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番外

    <ul class="tent_ul">

    下定决心不再理会池牧遥的奚淮, 在和池牧遥断了联系的两天后便破功了。

    奚淮不是傻子,他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 知道如果再和那个池牧遥联系,估计没两天他真的就弯了。

    尤其是他发现,他做了这么多年直男,对于变弯这件事似乎不排斥,也没多恐惧,这也让他更加尴尬。

    根本不想承认……他真香了。

    也不想承认池牧遥还没多努力呢,他真的自己就弯了。

    引奚淮破功的源头, 是在体育馆内发生的事。

    当时奚淮和队友们在体育馆里训练,遇到了火箭班的学生来上体育课。

    如果不是陆涛看到了他在追的那个女孩子,怕是奚淮也不会注意到池牧遥也在其中, 毕竟他很少往人群里看。

    火箭班的学生进来时,他们刚巧结束了一个阶段的训练,聚在二楼看台休息。

    奚淮坐在围栏边, 在陆涛和那位女生打完招呼后, 也看向人群, 竟然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池牧遥。

    无疑, 池牧遥只是随意地站在人群里,都是万分耀眼的存在。皮肤白皙, 外形优秀, 同样穿着学校统一的运动服, 却穿出了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

    紧接着, 他就看到了池牧遥在跟禹衍书一起打篮球!

    还说自己只追了他一个人,现在还不是在和其他的帅哥一起?

    他还真是小瞧这个学神了,同时钓着几个男生,是个高手啊。

    奚淮身边的队友还在聊天, 有人叫了奚淮两声,奚淮根本没注意到,一直目光凶狠地看着篮球场那边。

    眉间皱起一个“川”字,恨不得将所有的不快都锁在其中。

    篮球场上,禹衍书正在教池牧遥打篮球,也是从基础开始,从如何拍球开始教。

    奚淮看到池牧遥投篮成功还对禹衍书笑,更是气得捏爆了手中的矿泉水瓶,拧好的瓶盖像子弹一样弹了出去,撞击到了墙壁上,又孤零零地落地,发出一系列声响来,惊得不少人朝他看过去。

    这声响引起了池牧遥的注意,他朝看台这边看过来,注意到奚淮也在,当即笑容灿烂地朝着他招手,生怕奚淮看不到自己似的,还蹦了两下。

    本来长得就软绵绵的,跳起来更像个小兔子了。

    奚淮别过眼不理他,心里气闷,这小子被他发现在钓其他男生了也不紧张,反而这么坦然,真够从容的,一定是老手。

    对,肯定是个海王,不然怎么会才认识几天就让他心神不宁的?

    禹衍书也朝着奚淮这边看过来,不过看起来也是满不在乎似的,手中拍着篮球,独自投篮,是个漂亮的三分球。

    真别说,禹衍书这种文质彬彬,长相精致的男生的确要更“男神”一些,他和池牧遥在一起的画面都像是电影画报。

    奚淮帅是帅,但是眉眼之间戾气很重,看起来不太好交往。往人群里一站,都能被警察叔叔单独查身份证。

    如果选择交往对象的话,禹衍书这个类型恐怕是首选。

    奚淮只看了一眼而已,便觉得自己已经败了。

    等等……

    什么叫败了?!

    是池牧遥在追他!又不是他和禹衍书一起追池牧遥!

    奚淮把自己给气迷糊了。

    晚上,奚淮在自己的寝室里来回走动。

    宗斯辰在跟女孩子发消息,故意压出气泡音发语音。松未樾不知道和哪个寝室的人对骂起来了,在门口吵吵嚷嚷的要约架。

    奚淮本来就烦,听着他们的声音更烦,最后干脆出了寝室朝着池牧遥的寝室去了。

    他到了池牧遥寝室门口还没敲门,就看到池牧遥打开门探头出来朝外看,二人刚好四目相对。

    池牧遥看到他之后格外开心:“我特意出来看看你有没有来,结果你正好到门口了,我们好有缘分啊!”

    “确定是在等我,不是在等别人?”

    “还能等什么人?”

    “就是和你一起打篮球的那个。”

    “他不用我给他补课啊,他在学年组第二名。”

    “……”行吧,理由成立。

    在奚淮别别扭扭,站在门口像尊死神似的散发煞气的时候,池牧遥毫不在意地将他拽进了自己的寝室里,让他坐下,同时说道:“我这两天给你总结出了简单易懂的总结笔记。”

    “我不是说了我不会过来了吗?”

    “你还是来了啊。”仿佛确定他肯定会来一样。

    “……”也对,他还是贱兮兮地来了……

    池牧遥将笔记推到了他的面前,说道:“你先看一看,有不懂的地方问我。”

    奚淮伸手将笔记拿来,低头看了起来。

    池牧遥的字迹工整,是标准的“考试字体”,很好辨认,且干干净净,足以加卷面分。

    笔记总结得也极为简单易懂,一看就会,稍微有点难度的地方都加了注解,奚淮想问都找不到地方问,问了都会显得自己很白痴。

    奚淮看了一会儿,似乎没什么不懂的地方,再抬头就发现池牧遥一直在看自己。

    他一瞬间不自在起来,仿佛变为木偶,牵着的线变得腐朽,动作都有些迟缓。

    奚淮蹙眉问道:“你很闲吗?你这种学生不是需要废寝忘食地学习吗?”

    “其实已经到我睡觉的时间了。”

    “哦,那我……先走了。”奚淮说着便要起身。

    “先等一下。”池牧遥赶紧按住了他,情急之下双手按在了他的腿上,导致身体不得不前倾凑近了他,二人距离极近。

    二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

    突兀地靠近,像是火柴碰触红磷纸,一触即燃。

    炙热的目光,灼灼的气氛,暧昧燃烧。

    奚淮疑惑地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我知道你不高兴了,你别乱吃醋,我和禹衍书之间没什么的。”

    “呵!”奚淮冷笑了一声,“我吃醋?!”

    “嗯,我怕你觉得我笨,才找其他人教我怎么打篮球,这样下次和你一起的时候才不会被你嫌弃。”

    “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谁知道你同时在追几个人?”

    “只有你一个!”池牧遥了解奚淮爱吃醋的这个臭毛病,急急地解释,“你看到我们打篮球了吧?我们之间都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

    “你对他笑了!”

    “他教我打球,我总不能对他哭吧?”

    “你怎么不找别人偏找他呢?”

    “我找别人你也会吃别人的醋啊!”

    “放屁,我没吃醋!”

    “好,你再看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里,我有和别人发过消息吗?但是我们两个人只要分开,我就一直在给你发消息。”

    “……”这倒是真的。

    就在奚淮陷入沉思,思考池牧遥是不是海王的时候,池牧遥突然再次凑近,问:“奚淮,你今天还是直男吗?”

    “呃……是。”奚淮犹豫了一瞬间。

    “是啊……不过没关系,你开始吃醋了我还是很开心的。”

    奚淮再次否认:“我没吃醋!”

    奚淮吃醋对象的范围一向很广,有时至少是对个人吃醋,有时甚至是花花草草的醋他都吃,就连鱼饵、御宠派母猪的醋都吃。

    池牧遥一度怀疑奚淮是糖醋排骨转世的。

    不过此刻的奚淮不肯承认,他觉得他没有吃醋,只是有点不高兴而已。

    奚淮倔强地否认完,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脸,白皙的脸颊,一双含情的桃花眼,微红的唇,在寝室灯光下润泽如同草莓布丁。

    他喉结下意识地一滚,身体后仰,后背贴在椅子靠背上。

    池牧遥看着他,逐渐凑过来,见他不躲不闪只是有些纠结似的,才快速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

    很轻,很快,一触即逝。

    奚淮的呼吸一颤,紧接着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不规律起来,有些急,有些慌,依旧不躲闪,只是继续看着他。

    池牧遥看着他的样子高兴得不得了,扬起嘴角笑了起来。

    偏他这般一笑,奚淮更慌,耳尖都变得红了起来。

    池牧遥再次凑过去,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他的鼻尖,见他依旧不躲,才真的吻住了那微薄的唇。

    辗转着,试探着,逐渐掠夺了对方的呼吸,吞进自己的胸腔里。

    安静的寝室,桌面上的钟的指针转动的声音都尤为突兀,偶尔才会传来衣服簌簌的声响。

    奚淮被吻得一阵慌乱,全程身体僵直,后背紧紧贴着椅背,一动都不动。

    也不躲开。

    如果奚淮想躲,想拒绝的话,池牧遥怎么可能得逞?

    显然,奚淮不想拒绝。

    嗯,还没弯,但是身体不拒绝了。

    池牧遥离开奚淮时,奚淮还往前追了一段,看到池牧遥似乎不准备再继续这个吻了,奚淮才突兀地回过神来。

    池牧遥抬手帮他擦嘴唇上的湿润,问他:“那你明天还来吗?”

    “再说吧。”奚淮故作镇定地站起身往外走,走了一段才折返把笔记拿走了。

    池牧遥跟他道别:“拜拜。”

    “哦。”奚淮故作淡定地离开池牧遥的寝室后,快速离开,临到楼梯口回头看向池牧遥的寝室门,看到池牧遥依旧靠着门目送他,心里又是一阵悸动。

    走到了池牧遥看不到的地方,他才抬手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凶神恶煞的人难得纯情起来,慌乱地在缓步台不知道该先迈哪只脚才能顺利下楼。

    心跳如同擂鼓,在耳膜上叫嚣,太阳穴都在有规律地鼓动。

    初吻啊……

    池牧遥也是初吻吗?

    怎么感觉他很会?

    妈的,心里又开始泛酸了。

    奚淮变得奇怪了。

    他总能在学校里一眼看到那个人,在食堂,在操场,在走廊里。

    或许是因为那个人太白了吧,又或者是怕那个人看到他对他微笑的时候他看不到,那个人会失落,才会主动去找那个人,一定要比那个人先找到他。

    总之,到了有可能会遇到那个人的场合便会去寻成了奚淮的习惯。

    晚饭时间,体育馆距离食堂比较近,奚淮总能提前到。

    池牧遥匆匆赶来,很快在队伍里看到了奚淮,走过去站在奚淮的身后。

    他到了后,帮着占地方的松未樾主动站到队尾去,他为这对狗男男付出了太多。

    池牧遥小声对松未樾道谢,然后从自己校服口袋里掏出零食来,一袋一袋地往奚淮口袋里塞。

    奚淮低头看了看,说道:“教练看到我们吃零食会骂人。”

    “那就偷偷吃。”池牧遥像哆啦a梦一样,口袋里有糖,有蟹黄瓜子仁等等零食,没一会儿就把奚淮的口袋装得满满的。

    站在他们身后的松未樾探头探脑的,直接嚷嚷:“我也想要。”

    奚淮回过头,亲切地回答:“滚。”

    “哼!”

    打完饭,池牧遥端着餐盘跟着奚淮到了角落的位置坐下,扯着奚淮的袖子解释:“不是我不回你消息,我手机被主任给收了。”

    “你们学年组的那个主任?似乎很难缠。”

    “可不是嘛,那可是娴悦啊……”

    “嗯?”

    “算了,你不知道这个代号,也就是刘主任。唉,我还得请家长来。”

    “你怎么还能被主任看到手机?”

    “我不擅长藏手机,而且我的确看手机太频繁了。”

    奚淮知道,池牧遥频繁看手机也是在等他回消息,于是问:“你家里不会说你吧?实在不行我再给你买一个手机,你补办一个电话卡。”

    “不会,他们要是知道我会上课玩手机了,说不定还会高兴呢,毕竟我终于像个正常的人了。”

    “……”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诡异?

    池牧遥突然小声说:“我家长来了说不定会偷偷去看你。你别怕,他们不是痴汉,他们就是好奇我喜欢什么样的人。”

    奚淮惊得睁大了双眼,他依稀听说出柜这件事情似乎很难,怎么池牧遥这么顺利?

    “他们知道你喜……男生?还接受了?!”奚淮吓得忘记吃饭。

    “嗯,我和他们说了,他们也接受了,也没多为难我。我居然能放弃学习喜欢上一个人,他们就知道我有多喜欢这个人了。”

    奚淮又吃了几口饭,疑惑地看了池牧遥半晌,又开始思考,这也是海王的套路吗?

    家里人都帮着打配合?

    这么高级?

    还是说……池牧遥不是海王,只是天然撩?是他太不禁撩了,才会显得池牧遥随便的小举动都是套路?

    池牧遥吃完饭就赶紧回教室了,说是火箭班比其他班级都要早半个小时上课。

    奚淮一个人晃晃悠悠地去超市,快速买了东西又出来了。

    好不容易等到体育生队伍解散,奚淮回寝室里收拾了东西便去了池牧遥的寝室。

    松未樾用床做引体向上的同时问:“淮哥怎么鬼鬼祟祟的?”

    宗斯辰已经看破一切:“呵……偷偷摸摸买了一瓶口气清新剂,一下午没用,晚自习回来一分钟喷八次,完全猜不到他要干什么呢!”

    “对啊,他要干什么?”松未樾还真猜不到。

    宗斯辰看了松未樾许久:“你就一傻逼。”

    “操,你怎么突然骂人?!想打架是不是?!”

    奚淮到了池牧遥寝室门口反而不着急了,等了一会儿才敲门。

    池牧遥很快打开了门,迎接奚淮进来:“今天做套题吧,我也要看会儿书。”

    “哦,好。”

    奚淮进入寝室后便开始做题,等到他都要回自己寝室了,池牧遥也没有来亲他。

    他看了池牧遥好几次,池牧遥都在认认真真地看书,似乎没空理他。

    书就那么好看?!

    他都坐在这里了,结果池牧遥一直在看书?

    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他独自跟池牧遥的书生了一会儿气,接着起身说道:“我回寝室了。”

    “嗯。”

    奚淮拿着书本走到门口,池牧遥依旧在看书,奚淮只能自己推门走出去。

    这时,池牧遥终于叫住了他,让他心中一喜,却听池牧遥问他:“糖还要吗?”

    奚淮呼出一口气来,又将门关上了,退了回来。

    池牧遥还当他想要,站起身来从柜子里拿糖,却被奚淮架着胳膊放在了桌子上,奚淮接着不管不顾地吻了上来。

    粗重的吻让人恍若回到书中,那个身体炙热的人,总能烫到他。

    这一次也是。

    池牧遥抬手抱住了奚淮的肩,被吻得上气不接下气。

    奚淮似乎是忍得厉害了,才会这般急切。

    结束了,池牧遥许久才喘匀了气,问他:“奚淮,你现在还是直男吗?”

    “你说呢?”

    池牧遥笑了起来,抱着奚淮欢喜地感叹:“我居然早恋了!这多像人做的事情啊!我还是很像个人的。”

    “什么意思?”

    “我家里人总说我学习都学傻了,不像个人了。”

    “你……真的没谈过恋爱?”

    “怎么说呢……”在书里谈过几百年算不算?可是现实世界里真的没有。

    这句话引得奚淮不悦,松开池牧遥看着他。

    池牧遥只能解释:“恋爱模拟游戏你知道吗?我在游戏里攻略你这种类型很在行。”

    “什么鬼?”

    “反正就是,我只和你谈过恋爱。”池牧遥说完笑得灿烂。

    “……”奚淮见不得他笑,一笑他心里就很乱,干脆一口啃上去,将这笑吞进去。

    池牧遥姐姐来到学校还引起了小型轰动。

    不具有攻击性的美,偏偏带来的冲击感更强,柔美的,无可挑剔的五官,优雅温柔的气质,和池牧遥的眉眼七分像,多了些女孩子的精致。

    长发飘飘,一身浅色系的服装,踩着高跟鞋,站在池牧遥身边时,双重美颜暴击,简直就是一场视觉盛宴。

    看着这姐弟二人,旁人的思想竟然只有……他们的父母就应该多生几个孩子!

    帮池牧遥要回了手机,池牧妍总是想去见见奚淮,她很好奇弟弟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的。

    奚淮居然在这个时候主动来见她了,对她打招呼:“你好,我是奚淮。”

    池牧妍看到奚淮有些意外,不过还是非常开心。

    本来就有一个弟弟,突然又有了一个这么帅的弟夫,简直是意外收获。

    “他和一个男生谈恋爱,你们家里都不在意吗?”奚淮试探性地问。

    池牧妍摇头:“他只要能恋爱就好,我真的怕他哪一天成了终生不娶的科研人员,五十多岁的时候顶着秃头跟我说自己终于不想学习了,想出家了,这一生无欲无求,忘却红尘……”

    奚淮忍俊不禁:“他是这样的人?”

    “是啊,前面的十几年简直无情无爱一样,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奚淮有些意外,看了池牧遥许久。

    他们相处的时间很短,在他看来池牧遥很温柔,怎么就没人情味了?

    他并不知道,这是池牧遥在书里沉淀了许多年后才有的大彻大悟。

    池牧妍临走才叫走了池牧遥单独聊天,叹气道:“唉,原来你是个0……”

    奚淮和池牧遥站在一起, 0与1简直不要太过分明。

    “你觉得我……1得起来吗?”

    “姐姐总是对弟弟有着很多幻想。”

    池牧妍看着池牧遥许久,最终语重心长地提醒:“多锻炼身体。”

    “好……”

    池牧妍也看得出,奚淮是那种体力很好,且看身材就知道会……不太好容纳的类型。

    另外一边,宗斯辰在附近徘徊了许久,终于等到奚淮回来,赶紧迎过去感叹:“校草姐姐是仙女吧?这人好看到不像真人了。”

    “还好。”他觉得还是池牧遥更好看。

    “你去和他姐姐说什么话?”

    “和男朋友的姐姐见面,打个招呼而已。”

    “和……和……男朋友?!”宗斯辰吃了一惊,接着恨铁不成钢,“淮哥啊,校草一共追了你十六天,十六天啊……你矜持点,凑个整一个月也行啊……十六天就被拿下了?!”

    “管得着吗你?!”完全无法矜持的奚淮愤怒反驳。

    看到池牧遥送姐姐回来,奚淮立即迎了过去。

    池牧遥双手扒着床头柜边缘,挣扎着想要下床。

    奚淮抱着他的腰不松开,让他无法离开床的范围。

    奚淮按着他恶狠狠地问:“池牧遥!你追我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主动亲我,多忍不住似的,现在却总想跑,你怎么回事?!我们才交往四年吧?你这么快就变心了?”

    池牧遥格外委屈:“我腿都抽筋了,人都要被你搞坏了,实在受不住了,不来了……”

    “我们两个人的学校距离这么远,我一星期才来三次,你居然这么对我?!”

    “一星期三次,每次搞我一晚上!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凌晨三点了!你让我洗个澡睡一觉行吗?”

    “你是不是变心了?”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歇歇腿!”

    奚淮终于松开了他,让他得以起身,扶着墙独自去了浴室里冲洗。

    奚淮不愧是奚淮,两个世界都一个德行,他们两个人吵架十次有九次是因为他受不住奚淮的折腾,奚淮还像个小马达似的停不下来。

    还有一次吵架是因为他看书多了,睡觉多了,宁愿叠衣服也不理奚淮。

    他叠衣服招谁惹谁了?衣服不叠都皱了!叠衣服不到五分钟也要和他来吵一架!

    没一会儿奚淮跟着进了浴室,见他洗澡都得扶墙,走过去抱住他,让他能靠在自己的怀里。

    他靠在奚淮的怀里偷了会儿懒,奚淮会扶住他的。

    头顶的花洒洒着温热的水,淋在两个人的头顶。奚淮个子高,水淋在他的头顶过渡到池牧遥的身上。

    奚淮似乎冷静下来了,主动道歉:“我只是很想你,如果我们认识的时候我没签约大学就好了。”

    “我们的学校是同一个城市就很好了啊。”

    “一个星期才见面三次,所以想一直和你缠在一起。”

    “嗯嗯,我懂。”

    “那能不能……再来一次……”

    “……”

    …………

    被奚淮从浴室抱出来放在床上时,池牧遥还有些晕。

    浴室的环境让他有些缺氧,喘得厉害,哭得厉害,奚淮折腾得更厉害。

    他有些虚弱,许久都缓不过来。

    奚淮整理好房间躺在他身边后,他还是凑进了奚淮怀里,抱着他凶道:“你再这么过分,我就不理你了。”

    “嗯嗯,我错了……”奚淮虽然说得没多诚心,但是吻得格外温柔,最终将他抱进怀里,抱得格外珍惜。

    在池牧遥睡着后,奚淮还在黑暗里拨着他的发丝。

    在他看来,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他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和池牧遥在一起。

    难得在一起,竟然舍不得睡,只想多看一会儿,再看一会儿,怎么看怎么喜欢。

    什么是爱情呢?

    搞不懂,摸不清。

    只能够确定一点,无论在什么样的时间,什么样的环境,只要是那个人,便能轻易爱上。

    爱上了,便离不开了,用一生的时间青丝绕指缠,拥着吻着,珍惜着。

    我用桃花祭一世情谊,敢问郎君要不要饮一盅?

    我用温柔献于君怀中,试问郎君要不要携手同?

    我愿一醉天涯,我愿乱世为家,我愿此生不负,一生仅一人。

    敢问郎君愿不愿?

    闻他道:我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