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天下平四季安

    <ul class="tent_ul">

    奚淮成功跃升至化神期, 神识分|身瞬间击杀了多名元婴期修者,此等实力让禹衍书都大为意外。

    想过晋阶化神期修为会提升,怕是会实力非凡, 却没想过, 真的跃升至化神期, 会有这般大的神通。

    原来到了化神期, 杀元婴期修者犹如元婴期时杀筑基期的小修士。

    这绝对是强大的威压。

    如此一来,奚淮倒真的成了天下人所畏惧的存在。

    不过禹衍书回过神来后,还是首先跟池牧遥打招呼:“池师弟, 我回阵中去寻席师弟, 他若是启用了他的法器, 是无法接收到任何传音的。”

    现如今, 观南天尊已经为席子赫寻得一可以镇压净化珠子的盒子,珠子放进盒子中, 便会收了净化的能力,被暂时镇压住。

    净化珠子拿出来后, 依旧是净化修为的利器, 加之席子赫这些年都在研习体术,已经成为了非常可怕的存在。

    池牧遥也是万分疲惫,回答道:“嗯,好。”

    他看着禹衍书重回阵中,也是一阵担心,青狐祖宗还没有回来。

    他们所有人都怕还会再生突变,赶紧回到了卿泽宗的护山大阵内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阵内有医修,还有门中弟子接应,就算如此,池牧遥还是强撑着挨个人查看伤势。

    一直在奚淮身边护法的修者们也纷纷从内门赶来, 询问这边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奚淮的神识分|身是通过池牧遥出现的,自然是最快的,不过这些人出关后也都纷纷赶了过来,来得很快。

    护法的人少了两个,所有人都心里明白,没有多问。

    卿泽宗终于恢复了原本的状态。

    自此,再也不会惧怕有敌来犯了。

    池牧遥不放心,让奚霖陪着自己重回幻境内。

    他们先是遇到了禹衍书和席子赫二人,与这二人告别后,这师兄弟二人便御物朝着传送阵而去。

    他们并非回暖烟阁,而是去往一处大阵,仿佛他们没有参与过这件事情,而是一直在大阵内修行。

    这是他们来之前就安排好的,有三宿可信任的其他人暗中接应。

    池牧遥则是着急寻找青狐祖宗,最终在幻境的角落看到了它。

    灵力耗尽后,青狐祖宗已经没办法再化作人形了,只能变为狐狸的形态,蜷缩在角落躲避。

    池牧遥找到它的时候,它依旧昏迷不醒,池牧遥便将青狐祖宗抱了出来。

    为了帮他,青狐祖宗也算是耗尽全力了,也不知需要恢复多久才能再次变为人形。

    池牧遥帮青狐祖宗治疗时看着它的情况,估算着,短则一年半载,多则怕是需要个三年五年。

    狐狸的报恩。

    明明总是一副不屑的样子,实则在帮他的时候,青狐祖宗是最认真的存在之一。

    能遇到青狐祖宗,救过它,也算是池牧遥的福分。

    池牧遥自身也十分疲惫,带着青狐祖宗回到卿泽宗护山大阵内,也只来得及抬头看向那乌云滚滚的天空,便累得躺在地面上呼呼大睡了。

    司若渝的伤势在池牧遥的治疗下好了五成,剩余五成怕是需要自己闭关恢复了。

    她打坐调息完毕,睁开眼睛便看到池牧遥躺在地上睡觉时,还不忘记从千宝铃里扯出毯子为自己盖上,不由得觉得好笑:“你们谁有力气,把他扶回去睡。”

    结果卿泽宗众人没人动。

    司若渝还当是自己的徒孙在卿泽宗没人缘呢,结果就听到松未樾为难地说:“谁敢碰他啊……少宗主刚化神的第一桶醋不得往头上泼啊?”

    司若渝听完就笑了:“碰都不能碰?”

    宗斯辰见自己父亲的伤势稳住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回答:“何止,多看一眼少宗主都瞪人。”

    司若渝没办法,只能让奚霖等人用控物术将池牧遥搬进了附近的小屋子里,找了一个地方,让池牧遥临时歇一会儿。

    池牧遥是养生的生活习惯,用脑过度后总喜欢睡一觉休息一会儿。

    这一次足足坚持了三个多月,累得他头疼欲裂,耳畔都环绕着嗡鸣。在确定闭关没有问题后,他终于有机会睡一觉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一觉足足睡了有四天之久。

    这期间,禹衍书和席子赫回了暖烟阁,暖烟阁内因为殒了十七名元婴期天尊陷入了混乱之中,甚至有人趁机闹事。

    好在禹衍书早有准备,混乱很快平息了下来,此时已经有人开始推荐他做代理掌门了。

    不过这件事情不能着急,怕是还需要周旋一阵子。

    司若渝也回了合欢宗,闭关自我疗伤去了。

    观南天尊一直没走,就算暖烟阁那边的传音符一道道传来,他也坚持留在合欢宗陪司若渝闭关,一个传音符也不听。

    至于奚淮,成功晋阶化神期后度劫意外地艰难。

    他之前一路顺风顺水,到了这次终于碰到了点磨难,留下了些许雷劫伤,好在“无伤大雅”,忍忍也就过去了。

    处理完宗门内部的事情后,他将池牧遥抱回了自己的洞府。

    等啊等,池牧遥就是不醒,吓得奚淮频频去探池牧遥的呼吸,生怕池牧遥睡着睡着人就没了。

    那个叫什么来着?

    哦,对,猝死。

    等来等去,正凑过去看池牧遥有没有其他异样的时候,池牧遥终于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和奚淮大眼瞪小眼地互看了半晌。

    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是这么四目相对,直到池牧遥弯起眼眸对他笑了笑,奚淮才回过神来。

    池牧遥坐起身来用了一个小洗涤术,接着伸了一个懒腰,又看向奚淮,目光来回打量。

    奚淮则是要兴师问罪似的,不悦地看向他,一脸“这次你别想轻易蒙混过关”的模样。

    结果池牧遥一个劲地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你的头发炸得像编了脏辫拆开后的样子。”

    奚淮:“……”

    “脖子那里也被劈黑了?”

    “……”

    “我筑基期度劫的时候也这样,我有药膏,还能帮你治疗,大概三个月左右就能新陈代谢掉了。”

    “……”新陈代谢是什么功法?

    池牧遥再次大笑:“但是头发我没办法,哈哈哈哈哈!”

    奚淮的模样实在好笑,度劫后头发焦了,脖颈到肩膀黑煳了一块,放在池牧遥原本的世界,奚淮现在的形象适合走“硬汉说唱”路线。

    池牧遥在床铺上笑得前仰后合,完全忍不住。

    奚淮本是想跟他吵架,结果这种氛围,他自己这种形象的确不适合吵架,吵着吵着,池牧遥都能笑场。

    奚淮看到他大笑的样子气得牙痒痒,干脆扑过去咬他:“你还有没有心?!”

    “有!”池牧遥被扑倒后仰面躺着,指了指心口位置,“心里都是你。”

    “……”奚淮的呼吸越发粗重,发狠似的怒视池牧遥半晌,接着凶蛮地吻住了自己的道侣。

    似乎是将自己所有的心疼,都化为一个吻来惩罚他。

    这或许是奚淮唯一舍得对池牧遥进行的惩罚了。

    疼惜得不行,爱得不行,偏他的道侣爱他更多,为了他什么都做得出来,豁得出去,让他无可奈何。

    很难想象,那么柔软的一个人,竟然为了他做出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

    池牧遥究竟救过自己多少次,他自己都要数不清了。每次池牧遥都是伤得很重,如果没有这种治疗能力,池牧遥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这个人用善良和温暖,温柔了他今后的岁月。

    像是春回大地,让他的世界春暖花开,处处是沁人心扉的清香。

    柔软为他,改变为他,发狂也为了他。

    有一个人爱自己至此。

    奚淮这辈子都值了。

    奚淮成功晋阶,自然要办庆祝宴,规模还很大,仅次于奚淮和池牧遥道侣大典的阵仗。

    池牧遥是卿泽宗的管事者,这次都是由他来张罗的。

    奚淮不情不愿的,像个幽怨的怨夫,看着池牧遥的目光都哀怨无比。

    谁能想到,当今修真界第一个化神期修者不是威风凛凛的模样,而是跟在道侣身后喋喋不休,吵着要去双修的模样?

    办什么庆典啊,都成功跃升至化神期了,为何不直接闭关双修二十年?!

    他跃升至化神期,这是多好的炉鼎?!放着炉鼎不用,搞什么庆典,还整日里忙得见不着人。

    知道的知道是他跃升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甩了!

    偏池牧遥难得看他一眼,居然没忍住笑了,感叹:“好蓬松的马尾辫子。”

    奚淮的头发还没有恢复过来,这些日子他干脆将头发全部拢起来扎了个简单的马尾,这样还能控制一下。

    没想到,这都能被池牧遥数落,当初在洞穴里说,只要他需要,现在就可以去死的阿九反而讨人喜欢了。

    奚淮本就有气,此刻说话更加不客气了:“再啰唆把你舌头割了。”

    “割了你就亲不到了。”

    “……”这的确是个问题。

    这期间,伊浅晞来了卿泽宗。

    现如今伊浅晞来卿泽宗不再是偷偷摸摸的了,毕竟和唯一的化神期修者有交情,反而是第一护身符。

    再加上暖烟阁内部大换血,正派一家独大的局面得到了控制。想当初正派招收弟子都是暖烟阁先选,淘汰下来的修者才能轮得到其他的门派,导致其他门派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这种招募方法早就让其他门派怨声载道了。

    现在这种制度废除了,反而和谐了不少。

    正派正在混乱期,也没人去管正派来魔门的事情了。

    毕竟现在因为魔门侵占,哪些是魔门门派,哪些是正道门派都分不清了。

    她来了之后拎起青狐反复看了半天,又重复问同一个问题:“它是真的筋疲力竭,不能变回人形了,而不是在唬我?”

    “师姐,它拼尽全力帮我,你却这般怀疑它,它知道了该有多难过?”

    伊浅晞也十分为难:“也不是……主要是它有前科。”

    池牧遥只能耐心解释,青狐祖宗努力坚持了三个月,耗尽了灵力才会如此。

    伊浅晞逐渐从怀疑,到了心疼,抱着青狐祖宗疼惜了一会儿,又将青狐祖宗放在了椅子上,接着从自己的百物锦里拿出了帮灵宠做绝育的工具。

    奚淮看得“扑哧”一声笑出来,有些幸灾乐祸。

    池牧遥赶紧去拦:“师姐,刀下留人啊!”

    “给有些灵兽做绝育是为了它们好!”伊浅晞格外坚持。

    “要不你等它能言语了,问问它自己的意见?”

    “它和我一起睡觉的时候,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池牧遥听到了青狐祖宗的神识传音后,为难地说道:“青狐祖宗传音跟我说,是你主动抱着它睡的,又不是它强迫的你。”

    伊浅晞当即暴怒:“你个臭狐狸,传音给他,为什么不传音给我?”

    接着便是一阵沉默,伊浅晞一会儿愤怒,一会儿无语,估计是在跟青狐祖宗神识传音。

    最后,伊浅晞放弃了绝育手术,抱着青狐祖宗离开了:“待庆典的时候我再来。”

    “好。”池牧遥目送这一人一狐离开。

    为了不让卿泽宗其他人看见奚淮做跟屁虫这丢人的样子,池牧遥干脆捧着账本,去了奚淮的洞府院落里,坐在石桌前看着账目。

    院落中,啾啾追着小鹿飞,“啾啾”地叫。

    奚淮抱着池牧遥的同时盯着那边看,问他:“鸟在说什么?”

    池牧遥看得出来,奚淮挺喜欢啾啾的,只是听不懂啾啾在说什么,只能一个劲地问他。

    他至今还记得,他告诉奚淮,啾啾觉得奚淮是自己爹的时候,奚淮的表情有多复杂。

    甚至一脸认真地问他:“我算个鸟爹?”

    听着像骂人,实则是认真发问,这就很让人捧腹了。

    池牧遥回答:“它在追着小鹿说,自己在幻境里有多厉害,它的攻击有多强。”

    “小鹿能听懂?”

    “对啊,无色云霓鹿是最能沟通灵兽的了,他们能够听懂所有灵兽的言语,不过此时它是烦的,估计还挺懊恼自己的能力的。”

    “青狐是一名妖媚的男人,你说,待哪日啾啾也化了人形,会是什么样的?”

    池牧遥突然停下来,也跟着朝啾啾和小鹿看过去,说道:“我猜,啾啾应该是一个浓眉大眼、血气方刚的少年,一头金发,混着几缕黑丝。人有些傻里傻气,但是真的实战的时候斗法能力很强,而且,绝对很讲义气。”

    “那小鹿呢?”

    “应该是温润少年的模样吧,眉眼俊朗,气质脱俗,人也文质彬彬的,十分重感情。说不定是一头银发,眉毛和睫毛都是银色的,眼眸颜色很浅。”

    “那万一头发和鹿角一样是透明的呢?”

    池牧遥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名仙气飘飘的少年,偏一头透明的长发迎风飞舞,远看根本看不到头发,或者只能看到大致头廓,依稀可以看到圆溜溜的头顶……

    那跟秃头有什么区别?

    池牧遥长长呼出一口气:“这种事情不能细想,罢了罢了,不会的……北极熊的毛也是透明的,只要小鹿他脱发不重的话……聚在一起……”

    脱发的鹿……

    呸呸呸,这种猜想多不吉利?!他赶紧朝着小鹿道歉,引得小鹿一阵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