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考学

    是夜。

    日头西沉, 繁星渐升。

    暗红色的衣袍在空中急速掠过,给黛色霜青的暖烟阁染上了一抹艳色。

    奚淮落地后尚未站稳,啾啾便从他的手里飞了出去。

    他心中一惊, 生怕把池牧遥的本命灵兽弄丢了,在万宝铃内寻找东西打算再次抓住它。

    谁知啾啾飞了一圈之后不但没走, 反而回到了他的身边,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身体一晃一晃的,似乎还在独自快活着。

    一点也没有被绑架了的自觉。

    趁着池牧遥在参加加试,奚淮打算好好研究一下啾啾,看看它身上会不会有虺龙焰的痕迹。

    池牧遥能把虺龙焰隐藏得那么彻底, 这点实在太可疑了。

    他有点无奈,用食指碰了碰啾啾脖颈上的羽毛, 问道:“你主人挺聪明的, 你怎么傻乎乎的?”

    啾啾能够感知人的情绪, 知道这不是一句好话, 便转过身去不理他了, 却也没离开他的肩膀。

    他带着啾啾回到屋子里,进去后便问道:“查到没有?”

    宗斯辰快速翻阅着从暖烟阁偷来的书, 同时回答:“暖烟阁的书废话太多,全是理论解释,都没有一句实用的话。”

    松未樾也拿着一本书, 看书的速度就没法和宗斯辰比了,一边看一边嘟囔:“这说的都是什么啊……怎么连个图都没有?”

    宗斯辰干脆丢了手里的那本书,说道:“关于灵宠的记载实在太少,也是我们都不太愿意耗费时间跟灵宠打好关系的缘故,想要破除这只鸟身上的隐藏禁制, 怕是只能去御宠派问他们门人了。”

    奚淮觉得他的想法很扯,坐下之后沉着脸问道:“我带着他们弟子的本命灵兽去他们的门派,让他们破除这只鸟身上的禁制?”

    宗斯辰走到了奚淮的面前,俯下身看啾啾,愁眉苦脸的:“怎么才能探查它的灵力呢?灵兽有太多种,每种灵兽都有各自的不同之处。书中记载诸多,却不见有人用黄鹂鸟做本命灵兽的,怕是撰写者也不会想到有人会这么做……当真是无从下手啊。”

    奚淮侧头看了看啾啾,说道:“我只是想要看看它体内有没有虺龙焰。”

    “知道知道,这不是有禁制吗?”

    其实奚淮在池牧遥房间过夜时,已经悄悄地试探过啾啾了。

    他放出消音的法器后,趁着池牧遥睡觉偷偷放出了啾啾,想要探查啾啾体内的灵力。

    他还当探查灵宠的灵力和探查人的灵力是一样的方法,结果发现他的灵力注入啾啾的额头后,只导致啾啾肥硕的肚子一荡,再无其他的反应。

    灵兽和人类不同,尤其是这种和人类契约过的本命灵兽,都有主人设置的特殊禁制。

    松未樾也跟着放下书来盯着啾啾看,疑惑得不行:“这么一只黄鹂鸟,拿它做本命灵兽是怎么想的?它有攻击能力吗?打架的时候让它去啄对方吗?”

    宗斯辰认真回忆:“从未见过池牧遥用过它,每次它仿佛都在……放哨。没错,是在放哨。”

    奚淮又问:“一点都没查到吗?”

    “也查到了一些,要么是主人发布命令让它解除禁制,要么是它进入战斗状态后自愿解除禁制好使用灵力。”

    三个人对着一只鸟陷入焦灼状态。

    松未樾懒得动脑子,直接取出夕照来,说道:“我揍它一顿吧,它被揍了回击的话不就破除禁制了?”

    奚淮当即抬手护住了啾啾:“不可,如果它真的只是一只普通的黄鹂鸟呢?岂不是被你打死了。”

    松未樾拎着锤子几乎崩溃:“那怎么办?!池牧遥那个小师姐也不是善茬,和你都敢动刀,她把师弟的本命灵兽弄丢了,肯定会去找禹衍书,之后闹得满门派找一只鸟,结果鸟在我们这里?我们怎么说?觉得它肥想把它烤了?”

    这时受到侮辱的啾啾突然张开翅膀“啾”了一声,接着飞了起来。

    三个人抬头看着啾啾满屋子飞,不敢下重手怕伤着它,毕竟他们都是资质极佳的修者,随便一下攻击都够这只鸟受的。

    于是他们不动用灵力,只用手或者网类法器捕捉。

    别看啾啾身材肥硕,动作却十分敏捷,三个人纵着轻身术都抓不到它,它还瞄准松未樾,在松未樾头顶拉了屎。

    松未樾到底是卿泽宗一宫之主的儿子,还是有所防备的,在头顶布下了结界。

    但是看着那泡屎在自己头顶的屏障上散开也非常恶心……

    宗斯辰看笑了,说道:“哈哈哈,它还是有大招的,我们小瞧它了。”

    松未樾赶紧蹦开老远,动作利索得像一只猴,最后蹲在一边的桌面上,脚底还踩着一本书。低头看了看,多少觉得这般踩着对书不太尊重,又把书扯了出来。

    虽然看不懂,但是也是知识。

    他拿起书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接着说道:“这个池牧遥也是有意思,进了御宠派,没怎么修炼就算了,本命灵兽还是一只黄鹂鸟,没上进心到这份上的也是少见。”

    奚淮垂着眼眸回答:“人各有志,他只是喜欢其他的生活方式吧。”

    宗斯辰点头,跟着分析:“所以,他喜欢的生活方式跟你完全不同,明知道你在寻他却不承认,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被你寻到注定要经历很多,卿泽宗的日子从来都不太平,他如果到了你身边也会跟着经历这些,而这些不是他想要的,于是干脆不认,这样还能回避。”

    现在他们俩也算是看明白了,奚淮就算找到阿九了,也不会惩罚他或者杀了他,不然没必要保护阿九的同时还保护了别人。

    瞧着奚淮的状态就知道,奚淮心中喜欢上了阿九,只是一直没说而已。

    现在帮奚淮分析这些,也是在分析二人的未来。

    松未樾听笑了,说道:“你还真觉得池牧遥就是阿九了?少宗主就是觉得他长得好看,非得让他是阿九,不然哪能伪装得这么面面俱到的?我看我们还找什么阿九呢,真正的阿九看到少宗主整日去勾搭小美人,自然不愿意出来。”

    “可是……”宗斯辰有些犹豫,“在阵中有阿九,上次遇到娴悦老尼姑的时候也有阿九,两次都在的,且条件符合的不过数人。我渐渐也怀疑阿九是池牧遥了,难不成还能是席子赫?”

    奚淮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分析,脸色铁青。

    一直没有确定答案,他的心中总是不踏实。

    一颗心就像碧波中摇摆的浮萍,无所依靠,忽上忽下。

    他的目光一直跟着啾啾,发现啾啾飞了一圈之后又落回到了他的肩膀上,并且在他的肩膀上跳跃着跟松未樾示威。

    胆子还挺肥。

    松未樾气得直接站了起来:“它在气我,它怎么那么自信?”

    宗斯辰也觉得有意思,笑道:“它知道少宗主护着它,说起来,它还真挺喜欢少宗主的。”

    奚淮让啾啾落在他的手上,再次试探性地注入灵力,依旧无法探知。

    之后能想到的法器和方法都用了,依旧一无所获。

    三个人都有些颓然,最终只能放弃,松未樾叹气:“看来此路不通。”

    奚淮只能再将啾啾送回去。

    他并未将啾啾送到伊浅晞那里去,而是送到了池牧遥居住的房屋里,将门窗都关上,省得它飞走了。

    过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伊浅晞推门进入池牧遥的房间,看到啾啾落在屏风上,歪着头看着她这才安心。

    她当即走过去将啾啾召唤过来,捧着啾啾骂道:“你怎么自己飞回来了?我都要找疯了,嗷啊啊!”

    为了让啾啾和自己的红狐透透气,不至于整日里在灵宠袋里憋着,伊浅晞特意去了后山。结果啾啾突然失踪,她急得要疯了,

    她满暖烟阁地找,生怕发生啾啾被人当成练习火弹术的靶子,被人击中了之类的事情。

    她第一个找的自然是禹衍书,禹衍书又召集了几个弟子帮忙,一群人到处寻找。

    伊浅晞实在没办法了,来了池牧遥的房间,发现啾啾在这里终于放下心来,捧着啾啾便开始放声大哭,哭声震天响。

    禹衍书站在她身边有些尴尬,伸手想劝,却又收回手来。

    他不擅长做这种事情,只能发出传音符给帮忙的弟子,告诉他们啾啾找到了,接着看向四周,说道:“窗门紧闭,啾啾应该飞不进来,是有人将他送进来的。”

    转移话题是有效果的,伊浅晞立即问:“它真的是被人掳走的?”

    “看来是的,之后又给送了回来。”

    “卿泽宗的人做的?”

    “不知道。”

    伊浅晞终于擦了擦眼泪,气得跺脚:“登徒子,死断袖,看我师弟长得好看就动歪心思!”

    “池师弟考试这几日你照顾好啾啾,我会一直盯着他们几个的。”禹衍书说完指了指啾啾,“它有受伤吗?”

    伊浅晞查看了一番后,眉毛微动,接着回答:“没有。”

    “那就好,我先走了。”禹衍书不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太久,赶紧走了。

    等禹衍书离开后,伊浅晞才再次查看了啾啾体内的禁制,接着再次加固。

    如此看来,啾啾真的是被人掳走的了……

    池牧遥坐在凤凰亭内,晃着脚,看着其他的修者忙碌。

    对比他们的焦躁,他的冷静反而有些格格不入。

    此处的凤凰亭是三座亭子相互连在一起,中间亭子较高,檐角翘起优美的弧,两侧的亭子如同展开的翅膀。

    他坐在六边形的主亭内,清风徐徐,带来一阵草木清香。

    试炼之地的九九琉璃塔,每一层都有诸多法阵。参加考试的修者需要在每层进入三个法阵,三个法阵皆通过方可上升一层。

    考试已经进行了一天,池牧遥坚持到了第三层,进来后看到明韶洛等人便觉得眼前一黑。

    终究没能躲过。

    其实从见到木仁起,他便预料到了自己误打误撞地还是进入了规律里,会和明韶洛等人遇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过,明韶洛对于能在第三层看到池牧遥显然非常震惊,不然也不会表情不受控制地盯着池牧遥看了许久。

    待准备就绪后,明韶洛成了领导者,开始带领所有修者共同破阵。

    到了第三层后,法阵就要复杂许多,这一处法阵便是这样。人像是置身于真实的景象之中,草木有香气,凉亭可以坐,风里还夹杂着凉意。

    雾还未散,凉亭前有一片青草在风里慢慢地摇,柳枝拂过河岸花,青石布青苔。

    一方天地,别有风情。

    只是这阵太过迷惑人,雾气是干扰,会让人分辨不清方向。

    人们在阵中周旋,走了许久都没有到尽头,恍惚间仿佛又回了原处,但此处又与之前有所不同。

    迷阵,困人的法阵,如若不找到阵眼,怕是会一直在阵中徘徊,永远出不去。

    这个阵太平静了,平静到他们无从下手,甚至看不出哪里可以是阵眼。

    池牧遥看着他们忙碌觉得有些无聊。

    这种阵他熟,他们合欢宗最擅长用幻术,这阵中便蕴含了幻术。

    他只需要大致看一眼,便可以看到破绽,却不想抢了明韶洛的风头,还不想跟着他们一起奔走。

    不过他坐在这里等待时竟然也感到了一丝疲惫。

    他最终还是坐不住了,起身打算跟着一起忙碌。

    他在阵眼周围徘徊,研究阵眼的玄妙时听到了旁人的议论声:“那个御宠派的在石阶旁徘徊好久了。”

    “不会觉得这种东西是阵眼吧?”

    “我刚才在这里走了几趟了,也不见有什么不同,果然是来混分的,还不想表现得太明显,真亏得他能坚持到三层。”

    “先是傻坐着,现在开始研究石阶,笑死人了。”

    木仁由远至近而来,叹了一口气:“你们又怎知他不是在认真观察?”

    听到木仁帮池牧遥说话,这些人纷纷闭嘴了。

    明韶洛也在不远处,笑着问:“木仁,你对他的态度不太一样了,之前遇到过?”

    “嗯,遇到过一次。”木仁不愿意多说,也没再关注池牧遥,独自寻找。

    木仁木系灵根比较出众,进入凉亭内盘膝打坐与草木神识相连,准备感受这阵中的不同之处。

    阵中其他修者能够坚持到第三层自然也非等闲之辈,开始各用各的方法。

    待木仁再睁开眼,便和池牧遥对视了。

    木仁有一丝尴尬,还是朝着池牧遥走了过去。

    “你为何……”木仁似乎想问池牧遥为何不直接解开迷幻阵,随后又看向了明韶洛,他也是心思通透的人,便不再问了,阵由他破解。

    一瞬间,天地一变。

    昼夜交替,明月挂空,繁星如秋时落的叶散落天际。

    凤凰亭消失,草木变为石板地面。

    这地面由阵眼的那一段石阶无限延伸开来,变为看不见尽头的地面。

    月色下飘散着红绸与鼓阵,鼓是常见的红鼓,牛皮的鼓面,有金色鼓钉、鼓环点缀。

    红绸环绕着这九九八十一个鼓,鼓在动,红绸也在动。

    这时阵中有琴声响起,旋律悠扬却又有着分明的节奏感。

    依旧是具有的迷惑性的法阵,红绸是干扰,夜色也是干扰,随机的变化导致人们很难寻到鼓变化的规律。

    这个法阵每次只能由一名修者去击鼓,在合适的时间,击中指定的鼓。此人还需要精通音律,从音律中得出暗示的方位,才能找准是哪个鼓。

    无法浑水摸鱼的阵。

    有不懂音律者干脆放弃了,站在一侧等待看其他人破阵。

    明韶洛之前一直在带头,但是第一个阵眼并非她破解的,此刻自然第一个尝试:“我来探一探。”

    池牧遥也不急,看着明韶洛纵身进入阵中,听着音乐寻找方位。

    别看明韶洛性格刁蛮,她也是有高傲的资本的,她资质不错,是土系单灵根,长得好,家世背景好。

    她在阵中跃着,竟然像是在旋转而舞。

    衣袖翩翩,犹如桃花初绽。

    这鼓需要击八十一次,少一次都不算完成,但凡有一次击错便需要重来。

    八十一个鼓,八十一次,每一个鼓都要击中一次才可以。

    鼓在动,位置不确定,若是没跟上节拍也会导致破阵失败。

    围观的人中有人感叹:“太难了。”

    “明师姐果然厉害,若是我上去,就算用神识观察着每一个鼓也会手忙脚乱。”

    “确实。”

    明韶洛第一次尝试便连续击中了四十二次,第四十三次时没跟上节奏,在需要击鼓时没追上那个鼓,非常遗憾地破阵失败。

    她走出阵后长长地叹气,娇嗔地说道:“好难啊!”

    说是这样说,心中却在暗暗窃喜,她知道她已经做得非常不错了。

    这阵她重生前曾经破过一次。

    当时第一个阵眼便是木仁找到的,她没注意到木仁是在哪里找到的阵眼,只看到了天地一变进入了第二关。

    这第二关当时着实是为难住了他们,所有人上去轮番尝试,耗时两天,她才第一个过了此关。

    因为尝试的次数太多,她甚至要背下音律了。

    她刚才本想一次成功大展身手,没想到慌乱间还是没跟上节拍失手了。不过她确定,不会有人比她做得更好了。

    她记得这一个法阵能够通关的最后只有她和木仁。

    木仁严肃地看着法阵,夸赞道:“这法阵非常难,你已经非常厉害了。”

    “木师兄去试一试吗?”

    “嗯,好。”木仁说着纵着轻身术进入阵内,努力镇定下来听着音律破阵,第一次尝试居然只连续击鼓了十四次。

    之后其他的人也依次尝试,纷纷失败。

    明韶洛看向一直不争不抢的池牧遥,说道:“池师弟也去试试吧。”

    得让所有人都尝试一遍,让他们切身体会过这阵法有多难,他们才能知道她有多厉害。

    她甚至已经能想到她轻松破阵的事情传到席子赫耳中,让席子赫对她的看法有所改变。

    毕竟席子赫最痴迷法阵了。

    池牧遥点头后走上前,木仁突然说道:“正常尝试。”

    他回头看向木仁,木仁又动用了自己说教般的语气:“之后你闯上了后面几层,旁人还是会知道,你此刻没必要这样,省些时间精力。”

    他想了想后回答:“嗯,你说得对。”

    众人不解,这两个人对什么暗号呢?

    明韶洛却微微蹙眉,池牧遥进入这个法阵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她还真有点好奇池牧遥的实力。

    池牧遥站在阵中听着音律,看着阵中的鼓开始破阵。

    合欢宗的弟子都精通音律,甚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以此来吸引“炉鼎”上钩。

    池牧遥在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是会的,虽不如其他师姐、师妹,但也不差。

    他纵身击鼓之时会在敲击过的鼓面上留下只有合欢宗弟子能看到的桃粉色荧光,以此记录这个鼓他击中过。

    池牧遥在鼓阵之中游走,旋身间竟然像是在翩然起舞。

    月色凉凉,银芒散落,在池牧遥的发梢与衣摆上镀了一层银白。

    琴声悠悠,舞姿轻盈,倩影落于鼓面与红绸之上。

    他的身影在不停换位的鼓与红绸之间忽隐忽现,衣袖翻飞,长发飘扬。

    他丢出了一颗灵石,接着踏着灵石跃起,脚踏在灵石上后让灵石破碎,灵石内的灵力瞬间被吸收。碎屑坠落时像碎了的梨花,散了的柳絮,竟然也意外地好看。

    唐铭一向是明韶洛疯狂的追求者,沉迷于明韶洛的美貌。

    在看到池牧遥破阵时竟然情不自禁地感叹:“好美啊……”

    话语脱口而出,说出来后才注意到这句话引得明韶洛不高兴了,赶紧收敛了自己沉醉的目光,狼狈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以此掩饰自己刚才的失神。

    木仁看着池牧遥破阵,默默地数着,初期还是无声的,到了七十后便渐渐出了声音。

    阵中围观的其他人也跟着睁大了双眼,一直下意识地提着一口气。

    最关键的最后几击了!

    “七十,七十一……八十,八十一!”最后一声,木仁声音提高了许多,话语里含着惊喜。

    成功了!

    一次性成功!

    做得干净利落,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数完之后木仁竟然替池牧遥松了一口气,之前还看不起池牧遥,此刻竟然对他是认可的态度。

    遇到真正有实力的人,他反而会转变自己的态度。

    明韶洛难以置信地看着池牧遥顺利通关,木仁都一改往日里厌恶池牧遥的样子,甚至因为池牧遥破阵成功重拾信心,打算再次尝试了。

    似乎在池牧遥破阵时,木仁也在同时总结经验。

    怎么会这样?

    这个池牧遥到底什么来头?!

    怎么可能?

    一个御宠派的废物!

    怎么可能?!!

    她左右去看其他人,大家似乎都在惊叹池牧遥的破阵能力,有人震惊,有人质疑,有人垮了一张脸。

    但是更多的,是被惊艳后的震惊久久不能褪去。

    “这个御宠派的弟子好厉害啊。”

    “突然觉得三界第一美人的名头实至名归,他刚才击鼓的画面太美了!”

    “没想到他还真有两下子……”

    此时已经破阵成功被传送出去的池牧遥,自然不知道明韶洛气得咬破了嘴唇。

    他在房间里许久没有去碰传送石,而是扶着墙静静地站着。

    “我的老腰……啊,疼疼疼!”

    他疼得不敢乱动,一手扶腰,一手扶墙静站了许久。

    他在破阵的时候腰闪了,静站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有治愈能力,接着偷偷治疗自己的腰。

    他的破膝盖破腰有陈年旧“疾”,不适合做这种动作。

    “疾”是当年在洞穴中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