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弥天桐阴阵

    弥天桐阴阵的入口在湮蜀山脉。

    这是一个极其特殊的法阵,有可能前一个时辰还是赫赫炎炎,下一个时辰便是白雪皑皑的风寒之地。

    在众多可供修者修炼的大阵中,弥天桐阴阵算是条件比较恶劣的一个了。

    不过,就算条件恶劣也让人纷至沓来,自然有原因在。

    这个大阵中变化多,机缘也会多一些,时不时还会有珍宝现世。

    尤其是他们去历练,开阵之时,必有宝物现世。

    听闻,曾有一次阵法中突兀出现了一处灵泉,饮过灵泉泉水的修者就地打坐,有的突破了境界,从初期进阶到中期修为,有的干脆还未出阵便在阵中度劫结丹了。

    此阵开启的时间不固定,有时间隔三年,有时间隔五年,全看阵中变化。

    有长期注意这里的前辈,注意到法阵有开启的迹象后会通知修真界各大门派,将可以去阵中历练的弟子召集至一处,将弟子送入阵内。

    弥天桐阴阵每一次开启,都可以说是修真界一场盛会。

    御宠派难得参加一次历练,这一次颇为重视,由郝峡亲自送即将入阵的池牧遥、伊浅晞到了阵外。

    看着这么大的阵仗,郝峡不由得一阵担心:“每次历练弥天桐阴阵中都会出现一些意外,总有修者殒在里面。我们能看到你们的本命灯的状况,但是错过开阵的时机想进去也要破阵,元婴期前辈前来都要费些力气。虽说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很小,但是也要多加防范。”

    池牧遥与伊浅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郝峡又看了看两名弟子,接着拍了拍池牧遥的肩膀:“照顾好你的师姐。”

    “嗯,好的。”

    池牧遥和伊浅晞难得参加集体活动,还专门穿了门派的服装。

    御宠派的门派服装是鹅黄色与白色相间的衣衫,宽大的袖口上面绣着飞鸟与花,腰带上绣着鸟语花香图,由三根细骨麻绳固定,最下一条麻绳上坠着一个锦囊。

    锦囊是伊浅晞自己的缝的小兔子模样的袋子,其实是手工改的乾坤袋。

    衣衫内搭的是暖白色百褶裙裤,走路时翩然如舞。

    几个人说话的工夫,池牧遥察觉到时不时有人朝他这边看过来。

    他努力装作镇定,却还是听到了一些言语。

    “天流天尊说的就是他吗?也不怎么样啊……”

    “寒酸得很,还是三系灵根,怎么能和韶洛师姐相提并论?”

    “就是,一个男人还要担上一个美人的名号,娘气。”

    “看着也没多……”

    说这些话的人有男有女,仿佛都不觉得池牧遥长得好看似的。

    池牧遥不明真相,朝着说话的人群看过去,那些话语的声音纷纷停止,甚至有人倒吸了一口气。

    他们可以看着迟牧遥的背影和不清晰的轮廓说瞎话,但是看着他的脸却说不出来了,甚至比池牧遥更加尴尬。

    他没说什么,这一眼却也让那些议论的人纷纷闭嘴,不再言语了。

    在池牧遥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这样的事。

    商议开启弥天桐阴阵的宗门会议上,事项已经基本谈妥,众人聚在一起闲聊品茶时,娴悦天尊的小侄女明韶洛进来送茶。有人看到明韶洛后赞赏道:“都说娴悦天尊是三界第一美人,现在看来,这称号怕是要被你们明家再包揽千年,韶洛小侄长得越发秀美了。”

    娴悦天尊一向美貌,是三界著名的美人,曾经和观南天尊被称为修真界一对璧人。

    偏偏娴悦天尊对观南天尊有意,观南天尊对娴悦天尊无情,后来甚至突然有了道侣,道号为知善天尊。

    很多人都说观南天尊有眼无珠,有最美的美人不要,偏偏选了知善天尊。

    不过,知善天尊也是峨眉蝉鬓,绰约多姿的女子,温婉纯良,风评向来没的说,比聪颖刁蛮的娴悦天尊多了些温柔,渐渐地也就不再有人质疑了。

    娴悦天尊听到这个夸赞后故作嗔怒道:“怎么,是我年老色衰了吗?”

    “哪的话,不过是觉得你们明家真的是美人辈出。”

    这时,天流天尊突然摇头说道:“非也,非也。”

    这引得众人朝着天流天尊看过去,天流天尊突然回忆了起来,说话的时候还有着震撼未消的感叹:“说起来,我曾去过御宠派一趟,当时我的坐骑生了病,求助御宠派掌门,且在御宠派住了几日。那几日见到了御宠派的一名小弟子,那才是真天姿绝色,三界第一美人是也。”

    旁人都没见过这名小弟子,不由得奇怪:“当真天姿绝色?”

    “当真,我认识娴悦天尊、观南天尊多年,就连韶洛小友也见过多次,眼光当是变得挑剔了才是。没承想,见到那名弟子后还是呼吸一滞,许久才回过神来。”

    原本被夸,娴悦天尊很是开心,就连明韶洛都羞红了脸颊,心中雀跃不已。

    然而听到天流天尊的话后,两名女子的表情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好在娴悦天尊先回过神来,笑道:“那我倒是对这个姑娘感兴趣了,他日定要看看。”

    “不,是男子。”

    众人诧异。

    一名男子,怎么能称得上是美人?

    天流天尊见众人的表情有趣,大笑着说道:“你们若是能见到他便理解我的话了,美为皮骨,没有性别之分,非俊朗,非英气,美人就是美人。”

    天流天尊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问知善天尊:“知善天尊不是也见过这位小美人吗?”

    知善天尊突兀被点名,这让场面有些尴尬。

    在座的都知道知善天尊和娴悦天尊的那点事,两个女人抢观南天尊,最终知善天尊成了观南天尊的道侣。

    这恩怨,岂是一朝一夕能化解的?

    知善天尊被问及后只是浅浅一笑,回答道:“美是美,可惜资质一般,这名头怕是挂不够千年。”

    言下之意,那位弟子确实比明韶洛更美,不过资质不如明韶洛,等这位小美人寿元尽了就能轮到明韶洛了。

    这一句话,气得娴悦天尊与明韶洛脸色苍白,这茶话会也不欢而散。

    观南天尊也只是看了知善天尊一眼,眼神宠溺没有责怪,最后和知善天尊携手离开。

    池牧遥不知这些,只是觉得总有人看向他。

    就连在遮阳法器下聚集的各位天尊,都时不时地朝着他看来,看来就算成为了天尊也充满了好奇心。

    在场只有他与伊浅晞穿着鹅黄色的门派服装,倒也好寻。

    不过天尊们聊天的声音他就听不到了,只觉得那些人说说笑笑的,搞得他非常莫名。

    再抬头,与知善天尊对视了。

    他迟疑了一瞬间向知善天尊行礼,知善天尊回以微笑。

    人群里,明韶洛看到了这一幕。

    她明面上笑脸盈盈,实际上心里已经白了池牧遥一眼。

    她重生也有五年了,重生前,她还真没听说过有人能盖过她的风头。

    她资质极佳,家世背景也好,更是被评为三界第一美人。能让她产生情绪波动的,也就只有不长眼的席子赫以及韩清鸢了。

    哦……恐怕还有那个对她纠缠不休的奚淮。

    这个御宠派的小弟子是哪路货色?以前从未听说过。

    很快她便释然了,不过是一个废物,在御宠派能有什么实力?这一次弥天桐阴阵就能要了他的命!

    活不了多久的人,她不必在意。

    各门派弟子已经聚集得差不多了。

    池牧遥和伊浅晞被禹衍书带到了自己的小队伍里,小声嘱咐:“你们一会儿与我一同入阵,一定不要走散了,不然我很难丢下大部队单独去寻你们。”

    “嗯,好的。”池牧遥模样乖巧地点头,扭头看向站在他不远处面容清秀的少年。

    是席子赫。

    这个队伍厉害了,这是光环小队,就算真出事了也是其他队伍的人先做炮灰。

    弟子们在空地处聚集成一个个小队伍,有金丹期前辈给他们分发牌子与可装季玲寿尸身物件的竹筒,还有一位前辈站在人前用灵力朗声询问:“暖烟阁一百七十人,修竹阁一百五十人……御宠派二人,可有漏掉的?”

    这是通过灵力运用,提高了音量的法子。

    在场无人出声。

    询问的前辈放下牌子,正打算宣读入阵后的注意事项,突然有人控制着飞行法器降落至场中心,其中一人朗声说道:“卿泽宗三人。”

    这个飞行法器可以称之为疾行,怕是元婴期天尊们才能提前发现,就连金丹期前辈都没注意到这几个人的到来。

    他们突兀出现,带着一阵飓风,卷得树枝摇晃,莹草纷飞。

    听到这五个字,池牧遥的背脊一僵,心中想着,应该不是奚淮吧?奚淮不是有半年没出现了吗?难道不是在闭关结丹?

    就在他跼天蹐地,惶恐不安之时,那三人从后朝前走了过去,刚巧是从池牧遥身边走过去的。

    三人走动时带起一阵风,带得池牧遥的衣袖摆动。

    他抬头看到一名高大的男子与他擦肩而过,这名男子穿着一身玄色的锦纹法衣,外罩暗红色的外衫,从他身边走过时气势逼人。

    他看到了男子右侧额头上的暗红色龙角,以及弧度极佳的侧脸线条,与他在黑暗中看过千百次的轮廓完全相符。

    早就知道奚淮身材高大,但两个人真的站立比身高后,他赫然发现奚淮比他高出大半头来。

    按照他的估计,他的身高有一百七十八厘米,奚淮能有一百九十三到一百九十五厘米,这还没有算龙角。

    他意识到自己的心脏在“怦怦怦”乱跳,人也紧张到身体僵直,面部表情也不受控制起来,一动不动,僵硬无比。

    好在奚淮没有注意到他,也没有认出他来,只是径直略过他朝前走。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头顶还插着孔雀尾羽,另外一人却穿着一身纯白色衣衫,手中拿着扇子,儒雅公子般地摇着,脸上还有春风般的微笑。

    其他两人还好,这位白衣公子路过池牧遥时朝着他看了一眼,走了一段后似乎还在回味,于是又回头看了他一眼,看得他心慌。

    站定后,宗斯辰与奚淮神识传音:“那边有一个小美人长得着实不错。”

    奚淮冷冷地扫了一眼,刚巧看到池牧遥低下头,只看到了他头顶蹲着的黄鹂鸟,于是说道:“嗯,鸟不错。”

    啾啾似乎意识到自己被夸了,突然站起来展开翅膀,展现了一把自己的英姿。

    奚淮挑眉,不受控制地勾唇浅笑。

    他是来砸场子的,可该死的……被一只鸟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