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弥天桐阴阵

    一只季玲寿就需要一个团队围攻之下,方可抓获。

    这种吉兽身上有铠甲,防御性极强,而且性格凶蛮,且有自己的必杀绝技。

    它朝前冲撞之时带着灵气旋涡,像横向移动的龙卷风,对战之人如果是用佩剑,剑会被旋涡带得飞弹出去,或者其手腕跟着一转,导致招数被化解。

    宗斯辰是单系木灵根,攻击力不强,但是与奚淮、松未樾配合时当辅助,可以让这二人的攻击力成倍增长。

    宗斯辰的法器是一根毛笔,毛笔画过的地方点墨成林。

    松未樾的法器是一个锤子,蛮横地一砸,火光四溅,飞溅出的火弹属于大范围攻击,攻击力强,得到宗斯辰的辅助后更是恐怖至极,简直火势滔天。

    他们三个人对季玲寿不感兴趣,毕竟他们不缺什么机缘。

    在卿泽宗,到处都是天材地宝,其他修者需要靠努力获得的,他们伸手就能拿到。

    现在这两人被丢进季玲寿堆里,挣扎了一会儿杀了一只,也没去处理尸体直接顺势重新回了岩石上面。

    宗斯辰抖抖自己的法衣,生怕法衣上沾上血或者灰尘了。好在他的法衣材质不一般,灰尘之类根本不会沾上,转瞬间又是清新俊逸的翩翩公子模样。

    松未樾则是收起法器一个劲地甩自己的手:“那季玲寿的劲儿也太大了,几锤子下去我的手都在颤。”

    奚淮听完微微仰头:“很难缠?”

    “对。”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奚淮有起身下去的意思,却被松未樾按住了:“你不会是想下去帮忙吧?修真界所谓的历练,就是要在实战中增加经验,而且他们需要凭借自己的实力猎杀季玲寿,接着按照成绩兑换东西。你去大杀四方留下一堆尸体给他们,他们不但不会领情,还会怪你羞辱他们。这叫什么……啊,嗟来之食。”

    奚淮不在意:“我把这些灵兽汇聚过来已经招惹他们了,还怕再招惹他们一次?”

    只要他的阿九不受伤就行。

    其他人算什么东西?

    宗斯辰则是带着奚淮到了一边,在虚空中用手掌一抹,他们的面前很快出现一块悬浮着的半透明的纸张一样的东西。

    他用自己的法器毛笔在上面扫过,纸张上便出现了参与这次历练弟子的名字,也不知是用何手段拿到的。

    他说道:“去掉女子,去掉双灵根和单灵根,再去掉之前排除过的人,就剩下这么几个人了。”

    说完,拿着毛笔在虚空一点,战场上有几个人头顶凭空出现了墨点,像是一个标记。

    他再次说道:“这些人便是你没观察过和尚且存疑的人了。”

    另一边,池牧遥和伊浅晞用御宠派的诱饵法器,单独吸引了一只季玲寿出来,将其引到了空旷的地带用御宠派的法子捕杀。

    别看御宠派斗法不行,但是对付灵兽还是自有一套的,他们的法器也有针对性。

    伊浅晞的本命灵兽是一只红色的狐狸,经常帮忙捕捉,会帮忙引去季玲寿的注意力,让池牧遥和伊浅晞去攻击。

    就在这时,池牧遥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墨点一样的标记。

    他抬头看着觉得很奇怪,伊浅晞挥拳想要帮他打散,却根本打不散。

    池牧遥扭头看向乱斗的战场,场中还有些弟子头顶也有墨点,不止他一个。

    不过,有些人头顶的墨点很快便消失了,他的却一直挂在头顶。

    “这个墨点目前无害,先处理了这只季玲寿。”池牧遥对伊浅晞说道,接着继续攻击。

    奚淮看着那些头顶有墨点的人,微微蹙眉,依旧无法确定那些人是不是阿九。

    松未樾指着人群中认真战斗的席子赫说道:“那小子是上次在大选时见过的吧?长相清秀,身材偏瘦,且那三年没有其他人证明他没有失踪,说不定就是他。”

    奚淮盯着席子赫看了一会儿,似乎有些迟疑。

    宗斯辰还在翻阅着其他的卷宗,阅读速度极快,接着说道:“有几人也可以排除了,我查到了之前各门派弟子参加大阵历练的名单,那三年参与过其他大阵历练的人我去掉印记了。”

    话音一落,又有数人的墨点消失。

    奚淮看着战场,突兀注意到了角落位置猎杀灵兽的两人,又扭头看向名单寻找名字,接着询问:“这个御宠派的池牧遥是第一次见到吗?”

    宗斯辰看了一眼名单,回答:“没错,之前集体活动的名单里都没有他,那三年尚且无法仔细考证。”

    奚淮又朝那边看了一眼。

    松未樾觉得不太像:“稍微有点上进心的合欢宗弟子,都会努力去名门正派,这样才能找到适合双修的弟子。哪有人会去御宠派的,那里全是一群废物,什么都做不了……”

    “上进心”三个字提醒了奚淮,让奚淮瞬间起身,朝着御宠派的两个人走了过去。

    阿九在双修方面有上进心吗?

    似乎没有。

    待池牧遥和伊浅晞两个人终于捕获季玲寿击掌庆祝。

    池牧遥还在处理季玲寿,但是注意到了有人朝他们走来。

    他能看到来人的衣摆,黑色劲装锦衣,外罩暗红色外衫,这熟悉的装扮让他当即动作一僵,接着伸手抓住了伊浅晞的袖子带着她一点点后退。

    伊浅晞还在兴致勃勃地处理季玲寿,结果池牧遥突然放弃了,她有些不解,抬头便看到了奚淮等三人走了过来。

    池牧遥的意思很明显,这只季玲寿让给你们了,我们不要了。接着带着伊浅晞快速离开。

    奚淮的目光朝着池牧遥拽着伊浅晞袖子的手看了一眼,接着身影一闪挡在了池牧遥身前,手指在距离池牧遥额头一尺远的半空中停住,注入灵力探查。

    水、土、木三系灵根,跟之前阿九透漏给他的灵根不一样。

    池牧遥的身体内也没有虺龙焰的痕迹,干干净净。

    “你叫池牧遥?”奚淮微微俯下身看着他问道。

    距离近了,更能看清池牧遥那让人心魂一荡的美,从眉眼到发梢,从唇角到脖颈,每一处都美得恰当好处。

    奚淮有些存疑,这个人与自己想象中的阿九不一样。

    他想象中的阿九相貌清秀,人也柔柔软软的,而非这般绝美。

    池牧遥身体往后仰想要躲开,不想与奚淮对视,却还是感受到了压迫感。

    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矮到需要别人俯身看自己,他穿上鞋子也有一米八了吧,这个动作却仿佛大人在问小孩子问题,很伤自尊。

    “嗯。”池牧遥回应道。

    “何时入的御宠派?”奚淮又问。

    伊浅晞突然身体一斜挡在了池牧遥的身前,微微扬起下巴回答:“我与师弟从小一起长大。”

    之前,池牧遥说过自己身世凄惨,被家中牵连,有可能还有仇家追杀,只能躲起来,加之自己又很喜欢小动物才想加入御宠派。

    伊浅晞下意识觉得这人可能是寻仇来的,当即替池牧遥回答了。

    这种情况下伊浅晞能挡在自己身前让池牧遥有些感动,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小师姐,关键时刻还是很护短的。

    他突然觉得御宠派也不算白来了。

    “师弟?”奚淮抓住了关键词问道。

    “对!”伊浅晞坚定地回答。

    “他多大?”

    “今年十七,怎么了?”

    奚淮重新站直身体,目光在池牧遥的身上转了一圈。

    宗斯辰也跟着站在了奚淮身边,眼神很是暧昧,还在用神识传音给奚淮:“是不是很美?我刚来时便看到了他的背影,没承想正面也这么好看。”

    松未樾也跟着过来看了看,跟着神识传音:“哟!这小美人不错啊。”

    奚淮没回答,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飞来的佩剑。

    这时禹衍书纵着轻身术跃过来,收回佩剑问道:“这位道友有何赐教,有事可以与我说。”

    “你们暖烟阁都是先用剑来打招呼的吗?”奚淮语气森然,不悦地瞥了禹衍书一眼。

    “我倒是想问问你们魔门子弟都是这般戏耍他人的吗?”禹衍书的语气不卑不亢,他说的是奚淮设计了这场大乱斗。

    奚淮把玩着手中的一个珠子,接着将其丢进了万宝铃里,控制季玲寿的法器的灵力就此消失。

    战场上的季玲寿没了之前的着迷疯狂模样,有些受了伤的,或者不愿意久战的开始四散逃走。

    有些弟子想要追击他们已经攻打了一半即将要成功的季玲寿,有的则是原地休整,朝着奚淮他们的位置看过来。

    有些人似乎有些想要与奚淮动手,讨一个说法,可都被制止了。

    在场其他筑基期弟子绝非奚淮的对手。

    就连禹衍书也是一样,如果是单纯斗法尚可一战,但是虺被召唤出来后怕是也敌不过。

    不过奚淮没有和他们打一场的意思,和松未樾、宗斯辰一同乘坐飞行法器离开,临走时奚淮还认真地再看了池牧遥几眼。

    有些怀疑,却不能确定。

    禹衍书朝着池牧遥头顶一挥手,他头顶的墨点瞬间散了。

    看来还是伊浅晞的修为不够,所以不能散去标记。

    这时另外一位金丹期弟子朝着禹衍书走过来,说道:“禹师弟,魔门弟子诡计多端,诸多算计。我怕此次历练会有危险,不如我们两队合并在一起,之后如果出事了还能互相照应。”

    禹衍书点头:“好,可以。”

    两队人聚在一起,队伍成员一下子扩充了一倍,成了三十二个人。

    原本两名金丹期弟子带的队伍都是十五人,多出来的两人是禹衍书执意要带着的池牧遥和伊浅晞。

    两个队伍合并后,池牧遥顿时觉得这个队伍非常厉害。

    男主席子赫,女主韩清鸢,男二禹衍书,女二明韶洛都聚在一起了。

    如果反派奚淮也来了,那真的就是修罗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