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考学

    在暖烟阁参加考试, 自然不能用二十四杀阵,这阵法太凶蛮且能暴露他原来魔门弟子的身份。

    好在他之前专研过阵法基础,这种情况也能应对一二。

    趁着在暖烟阁的机会, 他去暖烟阁的书阁寻找到了有关阵法的书籍,巩固了一下正派阵法的基础知识。

    修仙界的书籍也分很多种。

    如果是修者撰写的竹简, 后人渡入灵力,竹简的内容便会进入其识海储存起来, 他就可以在识海中自由浏览,十分方便。

    这种竹简在撰写的时候便需要渡入灵力,以至于都是比较重要的内容才会采取这种耗神的法子,且撰写速度很慢, 不能批量生产。

    有些基础秘籍是最常见的书本,这种形式生产起来简单方便, 甚至可以由坊市生产, 不用浪费修者的时间。

    池牧遥找来了几本基础的阵法书, 到学堂里盘膝坐下翻阅起来。

    他看书一向很有耐心, 能闷头看几个时辰不吃不喝不动地方, 且不会分神。他的理解速度也很快,看过后很快会得其三昧。

    他穿书前便喜欢学习, 刻苦到猝死,这才导致他在穿书后不务正业了许多。

    现如今既然有了妖丹,也就是有了机缘, 寻常人求之不得的东西他有了,自然不可浪费了这大好机缘,于是他决定再努力一次。

    看了一会儿书后,学堂内进入了其他的修者,错落坐下。

    讲学的前辈还没来, 修者们进来后也大多在认真看书。

    又有几人走了进来,还是池牧遥眼熟的人。

    进来的是木仁以及明韶洛的爱慕者唐铭,唐铭看到池牧遥后扬起嘴角笑得戏谑,朝着池牧遥走过来说道:“这不是池师弟吗?好久不见。”

    偏他不好好说话,池师弟发音出来像“吃|屎的”,侮辱性很强。

    一声问好便引得周围不少人发笑。

    池牧遥抬起头来,似乎没听出来,眼神里一片真挚,笑着打招呼:“原来是唐师兄,上次在阵中,后半程都没能见到你,确实很久没见了。”

    唐铭,上次躲到历练结束,气得师父大发雷霆的弟子之一。

    唐铭一瞬间表情变得狰狞。

    木仁走过来,拿起池牧遥在看的书看了看封面,当即冷笑了一声:“阵法入门,现在才开始学习有点晚了吧?”

    唐铭听完表情为之一变,也大笑出声:“还当是有些能耐才报名的,结果是去滥竽充数的?”

    池牧遥看着他们两个人多少有点无奈,甚至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幸好伊浅晞此刻在午睡没有过来,不然一准吵起来。

    木仁一向不喜欢魔门弟子,以至于跟着不喜欢和魔门相处看似融洽的池牧遥。

    再加上他心高气傲,曾被池牧遥压过一头,心中一直气不过。

    唐铭自然不用说,书中的无脑龙套,标准的谄上傲下的斗筲之人。他倾心于明韶洛,明韶洛又对席子赫存有好感,他在书里没少干欺负席子赫的事情。

    当然,结局也挺惨的。

    小说铁一样的规律:炮灰作死不得好死。放肆作死,死得不能再死。

    或许,女孩子对长得不错的同性和异性尚且会存有好感。

    但是有一些男性对于长相偏柔美的男性是极端厌恶的,觉得他们没有阳刚之气,尤其是被称为美人的,更觉得像是从事凡间勾栏行当的。

    他们承认池牧遥长得不错,但是着实欣赏不来。

    以至于,这两个人厌恶起了池牧遥,表现得分明。

    木仁将书丢还给池牧遥,书却没能重新落在书桌上,而是掉在了一边,书名朝上,显得孤零零的。

    他一脸嫌弃地劝解:“你这种人多少有点不尊重考学了,考学是很多修者证明自己的机会,还能靠成绩换取他们最需要的资源,是十分严肃的事情。你这样胡乱报名碰运气,简直是在自取其辱,也是对其他修者努力的不尊重。”

    唐铭双手环胸,顺便看了一眼席子赫,说道:“人生来便有不同,有些人天生资质很差,怎么努力都没用,日后也成不了气候。你呢,连某些资质差只能努力的废物都不如,不成气候还临阵磨枪。”

    池牧遥伸手捡起书回答:“我只是想趁机看看暖烟阁的书,并非以前从未学习过,让二位费心了,我会努力考试的。”

    唐铭嘟囔道:“努力又有什么用呢……”

    这时,一个人的冷笑声传来,那人大步走近说道:“都是杂灵根,居然还互相瞧不起?”

    奚淮走进来后坐在了池牧遥旁边的座位上,看着木仁他们,笑容里透着杀气。显然,他的眼底一点笑意都没有。

    奚淮的话让木仁和唐铭都有些尴尬。

    修真界内单灵根已经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像奚淮这种异灵根更是整个修真界千百年才出这么一个。

    暖烟阁前七宿的修者也是双系灵根居多。

    前七宿外的修者才会出现三系灵根。

    在双灵根的修者看来,他们的资质已经非常不错了。

    尤其是木仁,他虽是双灵根,但其中一个灵根很弱,干脆放弃了那个灵根专修木系灵根法术。

    灵根多,就意味着他们需要拿出更多的时间来修炼其他灵根的法术。

    散,就会浪费时间精力。而且被另外一个灵根分散导致灵根纯度不够,会发挥不出这个灵根的极致。

    专,才精。

    双灵根的确优秀,但是在奚淮面前依旧是杂灵根。

    都是杂灵根,还分起三六九等,谁比谁金贵了,简直可笑。

    木仁握拳回答:“自然是不如你这种专门配出来的人资质好。”

    松未樾听到木仁这句话,当即祭出了法器,提着锤子便要揍木仁。

    他们几个人从来不和别人吵架,惹到他了杀了就是了。

    奚淮也不拦他,说道:“舌头剁下来。”

    “那我换法器。”松未樾说完收起了锤子,换了佩剑。

    池牧遥一边翻书一边状似不经意地开口:“人的出生过程都是一样的,就像人种植的稻谷,从播种到收割都是一样的步骤。他的父母可能是没有感情吧,但是他很优秀。你的父母有感情,可惜你是我们这样的杂灵根。有得有失的事情,也没必要细分。”

    木仁听到之后骂道:“谁跟你一样?”

    松未樾十分疑惑:“那你跟我们一样?”

    木仁瞬间哑口无言,脸涨成了猪肝色。

    池牧遥又翻了一页书:“多谢两位师兄对我的谆谆教诲,我定然耳提面命,谨记在心。一会儿怕是要讲学了,还请落座吧。”

    木仁和唐铭也不想和奚淮他们发生冲突,尤其唐铭,从奚淮进来后便没有了声音,标准的欺软怕硬。他推着木仁离开,到距离池牧遥最远的位置坐下。

    奚淮则是坐在了池牧遥的一侧,显然又是来混日子的,坐下后不久便摆出了单手托脸一直看池牧遥的姿势。

    若只是单纯地看也就罢了,奚淮的眼神一向侵略感十足,骨子里透着野,像是拥有野兽的狩猎本能,看到他想要得到的东西,目光坦然到发烫。

    池牧遥:“……”

    修者的六感敏锐一些,池牧遥注意到了什么,扭头朝着席子赫的方向看过去。

    席子赫果然在看他,并且对他友善一笑。

    他能够感受到席子赫对他的印象不错,这也让他松一口气,不被主角讨厌等同于保住了半条命。

    不过很快他意识到席子赫一阵错愕,看向了奚淮,有些慌张失措。

    池牧遥不用去看就知道奚淮在眼神恐吓席子赫,他只能快速收回目光,继续看书。

    席子赫也没打算一直看池牧遥,快速调整姿势等待传学。

    他发现奚淮就是爱吃醋的巨型犬属性,他只要和谁有点交流,奚淮立即会朝那个人龇牙。

    他如果被人欺负了,奚淮也会忠心“护主”,并且十分黏人,无时无刻不跟在他身边。

    本来还能盖一个忠犬的标签,可惜他有三十六宫,只能算是“种狗”。

    奚淮看着池牧遥,发现池牧遥似乎逐渐习惯了被自己盯着,并且可以泰然处之了。

    他记得阿九也会阵法,并且有点门道,可惜他们很少聊这方面。

    上一次出现虺龙焰伤人的情况时,地面上也有阵法的痕迹。

    现在,池牧遥报名了阵法加试。

    这是不打算隐瞒了?

    转念一想,他突然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他这样一直跟着池牧遥,池牧遥也不是笨蛋,知道他已经基本确定他的身份了,也就放弃挣扎了,不会为了隐瞒他而耽误自己的事情。

    偏偏池牧遥无赖在不承认,他也找不到其他能够确定他身份的方法,他们便继续僵持着。

    金丹期修者讲学进行到一半突然正襟危坐,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学堂内其他的修者也纷纷感受到了压迫感。

    来了一位元婴期天尊。

    元婴期天尊出现,修为不及他的修者都会感到威压。

    元婴和筑基的阶级差距巨大到元婴期前辈一抬手,就能要了他们的命,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娴悦天尊坦然地站在学堂的门口,双手环胸,目光落在了奚淮等人的身上。

    奚淮注意到了,抬头看向娴悦天尊,眼神玩味,似乎并不觉得被一位元婴期的天尊眉头紧锁地盯着有什么问题。

    嚣张,还有些许不屑,一脸的玩世不恭。

    在讲学结束后,娴悦天尊对奚淮说道:“卿泽宗的三名弟子跟我来一下。”

    说完准备离开时,眼神似有似无地看了池牧遥一眼,嘴角微微向下抿,接着首先快步走出去。

    奚淮他们几个人没理,奚淮似乎还想跟着池牧遥,并且说道:“晚上我们几个会乘坐空中楼阁在暖烟阁上空转转,你要不要一起?”

    池牧遥摇了摇头:“不要。”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还要看书。”

    “那个阵法书?你阵法不是很厉害吗?对阵法还算有点悟性。”奚淮扬眉问道。

    池牧遥将自己的物品放进乾坤袋里,回答道:“樗栎庸材罢了。”

    奚淮还要说什么,面前却突兀地出现了道道金芒,将他逼退。

    使用金芒的人似乎料到了奚淮的行动路线,以至于所有的金芒都是让奚淮按照她想要让他移动的方向走。

    奚淮不得不离开了学堂,到了娴悦天尊的身前。

    这一举动让很多修者都躲得远远的,人群散开,却又有些好奇,在稍远的位置驻足想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也有知道内情的,与其他人窃窃私语。

    奚淮刚刚站稳,便是一道虺龙焰丢了过去,毫不客气,甚至不需要犹豫。

    娴悦天尊当即用了压制的法术,让虺龙焰少了许多威力,抵挡了这一击,接着说道:“我本不想出手。”

    “呵,我也不想理你。”奚淮冷笑了一声,微微扬起下巴看向她。

    “我知道你是观南天尊带来听学悔过的,但是你对暖烟阁不太尊重,是将暖烟阁当成游玩之地了吗?成日里到处乱逛,昨日还伤了我暖烟阁弟子,烧了一处亭子。”

    昨天夜里奚淮等人无聊,便到处闲逛,接着去了五宿的界内,见到一处景色不错便闲坐了一会儿。

    松未樾和宗斯辰贪杯,坐在亭子里喝酒聊天,奚淮则是斜坐着闭目养神。

    五宿弟子过来后见到了他们三个人,当即制止了他们,说这里是五宿,五宿不欢迎魔门弟子。

    松未樾向来脾气大,自然会与那几名弟子吵上几句,那几名金丹期弟子觉得他们不过是筑基期的晚辈,便想出手教训。

    奚淮不可能让旁人动自己的人,又是越级挑战,自然要召唤虺。

    虺出现,只烧了一个亭子而已,够收敛了。

    五宿弟子联手也没打过奚淮一人,还伤得很重。

    娴悦天尊是五宿的人,听闻此事前来三宿找奚淮等人,想要警告一二。

    奚淮手里玩着虺龙焰,像是在把玩什么有趣的小物件,问道:“那又怎样?”

    “这里不是你们云外天,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地方,我们暖烟阁不欢迎你这样的客人。若是不想留便走吧,我会跟观南天尊说。”

    奚淮听完懂了,突然觉得很有意思:“你这是来赶我走的?真当我是你们能呼来喝去的人?你一个天尊却来与我这种小辈说话,是不是有些丢了身份?哦……我知道了,怕是你座下金丹期的弟子都不能与我一战,只能你自己来了?”

    奚淮问完,宗斯辰和松未樾都笑出了声。

    娴悦天尊被奚淮问得脸色一沉。

    奚淮还真的说对了。

    昨日与奚淮发生冲突的人是五名金丹期弟子。

    在修真界,每个境界之间都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偏奚淮是个例外

    他在筑基期巅峰已经停留了很久了,一直不肯闭关冲击金丹。偏与虺灵契,就算是元婴期的修者都可一战。

    五名金丹期修者完全不是奚淮的对手,被打得满地找牙。

    如果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他们五宿的脸往哪放?

    她一向沉不住气,几百岁了依旧不够沉稳,干脆亲自来找奚淮了,打算将他赶出去。

    娴悦天尊再次开口:“我念你是个晚辈,年纪尚轻,不与你计较。你低头与我认个错接着离开暖烟阁,我便放你一马。”

    奚淮懒得与她费口舌,打算召唤出虺将她赶走。

    他在暖烟阁待得好好的,池牧遥还在这里,他可不舍得离开。

    等他召唤的时候却发现没有反应,才注意到娴悦天尊身边还跟着一位元婴期天尊,看起来是一位中年男性。留着一撮胡子,法令纹尤其深,嘴唇抿成一条直线,透漏着他的不苟言笑。

    他单手掐诀,目光锁定在奚淮身上,显然是在施展镇压之术。

    有土系单灵根修者,到了元婴期修为,便可以修炼镇压之术。

    这种法术施展时该修者不能发动攻击,只能站立保持掐诀的状态,由其他人去攻击。

    法术施展后,可以压制对方攻击的强度,有些符箓和阵法等根本无法运作,甚至是无法召唤灵契的灵兽。

    如果此刻站在这里的是奚霖,元婴期巅峰的奚霖自然能破除这种压制。

    但是没有虺的帮助,修为只有筑基期巅峰的奚淮做不到。

    松未樾在三人中算是防御能力比较弱的,被这名元婴期天尊压制得膝盖微微弯曲,眼看着就要跪下了。

    娴悦天尊微微扬起嘴角,看着这三个嚣张跋扈的小子脸色铁青地被压制着,心中一阵畅快。

    签署了和平协议后,这些魔门的人越发张狂了。尤其是这个奚淮,简直不把他们名门正派的前辈放在眼里,偏这个奚淮还总做好事轻易动不得。

    当初她想让明韶洛在大招的时候一展身手,结果被奚淮拔得头筹,她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说到底,奚淮也只有筑基期的修为,在她的面前不过是蝼蚁。

    之前天雷传信到暖烟阁来,现在还在他们暖烟阁烧亭子,不给这魔门小子点厉害尝尝,他们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

    就在这时,她的面前突兀地出现了什么东西,她想躲闪时已然来不及了,飞来的暗器割伤了她的脸颊。

    暗器划过她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血珠从伤口流下。

    在掐诀的修者注意到暗器最终目标是自己,当即晃身躲开。

    这暗器角度极其刁钻,只用一击,能伤到娴悦天尊,还能攻击到掐诀的修者。丢暗器者要么实战经验非常丰富,要么……是个学霸,几何题目的摧残让他能在暗器方面入门便精。

    娴悦天尊的注意力都在奚淮等三人这里,并且觉得暖烟阁内绝对安全,绝对不会有人敢出手伤她,所以没有防范。

    这枚暗器又来得悄无声息,伤害性不高,但是非常关键。

    只有一瞬间的疏忽,也让奚淮召唤出了虺,并且挡住了娴悦天尊的攻击。

    与此同时,数道神识朝着丢暗器的方向探查过去,居然没有探查到任何人。

    不过从这种手法就能推断出来。

    是合欢宗的人。

    娴悦天尊看到虺之后有些懊恼,却还是从丹田内祭出佩剑来握在手中,以防奚淮攻击过来。

    不过,她若是当真与筑基期晚辈动手了,传出去注定不好听。

    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丢暗器的人让她陷入了极其尴尬的境地。

    好在观南天尊很快来了,制止了斗争:“娴悦天尊,他是我的客人,他若是有什么过错你当先与我说,你这般直接来找他逾越了吧?”

    娴悦天尊看到观南天尊后更加羞愤难当,握着剑有些尴尬。

    奚淮随时有可能攻击过来,她还要防范着。这边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观南天尊,又羞又恼。

    “暖烟阁内混进了合欢宗弟子。”她干脆转移话题。

    观南天尊却觉得无所谓:“此次来参加考学的修者众多,混进一两个合欢宗弟子有什么可稀奇的?”

    “你不怕这群合欢宗弟子会扰乱这次考学吗?”

    “她们的目的无非是用她们的方式修炼,也能让那群鬼迷心窍的男弟子知晓人间险恶。”

    “……”真不是嫌弃搜寻合欢宗弟子麻烦,您没耐心?

    观南天尊又对奚淮说道:“你莫要在意,我与她说清楚了再派弟子去寻你。”

    娴悦天尊到底是同辈,观南天尊不得不亲自出面。

    之后处理奚淮就派弟子去吧,他没那个耐心。

    偏奚淮很快收起了虺,纵身离开,只有声音留下:“我并不在意,毕竟我懒得理她。”

    说完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奚淮这般离开确实不用和娴悦天尊打了,但是那句话侮辱性太强,让娴悦天尊一瞬间脸色铁青。

    这次不光没找回颜面,还丢了身份。

    周围都是旁观的弟子,她此次找魔门弟子示威不成反而陷入了被动的局面,怕是过不了多久就要传为笑谈了。

    奚淮离开后,松未樾和宗斯辰都兴奋地跟了过去:抓阿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