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众里寻他

    池牧遥拎着鸟笼进了常去的茶馆,进来后店小二已经知道他要点的东西是什么了,笑着迎他向里去:“客官雅间请。”

    “今儿在大堂就可。”池牧遥有意去听听八卦,今日特意选择坐在大堂里。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便听到这些人谈论起了名门正派大选的事情。

    这一次大选的题目是花弄影,谜底是影在流景境。

    其实知道张先《天仙子》的也能猜到谜底,但是这群修仙者肯定没看过。

    这一次阵法试炼,参选的弟子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场景里,试炼场像是巨大的花,每个花瓣上一批人,他们要过关斩将朝着花中心聚拢。

    能坚持到中心的会被锦瑟处的暖烟阁录取,如果弟子有自己的想法,也可以选择入其他门派。

    只是暖烟阁只收能坚持到最后的弟子,能坚持到最后的也都会入暖烟阁。

    当然,未能到达中心处的弟子也有其他的机遇。

    如果在过关途中哪里比较出色,会被共同观看大选的其他掌门、宗主看中,招收入他们门派。

    “这次大选的题目是观南天尊出的。”

    “观南天尊?那个传闻中的三界第一美男子?”

    “就是他,他也是暖烟阁位高权重的小师爷了,这千百年来都未曾出来一位能与他相比的修者。”

    “不是说卿泽宗奚淮有着胜于他的样貌?只是那群名门正派不认可罢了。”

    池牧遥将一个茶杯放在了鸟笼旁边,鸟笼里的鸟便自己探出头来小口地跟着喝茶。

    鸟的羽毛已经恢复了很多,以黄色为主,头一周与翅膀尾端的羽毛是黑色的,看得出是一只黄鹂鸟。

    只是池牧遥总觉得这只鸟头顶这一圈黑色羽毛看起来像秃顶男人的地中海发型,看着着实有趣。

    他随意听听八卦,心中有自己的想法。

    观南天尊和奚淮这两个人完全是两种类型,全看个人喜好而已,没必要放在一起比较。

    观南天尊是德高望重、风评极好的长辈,人也端正,是一位高冷的元婴期天尊。

    清冷,禁欲,高不可攀,川渟岳峙。

    奚淮则是自带一股子戾气和狂傲,举手投足都放荡不羁,野得很。

    侵略感十足,桀骜不驯,跋扈自恣。

    一个禁欲。

    一个欲在表面,欲得明目张胆。

    那些人继续聊了下去。

    “这次的大选先是有一群弟子乱了阵脚,破坏了阵法,好端端的阵法突然成了杀阵,所有弟子陷入险境,接着有一人绝处逢生,找出了阵眼所在,学以致用最终力挽狂澜,听说还顺手救了不少人,出尽了风头。”

    池牧遥听完喝了一口茶。

    他知道这个人叫席子赫,是本书的男主。他这一次其实是和女主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却配合默契,就此开启了两个人的姻缘。

    入了暖烟阁后,两个人拜在了不同的师父门下。席子赫因为表现突出,成了出题人观南天尊的关门弟子,一步登天。

    席子赫只是十分聪慧,实则是三系灵根,虽有一系灵根微弱到可以不提,也是资质平庸,入了观南天尊门下后备受非议。

    席子赫也算是在逆境中成长了起来。

    这时那些人又说:“是谁啊?”

    “说来有趣,竟是卿泽宗的少宗主奚淮。”

    池牧遥一口茶喷了出来,狼狈地擦了半天。

    奚淮?!

    花弄影没有奚淮的戏份啊!他去掺和什么?!

    也对,原著里入门大选时奚淮还在洞穴里和他身体的原主被关着呢,既然出来了,按照奚淮的性格注定会去搞事。

    不搞事的反派,不是敬业的反派。

    “出阵后暖烟阁的天尊认出奚淮后气得鼻子都歪了,质问他为什么要过来闯阵,他回答了两个字:‘来玩。’”

    周围立即爆发出一阵大笑,到底是靠着魔门近些,在场大部分是向着卿泽宗的人。

    “少宗主是去捣乱了,那大选怎么办?”有人好奇地问道。

    池牧遥也跟着看过去,认认真真地旁听,他很好奇。

    “他们选择了表现稍逊一筹的弟子,入了观南天尊门下。说来也是神奇,竟然是个三系灵根的废物,叫什么赫。”

    池牧遥着急地提醒:“席子赫?”

    “对对对,席子赫。”

    池牧遥松了一口气,看来剧情没改变。

    他有点意外奚淮去了入门大选,后来想一想,可能是去找他的,也可能是去见女二的。

    这一年女二也在大选的人员当中,且对表现出众的席子赫一见钟情。

    也不知这次奚淮表现得出类拔萃,女二对奚淮的印象会不会有所改变。

    不过,他没有多留,听完八卦留下茶钱便拎着鸟笼离开了。

    回到客栈后,他慢悠悠地收拾东西,退了客房,启程去往蒲荷山脉。

    御宠派在那里。

    那是他想要入的门派。

    蒲荷御宠派,是一个与世无争的门派,也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

    门派中人不痴迷道法,也不喜欢法器,只喜欢灵宠。

    提起御宠派,几乎可以瞬间想到一个字:穷。

    门派内所有的积蓄,包括售卖出灵宠可用东西换来的灵石,也都用来买灵宠的粮食了。好多金贵的灵宠,吃的东西比人的都讲究。

    他们门派中都是些资质平庸的弟子,或者是热爱小动物的人。

    掌门只有金丹期修为,整个御宠派也只有两个人修为过了金丹。

    他们没什么大的理想,能修炼到什么程度就到什么程度,能活几年是几年。

    御宠派穷,所居山脉又不是什么风水宝地,他们也不招惹人,这也使得很多人都不知晓还有这么一个门派,所以没人会来侵扰。

    书中提到在正邪大战之时,毫发无伤的门派中就有御宠派。

    门派的灵宠挖了个地洞,灵宠还有隐匿行踪的异能。掌门带着一众弟子和灵宠躲进洞里几年,偶尔出来觅食,等战争结束了才搬出来。

    那个时候大反派奚淮已经殒了,他们又开始了养灵宠,愁粮食的日子,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池牧遥换掉了在俗世时的装扮,换上了一身轻便的法衣,确保不会显露出合欢宗的痕迹。

    头发和脸上度劫后留下的痕迹都已经消失了,变回了本来的样子。

    他到了御宠派门口摇了门铃,过了许久才有人来开门,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探出头来,看向池牧遥:“你有事吗?”

    “我想入门派。”

    “大选都结束了,怎么这个时候来?”小女孩问他。

    “我听闻这次大选你们一无所获?”

    当然一无所获,有志青年哪能来他们御宠派啊!

    女孩努了努嘴,没说话。

    池牧遥拿出一个乾坤袋来,从里面拿出了一大袋百味粮对她示意:“入门礼物,可以吗?”

    女孩看到百味粮眼睛都亮了,原本只开了一道门缝,此时整个人都走了出来。

    百味粮,算是御宠派顶级的灵宠粮食了,很多种类的灵宠都能吃。这么一袋子,要他们御宠派存一个月的月石去买。

    见女孩感兴趣,池牧遥又晃了晃手里的乾坤袋:“一整个乾坤袋的。”

    一个乾坤袋三十格,那就是三十袋百味粮,够御宠派灵宠吃两年半的!

    “爹!师父!快来收弟子啊!带着百味粮来的,三十袋!”女孩跳着脚朝着院子里喊。

    这时一名邋里邋遢的金丹期修者提着裤子走了出来:“三十袋百味粮?”

    倒是没关心收徒的事情。

    金丹期修者看了看百味粮,又拿来乾坤袋看了看,里面确实都是百味粮。

    和女孩小声嘀咕了几句后,金丹期修者对着池牧遥笑道:“我看你根骨惊奇,是个修仙养宠的好料子,今日就收你入御宠派。来来来,进来磕头吧。”

    池牧遥笑了笑跟着走了进去。

    他从意识到自己穿书起,就已经在思考后路了。

    平日里代表合欢宗出去采买,也会带些百味粮回去。时间长了,积少成多,且百味粮放在乾坤袋内不会变质腐坏,这些年里便存了这么多。

    之前的大选他并不在意,毕竟入御宠派根本用不着参加那个。

    这个收徒仪式非常草率。

    邋遢的修者收了池牧遥为弟子,另外一边,女孩和掌门聚在一起看着百味粮两眼发光,从头到尾都没问池牧遥叫什么。

    开门的女孩叫伊浅晞,今年十五岁,以后是池牧遥的小师姐。

    御宠派的掌门叫伊阑,是伊浅晞的父亲。

    池牧遥的便宜师父也是伊浅晞的师父,也就是御宠派另外一位金丹期修者,名叫郝峡。

    池牧遥,谎称自己今年十六岁,因为机遇意外筑基。

    本是一户修仙门第中不受宠的孩子,家道中落后才来了这里。

    郝峡耐着性子收完了徒弟,便跳起来说道:“给我一袋给我一袋,我的宝贝土土还饿着肚子呢。”

    掌门当即按住:“这个得合理分配。”

    “我收的徒弟,我还不能多分一袋了?”

    池牧遥起身后看着他们,微笑着对他们说道:“我可以帮忙分配。”

    还在争抢的三个人同时回头看向他。

    他伸出右手摊开手掌说道:“将灵宠簿给我看看。”

    “什么灵宠簿?”郝峡奇怪地问。

    “你们没有统计门派内所有灵宠的数量,每种灵宠需要的口粮,以及它们繁育的情况吗?”

    三个人看着他像看个神奇的事物,眼神里都是迷茫。

    池牧遥努力保持微笑,又问:“那门派内有本子吗?我来统计。”

    郝峡有点尴尬,在房间里翻找了起来,最后找出一本书来递给他:“背面是空白的。”

    池牧遥拿着书,再去看这乱成一团的门派,就知道自己日后有的忙了。

    池牧遥入了御宠派,开始半年是最忙的。

    他在合欢宗执事堂做得久了,有自己的一套经验,可惜遇到了一群连配合都不会配合的同门,他只能主要靠自己,跑腿的活靠别人,将御宠派的事务引入正途。

    又用了半年运作他设计出来的体系,门派内的同门不太听话,最不听话的可能是池牧遥的师父郝峡。

    不过池牧遥也不在意,慢慢去感化这位。

    于是,在池牧遥入门派一年半后,御宠派内包括掌门、他的师父,都被他管得服服帖帖的。

    不知从何时起,御宠派遇到事情不再是去找掌门,而是第一个喊:“小师弟!”

    就连掌门遇事都来找池牧遥:“遥遥啊,过两天暖烟阁的弟子来传学,我们该怎么安排?”

    御宠派是暖烟阁扶持的小门派之一,出于关心,时不时会派弟子来关照他们,进行传学。

    所谓传学,就是派修炼得不错的弟子过来传学几日,如果修炼上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这名弟子。

    池牧遥放下笔,抬头客客气气地问:“掌门师叔,请问来的是哪位弟子?”

    “一年前来过的那位禹衍书,不过他已经结丹成为仙尊了。”

    掌门莫名地有些紧张,主要是禹衍书刚刚二十岁出头就已经结丹,天资极好,让他有种即将要见天才的紧张感。

    池牧遥对这位也算熟悉,于是点头:“好,掌门师叔不必担心,我来安排就好。”

    “好好好,你办事妥当,你来安排。”接着掌门慌慌张张地出了门。

    池牧遥吹了吹刚写完的账簿,接着起身去安排明日的事情。

    他对禹衍书印象很好,毕竟这位是本书的男二。

    男二能有什么坏人呢?都是品性善良、天资聪颖的天之骄子,默默守护女主的正直好青年。

    禹衍书,水系单灵根,根正苗红,父亲是一位即将元婴的修者,祖父是暖烟阁支脉的门主,他也是席子赫的小师哥,师承观南天尊。

    长相好,性格好,资质好,家世背景好。

    堪称佳婿第一人选。

    只可惜,自古女主爱男主,禹衍书最后也是孤寡老人一位,好在最后做了暖烟阁的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