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番外

    <ul class="tent_ul">

    【平行世界番外, 不和正文产生太多联系】

    池牧遥呆呆地在病床上坐了许久。

    他没有猝死,还醒了过来,家中父母来探望他, 他的姐姐过来弹他的脑壳:“你可吓死我们了,如果不是你晕倒撞倒了盆栽发出声响, 我们都不知道你出事了, 整日就知道躲在房间里看书,不让人进屋……”

    池牧遥呆呆地看着姐姐,接着凑过去抱住了她:“姐, 我想你了。”

    姐姐一怔, 鼻子一酸便哭了, 揉着池牧遥柔软的短发安慰:“以后别熬夜了,知道吗?身体要紧, 考不考省状元无所谓, 我们还是想你好好的。”

    “嗯, 好。”

    池牧遥的穿书生涯有几百年之久, 那段时间都未再见过父母和姐姐,自然想得厉害。

    他家是书香门第,家里富裕, 父母通情达理,姐姐池牧妍也漂亮温柔, 从初中起便蝉联校花的位置,如今还在硕博连读。

    他年纪小,在家里却不会无理取闹,平日里乖巧,对姐姐一向很好,家中父母也不会偏向谁, 家庭和睦。

    这也是池牧遥性子平和的原因所在。

    现如今池牧遥住院抢救,昏迷了几日才醒来,可是吓坏了家里人。

    待一切平稳,池牧遥出院了,他家里人又觉得池牧遥相较于之前有些不对劲了。

    之前的小儿子沉迷于学习,偶尔玩会儿游戏,玩不久就通关了,总觉得游戏没什么难度,没什么意思。

    没承想病好了突然变了人似的,没以前那么热爱学习了,回到家里慢条斯理地沏茶,捧着茶杯发呆,还唉声叹气的。

    难得见不到人了,他们还以为池牧遥又偷偷去学习了,结果看到池牧遥在阳台浇花,剪花叶,突然回头和他们说,他想养只鸟,最好是黄鹂鸟。

    喝茶,养花养草,还养鸟?

    改变得是不是有点大了?

    其实池牧遥也有些恍惚,他穿书回来后,总是想念奚淮和书中好友,想着离开了书中的世界是不是就见不到他们了?

    这让他难受了一阵子。

    结果到了学校,因考试重新分班,他在班级里遇到了禹衍书和伊浅晞,他才愣在了当场。

    他所在的学校是走班制上课的,高考是3+2模式,班级的概念已然不强。

    而且,火箭班一般按照成绩分班,只有成绩好的才能进入,导致班级里的学生不固定。

    他本是打算跳级的,结果因为生病的事情耽误了,如今还是高二。

    看着高二火箭班里的同学,他甚至觉得自己的世界是错乱的……

    回头看到木仁站在火箭班门口气急败坏地说:“下一次考试我就能进来了。”

    显然是差一点点就能进火箭班了。

    这个世界……会不会连奚淮也在?

    池牧遥到了伊浅晞的身边,和她做了同桌。

    伊浅晞正在活动脖子,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周围,有点不明白校草怎么突然坐她身边了,这样她岂不是很招人恨?

    尤其是他们学校的校草很特别,女孩子喜欢就算了,还经常有男孩子为了他大打出手,只有校草本人身为祸害而不自知,甚至不知道有人喜欢他。

    池牧遥倒像是和她很熟似的,小声问:“你认识奚淮吗?”

    问的时候他很紧张,生怕这个世界没有奚淮这个人,或者奚淮在这里不叫这个名字,那他一定会陷入绝望之中。

    “那个体育生?”伊浅晞试探性地问。

    “真的有?!”

    “啊?”伊浅晞有点迷糊了。

    这是他们两个人第一次说话,不过这个校草说话怎么奇奇怪怪的?她完全不知道这个天该怎么聊。

    池牧遥先是开心了一阵子,接着又问:“他是高一的吗?”

    “他是高三的。”

    “他比我大?!”池牧遥惊讶得音量都提高了。

    “对啊,你不知道他吗?我都纳闷他是怎么进我们学校的,就那个长相,帅是帅,但是说他手里捏着几条人命我都信。”

    池牧遥突然特别开心,笑得格外灿烂,本就长得妖孽,笑起来更加耀眼,仿佛这一室的阳光都被他吸了去,人都变得光彩夺目的。

    伊浅晞看得直吞唾沫,这长相,这笑容,也不怪那么多人喜欢他。

    池牧遥坐在桌前捧着脸,想到奚淮居然比自己还大一岁,便开心得不得了。

    终于扬眉吐气了!

    奚淮,你也有今天!

    奚淮站在食堂里,他比一般的男生高出半头来,站在人群里格外醒目。

    食堂一侧是巨大的落地窗,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面种着的槐树,阳光透过树木间隙投到食堂内部,布下巨网一般的斑驳光影。

    奚淮被罩在网中,发梢和下巴上有光,明亮得有些耀目,凶帅的脸上多出了一分从外揉进来的柔和。

    他的身边站着好友松未樾和宗斯辰等人,也在排队等着打饭。

    “欸欸,是池牧遥。”宗斯辰用手肘撞了撞其他人。

    “他有什么好看的?长得娘们兮兮的。”

    宗斯辰却不在意:“一般来讲,男生对一个男生用娘们兮兮来形容,是对他颜值的最大肯定。”

    松未樾也没忍住,看了池牧遥好几眼。

    奚淮原本在排队,也跟着扫了一眼,他对男生不感兴趣,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觉得这小子长得弱不禁风的,便没再看了。

    谁知,宗斯辰突然兴奋了起来:“我怎么觉得他在朝我们这边看呢?”

    “好像还真是……头抬那么高,看淮哥呢?”

    奚淮被他们的话引得再次朝池牧遥看过去,很快和池牧遥四目相对。

    那双眼睛似乎是天生的含情眼,看着他的时候眼眸闪闪发亮,情意浓浓,竟然让奚淮心口随之一颤。

    他狼狈地躲开池牧遥的目光,想了想又看过去,池牧遥居然还在看他。

    这让他蹙眉,排队人群里,在二人逐渐靠近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主动问池牧遥:“看什么看?”

    这语气,绝对是找碴儿打架的。

    结果却听那个漂亮得不似真人的少年说道:“你、你好帅啊!”

    “……”

    “我叫池牧遥。”

    “哦。”

    “我知道你叫奚淮。”

    “……”奚淮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小子居然不怕自己,还在跟自己聊天?

    待到队伍排到了他们,池牧遥打完饭离开时还对他说道:“我去吃饭了,拜拜。”

    “呃……哦。”奚淮觉得很怪,他不认识这个人吧,和他道什么别?

    托着餐盘找地方坐下之后,奚淮还是时不时能感受到池牧遥的目光,搞得他一阵不自在。

    宗斯辰小声嘟囔:“校草不会是个0吧?”

    松未樾认同地点头:“确实像。”

    奚淮:“……”

    都什么奇奇怪怪的。

    池牧遥此刻格外兴奋。

    他在现实世界里见到奚淮了!

    身材高大,眉目俊朗,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额头没有龙角,和书中的样子有很大的不同,不过看人时不善的目光与印象里完全一样。

    这个人似乎并不认识他,但是他不在意,他知道这个人就是奚淮,凭借他对奚淮的了解,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确定。

    没错,就是那个很难相处,脾气很差,嘴巴很糟糕的奚淮!

    啊啊啊!奚淮瞪了他一眼,好可爱哦,他好喜欢!

    奚淮跟着宗斯辰等人到了高二火箭班门口,看着好友和火箭班里的女生搭讪。

    好友叫陆涛,看上了火箭班的一个女生,最近正在狠追。

    奚淮颇为无聊地靠着窗台站着,将吸管插|进杯里喝着早餐奶。

    火箭班的学生陆陆续续地背着包来上课了,池牧遥也在其中。

    他看到奚淮很兴奋,赶紧跑了过来到了奚淮的身前,引得奚淮奇怪地看向他,那疑惑几乎是镶嵌在眼底的。

    他似乎和奚淮很熟似的问:“你是坚持喝牛奶吗?”

    “……”这是什么鬼问题?

    池牧遥看了看他手里的牛奶牌子,问得颇为认真:“我如果也每天喝这个,还能长高吗?不用长你这么高,再多2厘米就可以了。”

    池牧遥,身高178厘米,他其实很想再长2厘米长到180厘米,这样还能帅一些,听起来似乎也威风一些。

    奚淮疑惑地看着他,接着回答:“身高主要靠遗传,没有这个根,你喝什么都没用。”

    “那也……想努力一下嘛!”池牧遥被奚淮怼得一阵委屈。

    “那你就试试吧。”奚淮看着他委屈的样子难得心软没再继续数落,“加上运动。”

    池牧遥当即来了精神,问他:“我不太擅长运动,你能教我吗?或者我们一起运动……你带着我一起。”

    “……”

    这个人怎么这么自来熟?

    他们很熟吗?

    池牧遥赶紧补充:“你要是帮我,我以后天天请你喝牛奶好不好?”

    “不好。”奚淮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没空。”

    “哦……那算了,拜拜。”

    池牧遥瞬间失落下来,背着包缓步进了火箭班的教室。

    松未樾目睹了全过程,也跟着纳闷:“这小子怎么回事?”

    宗斯辰凑过来小声说:“我怎么觉得校草想泡淮哥?”

    松未樾格外诧异:“真的是gay?那刚才淮哥基本上等同于拒绝了。”

    宗斯辰点头:“嗯,怪可惜的。”

    奚淮翻了一个白眼,回答道:“我又不是gay,可惜什么?”

    宗斯辰则是探头往教室里看:“如果是长成那个样子的男生追我,弯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你肯定是有什么大病!”奚淮丢下一句话便走了。

    池牧遥再次遇到奚淮时,居然是在寝室里。

    听说有人来找他,叫他单独出去一下,他还很纳闷,走出寝室老远看到奚淮站在寝室走廊的尽头,当即兴奋地跑了过去,问他:“你是来找我的吗?!”

    奚淮被他兴奋的模样弄得一怔,接着有一瞬间的尴尬。

    池牧遥依旧沉浸在兴奋里,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我这周特意没交手机,想加你的微信号,你可以给我微信号吗?”

    “……”奚淮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边的其他人。

    这时陆涛开口了:“是我找你。”

    “啊?”池牧遥奇怪地看向那个男生,他似乎并不认识这个人,于是奇怪地问,“你找我有事吗?”

    “听说你和方筱颖关系不错。”

    “还可以吧,她是我后桌。”

    “你要是主动调换座位,以后别招惹她,我今天还能放过你。”

    池牧遥看着陆涛警告他的架势,尤其是说话时还戳自己的肩膀,他终于意识到他们不是来找他聊天的,而是来警告他的。

    他没有再看陆涛,而是看向了奚淮,奚淮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的。

    奚淮本来不想来,是陆涛非得拽着他过来,说是人多气势足,尤其奚淮往人群里一站自带威严,必须带来。

    奚淮被烦得不行,便跟着来了,没想到陆涛要找的人居然是池牧遥。

    此刻被池牧遥盯着,他竟然不自觉地心虚起来。

    “你不是来找我的,是要来揍我的是吗?”池牧遥格外委屈地问奚淮,竟然因为难过,眼睑微微下垂,像可怜的小狗狗,声音都有点哽咽,“你很讨厌我吗?”

    “不是我……是他。”奚淮指了指陆涛。

    结果池牧遥根本不看陆涛,只是看着奚淮:“如果不是要揍我,你都不会来找我是吗?”

    奚淮看着池牧遥眼圈发红,一副要哭的模样,竟然下意识地喉间一滚,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

    竟然……有点心疼了?

    陆涛看着池牧遥居然不搭理自己,气得不行:“我他妈跟你说话呢?你转移什么话题?!”

    结果这句怒吼引得奚淮不悦,朝着他骂出来:“你吼什么吼?滚一边去!”

    陆涛一瞬间哑了,他自然不敢招惹奚淮。

    只是陆涛想不明白,怎么他找来的帮手,居然去帮他情敌说话了?

    奚淮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是不是加了池牧遥的微信号,这小子就能不哭了?

    谁知池牧遥没再提这件事,而是低下头,强忍着眼泪说:“那你揍吧,别打脸,不然我不好跟老师解释。”

    “我没有要揍你——”

    “那不揍了?”

    “不,本来也——”

    “那我走了,拜拜。”

    池牧遥委屈得厉害,兴高采烈地来,垂头丧气地离开,离开时的脚步声都与来时不一样。

    奚淮看着池牧遥离开时纤瘦的背影,突然一阵蹙眉,接着瞪了陆涛一眼。

    陆涛整个人都是蒙的。

    他是来警告情敌离自己追的女生远一点,怎么情敌不理他,他的兄弟也看他很不爽似的?

    奚淮收起手机,莫名地有点气,接着转身朝自己的寝室走。

    陆涛非常莫名,还是追了上去。

    宗斯辰跟在他们身后嘟囔:“看小美人要哭似的,我都跟着心疼了,我是不是弯了啊?”

    奚淮突然回头骂了他一句:“闭嘴吧你!”

    宗斯辰被这一声吼吓得一哆嗦,立即老实了。

    池牧遥在自己的寝室失落了一整夜,难得地失眠了。

    第二天一早他顶着黑眼圈,走进教室里便听到伊浅晞紧张地问:“听说那群体育生去找你麻烦了?方筱颖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你平时都不搭理她,是她上赶着找你。”

    池牧遥并未在意,摇了摇头:“没事。”

    他坐下后看到桌上有一杯早餐奶,于是问伊浅晞:“你帮我买的吗?”

    “不是,我可抢不到,这种加热过的一般都被晨练的体育生抢光了,我们去食堂的时候早没了。”

    池牧遥伸手碰了碰杯子,果然是热的。

    他们学校的体育生早晨五点半就集合晨练了,寻常的学生接近早自习才会起床去食堂。

    一般这个时候,食堂里的饭菜都被体育生打走很多了。

    他看着牛奶,有点怀疑是奚淮给他的。

    很快他又否认了,应该不是,这个世界的奚淮讨厌他。

    这时,他看到奚淮出现在教室的后门,见他看过去后,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

    伊浅晞有点紧张:“都找碴儿到这来了?”

    池牧遥还是走了过去,到了奚淮身前小声说:“在这揍我,会有人拉架的。”

    “晚上下了晚自习出来。”

    “那个时候揍我?”

    “我没事闲的打沙袋不好?打你还硌手。”

    “那有事吗?”

    “带你运动,你不是要长高吗?”

    奚淮看着面前的男生从失落瞬间变为了喜悦,表情变化跨度极大,但亮起来的眸子格外漂亮,像是珍珠撒进了星河。

    奚淮的心情也跟着他的表情变得奇妙,难以言喻。

    “我需要穿运动鞋吗?用不用换运动服?我们今天怎么安排?”池牧遥激动地问。

    “需要先加个微信,我得回班级了。”

    “哦哦哦!”池牧遥赶紧拿出手机来,加了奚淮的微信号。

    看着手机页面出现了奚淮的微信头像,他差点开心得手舞足蹈。

    奚淮看着他的模样,想要扬起嘴角笑,却强行装酷,努力压着嘴角,等转过身上楼梯的时候才笑了起来。

    那个校草不是学神吗?怎么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

    长得……确实很好看。

    眼睛湿漉漉的,也不知道哭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算了,还是别哭了,哭了他还跟着心里难受。

    池牧遥拿着手机回到座位,翻看奚淮的微信名、头像、朋友圈。

    奚淮的微信名很中二,叫“少啰唆”,他给奚淮改了备注为小龙人,不然那个微信名真容易让他对奚淮的喜欢一点点地减少。

    奚淮的头像是禁停标志,估计也是不想别人打扰他。

    朋友圈嘛……如果不是了解奚淮的性子,他都会觉得自己不被允许看朋友圈了。

    他给奚淮发过去了一条消息:晚上去哪找你?

    奚淮很快回复了:学神也上课发消息?

    吃吃喝喝最开心了:课上讲的我都会,我高一下学期没结束就已经学完了所有的课程了,现在都是在反复复习,我去你们年级组参加考试也能考第一。你如果有什么不会的,我可以教你啊!

    小龙人:……

    吃吃喝喝最开心了:怎么了?

    小龙人:行吧。

    吃吃喝喝最开心了:嗯嗯!

    小龙人:晚自习结束后我回教室取包,你在我教室门口等我。

    吃吃喝喝最开心了:好!

    体育生下午开始都在训练,晚自习结束的时间,他们训练才会结束,这个时间奚淮会回教室取包。

    熬到了晚自习下课,池牧遥赶紧收拾了东西拎着包上楼,准备去等奚淮。

    走到高三七班门口,便看到司若渝穿着工装走出来,池牧遥不由得一怔。

    司若渝在这个世界是老师啊……

    想象着司若渝的性子为人师表,池牧遥便久久不能回神。

    “看什么呢?”奚淮在这时出现在他身边,伸手钩住他的书包带,带着他进入了高三七班的教室到了自己的座位前。

    池牧遥还没站稳,便看到奚淮直截了当地在他面前脱掉了短袖上衣,用毛巾擦汗,接着换了一件衣服。

    池牧遥表面:“……”

    内心:十七岁奚淮的身体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