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天下平四季安

    <ul class="tent_ul">

    奚淮的化神期庆典办得极为隆重且顺利, 这恐怕也跟他威名远扬有一定关系。

    现如今,奚淮成了修真界唯一的化神期修者。传闻里说,他晋阶化神期出关后, 一瞬间诛杀了暖烟阁十七名元婴期修者, 这十七人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这一下子将暖烟阁殒落十七人的事情给解释清楚了,大家也都信以为真。

    也因为这一点,奚淮的能力被传得神乎其神。

    不过, 只有卿泽宗的人知道, 在奚淮出关之前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奚淮也只杀了七个人而已, 其中还包括卿泽宗的一名元婴期修者。

    而且连奚霖这个做父亲的都不知道, 奚淮杀元婴期修者的那一招是有限制的,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并非彻底无人能敌。

    这些奚淮只跟池牧遥说过, 并且他一个人默默地担下了诛杀暖烟阁众多修者的罪名。

    暖烟阁的那些人若是想要报仇, 记恨的也是他奚淮,而非池牧遥。

    奚淮这般厉害, 自然会引得众多修者来巴结, 有的是不想得罪奚淮以及卿泽宗, 有的是故意来讨好,有的则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闭关能得奚淮指点一二。

    所以庆典上来的宾客极多, 当真有踏破门槛的架势。

    大摆宴席之后, 便是多年的太平。

    奚淮并没有再去暖烟阁,甚至安静得让整个修真界诧异。

    暖烟阁的人或许觉得,奚淮成功晋阶化神期后, 第一件事就是来他们暖烟阁复仇。

    然而在奚淮看来,作死的孽障们都已经死光了,魔门对正派的报复也从未停止, 听说被他毁了的山中龙脉至今没有修补回来,估计至少得百年光景才能恢复如初。

    留着正派那些残存的虾兵蟹将也好,不然魔门的修者只会无法无天,也算留了克制他们的人。

    这段时间,奚淮沉迷于跟自己的道侣“叙旧”。

    他本以为他已经到了化神期,能帮池牧遥提升修为提升得更快。结果却发现元婴期晋阶所需灵力极多,修为喂给池牧遥后池牧遥的吸收速率,和他元婴期时喂金丹期的池牧遥是一样的。

    似乎……没什么太大的改变。

    于是,奚淮开始安慰池牧遥,整日里说:“只要心思诚,铁杵磨成针,水滴能穿石,你也能化神。”

    池牧遥:“……”

    他努力做了一个深呼吸,以此调整自己的心情,让自己保持心态平和。

    他根本没想过要晋阶化神期。

    他当初甚至没想过要筑基。

    可是……经过奚淮的不懈努力,他的修为逐渐到了离谱的程度。

    池牧遥没有很深明大义,他也不想靠自己承受奚淮的“热情”,被动之下还维护了三界的和平。

    他穿书之初幻想过奚淮的样子,想过他会身材高大,想过他会杀伐果断,却从未想过这个人会热爱做炉鼎,甚至忘记了自己身为反派的使命。

    全书第一大反派不去毁灭世界,不去跟男女主作对,也不认认真真地做魔尊想着统一三界,每天都像个怨夫一样地跟他计较奇奇怪怪的事情。

    诸如——

    奚淮阴沉着脸说道:“这一次的双修你没有投入。”

    怎么算投入?难不成双修之后要感慨一番表演个诗朗诵吗?!

    奚淮发了狠地问:“才连续六次就喊停,你是不是对我已经厌倦了?果然感情是会变的,在一起久了就没有那么喜欢了是吗?”

    他被“炼”得头晕眼花,甚至有了晕船一样的感觉想缓一缓,也惹这位爷不高兴了!

    讲不讲道理啊!

    那些也都还好,最离谱的是奚淮甚至有些幽怨地叹息:“你居然在双修途中还能起床去喂鸟?”

    池牧遥终于忍不了了,回答道:“啾啾已经饿了十几天了!”

    奚淮比他还委屈:“它不是早就辟谷了吗?修为和元婴期修者差不多的鸟还需要经常喂吗?”

    “我也元婴期了,我也不需要经常喂啊,你还是按着我喂!”

    “这能一样吗?我是你的道侣!而且我还是你的炉鼎!我想要做好一个炉鼎有错吗?”

    “你、你……它是我的本命灵兽!”

    “池牧遥,你居然为了一只鸟做到如此绝情的地步!”

    池牧遥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问:“我……我只是去喂了个鸟……而且我们已经连续六次了……我怎么就绝情了?”

    “六次怎么了?你看看你的修为都没有精进多少!你还有没有点上进心?”

    “……”池牧遥受不了这份委屈,往床上一坐,“我要出关。”

    “不行!我不许!”

    “你胡搅蛮缠!”

    “你不体谅道侣!”

    池牧遥和奚淮就此陷入了冷战,坚持了整整两天谁也不理谁。

    池牧遥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手中执笔写个不停,旁边还有青冥流火在跟他沟通。

    其实只要奚淮走过来看一下,就能看到池牧遥是在写他化神期能用到的功法秘籍。

    奚淮一个人在洞府房间里打坐调息,研究新的功法,耳朵却在时刻听着池牧遥的动静。

    听到池牧遥走到了洞府门口,当即下了聚灵玉莲花座,走出去拦住池牧遥:“你干什么去?”

    “有传音符传过来了。”

    “你就是借机想要逃跑,这种事情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

    池牧遥伸手渡入灵力,两道传音符进入了门内。

    第一个传音符是伊浅晞传来的:“师弟!我有崽崽了,可是这玩意会是个什么东西啊?!”

    奚淮跟着一同听的传音符,却没懂其中是什么意思,于是问道:“她在说什么?”

    “师姐她有喜了!”池牧遥格外兴奋,扯着奚淮的手一个劲地摇晃。

    奚淮被他的举动取悦了,火气消了不少,又问:“这是什么意思?”

    在奚淮的概念里,有喜事意味着晋阶成功,对于繁衍后代没什么概念。

    “就是小师姐她怀孕了。”

    本以为奚淮会跟着高兴,结果他却借题发挥:“你看看人家,青狐用了两年才重新能化成人形,到如今也才五年过去,他道侣孩子都有了。人家都有成果了,你呢,还是元婴初期。”

    池牧遥似乎是觉得牵着奚淮的手都很晦气,赶紧松开了,不想理他,于是点了另外一张传音符。

    席子赫的声音不急不缓地传了出来:“池道友,在下席子赫,即将与道侣韩清鸢举办道侣大典,想要邀请你来参加,不知可否赏光?”

    池牧遥听完眼睛一亮,这简直是两件喜事一起来了:“席子赫和韩清鸢的道侣大典,这肯定要去!”

    池牧遥说着翻看传音符上附带的请帖,请帖上也写了奚淮的名字。

    奚淮瞥了一眼请帖,看到时间是两个月后,不由得一阵不悦。

    明明打算一口气闭关二十年的,结果才七年就被打断了。

    池牧遥自然看出奚淮的不悦了,主动走过去抱着奚淮的腰,仰起头来看着他:“反省好了没有?”

    “我又没错,我反省什么?”

    “你是不是无理取闹?”

    “我没有……”

    “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承认自己态度不好?”

    “我一直都这样。”

    “那算了,我出关了。”池牧遥说着松开了奚淮,作势就要往外走。

    “池牧遥!”奚淮当即急了,握住了他的手腕。

    池牧遥停住脚步,用手指一下一下地戳奚淮的肩膀:“奚淮,我是不是太宠你了?喂鸟你都要跟我吵架,你自己冷静了两天还觉得自己没错?”

    “……”

    “还不反省吗?”

    “你为什么就不能专注于我呢?”

    “我怎么不专注于你了?我元婴期了,往后几百年的余生都是你的。可是我们的生活不能只专注于双修这一件事情,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比如喂鸟?”

    “也不是只有喂鸟……”

    “还有理账?”

    “还有——”

    “参加道侣大典,顺便给你的小师姐助产?你小师姐生完,御宠派的猪是不是又要怀了?”

    “……”池牧遥赶紧打住话题,“我觉得我们的争吵是没有意义的。”

    “我也觉得没有意义,这么多次了,你也没有改变。”

    池牧遥真的不知道这位大少爷应该怎么伺候才能让他满足,思来想去又觉得自己没错。

    喂鸟到底有什么错?!

    他干脆直接出关,真的不理奚淮了。

    奚淮看着池牧遥出关,表情逐渐垮了,想要追却没有追出去,最终只能闷闷地回了洞府,一个人独自生闷气。

    席子赫和韩清鸢道侣大典那日,池牧遥和奚淮虽然还没有和好,奚淮还是跟着池牧遥一同参加了。

    奚淮怕暖烟阁的人为难池牧遥,毕竟池牧遥曾经用阵困住了暖烟阁诸多天尊,这才是当年事情的真相,他去保护池牧遥才能放心。

    很多人似乎都没想到,席子赫的道侣大典竟然能邀请到魔尊及其道侣亲自前来,个个震惊不已。

    在他们的认知里,奚淮和席子赫应该没有过什么交集才对,至于那名覆着桃花面的男子,许多人都听说过他曾经是御宠派的小弟子,也就是传闻中的三界第一美男。

    不过韩清鸢和席子赫也只是多年前与池牧遥有萍水之缘而已,这二位居然能赏脸来他们的道侣大典,这就格外离奇了。

    不过,只有几个当事人知晓原因。

    他们平日里的确没有什么联系,甚至几年,几十年间连个传音符都没有传过。但是只要对方在需要的时候说一句话,那么另外的人就会千里赴约。

    这是一种很莫名的情谊,或许只有一同经历过生死,才能有着这样的羁绊。

    席子赫这一日格外忙碌,但是远远地瞧见了他们,离得老远便朝他们招手,池牧遥微笑着招手回应。

    伊浅晞也在这时拉着青狐祖宗来了他们身边,跟着感叹:“韩清鸢今天好漂亮啊!火红火红的。”

    池牧遥和韩清鸢不算熟悉,甚至没有过什么交流,他对新娘妆也不太感兴趣,只是问伊浅晞:“你们二人呢?何时举办道侣大典?”

    伊浅晞摇了摇头:“举办什么啊?我没有什么亲朋,他更没有,到时候相熟的人聚在一起喝顿酒就可以了。我们两个人一穷二白的,他能愿意每天都穿衣服出门我就谢天谢地了。”

    御宠派,穷。

    青狐祖宗化为人形后便在瘴气林里,虽然在相皇阁的修者身上捡到了些许东西,但是也很穷。

    这二人凑到一起,日子过得也很清贫。

    好在他们互相不嫌弃,过得还挺自在的。

    池牧遥听完开始思考,说道:“明年多招收几名弟子吧,到时候时不时和卿泽宗一同狩猎去,我们合作的话会有不少灵石进账。”

    “行啊,这也算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了吧。”伊浅晞又开始担忧孩子的事情了,“你帮我探探脉,或者帮我看看我肚子里的到底是个狐狸还是个人啊?人类怀胎十月,狐狸怀胎两月,我都不知道我究竟什么时候生,这万一两者结合,搞一个五个月就生了可怎么办?”

    池牧遥也有些迷茫,帮伊浅晞探查了许久也不知道她究竟怀的是个什么。

    这二人聊个不停,旁边奚淮和青狐祖宗则是同时盯着这二人时不时握在一起的手。就算池牧遥只是单纯地探脉,这二人的目光都如同钉子,钉在了池牧遥和伊浅晞的手上。

    “我也探不出,无色云霓鹿的能力也无用。”池牧遥只能放弃了,“你时刻留意着吧,要不这些日子住在卿泽宗,还能方便我照顾你。”

    伊浅晞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不用,没事,去你那里我还不自在。”

    “嗯,也好。”

    这二人许久未见,便坐在一起聊聊天,吃点瓜子,时不时还去找相熟的人聊天,青狐祖宗和奚淮则相对无言地坐在原处,相对静默。

    逐渐地,有观察着这边的修者躲得远远地议论:“听闻魔尊和他的道侣形影不离,今日看着倒是生分得很,都没怎么沟通,想来感情也一般。”

    “魔门的人哪有什么长情的?说不定各自都有着自己的相好,尤其合欢宗啊……你懂的。”

    偏好巧不巧的,这话让他们新任掌门听到了。

    禹衍书缓步走过,对他们说道:“修真界的事情莫要只看表象,我师尊与师娘也被传了多年的不和,现如今他们还不是在一起?既然想在修真界好好生存,就要学会用脑子活。”

    那二人赶紧跑远了。

    禹衍书回头看了看他们,没有继续纠缠,而是站在平台上远远看去,去看席子赫和韩清鸢的大典是否顺利。

    这时伊浅晞和池牧遥远远走来,一直冷淡的禹衍书终于有了淡淡的笑意,说道:“你们来了?”

    池牧遥点头,接着看着暖烟阁叹道:“如今的暖烟阁已经重建得很好了。”

    禹衍书也跟着轻叹:“自然没有当年威风,不过一切都在往好了改变,希望你看到的没有让你失望。”

    再看这暖烟阁,玉楼金殿,香焚宝鼎。

    气派的正殿雕栏玉砌,万顷琉璃,大理石的柱子上挂着喜庆的挂件,艳红得像是要燃起的火焰。

    弟子们不再像曾经那般古板,多了些许生气,门内一派祥乐和平的气氛。

    这般美好的样子,似乎就是他们一直想要的。

    现如今,暖烟阁已经不是第一大门派了,其他门派也在冉冉崛起。

    禹衍书也不觉得有危机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平衡,若是他们一家独大,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总是会变得扭曲。

    池牧遥和禹衍书看到了观南天尊和司若渝也来了这次的大典。

    当初观南天尊和司若渝的事情也闹得沸沸扬扬,偏这二人不在乎,今日是观南天尊徒弟的道侣大典,观南天尊自然要来。

    禹衍书看了一眼后笑道:“仪式即将开始了,我也需要坐在那里等着被敬茶。”

    说完开始苦笑,明明是席子赫的师兄,却要受长辈礼。

    “去吧。”池牧遥点了点头。

    仪式正式开始。

    “道侣放铃。”

    “道侣敬茶。”

    “道侣互认。”

    “道侣上香!”

    “礼成!”

    池牧遥意外地穿进了一本书中,他成了书中导致反派黑化的重要角色。

    结果在书中沉浮了百余年,他逐渐从小角色,成为了举足轻重的角色。现在还能坐在自己的道侣、好友的身旁,观看书中男女主的道侣大典。

    男女主有情人终成眷属,琴瑟和鸣。

    男二成功成为了掌门,带着暖烟阁走向晴朗的未来。

    而他——

    他扭头看向坐在身边的奚淮。

    他觉得,他只是随处可见的一簇烛火,而奚淮则是照亮整个世界的太阳。

    太阳的光芒盖过了世间万物,一时无两,而他只是不起眼的小火苗。

    然而,他们竟然融在了一起,小火苗逐渐成长,被太阳保护着,照顾着,深爱着。

    没有什么不相称,没有什么不相配,只要那份爱意跳动个不停,那么他们就是会携手一生的伴侣。

    从暖烟阁回来后,池牧遥在执事堂忙碌了几日,便又开始了悠闲的日子。

    奚淮似乎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在池牧遥的身边徘徊,有想要跟池牧遥和好的意思。

    池牧遥依旧不理他。

    奚淮没办法,只能带着松未樾、宗斯辰满林子抓虫子,接着捧着罐子到了池牧遥的身边说道:“这些绝对是这座山上最肥硕的虫子,想当鱼饵当鱼饵,想喂鸟就喂鸟。”

    这狂霸酷炫拽的语气,仿佛在说:“我要让全修真界知道,这个林子里的虫子被你包了。”

    池牧遥抬眼看向他,与此同时注意到松未樾和宗斯辰赶紧躲了起来,微微扬起嘴角却未道破。

    他沉着声音问:“你不为喂鸟、钓鱼这些事吃醋了?”

    奚淮像是蔫了,垂头丧气地回答:“不了。”

    “那还和执事堂,我的小师姐,御宠派的母猪吃醋吗?”

    “不了。”

    池牧遥早就不气了,他只是无可奈何,不知奚淮总在和他闹什么。

    现在奚淮都示弱了,便招呼奚淮说道:“过来,坐下。”

    他本想让奚淮坐在旁边,谁知奚淮偏要跟他挤一个椅子,抱着他,耍赖似的贴在他的后背上。

    池牧遥拽着奚淮的手扶着鱼竿,温声说道:“我教你钓鱼。”

    “好。”

    奚淮似乎拿出了最大的耐心来,才能耐着性子和池牧遥在湖边坐了许久,一同钓鱼。

    山温水软,万顷烟波盖清湖,雨条烟叶情意浓。

    池牧遥起初觉得两个人坐在一起有些挤,后来也渐渐适应了,身体往后躺在奚淮的怀里,这足够宽阔的肩膀比靠椅还舒服,还有温热的体温透过法衣传过来,暖融融的,让人变得懒散,没一会儿竟然舒服得睡着了。

    夕阳的余晖照在两个人的身上,清风拂动他们的发丝和衣摆,惬意非常。

    这时有鱼上钩,惊醒了睡梦中的人,池牧遥赶紧收线将鱼收起来,待将鱼放进桶里,他开心得要和奚淮击掌。

    奚淮不知他这个动作该怎么配合,只是依稀记得他和伊浅晞会击掌庆祝,于是伸出手掌来,池牧遥当即和他击掌,说道:“真棒,第一次钓鱼就钓到了这么肥的!”

    奚淮看着池牧遥开心的脸庞突兀一怔,被他大笑的样子迷得心口乱颤。有些人真是奇怪,明明相伴许久,竟然还能见一次,心动一次。

    回过神来后奚淮意外地感慨,似乎和池牧遥这般静静地独处,看着他开心的样子也很美好。

    他跟着微笑,帮池牧遥拎着桶,二人说笑着一同回了奚淮的山。

    二人牵着手,十指紧扣,凶戾的人也在这时变得温柔,低头看着伴侣,浅笑盈盈。

    他们似乎从未冷战过,依旧甜蜜如初。

    相伴的岁月太长,池牧遥曾为这长久到让人生叹的时间感到不安。

    后来他发现这种不安似乎没有必要,偶尔用无伤大雅的斗嘴来点缀,小情小趣,倒也不会无聊。

    你看,夜悄然降临,星星枕着云朵的腰,月亮落进水里引得猴子奋力地捞。

    我们从来都不知何为世间美好,直到我们彼此相遇,偶尔轻叹,能够遇到你真好。

    又是许久的闭关不出。

    也不知宗门的事务又积攒了多少,好在池牧遥的徒弟们渐渐已经办事利落,能帮他处理周全了。

    这段时间司若渝估计又来卿泽宗闹了,她总想着让池牧遥接手合欢宗,去做合欢宗的宗主,使得池牧遥直躲她,生怕真的做了什么宗主。

    他是真的不想。

    伊浅晞和青狐祖宗的小女儿也挺健康的,这小丫头遗传了青狐祖宗的妖艳相貌,眉眼与他极其相似,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们是亲父女似的。

    她灵力不受控制的时候,头顶时不时会出现狐狸耳朵,身后会出现尾巴。

    青狐祖宗不在乎姓氏,孩子便跟了伊浅晞的姓。

    池牧遥待这个小姑娘极好,时不时就会过去看望她,有爷爷辈终于抱到了孙女的欣喜感。

    池牧遥感受到奚淮吻着他的眼泪,似乎还有继续的意思。

    他哑着嗓子,扶着奚淮的脖子小声求饶:“奚淮,别再修炼了,再修炼我的修为都要超过宗主了……那样我岂不是要做合欢宗的宗主?”

    奚淮想到若是池牧遥再做一个宗主,又多了会让池牧遥分心的事务,那他恐怕又要闹脾气了,偏还不想停下来,只能商量似的问:“那你能不能只做,不吸收灵力?”

    这简直是在为难池牧遥,偏看到奚淮炙热的眼神却无法拒绝,只能顺从地说道:“我试试——”

    之后的话语未能说出,便被吞进了吻里。

    没有修炼不起来的合欢宗弟子,只有不够努力的炉鼎。

    这恐怕会成为奚淮的人生的第一信条,一生坚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