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考学

    池牧遥的计算持续了能有一刻钟的时间, 接着罗盘法阵消失。

    他做了一个深呼吸后,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再次抬头看向漫天星辰。

    一直在围观的唐铭忍不住嘟囔:“故弄玄虚。”

    木仁看都没看他:“那你也来开一个罗盘阵试试。”

    唐铭:“……”

    这个木仁到底怎么回事?最近怎么总帮着那个御宠派的说话?

    这时池牧遥终于动了, 从乾坤袋内取出灵石来,快速吸收了灵气, 随手将化为齑粉的灵石碎末甩开,扬起的一片有形的风, 在他的身后形成了旗帜一样的东西又快速散开。

    接着他跃身而起踏星辰。

    古人总是对星辰充满了幻想,修真者更是有着“手可毁星辰”的理想,却不知每颗星都很大,都不用说木星, 海王星都比他们生活的地方还大。

    所以,这里的星辰都不太对劲, 似乎只是一个个发光的石块, 池牧遥可以直接踏上去, 在繁星中游走。

    他像是游在星海中的水母, 脚下一蹬, 衣袖与长发散开又合拢,一鼓一鼓的。

    浩瀚的星空, 蔚蓝蔓延至看不见的边际。

    犹如打翻了首饰盒子,撒下了一颗颗晶莹的珍珠,大大小小, 璀璨非常,点缀着这片蔚蓝。

    北斗摘星阵,法阵启动后观察地面的北斗图腾,在星空中摘星,或者用自己的灵力环绕住指定的那颗星。

    计算过后, 池牧遥将星辰所有的变化都记在了心中,他看到地面的图腾变化后,踏着一颗星朝着一个方向跃过去,用手摘下一颗后将其朝着图腾丢去。

    星归于天枢位。

    在第二个图腾尚未出现时,他已经提前动了,到了他计算出的区域,低头看一眼地面的图腾,手指掐算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算出是哪一颗星,伸手一摘。

    第二颗星归于天璇位。

    一系列动作下来毫不拖泥带水,做得干净利落。

    甚至做出了对法阵的预判。

    在没有其他人干扰时破阵,他一向做得很好,而且放得开,不会像在之前几层那样浪费时间。

    每一次图腾变化,其实都有给修者计算的时间。

    但是这个时间对于池牧遥来说有些长了,他已经到了下一个方位,图腾还未出现,便开始在星海里玩了起来。

    他在一个位置握拳,又突兀地张开手,手心里突然出现了一颗星。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颗星辰在之前是隐藏起来的,他计算到了这里会出现一颗星才会做这样的小动作,仿佛这颗星是他变出来的。

    小小的举动,却引来了看台一阵轰动,不少人开始惊叹:“这是何等出色的记忆能力?”

    “他当真能计算得出?”

    “第九层的法阵他破得像在玩耍一样。”

    “他当初为什么要进御宠派,真靠阵法参加大招的话,说不定入观南天尊门下的就是他而非席子赫。”

    四面八方都是议论的声音,却已经听不到诋毁的声音了,仿佛之前瞧不起御宠派修者的那些人不是他们。

    此刻他们的态度突然变成了“我早就料到他不一般”“他真的好美啊”之类的。

    人总是如此善变。

    最后一颗星归于摇光。

    阵已破。

    传闻中,让众多修者闻之色变的复杂法阵居然变得普通起来,除了初期的计算,他没再费什么周折。

    轻松破阵。

    观南天尊一直在观看,不由得扬眉,接着看向了知善天尊。

    知善天尊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只是看着池牧遥破阵,嘴角挂着浅笑。

    观南天尊继续托着下巴,颇为无聊地继续看,什么都没说。

    说不定池牧遥可以顺顺利利地在第九层连过三阵。

    伊浅晞高兴得不得了,想要和人击掌庆祝一下,看向禹衍书后迅速顿住,这位不是能和她庆祝的人。

    再看向另外一边的奚淮他们,反而高兴不起来了,只能作罢。

    不过,她还是能独自美滋滋半天。

    她的师弟好厉害!

    那边明韶洛看着阵中,想着自己能否破阵。她一直在看图腾变化,接着去看繁星,还没有算到会是哪片区域,就已经变换图腾了,根本做不到像池牧遥那么快。

    最后她只能叹气。

    听着周围都是赞美池牧遥的声音,她非常难受。

    重生前她得不到席子赫的心,至少还是三界第一美人,现如今这个称号也要被夺走了吗?

    身边的木仁还在感叹:“嗯,果然过得不错。”

    那模样就好像池牧遥能破阵是他指点的似的,明明之前还看池牧遥不顺眼,现如今已经被征服成了池牧遥的赞美者。

    平日里,这中时候唐铭肯定会嘴碎几句,这一次竟然憋了半晌什么都没说出来,也不敢看明韶洛。

    明明大家都在看池牧遥,没有人会拿她做对比,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被比下来了。

    她不再是最耀眼的那个人了。

    很快,大家都发现了不对劲,池牧遥未能从阵中退出去,反而被留在阵内。

    阵中的池牧遥显然也十分疑惑,抬头看着星辰,再看看北斗图腾,反复确定自己是不是没破阵成功,不然为什么没有被传送出去?

    就在这时,漫天星辰发生了变化,有几颗星的变化轨迹与他计算的不同。

    他很快发现了不对,在阵中试图控制法阵。

    他刚刚用灵力控制住发生诡异变化的星辰,便被阵中蕴含的力量弹开,身体重重撞击向地面,落地后身体还小幅度地弹起又落下。他艰难地侧过身,却一口血呕了出来,显然受伤颇重。

    法阵不对劲!

    这个法阵被人动过手脚,此刻是在朝着杀阵变化。

    观南天尊快速站了起来:“漫天诛杀阵!”

    其他人也纷纷震惊,知善天尊紧张得想要跃进阵中帮忙,却被观南天尊拦住:“你不懂阵法,进去只会添乱,要这小辈保护你才行。”

    娴悦天尊也看出来了,跟着起身说道:“这法阵在往外延伸!如果你此刻进去,屏障会被打开,让法阵加快扩张出来的速度。到时候阵中星辰覆盖了暖烟阁上空,这漫天诛杀阵就会吞噬整个暖烟阁!”

    娴悦天尊所说不假,这漫天诛杀阵颇为霸道,妖星横生,吉星位移,诸天皆变。

    恒变瞬,不移变旋转,生变死。

    妖阵已经不愿意被束缚在法阵小房间中了,用彪悍的架势往外冲撞,九九琉璃塔的整个塔身都在剧烈摇晃,地面震颤,屏障都出现了裂痕。

    知善天尊一向是温婉的,说话向来非常温柔,此刻却急了,声音发颤地问:“那怎么办?看着他死在阵里吗?!”

    一直监督塔内情况的金丹期修者看着在往外涌,朝着屏障攻击的星辰,吓得魂飞魄散,舌头不利索地说道:“封、封了阵!绝对不能让阵扩张出来!现在如、如果控制住了,殒的只有他一个,但如果扩张出来了就不知道会死多少人了!”

    只有懂阵法的人,才知道这个法阵有多可怕!

    绝对不能放出来!

    如果放出来那注定是生灵涂炭的场面!

    从此法阵凶蛮的程度就可以看出来,动手脚的人修为绝对在元婴期以上,且阵法造诣极高,不然不会改得这般巧妙,之前观看池牧遥破阵的观南天尊都没能看出端倪。

    他的话音刚落,身上便燃起了诡异的火,用法术都灭不掉。这放火的人显然是奔着要他性命来的,火势凶蛮,顷刻间整个人都被吞噬在火中。

    最后是观南天尊随手一扬灭了火,可该名金丹期弟子还是身上灼伤遍布。

    有人赶紧过去帮忙疗伤,本愤恨地瞪了奚淮一眼,和奚淮对视后又讪讪地收回了目光。

    奚淮看着他恶狠狠地说道:“若是他出了事,我让你们整个暖烟阁陪葬!”

    说着,手中握着疏狂看着屏障,准备直接破开屏障进去救池牧遥出来。

    旁人惧怕这个法阵的厉害,但是他不怕。

    观南天尊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放任不管,九九琉璃塔内还有其他在破阵的弟子,能坚持到此刻的都是精英。

    但是,这阵绝对不可以扩张出来,于是对他们说道:“我进去帮他,我进去之后你们用法术封上屏障……”

    观南天尊还未说完,奚淮也未能成功进入,便发现法阵从内部被封住了,他们甚至也看不到里面的画面了。

    奚淮想要用剑破开屏障,却被知善天尊丢出的结界挡住,对他说道:“是池牧遥自己从里面封住了法阵,他是用自身全部修为封印的,你若是强行攻击,他也会遭受攻击。”

    “他为何这么做?!”奚淮急得不行。

    “他也注意到法阵在试图往外扩,他不想损伤变大,于是封住了法阵想要独自破阵。”

    “他听到你们说话了?他刚才只是试图改变就已经被反噬得吐血了!”

    “不是,他看不到外界,不然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睡觉,只有我们能看到他,他……是自愿封阵的。”

    知善天尊回答完心疼得眼眶发红,他们这些前辈的觉悟还不如一个筑基期的小弟子。

    有些人想着舍弃他人,有些人想着舍弃自己。

    知善天尊回答完并没有闲着,开始动用灵力注法入阵内,用自己的灵力帮池牧遥镇住法阵,降低法阵的威力,这样池牧遥还能有周旋的余地。

    另外两名元婴期前辈也跟着注入灵力。

    奚淮觉得自己的心脏在抽紧,那种让人窒息的心疼笼罩着他。

    明明还没相认……就要失去了吗?

    他苦苦寻找的人就在他的眼前,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人独自面对危险,甚至不能站在他的身边。

    那个人是他。

    那个人又不是他。

    看他受伤,恨不得去把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毁灭。

    尚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镇定下来后能做的,只有跟着帮助镇住法阵。

    观南天尊已经下了第九层看台,打算从内部进入。

    奚淮等人不熟悉塔内环境,去了反而耽误时间,于是干脆留下来和知善天尊以及另外两位天尊一起用灵力镇压法阵。

    娴悦天尊则是对明韶洛等人说道:“去通知所有弟子隐藏好自己,我用传音符通知其他宿有人入侵。这个入侵者定然有其他目的,这里只是转移注意力的障眼法。”

    “好!”明韶洛等人回过神来,也快速离开了。

    这中时刻不是使小性子的时候。

    伊浅晞注意到了啾啾的状态不对,想伸手去抓啾啾,还是看到啾啾张开翅膀“啾”的一声突兀消失。

    它是池牧遥的本命灵兽,与其他人不同,它能瞬间回到主人的身边,此刻它已经进入法阵去找池牧遥了。

    它知道稍有不慎就会殒命,但是它选择陪在池牧遥身边。

    伊浅晞想跟着一起压制法阵,却被负责疏散的金丹期前辈们轰走。

    这一刻,她此生第一次意识到实力的重要性。

    如果不够强大,连在意的人都救不了。

    阵中的池牧遥已经能够确定了,这个法阵被人动过手脚。

    他甚至知道动手脚的人是谁。

    守棺人苏又。

    苏又可以说是这个大世界的第一老妖精,明明是整个修真界活跃的人中年纪最大的,却喜欢装成少年的模样,头发上常年系着一个铃铛。

    那并非寻常的铃铛,而是一具被炼制过的棺材,铃铛的图案便是棺材用的镇尸图案,铃铛用来储存一具尸体。

    苏又此人几次冲击化神期都没能成功,并非修为不够,而是有心魔,他一直被心魔所困。

    他还因着心魔而变得疯疯癫癫,思路与寻常人不一样,坏事做尽,只是为了自己能够畅快,也是为了他的棺中人。

    这人在原著中初期与奚淮是合作关系,后来两个人意见不一,逐渐闹崩,奚淮趁着他心魔扰心之际杀了苏又。

    如果不是如此,这修真界罕见能与苏又成为对手的人。

    此人修为太高,在暖烟阁掌门和奚霖双双殒落后,他成为了修真界第一高手。

    池牧遥看到法阵变化时产生的情绪并非恐惧,而是懊恼。

    他在阵外明明见到苏又了,自然该想到苏又此行不会没有目的,但是他没有提醒暖烟阁的人。

    他不知该如何解释,难道告诉大家自己看过原著,知道他是个大坏蛋吗?

    现在想来,这法阵还好是被他遇到了,这样也能弥补他没有及时通报的错误。

    这个杀阵由他来破,倾尽全力也不能让它延伸出去,遭殃的只有他一个人即可。

    大不了殒在这里,也算是无憾了,他本非书中人,也不该书中留。

    他只是不知道,他这个决定险些要了奚淮半条命。

    寻不到,至少还有个念想。

    他若是没了,奚淮也就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