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考学

    池牧遥醒来时奚淮已经不在他的房间里了, 他甚至不知道奚淮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因此也没醒过来。

    他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确定是整齐的,才下了床用小洗涤术把自己清洗干净。

    整理了自己的东西时, 出于谨慎还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乾坤袋。

    在乾坤袋内发现了不熟悉的东西,他赶紧拿出来看了看。

    里面规规矩矩地放着一袋灵石, 是奚淮之前给他的那袋。注入灵力查看,粗略估计能有五千,他这辈子都没存过这么多灵石。

    他一瞬间有了穷人乍富,生怕弄丢了如此巨款的恐惧感。

    乾坤袋内还有一身法衣和一双靴子, 显然是一套的。法衣通体银白,有着繁复的印花, 肩角、袖口和衣襟都有水蓝色点缀, 腰带上镶嵌着浅蓝色的宝石用以增加防御力, 看起来华贵绝美。

    这还是一件可认主的法衣, 只要他渡入灵力便可使法衣认主, 认主后法衣听候他的召唤,随时可以穿脱, 极为方便。

    他看了一眼后忍不住“哇”了一声,再次展现了自己的没见识。

    真好看,他都不舍得穿, 这种高防御性的法衣非常适合度劫的时候穿。不过上次奚淮的法衣都被雷劫劈坏了,这么好看的法衣被雷劫劈得焦糊又有点可惜。

    在他看法衣的时候,伊浅晞到了他房间门口叫他:“师弟,你起床了吗?”

    池牧遥赶紧将东西重新放回乾坤袋,快步走出去说道:“好了。”

    “走吧, 我的法器速度一般,我们早点过去。”

    今日是加试考试开始的日子。

    池牧遥报名了阵法加试,需要早早排队入阵。

    阵法考试的地点在暖烟阁的试炼之地,距离三宿颇远,池牧遥需要伊浅晞送他才能过去。

    前往试炼之地的途中,远远的,便可以看到九九琉璃塔。

    清晨的雾气尚未散去,叠叠卷卷的雾气中,九九琉璃塔像是从白雾绿林中冲出来的,威严耸立。

    一阵轻柔的风袭来,竹林临风起舞,雾气漾开,呈现出了涟漪的模样,与天边的薄云一样轻盈,竟一时间让人分不清天与地交界处在哪里,天地共莹白。

    池牧遥与伊浅晞一同落地,站稳后四处看看,发现此时已经聚集了很多弟子了。

    会这么早来这边的多是来考试的弟子,想看热闹的两日后才会陆陆续续地过来。

    报名时大家尚且有心情聚在一起聊聊天,到了这个时候都各自在各处休息了。

    池牧遥在人群中看到了席子赫,不过席子赫正和韩清鸢站在一处,他便没去打招呼。

    这对男女主角当真是形影不离。

    伊浅晞指着九九琉璃塔说道:“看到第九层没?那里要比其他的地方宽一圈。”

    池牧遥点头:“嗯,看到了。”

    “等你们通关到第九层之后我们就可以看到你们的考试过程了,中间是你们进入的阵法空间,宽出来的那圈是看台,可以在看台看到你们是如何破阵的。如果两日后你没回来,我就去那里看你考试。”

    “嗯,好的。”

    “不过还是以安全为重,如果真受伤了,坚持不住了就出来。我听说里面虽然没有死阵,但是有小倒霉蛋把考试法阵破解成了死阵,直接殒在里面了。”

    伊浅晞虽然知道池牧遥有无色云霓鹿的治愈能力,但是考试时偶尔会有高阶前辈的神识扫过,若是被发现了会引来麻烦。

    所以,池牧遥就算受伤了也只能先撒药粉,之后再暗暗让伤口慢慢好起来。

    池牧遥听完很诧异,回答道:“换个角度来说,考试法阵都能破成杀阵,他也是破阵鬼才。”

    “真亏得你夸得出来,那是不自量力,还胡乱破阵。”

    “其实在其他人看来,我也是不自量力。”

    “你行的,你只要能坚持到第三层就能有积分了。我们不求最好,只要能拿到辅助结丹的丹药!”

    池牧遥受到了小师姐的鼓舞,跟着振奋:“嗯,我会努力的!”

    池牧遥将自己的灵宠袋给了伊浅晞:“师姐,你帮我看着啾啾,它来暖烟阁受了委屈,许多天没出来透气了,你晚间带它出去飞一飞。”

    “好,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这只胖鸟的。”

    “它不喜欢旁人说它胖。”

    “可它本来就胖,胖得要飞不起来了。”

    池牧遥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没一会儿,他看到了姗姗来迟的木仁,还有明韶洛等人。

    明韶洛落地后先看了席子赫一眼,眼中全是愤懑,显然她和席子赫之间依旧没有什么进展,且两个人的关系被她的大小姐脾气搞得越来越糟糕。

    她目光幽怨,觉得席子赫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她真心相对,他却只觉得韩清鸢善良。

    之后她才注意到了池牧遥,眼神很快变得有些狡黠,接着走到了池牧遥身边说道:“池师弟,一会儿入阵时如果不嫌弃,可以和我们一同进入,说不定还能被传送到一个阵中互助破阵。”

    池牧遥和伊浅晞两个人对这群人都没有什么好印象,大致可以总结为:不靠谱的队友。

    和他们组队,还不如独自破阵安全呢,他们反而是最大的安全隐患。

    女二有什么特点呢?

    就是喜欢找看似平庸的女主做自己的对照组。

    女二有什么命运呢?

    就是对照不成功,反而成了女主的对照组,狼狈收场。

    偏偏她被打脸后,心中还不服,被人嘲讽后会把怨恨放在女主的身上,继续去害女主。

    最近明韶洛不想她和席子赫的关系继续恶化,不再去招惹韩清鸢了,居然把矛头对准了池牧遥,这对于池牧遥来说还真是无妄之灾。

    明韶洛的人设稳稳的,是池牧遥穿书后遇到的所有主要角色中还原度最高的。

    奚淮则是崩坏得最严重的角色,好好的反派开始做起好人好事。

    旁人做好事不留名,他每次做好事都轰动修真界……这是什么离奇的走向?

    池牧遥自然拒绝了:“还是不要了,我怕成为你们的拖累。”

    他不过是说了一句客套话,可偏偏这些人信了,木仁还开口道:“就是知道你阵法技艺不精,才想照拂你一二,劝你不要不识抬举。”

    池牧遥目光看向别处,都不想多看他们一眼:“感谢,我心领了。”

    木仁又看了池牧遥两眼,最终甩袖离去。

    九九琉璃塔本身空间已经非常巨大了,在要考试的弟子进入每个小房间的法阵后,空间还会在阵法的作用下扩大,甚至有可能变成一个无穷大的世界,许久找不到阵眼。

    原则上,考试时需要每个人单独进行,但是由于在一层考试时参与者多,会有多人被传送进同一法阵内同时破阵。

    这也是会有人滥竽充数的原因。

    运气好的话,遇到同组之人成功破阵,他们可以浑水摸鱼跟着通关。如果幸运地混到了第三层便有积分了,何乐而不为?

    法阵传送是随机的。

    但是暖烟阁的参与者多,年头也久,渐渐地弟子们摸索出了一些规律,比如第三个进的和第十六个进的很有可能碰到一块。

    这样,他们进阵之前达成一致,便可以或早或晚地在阵中遇到。

    这也是明韶洛想拽着池牧遥一起好表现自己的倚仗。

    池牧遥有意避开他们,躲得远远的。

    偏在这时池牧遥遇到了一名少年,那少年看起来十四五岁,筑基期修为。

    一身烟青色的法衣看起来极其素雅,腰带上也没有防御类的宝石,一切都平平无奇,似乎不是出身于大家族的子弟。

    他留着水母一样的发型,鬓角的位置绑着一个麻花辫,辫子上还系着一个铃铛。铃铛看似平平无奇,实则有着极为考究的雕刻,小小的铃铛上雕刻着九只蝙蝠,神态动作不一。

    他有着极好的面容,眼角微微上挑,整个人的气质都带着凌厉,双手环胸看着队伍时散发着漫不经心的感觉,似乎也想和其他人避开。

    两个人这般躲开反而显眼,导致他们对视了。

    池牧遥看到他之后心中一惊,赶紧收回了目光,当自己没看到。他不是认出了这个人,而是认出了铃铛。

    谁知少年还是注意到了他,勾起嘴角一笑:“小哥哥,你长得好漂亮啊!”

    被这般搭话,池牧遥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硬着头皮回答:“您谬赞了。”

    “小哥哥,你——”

    少年话还没说完,池牧遥便再次客客气气地回答:“看您非暖烟阁弟子,叫我道友便是。”

    被您老人家叫过小哥哥的都没什么好下场……

    “哦……”少年挑眉一笑。

    少年又看了看池牧遥,目光在池牧遥的额头上流连许久。

    明明池牧遥的鹿角已经隐藏了……

    这让池牧遥更加不安。

    少年再次喃喃自语:“真的好漂亮。”

    这次感叹的是什么池牧遥并不知晓。

    排队入阵的人渐渐少了,少年这才走了过去:“那我先走咯,小道友。”

    “嗯。”池牧遥点头。

    少年没再停留,走了进去。

    池牧遥看着少年进入,突然有一瞬间的失神,剧情才进行到这里,这位怎么就出来了?

    他不记得这里这位有戏份……

    不过转念一想,他很快释然了,他在这里也不该有戏份才对。

    他跟着进入了九九琉璃塔。

    琉璃塔内并没有富丽堂皇的景象,走进去只有一个密闭的小空间。这里没有门,只有拱形的石墙,石墙上雕刻着飞禽走兽,还有云雾莲盘。

    当他走进圆形的空地后,汉白玉的地面出现了阵盘图,传送阵启动,将他送进了考试的法阵中。

    他恐怕是这个阵法考试中最后一个进来的,原本在阵中的修者纷纷看向池牧遥,看到是他之后有几声叹息飘出人群。

    他有点羞愧,便只是规规矩矩地站在一侧,一抬头,好巧不巧地看到了木仁。

    见周围的人都不在意他了,全部都围着木仁转,他便悄无声息地四处打量法阵,衣袖里的手指暗暗捏算着。

    木仁却在这时回身恶狠狠地朝着池牧遥说道:“你莫要胡乱走动,乱了法阵内的布置。”

    木仁说完,那些崇拜木仁的修者纷纷跟着说道:“就是,跟着混分的就不要捣乱了,老老实实地站着就行。”

    “还挺走运的,胡乱进也能进入到这个队伍里来,真是靠运气修炼。”

    池牧遥不但不气,反而微笑着回答:“那诸位的运气也很好啊。”

    那些人没办法再言语了,在木仁面前,他们也没比池牧遥好多少,谁也别笑谁。

    阵法加试的法阵有九层难度,此时只是第一层,可以让修者适应九九琉璃塔的机制,慢慢过渡到高层。

    池牧遥初步观察这个法阵,确定这是云垂万剑阵。

    这个法阵由于特殊设置此时并非杀阵,但是实际战斗时运用它绝对可以杀人于无形,威力十足,在第一层的阵法加试中算是颇为危险的法阵了。

    池牧遥穿书前喜欢读些杂书,《风后八阵兵法图》中便有云垂阵[1]。

    书中记载:东北之地为艮居,艮者为山,山川出云,为云阵。云垂阵乃八阵二十四阵正兵位艮主惊门之六阵之合阵,此阵主大凶之门。

    云垂万剑阵在此基础上有所改变,将兵变为剑,一剑为一兵。

    剑阵初始为无形,云附于剑阵之中,后如翔鸟腾飞,云可作隐蔽变化,剑式来去如潮,变化莫测。

    木仁一直盯着周围环境看,接着指挥道:“大家后退,站于巽位,开、休、生三个吉门……”

    他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朝着巽位看过去,发现池牧遥早早便站在那里了,像是一直在等着他们过去似的。

    这让他有些意外,心中产生了些许异样,难不成这个池牧遥真的有些道行?

    池牧遥是最后一个入阵的,却是第一个站在应对位置的,用时最短,观察得比他还快?

    暗暗惊讶的不止木仁一人,之前或叹息或嘲讽的人也都注意到了。

    他们的表情有所变化,却不能表现出来,不然太丢人,默契地都当成什么都没注意到。

    心中齐齐想着,恐怕只是巧合吧。

    在修真界,多数修者专研于道法修炼,或者痴迷于剑道,毕竟可以提升自身实力。

    会研修阵法的,有的是天资极佳者,用闲暇时间提升自己。

    有的则是自身资质一般,只能靠阵法这种外力提升实力,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能有一战之力。

    禹衍书那种人便是前者。

    池牧遥与阵中大部分人则是后者。

    至于木仁,则是为了会些阵法,弥补自己不是单灵根这一点缺陷。他事事要强,想要证明自己,于是自己和自己死磕。

    这三者不能说他们努力的程度不一样,只能说阵法面前不分三六九等,只看悟性与慧根。

    书中的男主资质不够优秀,也靠阵法一路杀出重围,后期得到了极多天材地宝,就此成为修真界的强者。

    可是大家还是会慕强,进入这种场合考试也会下意识地觉得木仁才是最厉害的。

    池牧遥不争不抢,听着木仁指挥,全程配合得没出任何差池。

    法阵虽霸道,但是让他们不至于过得狼狈。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这时法阵发生了变化,万剑散开如雨滴坠落。

    木仁抬头看去,吩咐道:“天任位!”

    一直配合的池牧遥突然开口:“不,天心勾陈!”

    一切都在风驰雨骤之间,时间极短,所有人下意识地听了木仁的指挥。法阵再变,万剑错乱自四面八方而来。

    万剑齐动,剑划破空气的声音一齐响起,让人不禁瑟瑟。

    声势浩大的剑阵犹如夺命的万个杀机,个个都朝着他们的要害而来。

    破错了阵,会让法阵更凶险。

    法阵变化极快,转瞬间即可定生死。

    考试法阵中的剑实际为虚影,当真攻击到修者了,修者会被判定为“死亡”传送出阵,考试即算结束。

    眼看着法阵出现了错误,有修者慌乱不已,有两人被虚影攻击到,就此消失在阵内。

    木仁看到这一幕有些错愕。

    池牧遥不再听从指挥了,快速从自己的乾坤袋内取出灵石,用手指夹着,目光盯着变化的法阵说道:“别傻站着,以阵克阵,我站天心,木仁天柱,其他人各归九星。”

    说完,快速丢出灵石,快且准地丢在了准确的位置。

    这时众人都知道了,刚才池牧遥的指挥是对的,木仁的指挥才是错误的。此时众人已经不会再去质疑池牧遥了,而是跟着站位。

    池牧遥快速扫了一眼位置后说道:“土系勾陈。”

    修者纷纷听从,不过依旧不能克制阵法。

    池牧遥看着着急,对木仁说道:“土木灵根相辅相成,利用好了大有用处,为何不用?”

    没指名道姓,但是木仁知道他说的是谁,咬紧牙关不再努力伪装单灵根,跟着一同破阵。

    法阵破解成功,房间恢复为平静的小屋子,只有机关布置呈现在他们面前。

    法阵需要一些关键性的东西来推动,比如:灵石、灵气。

    还有具有针对性的物件,比如这个法阵的针对性物件便是三把剑。

    池牧遥考完了之后还特意去看了看法阵布置,打算学习一下。

    木仁走到了他斜后方,握住了拳头,嘴唇蠕动,欲言又止。

    池牧遥注意到了,首先说道:“考试是自己的,他们一进来就全部靠你,给了你巨大的压力,会让你产生失误再正常不过。其实你的选择不算错,只是和我的选择有所偏差,导致法阵变凶险,破还是能破的。”

    这么说,算是给木仁的失误留了颜面,木仁的错误也并非不可逆转的错误,只是还有更好的选择,他一时间没想到。

    “我……”木仁是一个不善服软的人,与人抬杠的时候振振有词,这时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池牧遥没有等他继续说,毕竟他从未在意这些事情,也从未把这些人放在心上。

    在他眼里,这些人不过是一群幼稚的小孩罢了。

    他们各有所需,破了阵,之后便再无来往。

    池牧遥走到阵法传送石前,手刚打算放上去,木仁终于开口了:“我错怪你了。”

    房间内其他修者的表情都不太好看,有懊恼有羞愧,有些则是不愿与池牧遥对视。

    可见,这些人都是有些尴尬的,有眼不识泰山,狗眼看人低。

    “何出此言呢?”池牧遥笑道,“你只是从未了解过我,却来评价我。”

    他说完,手放在传送石上,身影化作漫天齑粉消失,被传送入下一个法阵之中。

    木仁如遭雷击,许久没能回过神来。

    其他修者不敢大声言语,不过他似乎听到有人离开时嘟囔了一句:“不过如此。”

    他在其他人的目光里有些难堪,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最终再次握紧。

    心中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