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考学

    034

    池牧遥在参加下一层阵法考试的时候, 明显感觉到法阵难度有着阶梯性地跳跃,难度跨度很大,每个法阵都非常棘手。

    他以为他去了第四层, 实则他直接跳跃到了第六层。

    他之前破的九九韵鼓阵是一个高难度的法阵,法阵中设置, 如果有人可以一次性通过这个法阵,便可以直接跨越两层, 到第六层去考试。

    这个机制已经施行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人做到,一是破这个阵的弟子中没人能一次性通过,二是能一次通过的人没能随机到这个法阵。

    久而久之, 大家已经淡忘了这个规则。

    池牧遥更是不知情。

    他只当是到了第四层难度提升了,继续认认真真地破阵。

    他的目标是坚持到第七层, 最好是第八层也能通过两个法阵, 第九层便不想去了。

    到了第九层会被围观, 还有很多元婴期的前辈在, 他若是用错了招式被发现了是合欢宗弟子的端倪就不好了。

    在前八层, 是前辈的神识偶尔扫过,单纯地检查参加考试的修者是否安全。

    在第九层, 就是被众人围观了。

    可惜,在他以为自己进入到第七层时,他已经走进了众人可以观看到的第九层。

    他还在心中盘算着, 这一层的法阵要好好破。

    在池牧遥破解第八层最后一个法阵时,塔内监督的前辈便通报了观南天尊。

    观南天尊和知善天尊结伴而来,在第九层等待破阵者出现。

    这二位都来了,其他的弟子闻讯也跟着赶来,到了第九层后站在屏障外朝下看, 能够看到第九层空旷的场地。

    为了方便观看,第九层只有一个法阵空间。

    升到第九层的修者如果遇到法阵已经启动,就只能在阵外等待,等前一批人破阵成功或者破阵失败了才能进来。有时遇到前一批人破阵时间过长的情况,往往会等待几个时辰或者更久。

    伊浅晞风风火火地到了九层,想要占一个好位置,发现前排位置都被占了,正苦恼呢,突然发现有一处有空缺赶紧走过去。

    到了空缺处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空一块了,因为卿泽宗的三人站在这里,其他名门正派的修者纷纷退开很远。

    她没好气地看了他们一眼,想要收回啾啾。

    没承想,啾啾自己飞到了奚淮的肩膀上落下了,蹲在他的肩头跟着往下看。

    这时禹衍书也走了过来,站在了她的身边,跟着往下看,目光有一瞬间的错愕。

    伊浅晞还没往下看呢,只是和禹衍书打招呼:“这群人来得可真快,不是刚有人上来吗?也不知道我师弟多久才能……”

    说着朝下看过去,也跟着傻了眼。

    只见池牧遥在法阵中的安全位置,盖着一个小毯子正在……睡觉!

    进入法阵后,只有正式开始破阵了法阵才会启动,未启动之前修者都可以选择在一个安全位置观察法阵,或者是短暂休息。

    等待的过程中,其他修者也有机会进来。为了不让其他修者久等,第一个进入阵中的人有时会等一等才启动法阵。

    池牧遥在九九琉璃塔内也有三日之久,进了“第七层”第一个法阵后打算休息一下,于是拿着毯子盖上后,在不会启动法阵的地方睡起觉来。

    他怎么会知道他进入的是第九层,还在众目睽睽之下睡觉?

    伊浅晞直揉脸,替小师弟觉得尴尬,偷偷朝着前辈们观看的座位看过去。

    那里有纱帘遮挡,她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里面坐着五名左右的前辈,室内静悄悄的,安静得有些诡异。

    渐渐地,有了议论的声音:“第一个达到第九层的居然是他?”

    “他是谁?”还有人不认识池牧遥。

    “御宠派的,传说中的三界第一美人。”

    “御宠派的?当真?”

    话音一落,有人朝着伊浅晞看了过来。

    伊浅晞故作镇定,不为所动。

    禹衍书似乎也很好奇,问道:“你们还钻研阵法?”

    之前池牧遥说想参加阵法加试,禹衍书想着参加也好,能拿些分就拿些分。现在看到池牧遥第一个出现在第九层,不由得惊讶,没想到池牧遥的阵法造诣还不错。

    伊浅晞回答:“这是师弟的个人喜好,我更喜好毛茸茸的灵宠。”

    其他御宠派弟子都只对灵兽感兴趣,阵法什么的统统不感兴趣,就连结成道侣什么的也不太感兴趣,之前他们都没觉得池牧遥有多好看。

    还是伊浅晞和池牧遥一同出来历练,旁人看着池牧遥目瞪口呆的,她才意识到池牧遥在直立行走的动物中算是长得漂亮的。

    前辈们来了一炷香的时间,池牧遥也睡了一炷香的时间,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这时观看的前辈们终于出声了,首先是知善天尊看着池牧遥轻笑出声。

    接着娴悦天尊问道:“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回答的是一名金丹期修者:“他在九九韵鼓阵一次性通过连升两层,恐怕他自己不知规则,还当是在第七层,此时正在休息。”

    娴悦天尊蹙眉问道:“要不要提醒他一下?”

    知善天尊却拒绝了:“破阵本来便耗力伤神,他这般休息调整也没什么不对,心态也很好。若是此时提醒他了,反而会让他紧张。”

    这时众人看向了观南天尊,想让他来做最终决定。

    观南天尊单手托着侧脸,颇为无聊地看着场内,冷声问道:“他一次性过了九九韵鼓阵?”

    金丹期修者回答:“是。”

    “把他怎么过的放出来看看。”

    “好。”

    看一看池牧遥是如何通过的,这样在观看的众人也不会觉得无聊。

    金丹期修者唤出一面屏障,手指一点,屏障上出现了池牧遥等人破阵的情况。

    九九琉璃塔内破阵的情形都会被纪录,还能投放出来。观看者就算站在各个方位,看到的也是完整的景象。

    屏障上是夜色朦胧的场景,池牧遥在鼓阵中跃起击鼓,旋转至另外一个方位,动作灵活,画面绝美,看得众人啧啧称奇。

    奚淮抬头看着池牧遥破阵的画面,目不转睛,看得十分认真。

    宗斯辰则是托着下巴跟奚淮神识传音:“这身法……”

    没多说,怕那几位长辈能听到他们的传音,只三个字这三人都能懂。

    池牧遥的身法极快,轻身术运用了得,看起来没什么破绽。

    但是如果联想到池牧遥是合欢宗的呢?那这种轻快的身法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松未樾则是倒吸了一口气:“这他娘的……也太好看了吧?”

    接着发现自己未用神识传音,话语脱口而出,不由得有点尴尬,赶紧看向其他人,发现似乎没有人在意他的这句话,仿佛每个人心里都是这个想法。

    破个阵,都能破成这种美不胜收的画面?

    美人就是美人。

    禹衍书又问伊浅晞:“你们御宠派的弟子还会跳舞吗?”

    伊浅晞真的受不住了,他们不会破阵,不会跳舞!

    她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这都算跳舞了?这是在破阵,没看到他每次都火急火燎地往下一个鼓那赶吗?谁破阵的时候跳舞啊!花里胡哨的。”

    这时又有人来了第九层,是已经离开九九琉璃塔的几个参与加试的弟子。

    明韶洛坚持到了第六层,唐铭连第四层都未能通过。

    木仁通过了第六层,可是在第七层第一个阵便败下阵来,只能离开。

    上来时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让明韶洛很难保持得体的笑容。

    他们朝着人少的位置走过来,看到奚淮等人居然在这里,明韶洛马上展现出倨傲的模样,似乎不想去理会奚淮。

    片刻后她却发现,奚淮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她来了,甚至她来不来都无所谓。

    奚淮一直在看池牧遥破阵的画面,结束后才扭头看向宗斯辰,问:“这个影像能保留吗?”

    宗斯辰有点为难:“我们带着的法器没有这方面的功能,而且这是塔内的机关设置,带不走啊……”

    奚淮听了之后十分懊恼,握紧了拳头,气得差点发狂:“攻占暖烟阁吧……”

    宗斯辰赶紧劝:“不至于不至于。”

    那边坐着五位元婴期天尊呢,您在这里口出狂言,真不怕被人家当场拿下?

    您对阵一个还可以,五个就有点难了。

    那边五位听到了,有人似乎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只有知善天尊再次被逗笑了。

    在场众人看完了池牧遥破九九韵鼓阵的全过程后,池牧遥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几位前辈也都非常尴尬,不知道该继续观看,还是等池牧遥醒了他们再过来。

    好在池牧遥在半个时辰后醒了,坐起身来目光呆滞地看向周围,许久没有回神。

    睡醒时那懵懂的模样,和破阵时的美人判若两人,有着可爱迷糊感。

    前辈们终于开始说话了,其他修者静静地听前辈们分析,从中总结经验。

    知善天尊看了一会儿,说道:“北斗摘星阵,也不知他是幸运,还是不幸。”

    观南天尊跟着说道:“嗯,这北斗摘星阵和九九韵鼓阵为同系法阵,难度却要比九九韵鼓阵难上百倍,就看他几次能通过了……”

    宗斯辰有些溜号,神识传音给另外两人:“素来听闻观南和知善之间的感情不和,全靠知善苦苦维持,现在看来并不是。”

    松未樾朝那边看了看后问:“怎么不是了?”

    “每次观南都是在知善说完话之后才会出声,娴悦老尼姑说话他从来不搭理。”

    “还真是……”

    几个人不过是在神识传音,却也感受到了一股威压。

    显然这几位元婴期前辈能听到他们的神识传音,并且注意到了他们的言论,引得娴悦天尊十分不悦。

    娴悦天尊不高兴,他们便高兴了。

    奚淮没理会他们,从万宝铃内取出一把椅子,接着坐在椅子上悠闲地等待池牧遥破阵。

    几位前辈坐的也不过是檀木椅子,奚淮坐的却是通体用聚灵玉制成的椅子。这种玉极为珍贵,寻常修者都用来做玉佩,在修炼时才舍得拿出来协助自己修炼。

    奚淮这块居然这么大,还雕刻成了一把椅子,还是闲来无聊看人破阵时坐的,引得众多修者纷纷侧目。

    极致奢侈!

    再一看,奚淮认真看着阵内的神情,和蹲在他肩头的黄鹂鸟如出一辙。

    一人一鸟都真心实意地关心着法阵内的人。

    金丹期修者低头看了看,说道:“席子赫马上就要通过法阵了,不知道能不能赶在法阵启动前进来。”

    提起席子赫,观南天尊的眸子里难得有了一丝暖意,说道:“表现得还不错。”

    池牧遥是跳了两层,席子赫却是一层一层挑战上来的,实际用时比池牧遥短很多。

    谁又能想到会有人在破阵时总是等着别人呢,这种耐心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至少观南天尊没有。

    池牧遥叠好小毯子,走到阵中心双手环胸盯着阵眼看了看。

    他没想到“第七层”的法阵会这般复杂。

    头顶是万千星辰,繁星闪烁,很多星星忽明忽暗,时隐时现。

    脚下用图腾布局,分别在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个方位有着图腾,每个图案都各有玄妙。

    他低头看了看每个图腾,做了一个深呼吸后启动了阵法。

    即将破阵的席子赫并未赶上与池牧遥一同破阵。

    这个法阵和九九韵鼓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过要比九九韵鼓阵更为复杂。

    之前的法阵主要是跟上音律击鼓,难度也在这里,好在只有八十一个鼓。

    这个法阵却有万千星辰,无需直接击中,却也要跟着地面图腾的变化,让灵力向着那颗星的方向而去。

    池牧遥抬起一只手来,在衣袖里掐着手诀。

    很快,在他的脚底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发着银色荧光的罗盘,以自身为阵眼,由阵为盘。

    [1]这种罗盘由三层二十四个方位组成,有内盘、外盘、天心十道,他以自身为天池指南针。其盘型复杂,不懂者会看得眼花缭乱。

    毕竟,术法中是三百六十度圆周方位,细致到二百四十个分金,也就是二百四十个方位,用罗盘测算更为简单。

    罗盘升腾而起,在他的周身散开,每针为一个圆环,像一个陀螺仪一样绕着他旋转,最终确定了位置。

    他站在中心位置看着自己手指向的位置,掐指捏算。

    他在用罗盘辨星位。

    法阵启动后,阵中产生了风,不仅仅有星辰,还有流光汇入星辰进行干扰。

    池牧遥分辨片刻,由于正在掐算,没有时间去顾及其他,只能拔下自己的发簪朝着一个方向丢过去,直直插中了流光的阵眼。

    这一下手法精准,毫不含糊。

    一头长发就此瀑布般倾泄而下搭在肩头,被风吹得与衣衫一同飘起。

    身周银色罗盘光环再次旋转,他开始进行下一轮计算。

    看台上,众人看到池牧遥周身的罗盘不由得惊讶,不知这是什么。

    修者的视力十分优秀,能够看清罗盘上的文字,这般奇术引得众人议论纷纷。

    宗斯辰对这个以阵为罗盘的方法还挺感兴趣的,认真地看着,问:“这种起阵的方式倒是有意思,自创的阵法吗?是用着比较方便吗?”

    禹衍书则是叹了一口气:“也有可能是买不起罗盘法器。”

    松未樾一惊:“这、这都买不起?”

    禹衍书点头:“嗯,毕竟他至今连能御物飞行的法器都没有。”

    松未樾和宗斯辰同时看向奚淮,他们都知道,阿九两次道歉都给了奚淮灵石。

    在他们看来很寒酸,但是那的确是阿九的全部身家了。

    现在看到池牧遥穷成这样,让他们开始怀疑阿九这两年是不是也是这般贫寒。

    伊浅晞赶紧解释:“不是我们御宠派苛责他,门派他管账,他可以自己买啊!”

    禹衍书则是耐心回答:“他管账,就更不能擅动账目了,你们不提,他便不能擅自挪为私用。”

    伊浅晞抿着嘴唇,也觉得他们待池牧遥不够仔细了,回去是该给师弟添一件法器了,毕竟金瞳天狼的部件也卖了不少灵石。

    奚淮想起池牧遥去哪里都要步行,不由得蹙眉,紧接着问:“池牧遥在你们门派的执事堂工作?”

    “我们门派没有执事堂。”伊浅晞不太愿意和奚淮说话,“整个门派都归他管。”

    奚淮再次问道:“你们御宠派还会练习暗器吗?”

    伊浅晞白了奚淮一眼:“我们经常用这一招打鸟。”

    说着还看了啾啾一眼,看得啾啾一激灵。

    奚淮点头,又问:“不知你可否展示一下?”

    伊浅晞气得不行:“我凭什么要展示给你看?”

    禹衍书跟着说道:“善用阵法者都有破阵眼的招数,他破得也算熟练。”

    这能解释得过去,所以池牧遥快速破阵眼没人在意,毕竟是能坚持到第九层的人。

    松未樾看着那些旋转的圆盘觉得眼晕,不由得问:“他干什么呢?半天不动。”

    “他在计算。”奚淮淡然地回答。

    “算什么?”

    “他习惯把所有可能性都计算一遍,这样才能有十足的把握。”

    “一万多颗星星,他能算全了?就算都算出来了,他记得住吗?”

    “他能。”奚淮知道,阿九可以。

    禹衍书也跟着说道:“他不会一颗星一颗星地算,而是计算一片区域的星辰变化,接着记在心里。”

    宗斯辰看得面露笑容:“那真应该把他带回卿泽宗去,我能文,他能算,他还能管理宗门,挺好。”

    松未樾“啧”了一声:“真带回去了还用得着你,你怎么知道他不能文?”

    宗斯辰:“……”

    与此同时,一位少年坐在石阶上掐指算着什么,有人进入他布置过的法阵了。

    水母一样的发型被风吹得扬了起来,头发上系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

    观察了一会后,他惊叹:“咦?是他在破阵?呵……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