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弥天桐阴阵

    宣读注意事项的金丹期前辈回头看向了亭子里的元婴期天尊们。

    知善天尊和观南天尊不理,其他的天尊互相看看,似乎也在犹豫,一时间竟然没有人言语。

    就在几十年前,魔门与正派达成协议,就此歇战,握手言和,化干戈为玉帛。

    当时也是他们说的,以后大家都是平等的修真者,没有什么区别,两方不可再过于敌对。

    现在,这个大阵开启,魔门弟子来了他们也不能驱赶才对,尤其这个人还是奚淮。

    奚淮现在的风评十分微妙,明明是魔门第一大宗门的少宗主,偏偏这两年里行侠仗义做了不少好事,还救了不少他们名门正派的弟子。

    这个人动不得,动了会落下话柄。

    可是,他们都觉得奚淮的行为举止太古怪了,以往便听闻这位少宗主暴戾恣睢,跌宕不羁,这些事情哪里是他能做得出来的?

    怕是其中孕育着什么极大的阴谋。

    也不知卿泽宗想要派这位少宗主做什么,难不成还想统一三界吗?

    没有得到指示,金丹期前辈只能再次宣读:“此次大阵只有筑基期修者可进入,会有几位金丹期的弟子带队,护你们周全。大阵开启后,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可以进入。开阵需要百名筑基期修者同时渡入灵力方可开启……”

    金丹期前辈还未说完,便看到奚淮已经走到了大阵的阵门前,抬起一只手来,一瞬间红火缭绕旋转着朝着大阵阵门而去。

    旁人想要阻拦已经晚了,奚淮注入灵力后接着暴力一抬,大阵阵门大开。

    不是需要百人吗?

    还是说奚淮一人抵百人?

    金丹期前辈看得目瞪口呆,又低下头去看单子,继续说道:“阵中变化莫测,莫要御物飞行,不然容易遭遇不测,建议步行。”

    话音一落,奚淮从自己的万宝铃里取出一飞行法器来。

    这法器是人间鹞的模样,很是精致好看,飞行起来与有人牵着线放的风筝一般无二。

    奚淮操纵着法器起飞,他的两位好友也都跟着上了法器,三人一同飞入了大阵内。

    待奚淮三人潇洒离去后,聚集的正派弟子队伍鸦雀无声。

    池牧遥偷偷看了一眼席子赫,发现席子赫只是一直看着大阵入口出神,似乎没有什么异样。

    既然大阵已经开启,且只会开启一个时辰的时间,弟子们还是需要赶紧进入阵内。

    因为奚淮他们突然出现,各门各派出现了异动。原本想让弟子历练,不许他们带过多有作弊嫌疑的宝物进入,以确保公平,现在却要带上保命。

    其他弟子的师父都过来给了弟子一些保命的符箓或者法器,以备不时之需。

    郝峡看到奚淮他们来了也有点不安,却没什么拿得出手的。

    他挤过来往池牧遥手里塞了一个葫芦,以及一袋百味粮:“进去之后小心些,实在不行就躲起来,等开阵后赶紧出来。如果被困在里面说不定得三五年才能再次出来。”

    “嗯,好。”池牧遥悄无声息地收起了葫芦,没有挂在身侧,而是藏进了腰带里。

    他所在的队伍是第二个入阵的。

    第一个入阵的也是暖烟阁金丹期弟子带队的队伍,队伍平均修为稍高于他所在的队伍,进去是打头阵的,以防奚淮他们在内部埋伏着。

    他跟着禹衍书进入了传送阵,看到禹衍书注入灵力后,带着他们被传送进大阵内。

    进入后,天地随之一变。

    原本还算是正常的环境,现在却成了悬崖峭壁,他们位于山涧间,狂风呼啸犹如男子的哭号。周围凄凉无比,只有洞窟里穿过的风环绕着他们。

    伊浅晞被风吹得险些没站稳,还好被池牧遥一掌扶住了后背。

    禹衍书看了看周围,接着对其他人说道:“我们要在这里寻找季玲寿,季玲寿喜欢栖息在林中。我们要离开这处山涧,寻找丛林。”

    众人没有异议,全部都跟着禹衍书一起行动。

    禹衍书三年前来过这里一次,有些经验,又有着金丹期修为,队伍里的成员都很依赖他。

    可这次的历练还是出现了意外。

    他们在阵中搜罗了三日,一只季玲寿都没有遇到,更别提什么机缘了。

    队伍里甚至出现了质疑的声音:“不会是前辈们预判错了开阵时间吧?”

    禹衍书依旧在用神识探测,一边回答:“不该如此,就算没到开阵时间也会有季玲寿出没,它们不会一直不觅食,不行动。曾有弟子被关在阵内五年,回去后他描述,此阵在未开时环境会更为恶劣,且不会出现什么好的机缘,但是其他的一切如常。”

    伊浅晞听完偷偷拽池牧遥的袖子,小声询问:“还真有被关进阵里的啊?我还以为是师父吓唬我们呢。”

    “嗯,如果开阵之时受伤或者出现什么问题被困,真的有可能被留在阵中,下次开启大阵才有可能出去。”

    伊浅晞提起一口气,显然开始害怕了。

    她不怕这几天过得辛苦,跟着大部队插科打诨也能顺利过去,她怕的是出不去,她可不愿意一直留在这里。

    禹衍书突兀地身体一晃,接着朝着西北方看过去。

    有人扶住了禹衍书询问:“怎么了,有人攻击了你的神识?”

    “不,是遇到了强大的灵力波动,我的神识被弹了回来,并未攻击我。”

    “不会是什么天级灵兽吧?”

    “放心,对方没有攻击的意思。”

    很多人都朝着禹衍书看的地方看过去,不久后他们便看到了将禹衍书神识弹回来的正主。

    禹衍书等修者纷纷低头行礼,有没回过神来的呆呆地看着走过来的巨型灵兽,也被禹衍书控制着低头行礼。

    这是其他门派的修者,像御宠派弟子遇到这种灵兽需要行跪拜礼。

    池牧遥和伊浅晞则是直接跪倒在地,身体匍匐,模样极为虔诚。

    走来的是无色云霓鹿。

    这种鹿通身银白,毫无杂质,之所以会称之为无色,是因为它巨大的鹿角是近乎于透明的,角内还有着银色流光涌动,是肉眼可见的灵气充盈。

    它行走时,脚下总是踩踏着云霓般的雾气,也因此得名。

    可以说它是天级灵兽,也可以说它等级超越了天级。

    它没有什么攻击能力,却有治愈的能力,甚至可以起死回生,或者使大地回春。

    这样的灵兽曾经也有大门派想要抓去做镇山神兽,可惜无色云霓鹿有自己的傲气,不愿意被契约。它们只要被抓,鹿角会瞬间变为黑色,且会在不久后死去。

    宁愿死亡也不愿被奴役,这是这种灵兽的傲骨。

    也因为曾经有过猎捕,且无色云霓鹿生长需求苛刻,导致这种灵兽极为稀少,怕是整个修真界都不超过三只,且神龙见首不见尾。

    修真界众人都对这种灵兽报以敬意,毕竟没有谁愿意去招惹有可能会救他们一命的天级灵兽。

    普通修者见到它会行礼,直至它离开都不会打扰。

    御宠派弟子却需要叩拜,毕竟无色云霓鹿是他们的信仰,也是他们的神明。

    待无色云霓鹿离开,众人才敢动一动,有人想继续看几眼却被制止了。

    禹衍书和其他几位修者注意到,池牧遥和伊浅晞头顶有银光流动,怕是无色云霓鹿在路过时看到了他们两个人,顺便给了他们二人祝福。

    这二人被银光围绕一周,最后银光没入到了他们身体内。

    池牧遥起身感受了一下,惊喜地看向伊浅晞,伊浅晞也是兴奋得都要哭了:“没白来……”

    对于其他的修者,机缘可能是遇到了千年一结的灵果,也有可能是遇到了灵泉。

    对于御宠派来讲,机缘是遇到了无色云霓鹿,且被祝福了。

    禹衍书有些好奇,询问道:“无色云霓鹿给了你们什么?”

    池牧遥起身扑了扑衣服,接着解释道:“说起来有些难懂,简单来讲是一种亲和力,让我们可以更轻松地驯服难以驯化的灵兽。”

    起初队里其他人还很羡慕,还当是送给他们什么灵力了,结果听到这种解释,他们立即不屑起来。

    这东西给他们也没什么用。

    禹衍书还是十分欣喜的:“我们有生之年能见到一次无色云霓鹿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而且,这阵刚刚开启就见到了天级神兽,可见这次阵中必有大机缘,大家打起精神来,绝对不要浪费这次历练。”

    这回大家都兴奋起来,三日没寻到季玲寿的丧气也消失了,毕竟像无色云霓鹿这种罕见的吉兽他们都能见到,这是多大的造化?

    就在这时,有传音符出现在禹衍书的面前。

    禹衍书渡入灵力单独读取,接着脸色一变,回头对队伍里的人说道:“事情有变,魔门弟子使诈,上百季玲寿被汇集到了一处,此刻已经成了乱战的场面。我们过去帮忙,一定要多加小心。”

    魔门弟子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禹衍书说完单单看向了池牧遥和伊浅晞:“躲在我身边,我能照顾到你们。”

    池牧遥为难地点了点头,他其实不想去,但是和禹衍书他们散开了单独行动也不安全,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跟着去了。

    等他们到达混乱的现场,这里已经聚集了众多修者,怕是已经进阵了的弟子已经来了个七七八八。

    众多弟子与百余季玲寿混战的场面极为震撼,各系功法齐齐招呼,这边漫天大火,那边树蔓连天。

    地面上分不清究竟是谁的血,烟尘飞舞的场面也看不清究竟几个人在打一只季玲寿。

    季玲寿的行动又是无法控制的,说不定之前朝这几个人攻击,过一会儿又没头没脑地朝着另外一群人攻击过去。

    池牧遥拉着伊浅晞没有上前。

    他们御宠派修者不适合群战,他们的战斗要与灵兽配合,可其他修者都没有与灵兽配合的经验,发动群体攻击时有可能会伤到他们的灵兽。

    他只能带着伊浅晞躲在一边,接着偷偷看向坐在不远处岩石上的奚淮。

    奚淮懒洋洋地坐在一处凸出的岩石上,眼睛扫视着战场,眼中都是麻木。

    风扬起他的头发,露出饱满的额头以及龙角,俊朗的面容完全呈现出来。似乎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处在这猎猎风中,头发与衣衫被吹得飘浮而起,还增加他的俊逸不羁。

    在他看来,下面惨烈的战场不过是一场有趣的表演,他可以看到众多正派弟子狼狈地战斗。

    战斗中的人与季玲寿都是为他表演的戏子,只有他们三个人是冷眼旁观的观众。

    奚淮是故意的,他入阵后便用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宝贝聚集季玲寿,御物飞行更能增加季玲寿聚集的速度。

    这样把季玲寿汇集到了一处后,等着正派的修者过来就可以了,省着他到处寻找,此刻只需坐在一边观察,看看阿九在不在就行了。

    松未樾蹲在奚淮身边,急急地问:“这次有没有啊?你认真看看行不行?”

    奚淮有些苦恼:“如果我一直盯着一个人看,阿九知道了怕是会不高兴。”

    松未樾十分无奈:“两年了,他连你是死是活都不在意,他还能在意你看别人两眼?是阿九太不把你当回事,还是你太把自己当回事?”

    奚淮抿着嘴唇没说话,随手一挥,松未樾和宗斯辰同时被丢进了乱战的人群里,刚落地便被攻击了,他们只能狼狈地取出自己的法器。

    宗斯辰本是俊雅书生的打扮,此刻也狼狈得不行,痛骂松未樾:“你能不能少说几句话?”

    “是我说话的事儿吗?是少宗主敏感脆弱还听不进去劝!”

    话音刚落,奚淮便聚拢了五只季玲寿朝他们二人围过去,让他们没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