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天下平四季安

    池牧遥为布阵之法多次寻观南天尊讨教, 每次都问得观南天尊没了耐心,有些烦了,池牧遥才会稍作停歇, 让观南天尊休息一杯茶的时间,再继续问。

    观南天尊到后来甚至做了一个深呼吸, 感叹道:“幸好你不是我的徒弟。”

    池牧遥也很委屈, 观南天尊这个万事没有耐心的性格真不适合收徒弟, 也不知平日里禹衍书和席子赫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于是,他委屈巴巴地说道:“幸好我的师父也不是您。”

    在这二人相看两生厌之前,池牧遥再次送过来给观南天尊过目的法阵图终于得到了认可:“这次倒是改得不错,看来是用脑子了。”

    “之后就劳烦师祖公留在合欢宗等待了。”

    池牧遥也怕观南天尊给暖烟阁那边通风报信,将他的法阵告知给娴悦天尊,这样他们的计划便算是全部泡汤了。

    观南天尊则是揉着太阳穴, 无奈地说道:“是, 教完你阵法, 我的确需要休息几日,司若渝用完了赶紧还我。”

    “好。”

    “她若是有事,我让你偿命。”

    “好。”

    在观南天尊的角度, 他只是指点了司若渝徒孙阵法, 其他的便都没有再参与了。

    这法阵布在卿泽宗, 又是依据卿泽宗地形条件所布置的,局限性很强, 无法适用于其他的地方, 所以只能作为卿泽宗的防御法阵来用。

    做这些,观南天尊问心无愧。

    但是如果暖烟阁的人真的乘虚而入,不愿卿泽宗出现化神期修者,主动来犯卿泽宗的话, 那么,这就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杀阵。

    观南天尊本不想插手这些事情,甚至早早有了离开暖烟阁的心思。

    他只想淡泊明志,过风轻云淡的日子。

    可惜他生在暖烟阁的修仙世家,又是难得一遇的极品单灵根,资质极佳,生来便被寄予厚望。

    他从出生起,便被拴在了暖烟阁。

    经历得多了,人也麻木了,有时看到禹衍书那般有斗志甚至还有些羡慕。

    他早就没了那些斗志了。

    如果,这一次的事情也是禹衍书的选择的话……

    他站起身来,步态从容地进了司若渝的洞府,便没有再走出来。

    这些日子他未曾离开过合欢宗,甚至没有传传音符出去过。

    这似乎也是在向池牧遥证明,他没有联络暖烟阁。

    池牧遥站在门口说道:“对不起,让您为难了。”

    “让我为难的是暖烟阁!”观南天尊自此之后,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一切的起因,是本心逐渐扭曲了的暖烟阁主动挑起祸端,不是吗?

    人间乱,世间乱,乱世悠悠,似乎只要纳气入体,便已经沾染了江湖乱结。

    修了仙人之道,焉有不染纷乱之理?

    不想妥协,那便抗争。

    似乎只有站在了高处,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才能真正地做到弃烦忧清其心。

    只求——这一切早些过去。

    合欢宗院落中一阵清风拂过,拨动着灼灼开放的桃花。

    池牧遥站于桃花树下,静默许久后终转身缓步离开。

    极致的幻术之境,可以细致入微到进入幻境者毫无察觉。

    身边依旧是高岸深谷,一派令人目酣神醉的景色,他们脚下是结实的泥土地面,脚踩在青草上的触感声音都与现实的一致,就算是元婴期的高手也无法发现任何端倪。

    加之云外天本就是一片雾气弥漫的山脉,整片山脉连绵千里,大片的山体仿佛被埋在云端,云与雾交织在一起,寻常目力望之悠悠,不知尽头。

    幻境中的一切真实到他们能够知晓风来了几趟,鸟鸣了几回,雾中清凉,花散清香。

    放眼整个修真界,能将幻术运用得如此极致的,也只有司若渝一人了。

    池牧遥也承认,单说幻术,他远远不及司若渝。

    又因她常年在暖烟阁隐匿身份,回到合欢宗后也没用幻术参与过战斗,她的幻术仍旧是一项秘密武器,今日倒是第一次派上用场。

    娴悦天尊等人本来就是秘密前来,自然是悄然隐藏在林中。

    他们鲜少进入魔门境内,对云外天山脉不熟悉,再加上有雾气的辅助,让他们进入幻境极深处,却依旧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进入了幻境。

    在他们的认知里,他们用了法器,躲在了林中走得悄无声息,实则已经距离云外天越来越远。

    在布阵人看来,他们身姿鬼祟地走在坦荡的地面上,偶尔抬手掀起了什么,可能是在幻境中那里有树枝遮挡,然而那里其实什么都没有。

    这些人越谨慎,反而显得他们越滑稽。

    当混元极灵阵启动,云雾中的美景突兀变得诡异莫测,他们才意识到他们已经进入了圈套之中。

    这个法阵,显示了修真界的灵气奥妙。

    混元者,元气未分,混沌为一,元气之始也。[1]

    极灵即无极本相,以其无形无象,无声无色,无始无终,无可指名,故曰无极。

    先天一炁,是大道显化的混元一气,也就是无极。[2]

    这个阵法一旦启用,入圈便已进入无极之地。

    来人之中也有善阵法者,察觉到异样之后立即掐指捏算,神识一荡瞬间铺开。

    既然知晓中了埋伏,也就是知晓了他们已经暴露了行踪,至此已经无须再隐藏,直接开始了对战。

    娴悦天尊在上一次战役受了重伤,闭关疗伤十几年才勉强地恢复了过来。

    不过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容颜被毁了,这也使得她的脾气越来越坏,到如今,愿意跟随她的人越来越少。

    失了威信,便再没有人愿意死心塌地听命于她了,今日能来的修者,都是和她有着同样的心思而已——不能让卿泽宗先拥有化神期修者。

    奚淮的资质好到震撼了整个修真界,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位修者,年纪尚未到第一个阶段的尽头,就已经修炼到了元婴期巅峰,这在修真界是前无古人的。

    这样的资质,修炼得又那么顺利,不得不让人怀疑他真的有可能一次性成功晋阶到化神期。

    也顺利到让旁人嫉妒得发狂。

    修真界尚无化神期修者,化神期的大能到底强悍到什么地步,所有人都不知晓。

    仿佛化神期这个阶段的修者,都只存在在上古的传记之中,神乎其神。

    如若卿泽宗有了一位化神期的修者,怕是他们暖烟阁都会被卿泽宗侵占,到时魔门统一三界指日可待。

    为了防止这种可能性的发生,暖烟阁才凑齐了这些人,来阻止奚淮闭关。

    这在池牧遥这边看来就有些可笑了,简直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在他们攻打魔门之前,魔门修者从来都没有去骚扰过暖烟阁,大家忙着炼尸,忙着吸血,忙着魔门内打架切磋,就是没空搭理这群牛鼻子。

    难得有过冲突,也是因为在一个大阵内抢夺资源出现了纷争,在武力为尊的世界里,这都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他日奚淮就算成功晋阶化神期了,他要做的第一件事也不会就是去攻打暖烟阁,了解他的人都会知道,他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试试在化神期跟池牧遥双修能喂给池牧遥多少灵力。

    接着沉迷于双修,逐渐忘记外界的纷纷扰扰。

    等奚淮终于想起来他可以试着去统一三界的时候,说不定修真界已经出现其他化神期修者了。

    可暖烟阁的这些人,依旧觉得这一趟必须来。

    魔门修者不能太过嚣张,他们要早早扼杀!

    这一次暖烟阁一共来了十七名元婴期的天尊,并未带来其他的人。

    这些人中有斗法能力高强者,也有辅助型修者,就算心不齐,综合能力方面却不能忽视,他们聚在一起也是实力非凡。

    卿泽宗这边,强者皆在奚淮的洞府内助奚淮晋阶,留在外面的人加在一起的实力真真不如这些人。

    好在有幻术法阵辅助他们,他们有地形优势。

    这个法阵的变换配合着诡谲的幻境,明明需要聚精会神地破阵,却总是会出现鬼魅的身影,他们看到后去攻击,却只是一道影子而已。

    而法阵,却在同时配合着朝着他们攻击过来。

    法阵变化,仿佛只在俯仰之间,让人找不到缓神的机会。

    “雕虫小技!”娴悦天尊银牙直咬,恨恨地说道,接着丢出了件法器来。

    这法器也是一件认主的宝贝,放出来之后天地为之一颤,魅影尚未靠近就已经消散,幻术无法在她的近身处出现。

    但法阵的攻击着实霸道,让十几名元婴期修者都不能很快脱身。

    很快,对观南天尊熟悉的娴悦天尊便看出,这阵法就算不是出自观南天尊之手,也得到过观南天尊的指点。

    她再难想出还有谁的法阵是这种霸道凌厉的风格。

    “观南,你竟然逼我至此!”娴悦天尊发狠地说道,再看周围,开始捏指掐诀,想要探查一二,“知善,你在这里吧?今日我就算不能成功阻止那小畜生闭关,也要杀了你!”

    司若渝自然听到了,但是并未回应,甚至笑得轻蔑。

    她是布置幻境的人,不能暴露行踪,不然会让幻境出现波动。

    不过就算她不动,其他人也知道第一个要杀的人便是娴悦天尊,此刻的娴悦天尊比她危险多了。

    这时,青狐祖宗已经成功控制了三个人,让他们内部产生了混乱。

    娴悦天尊当即说道:“分散行动,若是看到同门不要恋战。”

    暖烟阁修者听令,四散去破阵,寻找阵眼。

    这正是池牧遥想要的效果。

    他惧怕这些人聚在一起的实力,但是分开杀的话就容易多了。

    一人缓步走到了池牧遥身边站定,引得池牧遥看向他。

    禹衍书缓缓拔出佩剑,问道:“有哪位前辈可以陪我去杀娴悦?”

    青狐祖宗一直在看他,接着笑道:“我们去吧。”

    禹衍书和青狐祖宗并肩进入阵中,禹衍书看了看他,问道:“前辈似乎不信任我。”

    “我信任的人很少。”

    “你很信任池师弟。”

    “因为他傻。”甘愿自己受苦也要救一只灵兽,自然是个傻子。

    “我们在瘴气林中见过吧。”

    “……”青狐祖宗没回答。

    这时有两名修者提着佩剑攻击过来,口中骂道:“禹衍书,你竟然与魔门勾结!”

    青狐祖宗只是瞥了他们一眼,便低声道:“孽障,跪下。”

    这二名元婴期修者身体不受控制地跪下,眼中却全是不甘,显然身体不受他们的控制了。

    青狐祖宗控制的人瞬间变为了这二人。

    青狐祖宗走过去,操控二人的同时探查他们的神识,又摆了摆手让这二人去攻击别人去了。

    “您确定了吧?”禹衍书微笑着问道,“从他们的神识中看到我并非做戏。”

    青狐祖宗冷哼一声,继续去追娴悦天尊。你是天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