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弥天桐阴阵

    019

    池牧遥没有多理会这边的情况,男女主有交集是很自然的事情,不关他的事。

    他和伊浅晞回去处理他们捕获的季玲寿,尸体奚淮他们没要,他还是很珍惜这只季玲寿的。

    他们御宠派的修者,对炮制灵兽尸体,分解出其可用部分非常在行,身上的法器也都是适合分解的,三下五除二就可以完成。

    明韶洛和她的好友朝着池牧遥这边看过来。

    有一位男修者倾心于明韶洛,知晓她对池牧遥不爽,于是阴阳怪气地询问池牧遥:“你们不是御宠派的吗,怎么也猎杀灵兽?”

    池牧遥被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觉得非常奇怪,却还是回答了:“同样是布料,有的是做外衫,有的就是做裤子,你会将裤子套在头顶吗?不过是各有用途的事情。同理,能够订契约的灵兽我们养着,其他可以利用的灵兽我们会炮制后送去市场贩卖,各有各的用处罢了。”

    伊浅晞一向是插刀能手,被问了这种问题后有点不爽,故作天真地问池牧遥:“师弟,他们是不识字吗?”

    池牧遥依旧用温柔的语气回答:“他们都是大门派的弟子,应该是识字的。”

    “可为什么他们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一句话,让男修者气得七窍生烟。

    明韶洛用眼神示意男修者,让他不要生气,自己接着客气地问道:“我看你们二人炮制灵兽非常厉害,应该是擅长这个吧?我们就不会……不知以后如果有季玲寿,你们能不能帮我们炮制?”

    她这话说得客气,挑不出错来,实则也是嘲讽。

    他们是大门派的弟子,十指不沾阳春水,这种处理灵兽尸体的粗活他们可不会,只能交给御宠派这种低贱的门派,去处理这种又脏又恶心的事情。

    池牧遥依旧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这自然是可以的。以往门派里接受炮制灵兽的活我们需要收取灵石作为报酬,这次是历练,你们可以用其他的方式代替。你们去猎杀季玲寿,我们来炮制,最后季玲寿你们七,我们三,如何?”

    明韶洛被问得一瞬间没了言语。

    她是高高在上的暖烟阁弟子,还是明家人。

    这修真界谁不是捧着她,想要巴结她?

    她想着把烂摊子推给御宠派的这两个人,这两个人肯定得赔着笑答应,现在却要讲条件?

    他们要按照季玲寿捕获数量进行评比,如果白白分给这两个人,她岂不是少了很多战绩?

    禹衍书听出了明韶洛其实是想“白嫖”,现在对方提出分成她不愿意,有点下不来台,于是说道:“还是自己处理自己的吧,这样配合也有失公平。”

    池牧遥本来也没想这么合作,和伊浅晞处理完那只季玲寿后,便聚在一起休息了。

    明韶洛也没再与他们说话,偏禹衍书走到了她的身边低声说道:“出来历练,没有谁比谁金贵,好自为之。”

    没当着众人的面说明韶洛,是禹衍书给她的颜面。

    禹衍书同是暖烟阁里家世背景极好的弟子,明韶洛在他的面前端不起架子,只能忍了。

    禹衍书又用眼神警告了那个男修者,男修者自然不敢招惹他,躲得远远的。

    明韶洛起初很烦。

    她知道奚淮一直爱慕于她,这一次聚集了这么多季玲寿在这里,说不定也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才做的。估计是想她不敌的时候来一幕英雄救美的戏,方法拙劣得很。

    她故意没理奚淮,与同门配合着击杀季玲寿,奚淮却将自己的好友推了下来。

    那个用锤子的人真的很烦,砸出来的火花好几次攻击到她。她恼怒地抬头怒视奚淮,居然看到奚淮轻蔑地一笑,似乎不为所动。

    就这种狗男人她会喜欢才怪,越是搞这些鬼把戏,她就越讨厌奚淮。

    偏在结束时,她注意到奚淮拦住了池牧遥,还有意调戏似的。

    奚淮看池牧遥的眼神,与她重生前奚淮看自己的一般无二,她心中突兀地一阵烦躁。

    奚淮果然是个看脸的,只要是长得好看,男人他都下得去手!

    恶心!

    令人作呕。

    刚才,她本想让池牧遥意识到她与他是云泥之别,偏这个池牧遥软绵绵的,拳头打过去什么影响都没有,还能巧妙地让她得不到好处。

    她越发讨厌起池牧遥来。

    当然,更厌烦奚淮。

    是夜。

    弥天桐阴阵内的天气突然恶劣起来,暴风雪席卷了整个大阵。

    若是寻常的风雪自然不会难住修仙者,毕竟都是炼体多年的修者,身体素质很好。

    偏这里的风雪仿佛带着灵力,风中带着风系功法,雪中带着莫名的压制感,被雪覆盖后会导致他们的灵力也被封印了些许,让他们的灵力不能自如地使用。

    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是需要躲避一二的。

    合并后的队伍找了一处洞窟躲了进去,在洞窟入口留下屏障,挡住风雪。

    风雪击打在结界上会有斗法般的声响,积雪簌簌,覆盖在结界外的地面上,被风吹出厚厚的一堆,仿佛一层厚实的白色被子。

    洞窟内放着可供照明的法器,整个洞窟里亮着橘黄色的光亮,修者行走时光影跟着移动。

    池牧遥从乾坤袋中取出了兽皮斗篷披在了伊浅晞的背上,自己则是再取出了一个小毯子披上。

    他们修为和炼体都不如暖烟阁的弟子,只能这般保暖。

    这时,看池牧遥不顺眼的男修者再次开口了:“欸,御宠派的,我瞧着你的斗篷不错,能否卖给我?韶洛上次试炼时受过伤,身子不好受不得风寒,能否让让她?我给你五百灵石。”

    这是想买下斗篷讨好明韶洛。

    这种情况下买他们取暖的物件多少有点侮辱人,无非是觉得御宠派很穷,五百灵石绝对够了。

    他们的贱命不值钱,冻死也就冻死了。

    池牧遥自然是不想卖的,他们也只有这么一个斗篷,这一次的严寒不知多久才能过去,又不知会不会有下一次寒冷,卖了他们自己怎么办?

    但是他们如果再次拒绝必定会惹恼这位,之后的历练就怕他们给他和小师姐下绊子。

    于是池牧遥叹气说道:“如果能帮到明师姐,这斗篷我自然是可以卖的,不过这个斗篷确实不适合她这样的女修者。”

    男修又看了一眼斗篷,通体雪白,皮毛看着极为柔顺明亮,什么样的法衣都适合搭配,怎么就不适合了?

    他语气不善地问道:“这有什么不适合?难不成五百灵石不够?”

    “这是婺源银狐的皮毛制成的,众所周知,婺源银狐带着媚性,修者如果穿上它的皮毛制品会增加媚态。明师姐是清新脱俗的女修者,如果改了柔美的样貌成了魅惑的模样,多少有些不合适。”

    男修一怔:“会增加媚态?”

    池牧遥点头:“没错,如果不是天寒我也不会给师姐披着。我身体不好,平日都是我披着,慢慢地容貌都有所改变,平白多了些女气,若是女子穿了怕是会加剧这种效果。”

    伊浅晞披着斗篷,眼巴巴地看着池牧遥睁眼说瞎话。

    怎么就众所周知了?她就没听说过。

    不就是仗着其他修者不了解灵宠,胡编乱造?偏偏说得跟真的似的。

    明知道池牧遥是在骗人,她却装出认真的模样跟着点头,十分配合。

    洞穴里旁听的另外一位女修来了兴趣:“你是穿这个,才长成了如今的模样?”

    池牧遥非常忧愁似的叹气:“少了许多阳刚之气,我也万分苦恼。可这斗篷实在珍贵,我又不舍得丢。”

    这回对斗篷感兴趣的人突然多了,接话的女修当即说道:“我出八百灵石,你卖给我吧!我想多些媚态,大家都说我英气得像个男孩子。”

    说着回头瞧向那位男修:“师兄应该不会跟我抢吧?明师姐不是一向仙气飘飘,最不喜狐媚相吗?”

    池牧遥只是听着,微微垂下眼眸,依旧非常苦恼似的。

    伊浅晞披着斗篷不出声,听着那些女修争相出价,觉得他们御宠派之后几年的百味粮都有着落了,恨不得现在就给池牧遥比一个大拇指。

    洞窟外,宗斯辰听完轻笑了一声,用神识传声给另外两人:“这个御宠派的小美人有点意思,他知道这斗篷肯定得卖了,但是心里不舒服,就让提出要买斗篷的男修也不舒服。他被人用灵石羞辱了,就让其他人提价羞辱回去,让之前那个男修也被其他人用高价折辱一下。看来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主儿。”

    松未樾没品出来,奇怪地问:“这么绕的吗?”

    宗斯辰解释:“小美人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于是利用了这一点,说他长得好看是因为这个斗篷。旁人也认可他长得好看,听说外力可以相助当然会感兴趣跟着抢了。”

    “哦……”松未樾回答了,但是依旧没懂。

    他还是只适合打架。

    奚淮只是听着,没说话。

    洞窟内,斗篷最终以一千二百灵石的价格成交了,池牧遥将斗篷卖了出去。

    男修与明韶洛都有些脸色不好看。

    就在这时,又有人走进了洞窟,让洞窟内的气氛跟着一变。

    奚淮轻松地穿过了他们布下的结界走了进来,环顾四周后,坐在了距离池牧遥不远不近的位置。

    松未樾和宗斯辰自然也跟着过来了,到了奚淮的身边。

    池牧遥和伊浅晞本来就是小门派的,和这些修者格格不入。

    进入洞穴后选择位置也是比较乖巧的,地点靠近洞窟口,位置也是最寒冷的,温暖些的洞窟深处故意谦让出来。

    这样也导致他们和暖烟阁的弟子们分成了两个区域,他们在最外围。

    奚淮进来后,修为较高的金丹期弟子问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奚淮并不在意,坐下后从自己的万宝铃内取出了一件件法器摆放出来,同时问道:“怎么,你们在这里占山为王了?听说上次这么做的还是一群猴子。”

    金丹期弟子:“……”

    奚淮放置完法器后,洞窟内的结界又加了一层,一瞬间温度提高,不再寒冷。

    他的结界有隔绝寒冷的功效。

    奚淮眼角余光看了看披着小毯子的池牧遥,又放了一个暖炉出来。

    暖炉极为精致,通体银白,炉盖用的是掐丝珐琅工艺,还能呈现出祥云图案。子母口以下雕刻着游着的鱼儿,尾鳍摆动犹如旗帜舒展。底座为圈足,还有着鱼鳞样的雕刻,柄则是游鱼跃出水面的形态,托着暖炉。

    开启后有香味飘出,还带着暖意,驱走之前的严寒,带来了一丝温暖。香味还有着静气凝神的作用,有助于打坐调息,加快吸收灵气的速度。

    暖烟阁弟子并非没有这类法器,而是他们是应宗门要求来历练的,不许带骄奢的东西进来。

    这也显得奚淮的东西宝贵起来。

    洞窟暖和起来后,池牧遥并没有立即拿下毯子,想适应一下温度后再拿下来,忽冷忽热的容易生病。

    但是奚淮误会了,当他还冷,于是又拿出了一个取暖的法器,洞穴一下子变得热气腾腾的,简直可以蒸熏肉。

    明韶洛烦死奚淮了,冷声说道:“奚淮,你莫要做这种事情,方才那么冷,此时又这么热,身体底子再好也会受不了。”

    奚淮突然被搭话有些奇怪,还不知道这个女的是谁,于是干脆收了一半的结界。

    他的结界只将他们三个人以及池牧遥、伊浅晞围了进来,其他的人都被隔绝在外。

    之前还十分闷热,瞬间又仿佛进入了冰天雪地,明韶洛的身体打了一个寒战,快速运功调息才缓过来。

    她恼怒地瞪了奚淮一眼,却发现奚淮没看自己。

    其他修者也不太舒服,似乎也在警惕奚淮,生怕他突然袭击过来。

    池牧遥热得有点受不了,小声询问:“能……收起一个暖炉吗?”

    松未樾跟着说道:“对,收起来一个吧,我法衣都烫人。”

    奚淮这才收起来一个,还小声嘟囔了一句:“真难伺候……”

    池牧遥没再说话。

    伊浅晞依旧眼巴巴地看着,不明白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躲在奚淮的结界里真的不冷了,还非常温暖,让她觉得非常舒服。尤其是他们这么惬意,暖烟阁的弟子却在寒冷的温度里打坐调息,故作镇定,两边对比看着还挺爽的。

    池牧遥也没有离开,毕竟留在这里伊浅晞也会觉得好一些,他们的斗篷刚刚卖出去,没有其他取暖的物件。

    受到了恩惠,池牧遥想着是不是应该回报一下。

    于是从自己的乾坤袋里取出了茶具,当场表演了一出沏茶,首先询问奚淮等三人:“你们要喝茶吗?”

    奚淮没有拒绝,伸手到了池牧遥的面前。

    他将茶杯递过去,才发现在自己手里大小正常的茶杯,到了奚淮的手里像一个小弹珠。

    松未樾和宗斯辰也都客客气气地接过了茶杯,跟着喝茶。

    伊浅晞平日里不喜欢喝,却觉得此刻的环境还挺适合喝茶的,也跟着喝了起来。

    那边,暖烟阁的弟子们在冷风里打坐调息,才能保证身体不会冻得僵硬。

    这边,结界内的五个人所处之地的温度正合适,还在惬意地一起喝茶。

    池牧遥捧着茶杯,缩在角落老老实实地待着。

    奚淮没有看向他,却用神识注意着。他突然在想如果池牧遥是阿九的话,那么当初阿九躲在洞穴角落坐着的样子,是不是就是池牧遥此刻的样子?

    阿九有一个很安静的性子,耐得住寂寞,在黑暗里连续坐多日都不会抗议什么。

    就是池牧遥此刻的状态吗?

    身材纤细瘦弱,坐在角落里小小的一团,衣袖铺开像绽放的花朵,看起来很乖的样子。

    宗斯辰笑眯眯地观察着,单独神识传音给松未樾:“少宗主这是在众多符合条件的人里选了一个最好看的盯着。”

    松未樾双手捧着茶杯,惬意非常:“没错,前两年像疯魔了似的,现在看来,还是我熟悉的少宗主。”

    这时,这二人突兀觉得奚淮的气压低了下来。

    他们是和奚淮神识互认过的,能够感知到一些奚淮的情绪,自然也能注意到奚淮的不悦。

    顺着奚淮的目光看过去,便看到池牧遥用控物术给禹衍书送过去了一杯茶,禹衍书收了打坐的手印,捧起茶杯喝了一口暖茶。

    他们瞬间懂了。

    这样没有沟通,却配合地递接茶,说明池牧遥和禹衍书有过神识互认,能够神识传音。

    在修真界只有关系亲密的修者才会神识互认,这样二人之间就可以用神识传音交流。因为神识互认后自身会被对方感知到情绪,涉及,是非常考验关系的互认,轻易都不会做。

    但是池牧遥和禹衍书神识互认了。

    其实,他们二人神识互认是为了这次历练,禹衍书不想明面上总提点池牧遥,又不方便和伊浅晞一个女孩子神识互认,便选择和池牧遥神识互认。

    池牧遥想着这段时间禹衍书对自己颇为照顾,所以神识传音询问了一句要不要喝茶,禹衍书要了而已。

    奚淮蹙眉看着禹衍书捧着池牧遥的茶杯,心中一阵不悦。

    现在是还不能确定池牧遥是阿九,如果确定了,怕是要当场大开杀戒了。

    不过池牧遥没有注意到,觉得暖和了,突然有些犯困。

    他重新扯过来毯子盖在身上,蜷缩在角落里躺下准备睡一会儿。

    伊浅晞早就习惯池牧遥动不动就睡觉的习惯了,也不惊讶,在一旁也跟着盖着自己的小毯子躺下睡觉了。

    御宠派在修真界本来就是异类。

    传闻中他们不辟谷,还会正常进食,且会每日入睡,日子过得就像是命长些的凡人,这种举动在旁人看来也没什么问题。

    奚淮他们也没在意。

    池牧遥原本睡得很老实,不知不觉便朝着舒服且熟悉的热源靠拢过去。

    奚淮原本还在不爽地盯着禹衍书看,气恼这小子为什么还不把茶杯还回来,还拿在手里当宝贝吗?

    逐渐地,注意到池牧遥朝着自己靠过来。

    起初他没当回事,也没有赶走他。

    直到池牧遥睡得迷糊,把他的袖子和自己的毯子搞混了,盖着他的袖子睡了起来,且觉得位置不合适,拽了他袖子好几下,拽得他的手臂跟着晃动。

    他尚未确定池牧遥是阿九,不想与他亲近。于是取出自己的佩剑来,没有拔出剑,只是用剑鞘推开池牧遥的手,让他松开自己的袖子。

    池牧遥被推得微微蹙眉,让他一阵纠结,最后干脆用剑鞘将池牧遥的毯子钩了过来,帮池牧遥盖上了。

    觉得暖和了,池牧遥老实了一会儿。

    奚淮合眼继续打坐调息,却感觉到池牧遥把脚尖往他的腿下挤,用他的腿盖着自己的脚取暖。

    阿九睡觉时的习惯……

    他瞬间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