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天下平四季安

    <ul css="tent_ul">

    或许暖烟阁众人都会永远记得这一次战斗, 甚至要比当初两界交战记得更深。

    因为这一次要比之前每一次战斗都要更加绝望,步步艰辛,进退两难。

    或许他们没有机会再回忆这一次战斗, 因为……他们恐怕再难从这一处幻境之中逃脱出去。

    娴悦天尊本以为自己的法器破除了幻境,没想到幻觉依旧包围着她。

    她看到的是平整的地面, 脚尖轻点,想要纵身远离,实则踩中了阵中的机关。

    这幻境精密到让人心惊, 一重接着一重。

    犹如进入了梦魇的状态, 觉得自己醒了, 潜意识里还做了一些事情,实则并没有醒来,她也什么都没有做过。

    她以为她破了幻境,幻境也是被破了的模样,刚刚松懈下来,却发现自己依旧在幻境之中, 之前破解幻境的假象也只是幻境的一部分。

    幻境如随身鬼魅, 如脚下人影,甩不掉,离不远。

    这法阵与幻术的结合极为巧妙, 设计幻境的人了解设计法阵的人,两者互相协作, 配合得天衣无缝。

    甚至算到了被困法阵之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应对,对他们应对之法还有其他的陷阱等着他们。

    他们仿佛是牵线木偶, □□控着在阵中行走,走的都是布阵者安排好的位置。

    一步错,步步错。

    想要逃脱却逃脱不出, 因为他们没有别的方法,那种情况下,他们只能那样应对。

    布阵者预判到了他们的预判。

    这种受控感,让他们感觉到了凌驾于他们能力之上的能力——绝对的计算能力。

    幻境控制——司若渝。

    法阵布置指点——观南天尊。

    法阵完成与预判计算——池牧遥。

    池牧遥算到了很多,也算到了娴悦天尊并不算笨。

    但是当他看到娴悦天尊居然是第一个寻到他,并且知晓他是阵眼的人,就让他有些意外了。

    此时娴悦天尊伤得很重,脸上却有着狰狞的笑,笑得极为疯狂:“狂妄小儿,徒有几分聪明,就真当自己运筹帷幄了?我叱咤于修真界时,你不过是到处寻欢的贱骨头罢了。旁人刻苦修炼,你们倒是轻松,张开腿就能修炼,还真打开了你们的无限前途!”

    池牧遥一直盯着娴悦天尊看,目光如古井平静无波,金钟护体的同时,还在对她进行着预判。

    被人挑衅他依旧毫不在意,他知道这是娴悦天尊故意挑衅,自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掉以轻心。

    他微微扬起下巴,并不惧怕:“我自然是不敢过分狂妄,我若是真那般厉害,也不会用这种法阵迂回而战。几月有余了,居然还让你苟活了下来,果然是我学艺不精。”

    在这幻阵中迂回杀人,持续了几个月的时间,依旧没能将暖烟阁十七名元婴期修者全部杀光。

    实在是元婴期修者过分难缠。

    若不是实力的确不敌,池牧遥也不会用这种劳神伤魂的法子。

    娴悦天尊依旧是嘲讽的模样:“你可知,其实我们这群人只是分散你们注意力的,真正会对你道侣动手脚的人,此刻正在你道侣的身边!

    “想来这些时间过去了,他应该已经让你的道侣走火入魔了。

    “听闻他因为虺龙焰的关系,走火入魔后会不分敌我,见人就杀,也不知这次走火入魔会和卿泽宗的其他人战成什么样。自相残杀啊——该是何等美妙的场面。”

    池牧遥面色依旧平静,没有任何波澜,听完甚至对娴悦天尊展颜一笑。

    他面容极好,如旷世美玉,如此微笑灿若朝阳,引花开无数。

    娴悦天尊看着他那张完美无瑕的脸,竟然也生出了恨意来。

    池牧遥柔声说道:“其实,我知晓了你们会来的消息就已经想过,有人能收买你身边的死忠好友,是不是你也能收买卿泽宗护法的前辈?

    “你们是不是也可以来一招声东击西,引走我全部的注意力,让我在这里拖住你们,但你们放了一颗重量级的棋子在卿泽宗内部?

    “我这人,遇到我在乎之人的事情,也会变得多疑。所以,我提前在护法人的座椅下做了手脚,还提前告诉了奚宗主。奚宗主在护法的同时,还会留下一缕心念观察其他人。如果有人在护法期间使诈,那个人会被奚宗主即刻绞杀,所以你想让奚淮走火入魔的大计不会完成。”

    这也是池牧遥说,他信禹衍书的话七成的原因所在。

    他不确定禹衍书知不知道卿泽宗内有细作的事情,毕竟禹衍书是只字未提。

    如果禹衍书不知道,那么就是娴悦天尊留了一手。

    如果禹衍书知晓这件事情却不提,那么池牧遥只能认命,承认禹衍书变了,他也不想奚淮跃升成功,他想改变暖烟阁,就要保证暖烟阁能一直在。

    所以,他想和自己合作杀娴悦天尊是真,不想奚淮晋阶成功也是真。

    若是后者,那么日后禹衍书也会成为池牧遥和奚淮的劲敌。

    池牧遥不想将禹衍书想得太坏,他想往好了想。

    所以,此刻他依旧只是想尽快解决了娴悦天尊。

    听到了池牧遥的话,娴悦天尊的表情逐渐垮了,似乎是真的被池牧遥说中了。

    她的最后一张底牌也没有了。

    距离奚淮闭关已有半年。

    他们是在奚淮闭关后三个月才动身过来破坏的,这是他们能坚持的极限,生怕时间久了,奚淮就已经晋阶成功了。

    接着,他们被困在幻术阵中打消耗战也三月有余。

    这个时候,也不知奚淮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她安排在卿泽宗内部的那个人有没有成功。

    得不到任何消息,自己这边还得不到突破,僵持的情况着实让人焦躁。

    娴悦天尊怒视池牧遥,目光发狠,接着笑道:“只要杀了你即可!”

    只要杀了池牧遥,这个阵就破了,卿泽宗留下的这群虾兵蟹将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到时候破了护山大阵,杀进卿泽宗,让护法和晋阶的人走火入魔,他们就算没有白来。

    池牧遥也在同时动了。

    他意识到了,在他与娴悦天尊周旋之时,旁边还埋伏了四名元婴期修者,此刻五人一同攻击过来。

    他们终于知道应该聚集在一起了,让池牧遥惧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他探察到青狐祖宗受了重伤。

    青狐祖宗的确可以控制修者为自己所用,但是如果那些人不顾及同门的生死,硬要去杀青狐祖宗,青狐祖宗自身斗法能力与防御能力都不强,也难以一直抗衡。

    禹衍书也是如此,他刚刚晋升元婴期不久,实战经验终究是不敌前辈们的。

    再说卿泽宗中的其他前辈,此刻怕是多多少少都受了伤。

    有的则是守着自己负责的范围不敢离开,不然不熟悉其他位置法阵布置的他们,也会像暖烟阁众人一样,陷入到幻境的攻击中,反被己方的法阵所伤。

    池牧遥身为阵眼时刻小心,他也曾小心翼翼地去帮其他人疗伤,注意到自己在被娴悦天尊追踪后连治疗他人的机会都没有了,在阵中周旋的时间更多。

    今日,还是被围困住了。

    见池牧遥被人围攻,一直躲在暗处的司若渝不得不出现帮池牧遥抗衡。

    这里居然只剩下他们二人,还都是斗法能力并不强的修者。

    他们一群人能坚持三个月,能一直坚持到今日已经实属不易,他们已经为奚淮的晋阶争取了很多时间。

    此刻的池牧遥想着的竟然只有让其他人都活下来就好。

    若是他真的撑不住了,就在幻阵的掩护下和其他的前辈一同回到卿泽宗护山大阵内去,在阵内至少还能再撑一段时间,还能恢复些元气。

    待他们恢复了过后,还能在卿泽宗内与这些人再战一场。

    护山大阵被破的动静也会引来魔门其他宗门的注意力,到时候与卿泽宗交好的宗门也会过来帮忙。

    只是……魔门修者大多心思叵测,来了之后知晓奚淮在闭关,说不定会借机趁火打劫,一同阻挠奚淮跃升。

    那时来的人究竟是敌是友,这真真不好猜测。

    那绝对是最坏的情况了,池牧遥时刻都在祈祷,希望到时候不要变成那么混乱的情况。

    逐渐地,池牧遥也慌了。

    五人对战他们二人,他们见池牧遥那边实在难缠,便准备先杀了司若渝再说。

    只要司若渝死了,这幻术也就消失了,那样也会减少很多麻烦。

    被众人集中火力围杀,司若渝渐渐不敌。

    娴悦天尊终于见到了司若渝,早已杀红眼的人更加兴奋起来,怒道:“知善,龟缩了这么久终于敢出来了?!受死吧!”

    其他人也追着司若渝攻击,法术与剑雨接连不断,招招致命。

    “你这老尼!”司若渝就算节节败退,嘴上却不输,“以前虽然不招人喜欢,至少皮相不错,现在既老又丑,脾气乖张,听说曾经疯狂爱慕你的人也不愿意多看你一眼了,你也只能来杀我泄愤了。”

    “是观南他瞎了眼,被你用魅术蛊惑!”

    “呵,我的确会魅术,但是当时的我怎么敢对他用,用了就会被发现身份,可他还是喜欢我,甚至愿意为了我离开暖烟阁,你气不气啊?”

    娴悦天尊被气得暴怒而起,攻击越发凌厉。

    就在司若渝即将被刺伤之际,二人中间突兀地燃起一团火来,定睛去看,才看到是突兀飞出一只巨鸟来,它张开翅膀,遮天蔽日般大小,朝着娴悦天尊丢出数道虺龙焰攻击。

    司若渝看到啾啾也觉得惊奇,这鸟倒是被池牧遥饲养得极好,浴火而飞时傲气不输于虺。

    偏正觉得啾啾威风,就看到啾啾一振翅膀,“啾”地叫了一声。

    这巨鸟发出这样“弱鸟”的叫声,竟然将司若渝逗笑了。

    与此同时又是一声龙吟,接着是巨龙冲天而起。

    虺出现之后先是挡掉了几道攻击,巨大的身躯盘旋在池牧遥的周身,将池牧遥护在其中。

    池牧遥走到了司若渝的身边,将司若渝挡在自己的身后,看着娴悦天尊等人。

    司若渝有些意外,曾经被她拎着衣服带回合欢宗的瘦弱小孩,也有了能挡在她身前的实力了。

    池牧遥取出自己合欢宗的法器团扇,将团扇变为佩剑模样,朗声说道:“若是一本书里必须有一个反派的话,那这个反派就由我来做吧。”

    如果剧情一定要是正邪不两立,反派注定要经历波折被围攻的话,那么,这个反派就由他来代替吧。

    他想要的不多,他只想奚淮能够平安,他护着的也只有奚淮而已。

    他原本只想钓鱼喝茶,在书中过咸鱼般的日子。

    可如果是为了奚淮,那么他愿意改变。

    “什么鬼话?!”娴悦天尊怒问,接着继续攻击。

    其他几名修者也跟着围攻过来。

    一龙一鸟,再加上合欢宗的二人互相配合着攻击。

    火焰烈烈,并没有火系灵根的二人站在其中也是一种煎熬,好在金钟能够遮挡一二。

    池牧遥操控虺的能力,就算配合啾啾战斗,其效果也总是不如奚氏父子,毕竟灵根并不适合。

    他们还要站在龙的保护范围内,只能苦苦坚持。

    入目皆是熊熊燃烧的火焰,血液和各系功法的袭击都融进了弥漫的烟尘里。

    幻境之中是灿灿金阳,像是是夕阳余晖烤裂了天际的缝隙,乍现道道光芒。

    方才因为担忧,池牧遥眸中静池微漾,渐渐地,恢复至平和无波。

    他护在司若渝身前,低声道:“师祖莫慌,徒孙护你周全。”

    就算出身合欢宗,关键时刻,还是男子汉模样。你是天才,:,网址</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