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天下平四季安

    <ul class="tent_ul">

    暖烟阁有一元婴修者是土系单灵根, 战斗时地裂山摇,巨石崩塌,漫天滚石皆可成为他的武器。

    在他战斗时, 所有人的耳边都充斥着轰隆隆的巨响,震颤云霄。

    从霞光漫天战斗至夜朗星稀,这种震颤还是给池牧遥他们带来了危机。

    娴悦天尊就算是重伤,到底还是有元婴后期的修为。

    同为元婴期, 初期、中期、后期的修为差距却极为巨大, 尤其娴悦天尊还是以斗法能力见长的修者, 与这位霸道非常的土系修者相互配合,凌厉的攻击逐渐让他们吃不消。

    啾啾的出现的确是在这几位元婴期天尊的意料之外, 他们从来都不知道修真界还有一只斗法能力如此高强的鸟, 身上还有着棘手的虺龙焰,虽然与虺不熟悉, 但是能够互相配合。

    但是啾啾常年伴在池牧遥身边,池牧遥还是一个不经常斗法的人, 导致啾啾少了一些实战经验, 虽然有一些本事,却不能完美地应对实战,频频被几名元婴期天尊算计。

    这几名修者相互配合,声东击西, 有人去吸引啾啾的注意力,有人放冷箭。

    一名修者躲在暗处,拉满弓弦, 一箭击穿啾啾的左侧翅膀。

    啾啾哀鸣了一声,愤怒回击,不管不顾地冲向放箭者, 用爪子一抓,按住了那个人,接着用嘴去啄。

    啾啾的身上自带火焰,靠近便让人有灼烧感,那修者放声哀鸣。啾啾如此发狠之下威力非凡,硬生生啄下那人一条手臂来。

    这时还有人朝它丢出法术攻击,它只能展开一侧翅膀,丢出数道火系法术,那人立刻抵挡,啾啾已至他的身前,丢出了最后一道攻击。

    那火弹是啾啾残存的最后一发攻击,蓄力一击,火弹穿透那人的胸口,让那人再无法挣扎,直挺挺地倒下。

    在啾啾翅膀挨了一箭的同时,池牧遥作为它的主人也跟着心口一颤,大声召回它:“啾啾,回来!”

    啾啾也不恋战,第一次和多名元婴期的高手斗法,还能让一人残臂一人战殒,已经干得非常漂亮了。

    啾啾进入灵兽袋前,还嘤咛似的“啾”了一声,池牧遥心都疼得揪起来了。

    现如今只剩下虺在苦撑,它在战斗的同时,还要竭尽可能地保护池牧遥和司若渝,没有啾啾放得开。

    在啾啾让一人重伤后,血腥味吸引了虺的注意力,它干脆张嘴将那人吞了,靠吞食修者来恢复自己的战斗力。

    又殒一人。

    对方还剩三人。

    池牧遥只能艰难起阵。

    “二十四杀吞云阵,起!”池牧遥低喝了一声,在他被两只灵兽保护时布置出来的法阵已经悄然散开,朝着剩下的三名元婴期修者而去。

    这三人岂是寻常之辈,对于阵法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小心谨慎绝不靠近法阵范围,并且会找方位躲闪。

    虺的身形巨大,无法将池牧遥二人保护得周全,这三人见缝插针,找到机会就要攻击金钟一番。

    金钟也有自己的耐受度,他们为的就是突破这一点。

    苦战。

    煎熬。

    池牧遥元婴期后第一次亲身参与的战斗就是这种规模的,这让他坚持得格外艰难。

    幻境内三个多月的苦撑,已经让池牧遥耗尽了心神,此刻也只是最后的挣扎了。

    他用二十四杀阵再杀一名暖烟阁修者后,快速对司若渝眼神示意,二人同时动作,二十四杀阵配合幻术,掩护他们撤离了这处幻境,朝卿泽宗而去。

    这阵中其余的人怎么可能放过他们,这是杀他们的最好时机,他们已经撑不住了!

    司若渝和池牧遥都是逃跑的高手,后方还有虺为他们断后。

    他们离开的同时还在想方设法用幻术困住阵中的人,接着通知月暮宫宫主,让他带领幻境中的其他弟子撤离。

    然而池牧遥却看到月暮宫宫主一身浴血地走出来,不由得一惊,赶紧迎了过去。

    “我们……之中也有……我明明留意了其他人……可是他……他是我多年好友……”月暮宫宫主被池牧遥搀扶而起,一脸绝望地说道。

    这一次入阵的修者中也有暖烟阁的细作,他们不知是怎么被暖烟阁收买的,从小便入了卿泽宗的人居然也会倒戈,还能一剑刺进百年好友的胸膛。

    月暮宫宫主身受重伤,更加难过于好友的背叛。

    难怪娴悦天尊突兀地知道了他是阵眼。

    他还当那细作定然在护法的人中,没想到细作不止一人。

    池牧遥见月暮宫宫主已经奄奄一息,只能赶紧帮他疗伤,如果不续上这口气,怕是下一刻他就会死去。

    就在这时,刺伤月暮宫宫主的人提剑走了出来,越过虺,直直朝池牧遥攻击过来。

    这人知道直接攻击金钟的话,攻击会被金钟隔绝开,但是攻击的余波可以伤及池牧遥。

    所以与其直接攻击金钟,他宁愿竭尽可能地增大攻击余波,蓄力一击。

    池牧遥、司若渝、月暮宫宫主三人皆在金钟的保护范围内,这一击之后,金钟持有者池牧遥被震得伤得最重,另外二人也不同程度地受了伤。

    池牧遥呕出一口血来,快速治疗自己被震碎的五脏六腑,恨恨地抬眼看了那人一眼。

    是独眼修者。

    池牧遥曾经费劲心力帮他疗伤,为何……他会这般对待卿泽宗的人?

    司若渝嘴角噙着血,扯着另外两人一齐离开,口中说道:“走!”

    司若渝独自逃生的确厉害,但是再带两人就有些吃力了,调用飞行法器的灵力都有些不足。

    好在这时从阵中再出来一人,挡在了他们的身前。

    这人身姿挺拔,明明亮给池牧遥的只有一个背影,也让池牧遥看到了这个人身姿如松般的仙人之姿。

    是禹衍书。

    禹衍书身上也有伤,得到了撤离的信号后跟着出来,看到了这一幕自然要保护池牧遥等人。

    池牧遥看着禹衍书明明实力不敌元婴后期的独眼修者,却还在苦苦支撑的模样,突兀地心口一暖。

    禹衍书,还是那个禹师兄。

    就像当初在弥天桐阴阵中一样,多次将他护在身后,一身正直,纯白善良。

    是啊……

    他不该将禹衍书想得太坏,他多疑的时候也会犯浑。

    那个人要做的是匡扶正义,又怎么会做背信弃义的事情?

    松未樾和宗斯辰一直在卿泽宗的护山大阵内等待接应池牧遥等人。这种等级的战斗,他们这些金丹期的修者根本无法参加,进入战局中便会被元婴期修者瞬间击杀。

    他们也是在这时,才开始痛恨自己修为不够。

    宗斯辰眼睁睁看着月暮宫宫主身受重伤,甚至无法行走,看到他们三人乘坐飞行法器上艰难往回赶,身后还有追杀的人。

    “爹!”宗斯辰大喊了一声,这一声仿佛是从胸腔里发出的悲鸣,他眼眶发热,噙着泪不让它掉落。

    然而他却眼睁睁地看着那即将靠近护山大阵的人被截住了。

    围困三个月,阵中只活下了六名暖烟阁的修者。

    在司若渝离开幻阵后,幻阵便没有那么诡诈难测,让被困在幻境中别处的修者也能逃出幻境,和娴悦天尊等人会合。

    加上叛变的独眼修者,他们有七名元婴期修者。

    这些人和离开幻境的卿泽宗修者,在护山大阵外展开正式的交战。

    月暮宫宫主只剩下了一口气。

    池牧遥艰难地为卿泽宗修者丢出治愈术的同时,扶着月暮宫宫主强忍着痛苦为他疗伤。自己也伤得厉害,却将主要的治疗灵力都用给了月暮宫宫主。

    他的伤虽重,却不致命。

    但月暮宫宫主撑不住了。

    司若渝也身受重伤,只能艰难维持。

    池牧遥四处看了看,甚至没看到青狐祖宗,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得到讯号顺利出来。

    情况变得焦灼,卿泽宗的众人处于劣势,暖烟阁方七人更是发狠乘胜追击,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娴悦天尊再次追来,似乎也知道了如何才能破解金钟的保护,逐渐削弱了金钟的耐受度。

    眼看着金钟破裂,娴悦天尊狂喜,接着朝司若渝攻击过去。

    司若渝斗法方面不是娴悦天尊的对手,节节败退。

    池牧遥在慌乱之中再续金钟,伸手想要将司若渝拽回金钟的保护范围,手却硬挨了娴悦天尊一剑。

    司若渝回眸瞬间看到池牧遥的三根手指被齐齐砍断,一瞬间双目血红,怒骂:“你这老尼!”

    “自顾不暇呢,还管别人?!”娴悦天尊冷笑,举剑便要继续攻击。

    就在这时,池牧遥的眉心突然绽放了一抹红光,红光如一簇小小火焰,燃烧成一个火样的烙印,接着从烙印中冲出了一道身影,朝着娴悦天尊一掌击去,同时喝道:“滚开!”

    娴悦天尊吃了一惊,身体遭遇重击,朝后跌去重重落地,竟然许久没能爬起来。

    所有人都看清了那道身影,竟然是奚淮的神识分|身。

    熊熊战火之中,屹立着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一侧额头上有着一根龙角,眉目俊朗却有着极深的戾气,不怒自威。

    他的身上有着煌煌威势,挺拔的身姿带着毁天灭地般的气势。

    他的身后是如水洗过的天空,其中独挂一弯明月,月下像是被血浸染过,映出了极淡的红。树影婆娑,风中瑟瑟,摇摆如招手鬼魅。

    在场所有人看到他之后险入了两种极端,一方狂喜,一方则是惊慌。

    池牧遥趁这个时间运用治愈能力,帮自己再生了手指,看着自己完好的手掌,依旧心有余悸。

    那疼痛让他刻骨铭心。

    他看到奚淮的神识分|身转过身来看向他,目光先是看向他的手,接着怒视他:“池牧遥,你在弥天桐阴阵中是不是也这样过?金瞳天狼身边的手臂是你的?!”

    “没事……不疼……”他赶紧解释。

    “不疼?不疼的话,我的道侣印位置会出现眉间血?!”

    池牧遥看着混乱的战场,赶紧提醒奚淮:“你赶紧去帮他们……”

    奚淮大手一挥,天地间瞬间静止,风不再动,火不再燃,时间似乎都停止了,周围正在战斗的其他人都顿在了原处,僵化了一般。

    这是何种功法?池牧遥竟然不知。

    奚淮先是稳定了一下月暮宫宫主的情况,才走到了池牧遥的身前,恶狠狠地说道:“你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我还有心情管他们?”

    “疼!”池牧遥只能这样承认,“疼死了,你居然还凶我!”

    奚淮当即一噎,伸手握住了池牧遥的手查看,心疼得手都在微微发颤:“池牧遥,若是我再发狂,也只是因为你!你若是再让我这般心疼,我可要大开杀戒了!”

    “那我以后小心些,行吗?”他乖顺地问。

    奚淮受不得他这样,只要他一示弱,奚淮总是瞬间心软,最后也只是恶狠狠地自己跟自己生气。

    奚淮松开了池牧遥的手,回过身去看暖烟阁的几名修者以及独眼修者。

    紧接着单手掐诀,低喝一声:“破!”

    随着这一声口诀被说出,七名元婴期修者突兀地动了,在静止的世界里身体炸裂开,巨大的血花四溅飞射,像是七道水幕,抑或者这寂静夜里绽放的血色繁花。

    奚淮能够控制的静止时间已过,时间恢复。

    在场众人仍旧不知之前发生了什么,只见面前的对手突兀地身体炸裂,有人直接一命呜呼,有人则还残余着最后一口气倒在血泊之中。

    奚淮随便提了一把佩剑,朝着还在努力挣扎爬行的娴悦天尊一剑落下,再一剑落下,将她十根手指全部剁下才收了手。

    池牧遥看着这惨烈的画面有些恶心,甚至有了想要吐的冲动。

    他只能努力不去看那边,却听到奚淮说道:“留给你们玩。”

    池牧遥不想玩这个,他看着就觉得画面非常恶心,赶紧回身帮月暮宫宫主疗伤。

    司若渝倒是很感兴趣,提剑到了娴悦天尊身前:“多少同门一场,不如我送你最后一程。”

    娴悦天尊眼眸中最后一丝光也黯淡了下来。

    眼前的奚淮只是神识分|身,无法久留,见他要离开,池牧遥赶紧问:“闭关顺利吗?”

    “除了突然感受到道侣身受重伤,还流了眉间血,其他的还好。”

    “那你有没有……”

    奚淮没回答,指了指天上。

    所有人朝着天上看去,便看到卿泽宗的上空中聚集了厚重的云层,隐隐有雷闪的样子,那滔天的阵势,显然比元婴期的雷劫更加恐怖。

    池牧遥一瞬间狂喜。

    他做到了!

    他拖延住了暖烟阁的入侵者整整三个多月,为奚淮的闭关争取了时间,让奚淮能够顺利晋阶至化神期。

    刚入修真界的他一度觉得自己不过是蝼蚁,怕是只能靠躲避度过余生。

    奚淮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勇气,竟然让他变得勇敢,敢于面对这样的困境。

    并且他真的做到了!

    池牧遥看着奚淮淡化了的身影说道:“你多加小心,我等你!”

    奚淮“嗯”了一声,最后看了他一眼,接着身影逐渐消失,回归本体。

    修真界在举办道侣大典时都有道侣互认的环节,也就是互相埋下道侣印。

    这印记多半只能用来感知道侣的位置与大体状态。

    只有感情极深、绸缪缱绻的眷侣,才能到感知到对方痛苦,甚至流出眉间血,靠着眉间血祭出神识分|身来救人。

    原本以为这只是传说,没承想今日倒是见识了。

    池牧遥和奚淮做到了。

    此时明月,那时暗房。

    池牧遥站于天地苍茫间匆匆回望,仿佛又回洞中岁月。

    黑暗中,他突破了自己的心理防线,试着触碰了被锁链困住的人,握住了那人的手。

    接着,二人十指紧扣。

    不逃不跑,怎样的艰难险阻都在你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