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番外

    <ul css="tent_ul">

    奚淮带池牧遥做的运动很简单:打篮球。

    可惜池牧遥不会, 一举难为了两个人。

    教了池牧遥一会儿,奚淮拍着篮球看着他陷入了沉思,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教才好了。

    奚淮长这么大, 还没遇到这么棘手的“学生”。

    最终奚淮将球给了别人,带着池牧遥到了一边的操场跑道上问:“跑步你会吗?”

    奚淮已经对他的运动能力绝望到了一种境界,问这句话的时候都格外没有底气。

    “跑步还是会的。”池牧遥强撑着回答, 生怕奚淮就此放弃他了。

    “跟着我来吧。”奚淮带着池牧遥,和他并肩站在跑道上, 说道,“你跟着我的动作做,跑一段距离就跳起来一下,像是要抓什么, 竭尽可能将自己的筋骨抻开。”

    奚淮说的同时对他做出示范动作来, 他看得仔细,认真点头。

    他在合欢宗的时候挺能跑的, 但是现实世界里的身体还不够灵活, 身体耐力也不行, 跑一阵子就受不住了, 别说跳了, 能跑下来就不错了。

    奚淮只能走过来到他的后面推着他跑,到了后期他干脆开始求饶:“哎呀, 我不行了……我歇一会儿, 嗓子干……”

    “运动讲究持续, 你的持续时间不够, 达不到任何效果,现在只是做最基础的运动而已。”

    “循序……渐进……嘛……”池牧遥喘得不行。

    “坚持二十分钟就行。”

    学校的塑胶跑道八百米为一圈,暗红色的跑道上面画着白线, 不过由于走的人多,白线逐渐变淡了。

    中间则是草坪,草坪上都是柔软的假草,四季常绿,看上去沙红色和翠绿亮色分明。

    在夜里,操场会开着几盏大灯,靠近领操台的位置比较亮,靠近学校角落的位置则会陷入黑暗里。

    这二人结伴在操场上跑了两圈,便已经引起其他学生的注意。

    实在是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太过违和。

    学校里出了名的乖乖牌和奚淮这个惹是生非的主凑到了一起,似乎关系还不错?

    到了昏暗的地方,池牧遥干脆停住脚步,双脚踩着跑道不再动了,用后背顶奚淮的手,耍赖道:“我不跑了。”

    奚淮干脆破罐子破摔,松开手不推他了,看着他即将要倒下,赶紧又伸手扶住了他。

    他跌进奚淮的怀里,后背靠着奚淮的胸膛,抬起头来看向奚淮。仗着这里暗,旁人不仔细看看不清楚,他也没有立即从奚淮怀里离开。

    奚淮也低头看着他,表情不善:“你要是坚持不了我就不教你了,简直是在浪费时间。”

    “我学的!”池牧遥赶紧强调,“我肯定要加强体力,你那么能折腾,以我现在的体力受不住。”

    “我?折腾?”奚淮纳闷。

    池牧遥赶紧站起身来,反省自己是不是说得有点过?

    和一个17岁的男生说这个,的确不太合适。

    “没事。”他摆了摆手,没解释。

    奚淮微微眯起双眼,眼神越发不善。

    两个人相对站在寂静的跑道上,操场上还有零星的人在打篮球。

    他们并不算熟悉,这么静默下来后瞬间没有话说了。

    奚淮迟疑了一会儿,问他:“你为什么总来和我说话?我们不熟吧?”

    “因为我想追你啊!”

    “……”

    “你先别着急,我们熟悉起来了我才能表白的,你再等等。”

    “不是……你先等等,我是男的。”

    “我知道啊!”

    “我不是gay。”

    “哦,无所谓。”

    奚淮惊讶得难以淡定:“无所谓?!”

    “对,反正你真香得都可快了。”

    奚淮怒极反笑,看着池牧遥一脸的难以置信:“你、你怎么那么好意思?我就没干过真香的事情!”

    池牧遥依旧语气平稳:“嗯,我知道的。”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嘴硬,但是香还是会香的。”

    “我很欣赏你的自信,不过我们没有可能,我不喜欢男的。”

    池牧遥看着奚淮,竟然一点都没有被拒绝了的难过,甚至有种可以原谅万物的包容感。

    当初在洞穴里,奚淮也是让他滚,整日里凶巴巴的,后来还不是恨不得在他身上扎根|不|拔|出|来?

    他原地活动了一下身体,说道:“我不掰弯你,反正你会自己弯的。我休息好了,我们继续跑吧。”

    奚淮被他理所当然的态度气得语调升高:“我……我怎么就会自己弯了?!”

    池牧遥却跟哄小孩似的说:“好啦,别吼,走吧。”

    “……”奚淮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察觉出自己在被这小子牵着鼻子走。

    晚自习下课后,奚淮总会和朋友在操场上打一会儿篮球。

    最近池牧遥要参加一个物理竞赛,被学校寄予厚望,便不能和奚淮一起锻炼了,让奚淮再次有了和朋友一起打篮球的机会。

    他们一起打篮球时,旁边总会零星坐着其他人围观,有些女孩子还会给他们送水。毕竟就算他们风评不好,在学校里也是外形非常亮眼的男生,仿佛长得越“渣男”,反而越招人喜欢。

    或许是听说了这事,池牧遥还是来了,坐在看台上格外醒目。

    奚淮打一会儿篮球,朝着看台看一眼。

    松未樾则是凑过去感叹:“这就是学神追人的两不误境界吧?”

    只见池牧遥手里拿着一盏可充电的小台灯,扶着它照着书本,认认真真地坐在看台那里看书。

    夜风清凉,吹拂着他膝盖上的书页,月光在校园各处镀了一抹银色,他那里尤其明亮。

    或许是因为这小小的灯,他总会引来一堆飞虫,池牧遥看一会儿书,还要挥挥手赶走虫子。

    奚淮打了一会儿篮球便不打了,有女孩子叫他的名字他也没理,径直走到了池牧遥的身边坐下,说道:“要是必须学习可以不用过来。”

    “我听说会有女孩子给你送水,那我肯定要过来。”池牧遥说着,将手里的水递给了奚淮,“喏,我也给你带了。”

    “我说过了,我不会同意的,你也不用追了。”

    “先喝口水吧,我都没着急追你,你何必着急拒绝?”

    奚淮伸手拿过他手里的水,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结果就听到池牧遥说道:“喝了我的水,就是我的人了。”

    奚淮差点被呛到,把瓶盖拧上还给了他:“不要了。”

    “可是你已经喝了一口了,所以你身体有一部分是我的了。”

    “你还能把我分尸了?”

    池牧遥摇了摇头,伸手握住了奚淮的一只手:“暂时就要这一个部分,回寝室前这个部分归我了。”

    奚淮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来,池牧遥赶紧扣住手指,不让他离开,接着握着他的手继续看书。

    奚淮看着二人握在一起的手,又不想惊动其他的人让他们围观,便只是放下了。

    池牧遥的手指纤细白皙,柔嫩得像女孩子的手。不像奚淮因为练球,手上有薄薄的茧子,握着池牧遥的手,便觉得触感细腻柔滑,体温微凉。

    他握了一会儿,便凑过去问池牧遥:“套路这么熟,你追过多少人?”

    “你是第一个。”

    “你觉得我会信吗?”

    “我学习好到这种程度,你觉得我还有时间去追别人吗?”

    奚淮竟然无法反驳,这小子真是凡尔赛本赛,偏偏极具说服力。

    两个人牵着手并肩坐了一会儿,奚淮也没有离开,反而用手帮池牧遥赶飞虫。

    池牧遥则是坐在他的身边静静地看书。

    奚淮嘟囔道:“你在室内看书多好?在这里简直自讨苦吃。”

    “在寝室里看不到你啊。”

    “你在这里也没看我几眼。”一直都在看书,别以为老子没注意到!

    “但是距离你很近。”

    奚淮凑过去看了看池牧遥在看的书:“你真的能给我补习?”

    “嗯,对啊。”

    “你住单人寝。”

    “嗯。”

    “那我去你寝室吧,我签约的大学有保底分数线要求,我还差点。”

    “可以啊!”

    池牧遥直截了当地答应了,或许也因为这一瞬间的草率,让他体验了一把世间险恶。

    池牧遥看着奚淮的卷子陷入了沉思,目光像是钉在了卷子上,久久没|有|拔|出|来。

    他看了半晌才问:“保底分数线是多少?”

    “210分。”

    池牧遥再看看总分78分的卷子,做了一个深呼吸。

    他觉得,这78分可能是靠它和奚淮的缘分,选择题给了奚淮希望,如果让奚淮再选一次,他们的缘分就会尽了,因为奚淮有可能会选其他的答案。

    池牧遥放松了心态,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自己的笔记:“我先从基础教你吧,能教多少是多少,毕竟距离你考试还有十个月的时间呢。”

    “嗯,好。”

    学校有单人寝室,不过数量不多,并非愿意出更高的住宿费就能申请到,还需要学习成绩足够好,学校才会批准。

    这种寝室晚上不断电,让学生可以在夜里继续学习,池牧遥这种年级组第一名的自然可以申请到。

    不过这个房间很小,放了一张单人床,一个书桌,还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能够走动的地方就极小,两个人进来后走动都需要互相让地方。

    池牧遥的寝室小,堆放的书还多,导致两个人只能靠得很近。

    池牧遥踮着脚在上方柜子里找笔记时,身体伸展开露出半截腰来,腰肢纤细,皮肤白皙,奚淮看得一怔,很快错开了目光,暗暗做了一个深呼吸。

    池牧遥补课的时候很有耐心,讲解也十分细致,温温柔柔的,还总是对奚淮笑。

    尤其是池牧遥的眼神着实要命,本就是一双含情眼,目光在他的身上刮来刮去,明明没有实体,却仿佛刮去了奚淮半层皮,让他皮肤都紧绷了起来,一阵阵发热。

    奚淮学了一会儿就在思考自己过来跟池牧遥学习是不是不太合适了,这小子多少有点轻浮,总盯着自己看,目光含情脉脉的,这谁受得住?

    尤其是他拒绝了这个人,还和这个人共处一室?

    当时怎么想的?怎么鬼使神差地主动要求跟他学习了?

    果然还是应该找一个正规的补课机构,原来身高193厘米,也要担心自己会被补课老师揩油。

    他合上书,叹了一口气,说道:“笔记借我就行,我回去了。”

    “嗯,好。”池牧遥站起身来送奚淮,在奚淮即将出门的时候握住了他的手腕,“奚淮,你今天还是直男吗?”

    “是。”他回答得直截了当。

    “哦……那我再忍忍。”

    “再忍忍?”

    “嗯,其实特别想亲你一下……”

    “……”

    池牧遥总是能让他震惊到新高度。

    谁知,他因为震惊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看着池牧遥,引得池牧遥突然踮起脚凑过来问他:“还是说现在也可以?”

    奚淮的呼吸一滞,看着池牧遥突兀靠近的脸心脏猛地一跳,一股子火从胸腔开始往上蹿,直冲脑门,烧得他脸颊和耳尖都火热非常。

    最终,奚淮这个身材高大的男生,竟然被学校里的乖乖牌吓得破门而出,落荒而逃了。你是天才,:,网址</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