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考学

    029

    看着这两个人贴在一起出来, 原本在罚站的两个人也是目瞪口呆,也不怪学堂内的人议论纷纷。

    这画面当真……有些神奇。

    被鸳鸯袖吸引在一起的是衣服,而非身体。

    池牧遥的衣衫严丝合缝地贴在奚淮的衣服上, 衣服牵制着池牧遥,拽着他贴在了奚淮的身上。

    禹衍书脸色铁青, 眉头微蹙,看得目瞪口呆, 许久没动一下,甚至忘记了呼吸,半晌才想起来深喘了一口气。

    一向无脑护友的松未樾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咝……”了一声。

    就算松未樾和奚淮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奚淮就是杀人放火松未樾都能拍手叫好, 偏偏耍流氓他有点受不住。

    他总不能去夸奚淮你好不要脸哦,你耍流氓的方法真棒。

    “你、你松开我。”池牧遥努力挣扎, 想要离奚淮远一点。

    奚淮似乎很无辜, 摊开手示意:“我没控制你。”

    偏两个人的衣服贴在一起, 奚淮动, 他也跟着动, 他的手跟着奚淮举了起来,手举在奚淮的两耳边, 像是要求抱抱似的。

    他一瞬间羞恼得眼眶都红了。

    他努力去扯自己的衣服,想要将自己从奚淮身上扯下来,然而太过用力, 竟然听到了布料撕裂的声音,他瞬间不动了。

    这身衣服要坚持到考学结束,若是现在坏了都没有换洗的衣服了。

    他们御宠派真的很穷,一套富余的衣服都没有。

    一旁的禹衍书单手掐诀,想要帮池牧遥解除这些鸳鸯袖的控制。

    松未樾意识到了, 当即按住他的手:“别多管闲事。”

    好兄弟不但要在关键时刻两肋插刀,在兄弟耍流氓的时候也得铲平一切困难,让兄弟的流氓耍得足够顺利。

    “我还当你们有心向善,结果来了暖烟阁就做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吗?”禹衍书气得双目圆睁,厉声问道。

    松未樾扬起下巴臭不要脸地回答:“挖地三尺有神明,天地为证,我们三个人从来就没有过一心向善的时候。”

    禹衍书不愧是禹衍书,就算在吵架也依旧严谨,还能纠正松未樾的错误:“是举头三尺有神明。”

    松未樾想了想“哦”了一声,突然回过味来:“用得着你提醒吗?!你是不是就瞧不起我不识字?”

    “你不识字?”禹衍书诧异地问。

    “……”松未樾做了一个深呼吸,“你我二人水火不容,今日你若真的多管闲事,就别怪我不客气。”

    池牧遥扭头去看那边两个人吵架,偏奚淮再次用控物术掉转了他脸的朝向,迫使他看向自己。

    两个人的身体贴在一起,还这样四目相对,更显暧昧。

    奚淮低着头,垂着眼眸,瞳中映出他的轮廓。

    他只能仰起头像要吞剑一样才能与奚淮对视。

    这是一片繁茂的竹林,竹林深处一栋三层高的小楼,便是暖烟阁的学堂。

    他们此时在学堂三楼的露台上,林中的竹叶垂到了围栏边。

    清风徐徐,林中竹叶摇摆如涛。

    林中有小泉丘壑,流水叮咚,潺潺流水载着竹叶缓缓而过。

    水声、树叶沙沙声交伴,草木清香与衣服上的熏香味道交织在一起被吸进鼻腔,他们的距离近到呼吸里都有对方的味道。

    池牧遥又挣扎了几下,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无聊,你比较有趣。”

    “你松开我,不然……”

    “不然怎么样?”

    “放鸟啄你!”

    “哪个鸟?”

    “……”

    奚淮觉得满足了,扬起嘴角收回了鸳鸯袖,池牧遥终于重获自由。

    他连续往后退了五六步才停下,下意识地想要躲到禹衍书的身后去,才走了没两步,鸳鸯袖的磁性再次出现,吸得他不得不靠近奚淮。

    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双脚撑着地面,身体却还是移了几个身位,直到远离了禹衍书才停下。

    这个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奚淮不许他看禹衍书,不许他靠近禹衍书。

    这让他很为难,最后远离他们三个人,独自一人站到了角落的位置。这里靠近窗口,可以悄悄使用控物术将书拿出来,站在窗口继续听学。

    他本就身材纤细瘦弱,身着烟青色道袍,站在角落里拿着书看,显出了几分文弱的书生气来。

    一阵清风拂过,吹动池牧遥额前的碎发,手中的书本也跟着风肆意摆动。

    池牧遥用手按住书,手指盖在书页上,指尖上落了一抹光,像是在指甲上镶嵌了一轮太阳。

    奚淮一直看着池牧遥,不舍得移开目光似的。

    奚淮的心中想法明确。

    池牧遥就是阿九,只是不能最终确定他是阿九而已。在弥天桐阴阵内的人他都去观察过,只有和池牧遥相处的时候,最有和阿九相处时的感觉。

    奚淮认定自己的直觉没有错。

    他是他,却无法确定是他。

    奚淮很迷茫,不知道该如何最终确定,池牧遥比他想象中狡猾。

    他也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才意识到,洗澡之前不去拆丝带,洗完澡了才去拆,演给谁看呢?在拆丝带之前,池牧遥穿衣服确实有一阵慌张,明明可以用控物术,却自己去取,显然乱了分寸。

    最终的确定,也只是给自己吃一颗定心丸。

    就好像阿九明明就站在他的面前,在距离他不到三尺远的地方,他却不能去触碰阿九。

    没有最终的确定,始终不能放肆。

    如果……确定了,他估计会把池牧遥抱进怀里,恨不得揉进肋骨里。

    就看池牧遥什么时候能够露出破绽了。

    可是,少年心性。

    他意识到自己中意的人就在眼前,总是安分不下来。

    戏弄也好,撩拨也罢,只要池牧遥能够看向他,他能够吸引池牧遥的注意就好了。

    仅此而已。

    禹衍书见奚淮不再调戏池牧遥了,便站在一旁继续罚站,站得端正。

    松未樾则是坐在了栏杆上,懒洋洋地抬头吹风,像是午后慵懒的猫。

    这时,应该是学堂中的纸张被吹了出来,纷纷扬扬地从窗户飞了出来。

    池牧遥想去捡,却看到有人比他还快。

    是坐在窗边的席子赫跟韩清鸢纵身出来,一起去捡散落的纸张。

    青涩的少年,娇俏的少女,周围是竹子与飞扬的纸张,两个人同时伸手去捡一张纸,手指触碰后抬头看向对方,停顿,四目相对时有火光流动。

    池牧遥捧着书看着这个画面,感叹,男女主无时无刻不在撒狗粮。

    回过神来时,奚淮居然站在了他的身边跟着往楼下看,仿佛只是在看一个无趣的小场面。

    他再去看旁边,禹衍书和松未樾也在围观男女主四目相对的画面。

    集体围观男女主谈恋爱。

    他和松未樾也就罢了,这男二和反派怎么跟没事人似的?

    奚淮对韩清鸢不感兴趣也就罢了,禹衍书呢?

    你不吃醋的话,男女主都要结成道侣,三年抱俩了!

    可禹衍书只是看了一眼后便继续认认真真地罚站了,似乎没什么感觉。

    池牧遥有点着急,问道:“禹师兄,你对席师兄怎么看?”

    禹衍书当他在问三系灵根加入第三宿的事情,坦然回答道:“他对阵法有些研究,人也很有悟性,心地善良,进入第三宿也没什么问题。”

    “那韩师姐呢?”

    “哪个韩师姐?”

    “她。”池牧遥指了一下楼下的韩清鸢。

    禹衍书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是在努力回忆,接着说道:“她非第三宿弟子,应该是第五宿的,我并不熟悉。她人很乖巧,资质不错,如若努力也有修成元婴之时。”

    “没了?”池牧遥又问。

    “呃……”禹衍书犹豫了一会儿,“和席师弟很相配。”

    池牧遥捧着书陷入沉思,目前看来禹衍书甚至和韩清鸢不熟。

    他没参与到他们三个人的剧情里,没有外力干扰,怎么禹衍书和韩清鸢的感情线突然夭折了呢?

    那边松未樾突然开始头疼,走过来安慰奚淮:“哎哟,消消气,消消气。”

    池牧遥这才疑惑地看向奚淮,发现奚淮一脸不悦地站在他身边。

    松未樾和奚淮神识互认过,能够感知到奚淮的情绪,意识到奚淮不高兴了过来劝两句。

    可池牧遥看得明白,他们能神识传音,自然可以神识内提醒,这般坦然地说出来,怕是说给他听的。

    于是,他开始装没听见。

    池牧遥看似淡定,心中却在腹诽:醋劲真大。

    不能一起修炼过就是你的所有物啊!再说修炼前都说好了出了洞穴互不干扰,怎么说话不算数呢。

    你说你大好年华的,跟我一个老头耗什么劲儿呢?我这老胳膊老腿的,经不起你的折腾。

    入暖烟阁三日后,暖烟阁终于出了考学的告示。

    暖烟阁的告示自然也非同寻常。

    第三宿正院围绕着七七四十九根玉柱,玉柱顶端雕刻着不同的吉兽,姿态不一,煌煌威势。

    广场的正北方是前殿,南方是玉堂,告示展示在东南方位的凤阙楼一侧。放眼望去香焚宝鼎,紫雾漾漾,一棵参天巨树枝桠横生,斜倚着楼阁一样。

    楼与楼之间有飞阁辇道连接,告示便在辇道前。两根立柱耸立一边,中间本无一物,发布告示时才会出现一片屏障,上面有金字浮空展示。

    比较受人重视的文考和最后的大考在最后,从今日起,修者们便可以去参加加分项的考试了。

    池牧遥和伊浅晞混在人群中去看告示,伊浅晞看得需要掐着手指头算。

    池牧遥此次前来考学,主要目的是获得结丹的辅助丹药。

    他升筑基期没有筑基丹,全靠自己努力,险些走火入魔,筑基时非常吃力。

    这一次他得到了金瞳天狼的妖丹,有机会冲击金丹期。可他资质有限,能够获得修为,结丹却是吃力的事情。

    少则三年五载,多则二十余年才能结丹成功。

    如果他在这次考学中能够达到一定名次,可以获得辅助结丹的丹药,这样还能快一些。

    修真界的丹药多种多样。

    辅助结丹的丹药是其一,还有稳固修为的丹药,在结丹成功后服用,资质好的可以顺势继续修炼,修为还能推进一些,逐渐靠近金丹中期修为。

    池牧遥想着能拿到一些是一些。

    最后的文考他可以试试看,本来就是一个学霸,人也不算笨,稍微努努力估计也可以考得可以。

    大比他就不指望了,毕竟他修为不够,比了也没什么成绩。

    这样他只有一项成绩,想要拿到丹药远远不够,还得参加一个加分项的考试。

    炼器、炼丹他直接略过,毕竟他都没接触过。单独斗法的擂台他也放弃了,这个他更不擅长了,毕竟他只擅长偷袭。

    阵法考试他倒是可以去试着参加一下,说不定还能有点成绩。

    到时候文考成绩和大比的滥竽充数的成绩,加上这个加分项,也可以试着换个丹药。

    池牧遥想了想后,决定排队去报名阵法加试。

    排队时,他听到了周围的议论声。

    “他就是那个传闻中的三界第一美人?好看是好看,但是看着也没那么超凡脱俗。”

    “他脖颈上红色的东西是什么,看着好奇怪。”

    “听说是魔门的人给他系上的,怕是被魔门的人看上了,还是个男的……”

    “啧啧,庸脂俗粉吸引的果然都是邪门歪道,还是明师姐更为仙姿绝伦。”

    现如今池牧遥已经听说了三界第一美人之说了,也难怪明韶洛会盯上他。

    明韶洛是小说里标准的女二人设,容易嫉妒,嫉妒后就会找碴,算计,诋毁,最终还能黑化成:该死的东西都毁灭吧!

    明韶洛瞧不上奚淮,独独喜欢席子赫,盲。

    奚淮无论明韶洛怎么作天作地也爱她,瞎。

    这二人绝配。

    队伍终于排到了池牧遥,他交出了自己的牌子,接着在大榜上渡入自己的灵力。

    与此同时,一旁告示上他的名字也出现了。

    在告示上,报名参加加试的弟子的名字会出现在每一项加试项目名称之下,让大家能够知晓都有谁参加了这场加试,从而掂量要不要参加。

    池牧遥逐渐出名了,加上御宠派这个门派名就更加吸睛了。

    此刻聚集在广场的修者众多,当池牧遥的名字出现后,没注意到排队情况的人也都看到了池牧遥的名字,很快引起了骚动。

    “御宠派的修者居然也报名加试了?真当这次也是去抓灵兽的?哈哈哈,滑天下之大稽。”

    “池牧遥?那个三界第一美人池牧遥吗?那当真要去看看了。”

    “有什么好看的?皮囊废物罢了。”

    “看美人是怎么出丑的岂不有趣?”

    “还真是!笑死人了。”

    池牧遥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伊浅晞走过来想要安慰他:“师弟……”

    “没事,等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