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弥天桐阴阵

    池牧遥躲在林中用暗器帮奚淮挡住了金瞳天狼的攻击。

    无论是合欢宗的功法, 还是御宠派的,以他筑基初期的修为都不适合用来和金瞳天狼硬碰硬,躲在暗处尚且能跟它过个一招半式。

    他躲在林中, 看到地面上躺着两匹金瞳天狼的尸体,还有一匹头狼奄奄一息。

    它们强行破阵制造的裂缝已经被奚淮他们封印了, 现在需要处理的只有头狼。

    看得出这一次战斗非常惨烈,奚淮已经再难支撑了, 就连松未樾和宗斯辰,以及后来赶来的禹衍书都没有再战之力,借助法器正在躲避。

    在场能补刀的人只有池牧遥。

    池牧遥不敢轻举妄动,他有自知之明, 他没有其他四个人的实力,不可冒进。

    他从自己的乾坤袋内取出合欢宗的暗器夹在食指与无名指之间, 在林中伺机而动。

    头狼也意识到又有人来了, 且它受了伤, 摸不清对方的实力让它非常不安。

    之前多少有些轻敌, 没想到筑基期的修者也能让它们落得这样的下场, 这使得它谨慎起来,并没有留下硬战, 而是艰难地起身跃起,朝着其他的位置逃窜。

    它是从池牧遥的头顶跃过去的,动作间有血淋下, 甚至滴在了池牧遥的脸颊上。

    他没有迟疑,在它位于自己正上方时丢出了暗器。

    这匹金瞳天狼伤得很重,行动间还拖拽着自己的脏器,不知是谁暴力破开了它的腹膛。

    他知道,这匹金瞳天狼活不了多久了。

    但是如果他放过这匹金瞳天狼, 以金瞳天狼的强大的生命力,说不定还能自我疗伤。

    先不说它如果活了下来其他修者能不能活,金瞳天狼记仇是天性,奚淮等人重伤于它,还杀了它的同伴,恢复过来注定要来寻奚淮等人报仇。

    这几人已经重伤,怕是再难有一战之力了。

    只能趁现在让它再也无法恢复。

    他迟疑了一瞬间,回身朝着奚淮丢过去一个有治疗效果的保护屏障,接着纵着瞬移术追了出去。

    不能让奚淮他们四个人之前的努力白费。

    这金瞳天狼今日必须死!

    金瞳天狼移动速度很快,又是在它适合行动的夜间,它行动时更是如虎添翼。

    池牧遥凭借着在御宠派得到的经验,很快断定了金瞳天狼的移动路线。

    他移动的速度和金瞳天狼有一定差距,只能追踪,除非金瞳天狼停下来休息,不然他不可能在金瞳天狼移动的过程中追上,只会被越甩越远。

    待他追上时,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得大吃一惊。

    他听到了无色云霓鹿的哀号声。

    他心道不好。

    这大阵中有无色云霓鹿,如果金瞳天狼命在旦夕想要活命,那么很有可能会去攻击无色云霓鹿!

    就算无色云霓鹿不愿意救治它,它也可以吞食无色云霓鹿的肉|身,毕竟无色云霓鹿的肉身也有着治愈的作用。

    无色云霓鹿的每一块肉,都可以称之为一剂良药。

    这也是无色云霓鹿数量很少的原因之一。

    池牧遥赶到时,金瞳天狼已经攻破了无色云霓鹿的自保屏障,凶狠地咬着无色云霓鹿的脖颈。

    无色云霓鹿银白色的身体上已经遍布鲜血,挣扎着想要甩脱金瞳天狼的獠牙,可惜挣扎无用。

    池牧遥不敢再拖延,从乾坤袋里取出暗器,每一枚都打在金瞳天狼的要害处。

    被攻击后金瞳天狼的确有所反应,却不肯放开口,毕竟吃了无色云霓鹿就能活下去,它怎么可能放弃。

    池牧遥灵力不足,只使暗器也不行,最后只能从丹田内调出团扇,变为佩剑的模样,纵身上了金瞳天狼的背。

    金瞳天狼自然挣扎,更加猛烈地晃动无色云霓鹿。

    池牧遥知道时间紧迫,将佩剑扎进了金瞳天狼的眼睛里。

    一瞬间鲜血四溅,喷射而出的血溅了池牧遥一脸。他闭目不管,咬着牙再次发力,佩剑又往里插进去几分。

    金瞳天狼动用金系法术攻击需要用眼睛来进行,毁了它的一只眼睛,就相当于毁掉它一半的战斗力,还能让它暂时吃疼,松开无色云霓鹿。

    金瞳天狼真的松嘴了,却将池牧遥甩了出去。

    他的身体撞在了山壁上,接着再落在地面上,巨大的冲击力让他觉得他的肋骨也跟着齐齐断裂。

    他躺在地面上狼狈挣扎时,却觉得自己的伤口在逐渐好转,还有一种身体瞬间轻松了的感觉。他抬眼看向无色云霓鹿,发现它在自我疗伤的同时还顺带帮他疗伤了。

    只要有无色云霓鹿在,池牧遥不是身体粉碎消散在风中,无色云霓鹿都可以将他救活。

    于是他不再惧怕,起身提剑再战。

    就算只有一只眼睛,金瞳天狼依旧能够发动攻击,只是不如最开始那么厉害了。不过对付池牧遥这种筑基初期且没有什么实际攻击手段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池牧遥仅仅是靠近金瞳天狼就已经遍体鳞伤了,更别提在金瞳天狼的攻击下布阵了。

    他单手掐诀布阵之时,手臂被金瞳天狼的金芒尖刺硬生生切断,如注的血喷涌而出,那种刻骨的疼让他不受控制地低吼了一声,生理性的眼泪狂流。

    再抬手,手已经重新生长了出来,可是断臂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就算是只有一瞬间也依旧很疼。

    他只能噙着眼泪继续布阵。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不能回头。

    终于,他布阵完成,发狠似的说道:“二十四杀灭神阵,起!”

    刹那间,他的脚下金芒大盛,从阵内席卷出的狂风扬起了他的衣摆,使其像是随风飘动的旗帜。

    他的一头长发跟着风一起狂舞,一缕碎发在他的额前晃动,似乎是想要挡住他眼眸中的杀意。

    光亮是从下往上来的,这种光影下,池牧遥一向柔和的面容也变得可怖起来,脸颊上残留的血液更增添了一种诡异的美感。

    他的眼神坚定,甚至显出了杀伐感,从眉间祭出一滴血来,阵成,接着朝着金瞳天狼疯狂攻击。

    池牧遥灵根不纯,入的宗门都不是擅长斗法的。

    他闲暇时间会研究阵法,也算是用其他的方法自保。

    合欢宗的宗主见他对阵法感兴趣,还专门为了他去与其他宗门的长辈求来了一本阵法秘籍,送予他一人。

    这本秘籍便是二十四杀阵。

    其中,灭神阵是最凶狠霸道的一个阵法,所需要的能量也是最多的,操作稍有不慎,布阵者都有可能被阵法吞噬。

    金瞳天狼遭遇了阵法的攻击,咆哮着想要再次攻击池牧遥,池牧遥只能硬撑。

    无色云霓鹿终于缓过来些许,虚弱地盘在一边的地面上,帮池牧遥布下了保护结界。

    池牧遥在结界中终于能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他能够感受到身上越来越轻松,似乎无色云霓鹿还在帮他治愈身上的伤,顺便往他的体内输送灵力。

    万物皆有灵。

    无色云霓鹿从第一次见到池牧遥起,就知道这两个御宠派的弟子对它是真的抱有极高的敬意。

    此时,这个小修者也是拼尽全力在救它。

    所以它也在竭尽全力去帮助池牧遥。

    察觉到了不利,金瞳天狼欲再次离开。

    但是池牧遥必定不肯,用阵法努力困住它。

    第一次尝试用阵法越级困住如此巨大的灵兽,还是天级的,池牧遥释放灵力时感觉灵力是在将他抽离自己的身体。身体有着被拔筋般的疼痛,像是将他的筋从肉|体里往外抽出来。

    就算有无色云霓鹿的照顾,疼痛感也极强。

    他只能发狠地咆哮出声,原本温柔的人居然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声音。

    掐诀的手青筋暴出,他的额头、脖颈也暴出了道道青筋,可见痛苦程度。

    就在这时,一直躲在灵宠袋中的啾啾得到了池牧遥的召唤,从灵宠袋内飞翔而出,张开翅膀变成火鸟的模样,踏着流火,翅膀一振,朝着金瞳天狼发动起攻击。

    这是最恰当的补刀时机。

    鲜艳的火焰在夜里乍现,带给金瞳天狼惧怕的灼烧感。

    金瞳天狼本就只剩下一口气苟延残喘,之前还与无色云霓鹿又战了一场,它逐渐不敌,身体一晃倒在了地面上,甚至不甘心地“嗷呜”了一声。

    池牧遥不敢松懈,继续攻击,生怕它是假死。能够坚持修炼到天级的灵兽都非等闲之辈,狡诈得很,绝对不可因其是灵兽就轻瞧了它。

    等到感受到金瞳天狼的灵力在消散,他才松了一口气。

    待他一动身体,才发现身体紧绷太久,竟然有些站不稳了。额头和后背都是冷汗,这一次的阵法几乎透支了他的灵力。

    为了防止万一,他踉跄着走到了尸体前从它的眼中拔出佩剑,接着一剑剖开它的尸体,将妖丹挖了出来,这才算是彻底杀死了这只灵兽。

    这都是入了御宠派才知道的事情,他做这种事情已经轻车熟路了。

    也多亏他熟悉两个门派的心法经验,还有无色云霓鹿的帮助,才能应对这一战,不然他的修为连补刀都不配。

    回过神来后,他踉跄着走向无色云霓鹿,突兀地一怔。

    无色云霓鹿并没有将自己的伤治愈好,脖颈处的伤口还在流着血。

    他万分不解,走过去下意识地伸手帮无色云霓鹿堵住伤口。

    “为什么会这样?”他心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被他们御宠派视为信仰的神兽遭遇了这种伤痛,他们自然难过。

    啾啾变为小鸟的模样蹲在池牧遥的肩头,也跟着盯着无色云霓鹿看。

    他的手碰触到了无色云霓鹿的皮毛,能够感知到无色云霓鹿的情绪:它的妖丹碎了,它活不了多久了。

    无色云霓鹿生长的条件十分苛刻,它们的妖丹但凡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就会变得浑浊,从而失去它们引以为傲的治愈能力,变为普通的鹿。

    这头无色云霓鹿的妖丹便被金瞳天狼污染了,它的鹿角很快就要变成黑色的了。

    它还不如在变化之前死去,留下一个完美的身躯。

    只是……它还有放不下的东西。

    “什么?我帮您照顾?我是御宠派的弟子,照顾你们是我们的职责,我定然会倾尽全力去照顾你们。”池牧遥对它说道。

    它挣扎着起身,接着朝着一个方向走。

    池牧遥跟在它身后,步伐沉重。

    他们似乎进入了一处结界内,他进去后便觉得这里别有洞天。

    他没想到在弥天桐阴阵内居然还有一处结界,与外界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结界内开满了梅花,朵朵梅花在月下泛着莹莹光亮,银月倒映于莲池之中,清风中都浸着焚香与花香,整个结界内都带着圣洁的味道。

    他随着它进了结界中的洞府,进去后便看到一头小无色云霓鹿走来,悲伤地蹭了蹭大鹿,显然也注意到大鹿受伤了。

    他看到小无色云霓鹿后一瞬间懂了。

    原来无色云霓鹿有了幼崽。

    无色云霓鹿的幼崽都会在母体内孕育多年,继承了大鹿大半的灵力。这幼崽可以称之为人间至宝,是最精华的东西,难怪金瞳天狼要破阵而入,怕是想进来猎杀幼崽的。

    大鹿尚且可以保护自己,且吞食它的肉|体也得不到什么太多好处,只能让伤痛痊愈。

    但是小鹿不一样,在它尚未成年时将它吞食了,可以让修为提高一个境界。

    池牧遥跪在了洞府门口,磕头说道:“弟子池牧遥定然会留在阵中,照顾它长大。”

    他知道,他的能力不足,出阵后很难养育小无色云霓鹿,怕是刚刚出阵就会被袭击。

    所以他只能留在阵中,直至将小鹿抚养长大。

    大鹿低头看了看他,随后俯下头来,示意他起身。

    他站起身来,大鹿用鹿角顶了他一下。

    他能够感知到大鹿的情感,在感知到的一瞬间错愕不已,赶紧摇头:“弟子资质很差,是三系灵根,怕是不配……”

    大鹿露出难受的模样,他注意到它的鹿角已经开始不再纯净了。

    它想在自己的弥留之际与他灵契,这样池牧遥可以拥有它的力量,用它的力量去保护小鹿。

    这样它既能保有纯净的治愈能力,也是一种报恩。

    他又看了一眼小鹿,知道不能犹豫了,终于握拳点头:“弟子愿意与您灵契。”

    与无色云霓鹿灵契,从此,池牧遥会继承无色云霓鹿的治愈能力,还能继承它大量的灵力。

    他和与虺灵契的奚淮一样,有了坚强的后盾。

    不一样的是,虺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契约的,总会折磨奚淮和奚霖。

    但是无色云霓鹿不会,它是想托孤给池牧遥,才自愿灵契。

    这世间,池牧遥是第一个能和无色云霓鹿灵契的修者。

    这也让池牧遥知道他的责任重大。

    这一次灵契的情况紧急,甚至没有什么神圣的仪式。

    不过池牧遥为了表示尊重,还是快速用小洗涤术将自己清洗干净。

    他伸手按在无色云霓鹿的头顶,有灵力朝着池牧遥汇聚,银色的荧光包裹着他的身体。

    他本就穿着白衣,此时更是圣洁无比的模样,衣摆残留的血迹都不再沾染杀气,而是奋战后的印记。

    头发柔和地飘动,宽袍大袖缓缓扬起。

    那荧光逐渐在池牧遥的头顶汇聚,无色的鹿角出现在池牧遥的头顶。

    鹿角几近透明,里面有着银色的流光流动,干净清澈,美丽异常。

    池牧遥睁开眼时,眼眸中还有着银色的流光,接着一点点消散。

    在他原地盘膝打坐稳定灵契时,他听到了小鹿的哀鸣,像是一曲凄美的挽歌。

    他也跟着悲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