去往御宠派。

    小船不急不缓在水面上漂着,船身在水面带起一片涟漪,让水面上的荷花也跟着左右摇摆。

    师姐弟二人本来还在盘膝小憩,船身突然一荡。

    池牧遥睁开眼睛,便看到有三个人落在了船头。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奚淮,奚淮背着光,阳光从奚淮背后照向他。他能看到奚淮背着光的脸颊上有着狡黠的笑,眼眸弯弯的,像是小月牙。

    伊浅晞比他反应得快,在他愣神的工夫已经拔了匕首:“你们三个来这里做什么?没完了吗?”

    奚淮没回答这个问题,朝着伊浅晞丢来了一袋东西:“见面礼,成吗?”

    伊浅晞非常高傲地回答:“不欢迎!”

    “我也不知道灵宠喜欢吃什么,圣灵草和笛阳粮可以吗?”

    伊浅晞缓缓收回匕首,伸手拿起百物锦,探入神识查看,一百个格子里满满的都是圣灵草和笛阳粮。

    这两种宠物粮要比百味粮好上两个档次不止。

    她不动声色地查看完,又扭头看向了池牧遥,陷入了沉思。

    池牧遥试图唤回她的理智:“师姐……”

    “我……”她重重地吞咽了一口唾沫,“我给你们烧洗澡水?”

    “师姐!”

    “师弟不行!”她终于恢复了理智,又问,“我把我爹送你们行吗?我爹是掌门。”

    真是个好女儿……

    奚淮翻了一个白眼:“不要。”

    “我也行……”她豁出去了。

    “不要。”

    她又看了看百物锦,再看看池牧遥,最后一狠心把百物锦丢了回去:“不行!”

    宗斯辰看到这一幕笑得不行,说道:“小妹妹,我们只是做客,不会强抢你师弟,这是见面礼。”

    “当真只是做客?”她又来了精神。

    “对!”宗斯辰开始说瞎话,“承宇阁追得紧,我们来你们这躲一躲。”

    “那……那也行。”她又伸手把百物锦拿了回来。

    池牧遥赶紧拽她的袖子:“师姐,你这是引贼入室!”

    “你看哪家贼是送东西来的?”

    池牧遥抬手揉自己的额头,提醒小无色云霓鹿还在门派呢。

    伊浅晞对船夫说道:“莫爷爷,去生灵岛。”

    生灵岛,也在蒲荷山脉,是御宠派众人度假时才去的地方。

    所谓的度假,不过是门派内的草吃光了,换个地方给灵兽喂新草。

    不去御宠派,带他们去小山庄。不就是避一避吗?收留了奚淮他们,粮也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