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考学

    等池牧遥回过神来, 他已经到了另外一处地方。

    这里周围都是树木,还有陡峭的山坡,竹影婆娑间可以看到隐隐约约的屋舍楼顶的九脊顶。

    显然, 他所处的位置已经不在三宿弟子主要的活动范围内了。

    他站稳后左右看了看,扶着他手臂的人松开了他, 接着用食指在他额头一推:“胆子挺大啊你。”

    池牧遥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知善天尊,张了张嘴想要称呼, 出于谨慎又吞了回去,低头解释:“我只是一时情急。”

    “娴悦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到底是元婴期修者,你这般挑衅于她, 我若是不救你,你定然会被她神识扫到, 到时候身份就暴露了。”

    “我在使用暗器前已经做好离开的准备了。”

    “你能跑得过元婴期修者?”

    “奚淮会帮我拦着她的……”这点他对奚淮还是很信任的。

    知善天尊看着池牧遥, 一改平日里温婉贤良的模样, 掐着腰, 眉毛上挑, 似乎在审视他。

    他只能低头任由她审视,站得规规矩矩的。

    不过知善天尊没太在意, 说道:“说起来昨天夜里奚淮惹了事,我本来需要去处理的,这么一闹, 我就不用去跟五宿的人打交道了,也挺好。”

    “奚淮不是故意的,您就是去了也有底气……”池牧遥小声说道。

    知善天尊一脸儿大不中留的遗憾表情,问:“他闹出那么大动静,我还有底气?”

    “我御宠派的小师姐听说有热闹, 跑去五宿看了许久,回来后与我说了。她说是五宿弟子看到奚淮他们三个,不依不饶,且是五宿的弟子先动手的。金丹期弟子跟筑基期的松未樾动手,这本来就是欺负人,奚淮只能召唤虺。”

    “可他烧了亭子。”

    “虺那么大!”池牧遥用双手比量了一下,表情夸张地说道,“攻击还都是火系的功法,火系功法都霸道,加上虺龙焰一般的方法灭不掉,随便几个攻击就能烧山了。他很努力地克制,才只烧了一个亭子。”

    “啧。”知善天尊听完居然被逗笑了,“他烧了一个亭子还得夸他控制得好了?”

    “这倒是不至于。”池牧遥快速看了知善天尊一眼,继续解释,“暖烟阁的建筑本就错落分布,没有明确的地界划分,奚淮他们到处逛逛,到了相邻的五宿也只是坐在凉亭里而已,又没惹事,是五宿的人不依不饶。而且奚淮要赔他们灵石,他们不要,说什么在羞辱他们,脑子多少有点问题……”

    “嗯嗯。”知善天尊听着池牧遥一再袒护奚淮,敷衍地点头,突然凑过去问池牧遥,“卿泽宗的少宗主……滋味如何?”

    池牧遥当即红了一张脸,耳朵红得可以滴血。

    他慌张地后退,眼神游移,结结巴巴地解释:“不、不是的,当时情况所迫,我、我、我……”

    “说起来我应该去找药翁算账,可惜我这边离不开,娴悦盯我盯得紧,容易身份暴露。后来想想,他要是不来这么一手,你怕是也殒了。罢了,就当他间接地帮忙了,我抽空去砸他几个丹炉就了了。”

    “哦……其实不用劳烦宗主为我报仇。”

    知善天尊看着池牧遥觉得非常有意思,伸手捏了捏池牧遥的脸:“现如今也是三界第一美人了。”

    “这是旁人乱说的!”

    他穿书前也长这样,就没人说他是地球第一美男。顶多是总被人要微信号罢了,不过找他要微信号的人有男有女……

    “我是认可的!”知善天尊笑道,“这也是我当初留下你的理由,这么漂亮的脸蛋,这几百年来我也是第一次见。”

    “您、您莫要戏弄我了,我也九十多岁了,不能总被当成孩子戏弄。”

    “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个小孩。”知善天尊说完往后退了一步,“而且三界第一美人是你我心里开心,我早就看娴悦不顺眼了,脑袋里都是水,走一步都能漾出水声,整日里觉得自己美若天仙似的。这么久了修为都没有什么精进,眼角都要长褶子了,还美呢,我都想传给她合欢宗的心法了。”

    池牧遥也知道知善天尊和娴悦天尊是老情敌,接不上话便不说了。

    知善天尊又警告道:“这次我救了你就罢了,日后不要再招惹娴悦,她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记仇。我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不怕她,大不了我跟她鱼死网破。但是你不行,修为低,还傻乎乎的,她若是悄无声息地杀了你,我都找不到理由找她报仇。”

    娴悦想杀他,一点痕迹都不会留。

    没有证据,别人都没办法帮他报仇。

    他乖巧地点头。

    知善天尊又问他:“你参加加试了,用不用师祖帮你作个弊?”

    “不用了。”提起这个池牧遥并不慌,“和一群小孩子一起考试,我还是有些把握的。”

    知善天尊对这点还是很认可的:“你啊,资质一般,但是很聪明,而且运气也不错。但是你和卿泽宗少宗主的捉迷藏我着实没看懂。”

    池牧遥有些为难,还是解释了:“我不想和他在一起……”

    “为何?那么好的炉鼎,他还倾心于你,你为何不用?”

    “炉鼎是好炉鼎,但是……我容易被他给炼了,他是我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谁知知善天尊没跟他共情,反而“哇哦”了一声。

    他的脸更红了。

    合欢宗出了一个能被炉鼎给炼了的弟子,也是罕见。

    知善天尊和池牧遥的师父也没怎么认真教池牧遥,毕竟是男子之间的情|事,她们不了解。

    池牧遥成功筑基了,也算是万幸了。

    知善天尊本想离开,想到了什么后问:“承宇阁的弟子是你伤的?”

    “嗯,他调戏娄琼知。”

    “你当初就应该入暖烟阁,我还能照拂到你。”

    “我的资质进不了三宿,离您远,怕是也得不到什么关照,还不如去御宠派,活得自在。”

    知善天尊没再说什么,只是说道:“我知道了,之后小心些,我走了。”

    “嗯嗯,师祖再见。”

    转瞬间,知善天尊已经消失不见。

    池牧遥留在林中有些发愁,他没有可以御物飞行的法器,平时都是蹭伊浅晞的。

    想了想,只能步行下山了。

    他回到房间,推开门后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人,立即退了出去又合上了门。

    他站在门口看着门牌陷入沉思,门却从里面打开了,奚淮伸手将他拽了进去,接着将门关上。

    他甚至没有挣扎的余地,便被抓小鸡一样地抓了进去。

    抬头看向奚淮,他一阵手足无措,这还是他们两个人罕见的二人相处。

    他有些慌神,询问:“你、你有事吗?”

    奚淮倒是比他淡定多了,说话时还有种教训晚回家孩子的语气:“你去哪了?”

    “我去了一趟后山。”

    “去那做什么?”

    “抓虫子喂鸟。”

    “……”

    奚淮扫了池牧遥一眼,池牧遥穿的并非炼制的鞋子,鞋侧有些许泥土,显然真的去了后山。

    他再次开口:“以你的脚程,这段时间没办法在后山来回一趟,你是怎么过去的?”

    “我又不用进去很久,在边上就能抓到虫子了。”

    他干脆伸手抢来池牧遥的乾坤袋,这种低阶的乾坤袋渡入灵力即可打开,没有认主功能。

    他看到池牧遥的乾坤袋内有书籍、被褥等常用的东西。

    再抢来另外一个,这是御宠派专用的,里面是虫子、百味粮……

    多少有点寒碜。

    很难想象这是一名筑基期修者的全部身家。

    他将乾坤袋还给了池牧遥,并没有在里面发现暗器,于是问道:“你灵石怎么这么少?是之前给出去过?”

    “你知道百味粮有多贵吗?我来暖烟阁之前买了新的百味粮。”

    “……”奚淮不解,百味粮有什么贵的?

    或许是觉得池牧遥太穷了,奚淮从自己的万宝铃里取出一袋灵石来丢给了池牧遥:“你留着用。”

    “这……我怎么能无缘无故收你灵石?”

    “我平时拿这些灵石打水漂玩,你要是觉得这么收不好意思,等我下次打水漂的时候你可以去水里捡。”

    “……”那他在水里的时候,奚淮是打水漂还是打他?

    在他纠结的时候,奚淮大步走到了他的床边坐下,同时还在脱靴:“你是不是要睡觉了?”

    “呃……”池牧遥目瞪口呆地看着奚淮。

    既然池牧遥这么无赖地不承认自己是阿九,那么奚淮也打算开始耍无赖了。死皮赖脸,霸王硬上弓什么的统统用上,总能找到什么破绽。

    池牧遥从乾坤袋里取出书来:“我还想看会儿书。”

    奚淮倒是知道池牧遥的习惯,上次也是这样看了几个时辰的书。

    奚淮也不着急,盘膝坐在池牧遥的床上打坐调息,二人互不打扰。

    池牧遥看着他有点发愁,要不要请来长辈把奚淮赶走?

    如果找来人了,是不是也会闹大?到时候奚淮再烧一栋房子?

    他坐在桌子前认认真真看书,一直看到深夜。

    等了两个时辰,奚淮终于等得不耐烦了,问道:“你还不沐浴吗?”

    池牧遥听到这句话,就知道奚淮已经意识到他在自己房间隐身的那天,自己察觉到他来了,竟然不作掩饰了。

    他回答:“我用小洗涤术洗一下就好。”

    “那你洗吧。”

    “……”

    反客为主这一方面,谁能比奚淮做得还坦然?

    池牧遥依旧不动:“不用了,你要是想在这里休息就休息吧,我可以一直看书。”

    “也对,你是能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坐几天的人。”

    “这……倒也没有。”

    “怎么没有?你定力好得很,放着那么好的炉鼎都不用,还得我主动邀请。”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也是,你懂或者不懂有什么区别呢?技术差成那样,还不如说成是不懂,这样还不算太丢人。”

    池牧遥挺直背脊,一瞬间羞愤难当,他只能继续低头看书。

    奚淮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笑道:“你这么爱脸红的吗?这次脸红是因为什么?自己技术差不好意思?还是说你在说谎,所以心里忐忑?”

    “我认生,与旁人说话容易脸红。”

    “不生,我们可熟了。”

    “我们不过几面之缘。”

    “嗯,这倒是事实,你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你长得太招摇了,不好。”

    池牧遥真的不想和奚淮聊天了,抿着嘴唇继续看书。

    奚淮有点等不得了,再次用了千余个鸳鸯袖。池牧遥身体被吸得几乎是凭空浮了起来,然后快速贴在了奚淮的身上。

    奚淮早就准备好了,在他过来时便已经张开了双臂等待他到自己怀里。以至于他过来时,稳稳地到了奚淮怀里,位置恰好。

    接着,奚淮用手臂环着他低声说:“谢谢你今天帮我,不然我绝对会血洗暖烟阁。”

    奚淮脾气不好,受不得半点委屈。

    如果今天娴悦天尊警告成功,奚淮定然会大发雷霆从而把事情闹大。

    到时会不会连累得两界发生战争,都说不好。

    抱了一下,奚淮便松开了他,收了鸳鸯袖,双手放在他的腋下将他拎上了床,放在了里侧,说道:“睡吧。”

    “可、可我还想看会儿书……”

    “别看书了,都猝死过了。”

    他记性怎么这么好?

    池牧遥只能穿得整整齐齐地躺在了床上,发髻都不拆。

    奚淮侧身看着他,看着他这种“等待死亡”的睡姿说道:“不用小洗涤术吗?”

    “哦……”池牧遥双手掐诀,用了正派的小洗涤术。

    没有破绽。

    完美。

    谁知,奚淮再次开口:“我呢?还没给我洗呢。”

    “你、你不要脸!”

    “嗯,你看你多了解我,我确实是寡廉鲜耻之人。”奚淮突然凑近了他小声补充,“狂蜂浪蝶。”

    “我不,你自己来。”

    “快点,实在不行你吃颗壮胆的药。”

    池牧遥只能双手掐诀使用了小洗涤术帮奚淮清洗干净。

    其实他做得已经十分熟练了,可是这般在外界帮别人清洗身体,他还是有些不自在。

    奚淮终于老实了,侧躺在池牧遥身边,一直盯着他看。

    他则是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用灵力调息,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紧绷。

    可奚淮却在这时伸出手来,抽掉了他固定发冠的簪子,将他的发冠拿下来,散开了他的头发。

    他伸手接过发冠放在了一边,继续睡觉。

    在池牧遥睡着后,奚淮依旧醒着,他向来不睡,此刻能一直静静看着池牧遥。

    他在洞穴里发了疯地想要知道阿九的相貌,出来后看到了池牧遥,心口颤抖,真真被震撼了,还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他甚至希望阿九只是长相清秀,别人注意不到,他就可以一个人独占阿九。

    但是阿九如果是池牧遥现在的样子,着实太招摇了。这张脸许多人都会动心,他若是保护不了阿九该怎么办?

    他之前不愿意闭关结丹,怕自己修为提升了不方便找阿九。

    毕竟以他现在的修为,去筑基期修者历练的地方找人更加方便,有些大阵金丹期修者根本进不去,有修为限制。

    现在他突然又动摇了,确定池牧遥的身份后就回卿泽宗结丹吧,不然碰到娴悦天尊那种人出手伤害池牧遥,他也不能保护他万全。

    他撩起了池牧遥的一缕发丝,提起来嗅了嗅发间的味道,很淡雅的香味,与在洞穴中时不同。

    他继续把玩着这缕头发,竟然有些爱不释手。

    他终于能碰到他的阿九了,就算只是头发也欢喜。

    这时,他注意到池牧遥用控物术一点点将自己的发丝从他手里抽出来。

    他当即用了鸳鸯袖,让池牧遥的身体都在朝他靠拢。

    池牧遥赶紧用手把自己的头发放进了奚淮的手心里,接着继续睡觉。

    他笑着收回了鸳鸯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