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弥天桐阴阵

    奚淮醒来时先是蹙眉, 试图去看,却什么都看不到,睁开眼睛却是无尽的黑暗。

    接着发现自己听不到, 嗅不到,甚至不能用神识去探查周围, 手腕似乎也被捆着。

    失去这些感知能力,会让人陷入不安之中。

    尤其是, 他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对。

    这种状态他很熟悉,体内的虺龙焰在源源不断地往一个点汇聚,而在那个点会有人将他体内虺龙焰暴躁的部分吸走。

    他知道这是在做什么。

    他在修炼。

    身体的感知似乎只剩下触觉,如果是在那三年, 他的不对又不算不对,反而十分正常。

    他几乎是瞬间问道:“阿九?”

    没有得到回应, 或许是因为他根本听不到回应, 不过他还是可以发现与他修炼的人十分慌张, 似乎要起身离开。

    他本能地伸手拽住了那个人的衣摆, 很急很用力, 迫使那个人重新坐下。

    这般坐下后,那人身体一颤, 接着僵直了许久没有再动。

    “阿九……是你吧阿九,我一直在找你,我找了你好久。”奚淮一直拽着那人的衣摆, 喃喃自语般地说着。

    他什么都听不到,只能独自说着:“阿九,我好想你……你别躲着我了好不好,你随我回卿泽宗,我跟他们说你是我的道侣, 好不好?”

    可他依旧什么回应都得不到,还能感受到那人要逃。他赶紧拽着那人,顺势翻身按住那人。

    苦寻了两年多,他最怕的事情就是阿九逃跑。

    现在好不容易重新遇到了阿九,他怎么可能让阿九离开?

    要留住他。

    不要走!

    别走!

    他太慌了,这些年找得疯魔,导致他动作间有些粗鲁,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

    终究有一日,三年的憋闷,两年多的思念化作污浊的执念。

    执念让人变得偏执,变得疯狂。

    像是见了血的兽,见了粮食的难民,抑或杀红眼的魔。

    压制住那人后,他抬起被捆住的手,艰难地去碰触那个人的面颊,想要摸清他的骨相。

    可惜手被推开了。

    此时的他很着急,很慌,生怕阿九再次跑了,甚至没有去细想他究竟被什么捆着。

    估计没有人会蠢到用别人炼制的法器,去把炼制者给捆住,以至于奚淮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能松开捆绑。

    他只能伸着手臂将那人的头套进自己的臂弯里,接着让那人枕着自己的手肘,低下头去吻那个人。

    让那个人避无可避。

    他想知道那个人的样子,偏此刻做不了别的,只能换一个方式去描绘那个人的样子,用这种方式感受那个人的眉、眼、鼻。

    以及那个人有些薄的嘴唇。

    该怎么做,该怎么说才能够让那个人感受到自己的认真?

    他是真的喜欢阿九,他是认真的。

    构思了千万种说法,然而真的见面了却像饿极了似的,停不下来,只是将那个人埋进自己的吻里。

    同时,由他去控制这场修炼。

    他碰触到了很多眼泪,那个人和他印象里一样爱哭,他却欢喜得不得了。

    阿九。

    他的阿九。

    …………

    池牧遥很慌,他再也不想修炼了。

    和奚淮修炼的痛苦超过他的想象,仿佛再支撑一刻他就会被暴涨的灵力撕碎身体。

    他想停止修炼,可惜奚淮不许。

    他想推开奚淮离开,却被控制得更加厉害。

    他有点后悔封住奚淮的听觉了,这样奚淮听不到他的求饶声。

    他哭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用力去抓奚淮的背,去扯奚淮的头发,他想奚淮停下来,想奚淮放过他,可是奚淮像发了疯。

    一声声阿九,一个个吻。

    虺龙焰似乎燃烧出来了,灼烧着他。

    他觉得,还是手脚被链子扣住的奚淮好一些,至少他有喘息的余地。

    或许是洞府外的梅花染了血,才会在他的身上留下红梅样的痕迹。

    空气中原是清新淡雅的梅花香,现又增加了来自池牧遥的栗子花香。

    导致奚淮发狂的虺龙焰终于被输出,奚淮降了狂躁,也解了相思的苦。

    年少之时不知爱浓,寻久了方知珍贵。

    现如今能在他需要时相拥,那便是一场恰如其分的久别重逢。

    池牧遥哭得有些累了,抬起手来在奚淮的额头一按,银色荧光包围着奚淮,让奚淮身体一晃陷入了昏迷,接着倒在了池牧遥的身边。

    他躺在石床上缓了一会儿神,才调用小洗涤术清洗干净双方,又将奚淮的衣服整理好。

    他站起身来时险些没能站稳,用治愈术将脖颈和胸口的红印修复干净,就连哑了的嗓子和肿了的眼睛都修复好了。

    如果不是他有了治愈术,怕是今日他会以这种诡异的方式丢了半条命。

    整理好衣服,他带着奚淮朝回走,回到靠近松未樾、宗斯辰停留的位置将奚淮放下。

    奚淮似乎有所感应,还在紧紧地拽着他的衣摆,他只能一根一根地将奚淮的手指掰开,推开奚淮时恨不得踢一脚,最后终究是没舍得。

    他最初救奚淮回来时,看着奚淮还算是含情脉脉,心脏怦怦怦乱跳,当真有几分情窦初开的感觉。

    想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但是在修炼之后,他恨不得此生不再与奚淮相见。

    他现在目光呆滞,双目无神,人也恍恍惚惚的。

    多少……有点被搞傻了。

    和奚淮修炼一次足够他傻三天。

    罢了,罢了,不合适。

    他突然深刻地觉得他和奚淮不合适,他们怕是不能在一起。

    其他的先不论,他的老胳膊老腿真的受不住奚淮这种见洞疯。

    他在洞穴里的三年也曾与奚淮商量过和平相处,可惜奚淮都没有听。等奚淮手脚的束缚被松开后,他第一次深刻地意识到,由奚淮掌控修炼那简直是要他的老命。

    修炼一次,黄泉门口报到一次。

    别人的爱情是至死不渝。

    奚淮对他的爱是不死不休。

    他带着一腔的愤怒往奚淮的怀里塞了一张纸条,接着疾行离开躲在一旁,确定是松未樾和宗斯辰来寻人了,他才去找伊浅晞。

    伊浅晞跟着池牧遥回了结界里,奇怪地看着他问:“你看到奚淮发狂了,之后呢?你帮忙救他了?”

    “帮他治好了一部分伤。”

    “奚淮是能随便帮的人吗?他如果意识到不对,挟持你想收了小鹿怎么办?”

    “不会,我掩饰了,而且奚淮不是那样的人。”

    “说得好像你多了解他似的。”

    池牧遥理亏,不敢回答了,一个人坐在莲池边发呆。

    他有点神游物外,整个人都呆呆傻傻的,被搞得傻了后,他到现在都没缓过来。

    这种刺激对他这种激烈运动都很少的人来说,多少有点过了,脑袋里迷迷糊糊的,反应都有些迟钝似的。

    伊浅晞想了想,又来了他身边:“不是不让你救人,但是至少要等小鹿长大,不然暴露了非常危险,你知道吗?”

    估计是觉得自己说话太重,把池牧遥骂傻了。

    池牧遥点了点头:“嗯,我知道错了,以后会注意的。”

    伊浅晞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我们先休息一晚上,明天继续去狩猎。”

    “好的。”

    洞窟内。

    三个人相对盘膝静坐。

    奚淮垂着头,眉眼间都是懊恼,似乎又气又无可奈何。

    他手里捏着一张纸条,纸条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别再找我了。

    一看就是用左手写的,隐匿自己的信息隐匿到了极致。

    松未樾好几次欲言又止。

    宗斯辰则是眼睛一个劲地往奚淮脖颈上的抓痕看,甚至想到衣服里可能隐藏着更多。

    奚淮离开时还在发狂,回来时人却正常了,伤还好了,万宝铃里除了药膏外其他的东西都没少。

    暴躁的虺龙焰似乎还被清理干净了。

    松未樾试探地问:“又……被老头给睡了?”

    刚问完就被宗斯辰推了一把。

    宗斯辰轻咳了一声后问:“这次你有没有点线索?比如有没有确定他长什么样子?”

    奚淮努力回忆,部分感知被封,他只有触觉,手还被捆着。

    他只能凭借模糊的记忆回答:“他的脸很小,鼻子很挺,鼻尖不大,嘴唇有些薄。”

    另外两个人还在听,结果奚淮只说了这些。

    松未樾有点不解:“老……阿九他是什么意思啊?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奚淮猜测:“他可能还是不想我找到他。”

    松未樾激动得声音都提高了:“不想你找他,他为什么三番四次地出现,这次还把你带走了修炼!他当时什么状态啊?是不是就是想拿你修炼不负责啊?”

    奚淮摇头否认了:“应该不是,他是想帮我吸走暴走的虺龙焰。而且修炼的时候他哭得很厉害,感觉也不是那么想修炼。”

    “你怎么知道他哭得厉害,你不是听不到声音吗?”

    “我亲到他的眼泪了。”

    宗斯辰听到这句,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嘟囔:“敢情你还挺主动的。”

    松未樾也惊得卡壳了,看着奚淮肿了的嘴唇,这亲得是有多努力?

    奚淮不悦地看向面前两个人,冷声说道:“你们两个人,一个整日里被人骗财骗色,没日没夜的就知道哭;一个天天就知道打架拆家,至今是个雏,倒是反过来笑我了?”

    两个人瞬间收敛了笑容,这是往他们最脆弱的地方插刀子。

    奚淮再次开口:“整日里老头老头的,他现在是筑基期,按照筑基期三百年的寿元,他现在正值壮年。那个叫观南的马上四百岁了,也不见你们叫他老头!就算是老头又怎么样,老头滋味好着呢!”

    简而言之,看颜。

    看不到颜的就瞎叫。

    奚淮拿起纸条抖了抖,脆弱的小纸条居然被抖出了几分气魄来:“看到没有,阿九专门为我写的。我刚刚发狂他就来了,为我吸虺龙焰,还帮我疗伤,这就证明他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我。不过是我当初在洞穴里说错了话,他当我想找他只是为了让他帮我吸虺龙焰才躲着我。”

    松未樾嘟囔着开口:“我怎么觉得是你舍命赶走金瞳天狼,他反过来救你一命,你们就此两不相欠呢……”

    “你闭嘴!”

    松未樾乖乖闭上了嘴。

    奚淮没再继续说,这次是他按着池牧遥修炼的,池牧遥全程挣扎得厉害。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咬到舌头了,他就被咬了。

    但是,尝到了甜头他还是很满足。

    明明这次亲到了,可还是觉得不够,他想一直留阿九在身边,一直一直和他修炼。

    他似乎再也想不到有什么能比和阿九一起修炼更令人愉悦了。

    也不知道他洞府内的床做得怎么样了。

    三个人也讨论不出什么了。

    事情不过是奚淮又发狂了,阿九把奚淮带走了,睡完了之后又把奚淮给扔了出来。

    极致无情。

    偏还帮了奚淮,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奚淮等三人再次见到池牧遥时,他正和伊浅晞一同捕捉季玲寿。

    这次他们遇到了难题,这一窝季玲寿有三只,他们只有两个人,就算打消耗战也有些吃力。

    池牧遥连阵法都用上了,单手掐诀,用阵法困住了两只,另外一只由伊浅晞和红狐去捕杀。

    奚淮他们三个人突然到来让池牧遥分了神,慌乱间法阵中逃出的一只季玲寿朝着池牧遥冲撞过去。

    奚淮很快到了池牧遥身边,一脚将季玲寿踢了出去。

    池牧遥眼看着季玲寿的身躯在空中画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之后撞在了山壁上,又摔在了地面上,一命呜呼。

    池牧遥突然觉得奚淮对自己也算是脚下留情了。

    他当时没捆着奚淮的脚,奚淮也只是冲撞了他而已,没一脚将他踢飞出去。

    他故作镇定,继续用阵法困着另外一只季玲寿。

    奚淮不太在意他们的猎杀,伸手在池牧遥额头一点,想感知他的身体里有没有虺龙焰的痕迹。

    察觉到没有后奚淮蹙眉,盯着他又看了一会儿,扯开他的衣襟想看他身上有没有红色的痕迹。

    伊浅晞注意到了,当即脱掉鞋子朝着奚淮丢过来:“登徒子,你干什么呢?!”

    鞋子未能碰到奚淮便被弹飞出去,没有伤及奚淮分毫。

    奚淮没再继续动手,而是问:“怎么不和暖烟阁的一起行动了?”

    池牧遥为了维持阵法不能乱动,只能回答:“在一起不太方便。”

    “哦……”奚淮盯着他脖颈上的红色丝带看了看,又伸手拽了一下池牧遥的袖口,“这法衣不太合身。”

    “也还好……”

    奚淮突然举起自己的万宝铃:“在里面挑一件。”

    “你、你的储物法器,我怎么可能看到里面?”

    “哦?打不开吗?”奚淮像是很惊讶似的,接着说道,“那你渡入灵力,我让它认主,这样你以后就能打开了。”

    “不用了,谢谢。”

    “让你渡你就渡。”

    只要渡入灵力,奚淮就能知道池牧遥能直接打开万宝铃,到时候他是不是阿九一目了然。

    这一次和阿九相遇,奚淮也不算一无所获,至少知道了阿九可以控制他的法器。

    寻常的双修道侣都没有阿九的能耐,毕竟合欢宗是能将对方的灵力吸走,炼化为自己的灵力,这才能有这重功效。

    “那你帮我杀了那两只季玲寿。”池牧遥下巴一点。

    奚淮抬手间便杀了它们,速度惊人,像是随手撕碎了两张纸。

    池牧遥抬手将无色云霓鹿灵气渡了过去,万宝铃毫无反应。

    奚淮看着万宝铃疑惑了一瞬间,接着直接转身走人,毫不留恋。

    松未樾跟着离开,还在跟宗斯辰单独传音:“我就知道不可能是这个小美人,少宗主就是期待那个老头是个美人,所以先挑长得最好看的人做实验。”

    “你怎么就断定不是这个小美人?”

    “看眼神啊,年迈的人眼神都饱经沧桑,你看看这个小美人懵懂的眼睛,哪里像是九十多岁的人。”

    宗斯辰回头看了一眼,评价:“眼神有点呆。”

    “所以单纯啊。”

    他们不知道,池牧遥眼神呆呆的是因为被他们的少宗主搞傻了。

    到现在都没缓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