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弥天桐阴阵

    026

    娄琼知看着面前的金网罗天阵傻了眼。

    这是围剿天级灵兽才会用的法器吧, 还是那种群体捕猎,同时猎捕五只以上修者才舍得用。

    她是被当成金瞳天狼对待了吗?

    这法器用一次的消耗足以再建半个合欢宗,她可真是有天大的面子。

    她不跑了, 她知道她跑不了了。

    被金网罗天阵抓住也值了。

    “不跑了?”奚淮站在疏狂上问她。

    娄琼知停了下来,在她转身时, 他都准备好了抵挡暗器,没承想她直接跪下了:“少宗主, 我进入暖烟阁只是想骗两个唇红齿白的名门修者,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您就放过我吧!”

    这合欢宗的弟子是真的跪得快。

    奚淮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抓你为何意。”

    “我不知道啊……”娄琼知哭丧着脸装傻。

    奚淮跃下佩剑,疏狂自动回到他的腰间。

    他走到了娄琼知的面前说道:“不用帮他瞒了, 是池牧遥对不对?躲到御宠派去了,真亏得他能想得出。”

    “……”娄琼知心中一颤, 却没有立即说话, 以防其中有诈。

    奚淮抬起手腕, 抖了抖袖子后给她展示自己的血管:“看得出来吧, 我刚被他拿去修炼了。”

    和合欢宗弟子修炼过的炉鼎身上都有点痕迹, 说明是被合欢宗的睡了。炉鼎手腕的位置会聚集灵力,那处会显现出粉红色的血管。

    这粉红色旁人还看不到, 只有合欢宗弟子能看到。

    娄琼知看了看奚淮的手腕,再看了看奚淮,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

    她小师哥可真厉害, 要么八十年不出手,一出手就拿下了卿泽宗的少宗主。

    奚淮找池牧遥两年多了,这在合欢宗早就不是秘密了,她自然也听说了。

    之前也有人寻合欢宗弟子,一般人坚持寻人也绝非像奚淮这样将之当成主要事去找, 还会顾及自己的生活。

    只有奚淮找得这般疯魔。

    她又偷偷看了奚淮一眼。

    这身高,这宽肩,这窄腰,这高挺的鼻梁和浑身散发的气息,她的小师哥怕是会吃点苦头。

    不过初期坚持过去了,后面全是甜头。

    奚淮注意到她的目光了,微微有些不悦,又问:“就是想问你个事,我把他惹生气了,该怎么哄才能好?”

    娄琼知不敢泄露半分,于是打马虎眼:“我和小师哥不熟——”

    说完就闭了嘴。

    她说漏嘴了,还是被诈出来了些许,比如她知道奚淮要找的人是谁。

    奚淮也不着急,继续问道:“无须熟悉,告诉我他的喜好即可。”

    娄琼知把门派弟子之前同他们讲过关于池牧遥样貌的说辞都背下来了:狐狸眼,眼尾上扬,一脸魅相,衣襟敞开到肚脐眼。倒不是因为这样貌不好看,只是和池牧遥完全相反而已。

    可是奚淮不问这个啊!

    现在问题来了,她该怎么回答?同门其他姐妹被问过吗?回答得不一致会不会被杀?

    她突然特别后悔。

    她在单独偷偷用暗器的时候被宗斯辰看到了,当即就知道宗斯辰发现她了。

    最开始这三个人没来寻她,她还松了一口气。现在看来,这是根本不着急找她。

    “小师哥他……”娄琼知换了一个姿势,从跪着变为盘腿坐在地面上,开始沉思,“我年纪不大,最后一次见到小师哥还是七年前,那时我才十三岁,小师哥还在执事堂。”

    奚淮一直看着她,知道她还在隐瞒,他已经猜到池牧遥是为了保护她才用了阵法和虺龙焰。

    他之前暗中调查过,那名碎了三魂七魄的男子纠缠过她,在那个男人出事后,她身上还有点余伤。就算伪装得很好,还是能看到些端倪。

    最后一次见面是七年前?

    合欢宗修者的嘴里果然没有半句实话。

    “小师哥爱酒如命,成日里酗酒,天天都浑浑噩噩醉醺醺的。”娄琼知开始编瞎话。

    奚淮知道池牧遥偶尔会喝酒,那酒在他看来不过是解渴的东西,他并不酗酒。

    奚淮又问:“他很喜欢酒?”

    “对,尤其喝醉的时候还会口出狂言,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比如我们说遇到了鬼火,他说那是火遇到了钾元素。他还说这个世界火灵根处于弱势,因为到处充满了……啊,叫什么来着,h2o!对,h2o。说水灵根才是得到了天地眷顾。”

    奚淮本来不信,又觉得这些莫名其妙的话的确是阿九能说出来的。

    他当即不悦:“也就是说,他更想找水灵根的修者做炉鼎,火灵根的不行?”

    娄琼知很诧异:“为什么你会联想到这个?”

    “哼,他倒是天底下第一个说火系单灵根不好的。”

    娄琼知有些迷茫,第一次见到有人为了什么灵根更适合做炉鼎而争风吃醋,她甚至不知道要不要安慰他说,火系单灵根的炉鼎也是好炉鼎。

    奚淮又问:“那是不是暖烟阁禹衍书那种,是你们合欢宗修者最喜欢的?”

    “啊……确实是,不过他不好骗,禹师兄家教太严格了,不会和女修者暧昧不清。”

    “那男修者呢?”

    娄琼知还真认真想了想,似乎容易一些。

    这一想,瞬间让奚淮炸了。

    如果池牧遥是阿九,那他简直太聪明了,这是间接地接近禹衍书,禹衍书对他还颇为照顾。

    看起来,池牧遥这是即将要得手了?

    所以才不让自己继续找他?因为他马上就要有更好的炉鼎了?

    娄琼知不知道自己只说了这么一点,奚淮也能突然恼羞成怒,周围的地面都在微微颤抖。

    她慌了神,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是不是好的炉鼎看修为,只要刻苦修炼,修为高了都是好炉鼎!”

    “我要谢谢你的鼓励吗?”

    “不用不用,客气了,我相信你有朝一日会成为整个修真界最优秀的炉鼎。”

    “……”

    宗斯辰和松未樾原本躲在林子里偷听,听到这里同时笑出声来。

    注意到奚淮再次不悦了,赶紧闭了嘴。

    “他还喜欢什么?”奚淮又问。

    “甜的,糖葫芦之类的。”

    “还有吗?”

    娄琼知开始冥思苦想。

    池牧遥的喜好特别明显:钓鱼、喝茶、玩鸟、遛弯、养花养草。非得想一个还算拿得出手的喜好,那就是阵法了。

    可这些喜好明显到说出来一样就能猜到是他。

    娄琼知继续编:“小师哥能歌善舞。”

    “能歌善舞?”奚淮倒是第一次听说。

    “小师哥的腰这么细!”娄琼知用手比量,“纤腰一扭,风情万种。”

    “撒谎。”

    “没有!”娄琼知死鸭子嘴硬。

    “他要是会扭腰,不至于……”不至于技术差成那样。

    娄琼知开始耍赖:“我真的和小师哥不熟,我不知道了!”

    奚淮又看了她两眼,接着从自己的万宝铃里取出两样东西丢给了她。

    她下意识接住,看到是一颗疗伤用的天级丹药,还有一瓶药膏。

    再抬头,奚淮已经收了法宝离开了。

    这就结束了?

    浪费那么多法宝,就问她这么几个问题?

    还是说,因为她是池牧遥的同门,还是被池牧遥保护的人,所以奚淮也不难为她?

    她不敢给池牧遥传递消息,怕奚淮他们也盯着呢,传完消息就暴露了。

    再看看奚淮给自己的东西,估计就算奚淮找到了小师哥,也不会对他怎么样吧?

    这应该是……爱上了?

    她先是吃了丹药,天级丹药入口即溶,还有着淡淡的清香味。

    接着,她寻找隐蔽的地方准备涂药,心里则是有点期待奚淮确定池牧遥就是阿九,然后豁然发现自己要找的人居然是这种绝世美人!那该是怎样的惊讶?那简直是旁人羡慕不来的机缘。

    池牧遥的面容,真的是让人多看一眼都会心动。

    转念想想,奚淮也是难得的痴人。

    奚淮在不知道相貌,且知道小师哥资质很差的情况下还能这般痴情。

    相貌究竟好不好,对于奚淮来说似乎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长相不好也能在一起,长相再好也只是一个皮囊而已。

    奚淮是真真正正喜欢小师哥的人。

    这一次弥天桐阴阵的历练历时三个月,法阵重新开启。

    弟子们鱼贯离开阵内。

    离开的弟子表情各有不同,更多的是复杂。来时神采奕奕,个个壮志凌云,离开时却多少有些狼狈。

    禹衍书在离开法阵后,去了元婴期天尊们在的亭子,简明扼要地述说了法阵里发生的事情。

    元婴期天尊们听说了之后个个震惊不已。

    法阵内出现了金瞳天狼,这种事情历年少见,尤其是他们还杀死了三只金瞳天狼!

    紧接着,禹衍书到了观南天尊身边单独汇报情况,观南天尊面不改色地听完,点了点头。

    在池牧遥和伊浅晞去交他们猎杀的季玲寿,等待统计结果的时候,有两位元婴期天尊杀进了阵内,不出片刻,将他们门下的浑蛋弟子扔了出来。

    似乎是觉得丢脸,干脆不管那些弟子,直接御物离开。

    被丢出来的弟子猎杀的东西都没交上去,便跟着御物狼狈离开了。

    池牧遥和伊浅晞相视一笑。

    被元婴期天尊丢出来的弟子,是在看到金瞳天狼后躲在自己法器里的弟子。

    他们躲得实在太好了,好到同门寻不到他们,好到法阵开了他们也不知道,还得他们的师父进去找人。

    再看遇事后其他弟子的处理方式,禹衍书去跟金瞳天狼战斗,虽然莽撞却勇敢有担当。就连魔门弟子都救了法阵中的所有人,大放异彩。

    他们的弟子呢,只能夸他们躲得真好,逃生逃得不错。

    相比较之下,另外一位金丹期修者跑去跟其他门派抢金瞳天狼的尸身,都算是比较体面的了,至少不像这几位躲完了整个历练过程。

    等待统计结果时,池牧遥听到了统计人员小声嘟囔:“这次御宠派猎杀数量居然最多?”

    “毕竟是御宠派,捕捉灵兽比较在行吧?”

    “可他们后期只有两个人。”

    “其他的弟子躲躲藏藏,或者几十人组队,成绩能好才怪。”

    “也是。”

    最终结果下来,池牧遥和伊浅晞平分战果,排在第三名和第四名。

    第一名的队伍是其他门派的五人小队,他们可能是按照出力程度分战果的,前两名稍多,其他三人排在池牧遥他们后面。

    这个小队伍也是非常清奇。

    他们不知道来了金瞳天狼,把阵内动荡当成是法阵里又出现了恶劣的天气躲了一阵。待没问题了便出来继续狩猎,全程没被耽误,还是统计的时候才知道法阵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池牧遥和伊浅晞都选择了云菲玉,这样能给小鹿一个舒适的窝。

    看到他们两个人的选择,排在他们后面的弟子松了一口气,选择了战斗法器。修炼的地方灵气不充沛可以花灵石租用好的洞府,但是好的战斗法器他们恐怕只有这一次机会能得到了。

    不过池牧遥他们的选择旁人也算是能理解,毕竟御宠派地段不行,山中灵力稀薄,门内弟子常年需要照顾灵兽不能出山,选择云菲玉也是正常的。

    拿到了奖励,池牧遥抱着用毯子包裹着的土土准备离开,旁边的人忍不住问:“你怀里的是什么?好粗壮的尾巴。”

    池牧遥微笑着回答:“是灵兽,出阵了带它出来逛逛,里面的气候它不喜欢。”

    谈话间,他注意到不少弟子都看向了自己。

    由于他排名靠前,先领取奖励,往回走时会路过那些排名在后的弟子。

    路过曾经一同组队的暖烟阁弟子时,那些弟子表情都不太好看。

    之前他们觉得御宠派的弟子是拖油瓶,现在人家拔得头筹,他们身为暖烟阁的精英弟子却成绩平平。

    他们在阵中时真的太过小心了,现在想想还有些可笑。

    尤其是队伍里的木仁,他排在最末尾。

    他不像那些被师父找出来的弟子一样躲到了最后,不过也是开阵前几天才出来,想要看看阵开没开,出来却发现阵内已经风平浪静了。

    不过他的战果……着实少得可怜。

    就在刚才,他还被哥哥当着众人的面踹了一脚,接着哥哥气急败坏地离开了。

    池牧遥和伊浅晞原本打算离开,却注意到了一边的动荡。

    他看过去,注意到奚淮被观南天尊拦住了去路。

    观南天尊一向是清冷的模样,站在奚淮的身前微微扬起下巴,说道:“听我的徒儿说起阵中的事情,对小友颇为欣赏,想请你去暖烟阁一叙,不知你意下如何?”

    奚淮并不想去,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直截了当地拒绝:“我不想去。”

    观南天尊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直接拔剑:“那我便亲自请你。”

    奚淮看笑了:“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这只是我的待客之道。”

    这时,又来了一群人,带头的是承宇阁掌门:“观南天尊,这魔门弟子伤了我们承宇阁的弟子,我们今日就要跟他讨个说法,还请您——”

    话还没说完,便被观南天尊打断了:“我的邀请在先。”

    “观南天尊,事关人命——”

    “的确。”观南天尊再次打断,他的耐心有限,不愿意与人过多废话,也不愿意多听别人的废话,“但他在阵中击杀金瞳天狼,救了阵中所有弟子的性命,这证明他有心向善。我会带他回暖烟阁劝诫一番,也算是帮你们教训他了。”

    观南天尊说完,衣袖一甩,带着奚淮等三人同时消失。

    瞬间移位的法术。

    承宇阁吃瘪,众人面面相觑,知道这一笔账算是就此作废了。

    奚淮确实伤了他们的弟子,却救了更多的人。暖烟阁的观南天尊有意护着,他们便没办法追究了。

    池牧遥看了一会儿,见伊浅晞不解,传音解释给她听:“我想是禹师兄帮奚淮求观南天尊相助,不然奚淮定然会跟承宇阁的人打起来。观南天尊看在奚淮救了很多人的面子上帮忙了,却没什么耐心,直接暴力将人带走。”

    这样的话,池牧遥也能放心了。

    伊浅晞好奇地问:“那奚淮他们不会和观南天尊打起来吗?”

    “不会,奚淮看出来了,所以离开时才会那么配合。”

    “奚淮会被关在暖烟阁一阵子?”

    “估计是的,最少也得一个月才能离开。”

    “那我们考学的时候,他岂不是也在暖烟阁?”

    池牧遥原本抱着土土,还在小心翼翼地帮土土盖好毯子确保它不被光晒到,听到这句话突然脚步一顿。

    考学!

    他怎么忘记这件事情了?

    考学,相当于修真界的统一考试,还是联考。

    各大门派同修为的弟子一齐去暖烟阁进行考试,考前有考前辅导,考后出大榜,同样有不错的奖励可兑换。

    考试的内容无非就是修真理论、阵法基础、五行法则、狩猎实践等等。

    金丹期修者的考学才结束不久,现在到筑基期修者了。

    还以为这次历练结束,可以直接逃回御宠派继续他与世无争的日子,现在看来……他又要见到奚淮了?

    “这一届考学是暖烟阁哪一脉主办?”

    “观南天尊啊,轮到他们了,这一批招新、历练、考学都需要观南天尊来主办。不过观南天尊没耐心,都是知善天尊在主事。”

    “……”

    池牧遥开始祈祷他去考学时,奚淮已经离开暖烟阁了。

    池牧遥和伊浅晞刚走出人群,郝峡便冲了过来骂道,声音尖锐又惊慌:“土土不能见光!你们怎么抱着它出来了?”

    土土长期生活在土内,夜间才会出行,它的眼睛不好不能受刺激,不然会影响它夜间的行动力。

    池牧遥不能直接说葫芦里如今放的是小无色云霓鹿,只能说回去再解释。

    郝峡当是土土受了伤,追着池牧遥骂了一路,骂到了御宠派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