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考学

    回到御宠派, 郝峡气急败坏地抱过土土查看,看看土土有没有受伤,眼睛有没有不舒服。

    还好池牧遥一直用毯子包着土土, 且照顾得很好。

    掌门伊阑也跟着过来了,询问他们这次历练怎么样。

    池牧遥和伊浅晞都很严肃, 池牧遥则是说道:“还请师父开御山阵,要隐蔽的环境。”

    伊阑非常惊讶, 问道:“为何?”

    伊浅晞干脆跳脚:“爹,开就是了!”

    御宠派的御山阵比较特殊,他们时不时就会开一次,开了也不是因为怕人入侵, 而是怕山内什么灵兽跑了。

    所以他们就算是开了御山阵,也不会有其他的门派当回事。

    御宠派没有仇敌, 还没有存在感, 谁能找他们麻烦?

    伊阑还是听了, 毕竟平日里也都是池牧遥负责门派事宜, 他也乐呵呵地做了甩手掌柜。

    待开阵结束, 这几个人重聚在一块,郝峡还心疼地抱着土土骂道:“装神弄鬼, 这是怕你们历练的成绩太差,我们骂你们的声音传出山去?”

    池牧遥跟伊浅晞示意了一下,说道:“还是一件一件来吧。”

    循序渐进, 不然真容易吓到这两位。

    伊浅晞点头,从乾坤袋里拿出两块云菲玉:“我和师弟此次历练分别排行第三、第四,拿了两块云菲玉。”

    郝峡惊讶得放下了土土。

    伊阑也跟着查看云菲玉,接着询问:“为何要了两块?你们二人轮番去修炼不就好了,可以再要一件合适的法器, 比如可以捕捉灵兽的。”

    池牧遥没有回答,拿出了伊浅晞的两个竹筒说道:“这里面是金瞳天狼的尸身,师姐留了大半,我拿到了头狼的妖丹。”

    郝峡简直蹦起来了:“金瞳天狼?!”

    伊阑也是一惊:“你、你们怎么拿到的?这次历练有元婴期前辈去了?”

    池牧遥和伊浅晞交替着,把金瞳天狼破阵,奚淮等人去阻拦的事情说了。

    郝峡瘫坐在椅子上,后背紧紧贴着椅背,唏嘘道:“早年便听说那魔门契约了虺的后生厉害,就算是元婴期的天尊他都能坚持对战一会儿,我还当是魔门吹嘘。现在看来,这倒是所说非虚,到底是虺啊……”

    伊阑:“那么多暖烟阁弟子只有禹衍书一个人去了,够他们丢人的。”

    池牧遥垂着眸子回答:“筑基期弟子不是金瞳天狼的对手,这是大家的共识,他们会躲起来也是人之常情。”

    伊阑:“可惜,暖烟阁很在意颜面,这次也只有观南天尊能抬起头来。”

    郝峡抱着土土又问:“你们两个人趁着混乱去捡漏了?居然能捡这么多?胆子也够大的,就不怕再有危险吗?”

    伊浅晞回答:“当时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出去,我着急找师弟才赶上了,后来才知道那头狼是师弟杀的。”

    伊阑惊讶地问:“遥遥杀的?”

    池牧遥点头:“当时金瞳天狼已经重伤,我是补刀的。”

    就算是金瞳天狼重伤,也不是一般人都能补刀的。很多灵兽临死前都有鱼死网破的法子,蓄力一击往往非常可怕。

    在屋内的都是御宠派的,深知这一点。

    池牧遥不再隐瞒,说了无色云霓鹿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全部说了,并且从葫芦里放出了小无色云霓鹿,还展示了自己额头的鹿角。

    郝峡和伊阑都听得呆呆的,当看到小无色云霓鹿出来后,齐齐跪倒在地。

    二人给小鹿磕了头,一时间竟然老泪纵横。

    伊阑颤颤巍巍地说道:“弟子是御宠派第十二代掌门伊阑,定然不负嘱托,倾尽门派之力将幼鹿抚养长大。”

    郝峡也是激动万分,身体匍匐着带着崇高的敬意,还忍不住想多看小鹿两眼,翻着眼睛抬头,额头挤出抬头纹来偷偷看了两眼。

    看到之后激动得眼眶都红了。

    池牧遥看在眼里。

    他从进入御宠派后便知道,御宠派内的众人虽然懒散,但是心地善良,并且对于灵兽是真心地热爱。

    相比较而言,他们都比他更适合抚养无色云霓鹿。

    待一切都交代清楚了,郝峡开始研究如何完美地利用云菲玉给小鹿弄一个窝。

    伊阑则在小鹿来了之后椅子都不敢坐了,怕自己逾矩了,只是盘腿坐在蒲团上感叹:“机缘啊,这都是机缘。刚好历练时遇到了这些事情,我们御宠派弟子也刚巧在,不然……怕是幼鹿也……”

    无色云霓鹿想要灵契也会挑选人,如果当时没有御宠派的弟子,其他人它都不会选,只会安安静静地死去。

    这也是天不想亡了这头小鹿。

    伊浅晞和池牧遥跪在一边,伊浅晞可怜巴巴地问:“以后我们在门派里只能跪着吗?”

    伊阑当即训斥道:“这是自然!这是祖宗的规矩!我们能抚养它都是恩赐!我们要感恩!”

    池牧遥有点为难:“门中其他弟子还不知情,这样太过明显了。”

    年轻些的弟子对无色云霓鹿还没有这么深刻的敬意,他们也怕出问题,目前抚养小鹿的事情只有他们这四个人知晓。

    伊阑一想也是,太过明显了反而蠢,这才站起身来,让池牧遥和伊浅晞也站起来。

    伊阑看着小鹿一脸惆怅,又问池牧遥:“百味粮会不会委屈了它?”

    “其实是可以的,偶尔也可以采些仙草来改善一下。我过几日去集市买些种子,种些它喜欢的。”

    “要不换成仙味粮?”

    “先不说门派能提供多久的仙味粮,只要我们买了,旁人也就知道我们有了高级别的灵兽,怕是会有人来打听。”

    很多商贩都和御宠派有合作关系。

    御宠派定期给他们提供炮制过的灵兽材料,有好东西了,比如稀有灵兽的皮毛,好些商家都会抢,或者提前订购。

    有时为了抢生意,还钩心斗角的,池牧遥就被人贿赂过。

    伊阑想想也是,点了点头:“也别过几日了,今日你们便去,金瞳天狼的尸身也带下去卖一些,皮毛留下来些做披风。至于头狼的妖丹你自己收着,这是你靠实力拼来的,有时间闭关了,就把妖丹的灵力吸收了,估计可以一举进入金丹期,这是你的机缘。”

    “嗯!”池牧遥点了点头,虽是掌门,但是不贪图弟子的机缘,这点池牧遥对伊阑还是很认可的。

    和伊浅晞结伴出蒲荷时,池牧遥还在嘱咐:“出去一定要说我们也没抢来多少,不然会引人觊觎。东西也不能卖得过多,不然也会有人惦记,适当即可。东西留在竹筒里不会坏,我们等小鹿长大了再卖也来得及。”

    “嗯,好。”伊浅晞全部都答应了。

    这一次去坊市可谓是一场战争。

    历练刚刚结束,不少人就听到了些许消息,说是历练时出了金瞳天狼。

    紧接着,池牧遥和伊浅晞便带着金瞳天狼的部分尸身来卖了,轰动了整个坊市。

    坊市里所有的商贩都聚了过来,最后池牧遥提议拍卖。

    “哟!真是金瞳天狼,看看周围散发着的灵力,天级!”

    “一块肉都能做药引子,一根骨头就能炼制法器,那么大一头狼,这得值多少灵石?!”

    “没见识了吧?皮毛才是最好的,做成法衣或者披风,那防御性可不是吹的,穿上后保准刀枪不入。金丹期修者的攻击都能抗一抗!天级灵兽的皮!天级啊!”

    商贩们垂涎不已,纷纷询问:“小兄弟,你最起码告诉我们都有什么可以买吧?”

    “对啊对啊,别我们倾家荡产地买了前面的东西,后面还有更好的东西呢。”

    池牧遥朗声回答:“狼身上有哪些可用部位你们还不知道吗?我们也是经历过交换,好的都被大门派抢走了,我们还是靠炮制手艺才换来了一些。具体还剩下些什么我也不清楚,你们看着买,我也看着卖,成吗?”

    伊浅晞留下的都是好东西,是比较值钱的部分。

    狼肝被炼制丹药的商贩买走了,狼尾可以做毛笔之类的东西,皮毛他们也带出来了一些。

    这些卖完了之后,拿到的灵石需要他们再买两个乾坤袋才能装下。

    这要是平日里,伊浅晞一准去选两身好看的衣裳,或者买个格子多的储物法器。这次倒是老老实实地去买了百味粮,之后帮小鹿买了一些它需要的东西。

    池牧遥则是选了很多仙草的种子,打算带回蒲荷种。

    蒲荷别的不行,土壤倒是极好的,这也是能留住灵兽的原因所在。

    回到御宠派,池牧遥去掌门房间送灵石。敲门进去后,看到伊阑正跪在小鹿旁边帮它梳理毛发,一边梳一边激动得落泪。

    池牧遥只能叹气,留下东西便离开了。

    这习惯怕是得改一阵子。

    这日,宗斯辰执笔,给卿泽宗写了一封家书。

    敬启:

    敬爱的掌门,慈爱的樽月宫宫主,以及家父,这是一封通告平安的信。

    由于少宗主一不小心又做了好人好事,感动了这些名门正派,观南天尊特邀我等到暖烟阁做客听学,教导我们一心向善。

    我们并非被囚禁,而是在认真学习。

    不用攻打暖烟阁,我们没有出事,一切安好。

    注:暖烟阁是好意,并非有意羞辱,请不要生气,我们被盛情款待了。

    注二:让门派弟子给我送些衣物过来,这里女弟子颇多,我想多留一阵。

    宗斯辰

    隔日他们便收到了回信。

    回他们的消息在暖烟阁的天池出现,三道紫雷劈到暖烟阁天池上空。□□突兀地乌云盖日,烟尘滚滚,紫雷轰然骤降。

    这是修真界最高级别的传信,修为再高也无法窃取。

    奚淮等人晃晃悠悠地过去,在暖烟阁众弟子的注视中伸手拿了回信。三人看完回信后信由奚淮烧毁了,实在是这回信气势很足,却没什么实际的用处。

    回信有两封,一封是卿泽宗宗主奚霖写的。

    小王八羔子,整日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还躲到暖烟阁去了,赶紧给我回来闭关结丹!

    第二封是宗斯辰他爹写的。

    没出息的东西,勾搭女弟子还得靠衣服?看中哪个了,老子派弟子过去攻打暖烟阁,给你抢回来。

    宗斯辰有点惆怅:“衣服也没给我送过来,还说了一堆废话。”

    松未樾则是叹气:“我就说我爹该学学认字,你们爹都能写封信,我爹就干巴巴地劈了道雷……”

    奚淮不屑地回答:“有些话还不如不说。”

    不过暖烟阁的众人都知道,这三道紫雷是卿泽宗在给这三个人撑门面,气势汹汹的三道紫雷,冲破了暖烟阁的禁制,警告意味十足。

    仿佛在告诫他们,若是这三个人有什么三长两短,卿泽宗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这也就是暖烟阁,旁的小门小派早就吓得把人恭恭敬敬地送回去了。

    虽然被迫留在暖烟阁,但听说最近不少弟子都会过来听学,奚淮还是很感兴趣,每日都坐在签到处旁。

    他万宝铃里的法器多,其中一个便是一处水榭凉亭,他坐于其中翘着二郎腿,单手托着下巴去瞧来的弟子。

    参加考学是能进入暖烟阁的大好机会,能长长见识,还能学到不少东西,很多人都愿意来。

    上次历练是需要机缘的弟子才会去,这次各派弟子倒是来得很齐,各大门派的筑基期弟子聚集在一起足有几千人。

    奚淮颇为无聊地看了三日,直到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暖烟阁要求来者衣衫皆为青色,池牧遥和伊浅晞专门换上了烟青色的道袍,头发整理得整齐,头顶一个玉石发冠固定,整个人都显得干净、素雅。

    在二人排队登记时,奚淮终于起身从凉亭里出来。

    池牧遥在排队时,便听到旁边人的窃窃私语:“旁边那三个人是魔门弟子吧?”

    “对,听说上次历练又救了人,现在是观南天尊请来的客人。”

    “眼神好可怕……”

    “啊!他来了,他不会听到了吧?”

    这时宗斯辰首先笑着解释:“姑娘莫怕,我们不咬人。”

    这几个女孩子还是被他吓了一跳,纷纷躲开。

    偏宗斯辰很健谈,跟在她们身边继续与她们聊天,断断续续的还能聊一会儿。

    松未樾则是依旧坐在凉亭里拿着个词典看,他最近立誓要超过他爹,不能做个文盲,可惜词典看得他直犯困。

    池牧遥下意识朝奚淮看过去。

    奚淮身材高大,身上换了一身衣服,怕是进了暖烟阁不得不妥协,也换了一身偏绿色的衣服,只不过……

    他换了一件墨色的法衣,外罩一件偏墨绿色的外衫,绿得不太明显,远瞧怕是会觉得是黑色,阳光下才会有些绿的颜色,上面有着昙花的装饰图案。

    肩膀上有羽毛一样的披风装饰,披风整体偏墨绿色,在阳光下显现出五彩斑斓的绿,带着镭射的效果。

    非常……骚气。

    奚淮走到了池牧遥身边俯下身来,一直盯着他看,眼神轻佻。

    池牧遥下意识身体后仰躲开,左右看了看,看到来报到的以及暖烟阁的弟子都在看向他们,有一瞬间的慌张。

    他突然有种穿书前去上学,路上遇到坏学生,周围还没人帮忙的无助感。

    好在奚淮只是看着他,之后什么也不说,站在他身边跟着他一起排队。

    池牧遥也不与他说话,本分地排队登记完,拿着自己的牌子往里走,有弟子给他们引路。

    走路时奚淮伸手拿走了池牧遥手中的牌子,看了池牧遥住宿的地址后又还给了他,转身走了,到头来真的什么都没跟他说。

    伊浅晞不解,神识传音给池牧遥:“他看你门牌做什么?难不成还要去你房间?”

    这一个问题问得池牧遥心里咯噔一下,当即腿都软了,膝盖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