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天下平四季安

    池牧遥在奚淮的陪伴下度劫完毕, 成功跃升至元婴期。

    浩瀚的天雷,气势凶蛮似有吞人之势,每一道雷劫都恨不得将那两个人击碎。余波撼动了云外天山脉, 山摇瑟瑟, 大地震颤。

    怎奈承受雷劫的男人实力强悍,身体强韧度更是了得, 不但能帮道侣受了雷劫, 还能将道侣照顾妥当。

    这个雷劫度得甚至有些轻松。

    度劫完, 待池牧遥的修为完全巩固了, 卿泽宗还为池牧遥办了一个小型的宴席庆祝。

    在修真界, 成功晋阶筑基期后师父会送礼物,礼物多半是法器。

    成功晋阶金丹期,就能在宗门、门派里有了话语权, 也会获得诸多祝贺。

    至于成为凤毛麟角的元婴期修者,则是要摆宴庆贺的, 毕竟池牧遥也算是卿泽宗第三十七名元婴期修者。

    卿泽宗的宫主全部都是元婴期修者,这些年里奚霖的徒弟和樽月宫宫主的徒弟也有四人到了元婴期, 被安排了宗主护法等职位。

    庆祝宴这一日,合欢宗的众弟子也都跟着司若渝来了。

    徐冉竹坐在宴席上看着池牧遥和奚淮说道:“我知晓你们在一起时是金丹期, 那个时候阿九才刚刚晋阶筑基期。现在我还是金丹期, 阿九已经元婴期了, 这和谁说理去?”

    司若渝则是笑道:“只要炉鼎找得好, 靠着炉鼎能养老。”

    徐冉竹见司若渝似乎很得意, 取笑道:“是, 有人靠炉鼎都成为宗主了!”

    部分魔门有一个奇怪的规矩,谁修为高谁做宗主。

    奚霖也是因此做了宗主,他日如果奚淮成功进入化神期, 奚淮则会接替奚霖的位置,到时候奚淮又是卿泽宗的宗主,又是魔门的魔尊。

    当年司若渝离开合欢宗潜入暖烟阁时只有炼气期的修为,终于能和观南天尊偷偷牵手时,也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修炼到了筑基初期。

    从吃了观南天尊第一口后,司若渝的修为才开始飞涨,到后来成功到了元婴期,成了合欢宗的宗主。

    司若渝向来是借着带弟子出去云游历练离开暖烟阁一阵子,实则是回魔门打理合欢宗了。

    池牧遥也是司若渝回魔门经过人界时捡来的孩子。

    司若渝身为宗主被取笑了也无所谓,还坦然地说道:“再过些日子,我就不是宗主咯!”

    奚淮听到这句话微微蹙眉,提醒道:“阿九现在是卿泽宗的宫主,怕是不能回合欢宗做宗主了,司宗主的位置还是稳的。”

    “就是!”池牧遥赶紧跟着说道,“我一介男子,做合欢宗的宗主成何体统?!”

    “怎么就不成体统了?你本来就适合做宗主。”司若渝倒是很想退位让贤,这样她也落得清闲。

    “不可不可!”池牧遥连连拒绝,他管管执事堂的账目还行,至少账目能算得明白,整理得清楚。

    而且合欢宗的弟子是真的不好管,尤其是门内弟子吵架,池牧遥听着就头大,哪里处理得好?

    司若渝大笑着说道:“不着急,最起码还得再等几年。毕竟你的道侣得出了关才能继续喂你。”

    被当着众人的面提了这个事情,池牧遥闹了一个大红脸,赶紧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司若渝没再继续说荤话,而是拿起酒杯对奚淮说:“我们门下弟子能有今日的修为,也多亏了魔尊大人,这杯我敬你。”

    奚淮拿着酒杯有些犹豫,池牧遥也想帮他挡酒,可惜司若渝没同意。

    奚淮只能拿起酒杯接了一杯酒,当这杯酒被一饮而尽后,奚淮的身体瞬间往前一倒,醉了个彻底。

    司若渝看得一怔,赶紧拿起奚淮的酒杯检查里面是不是被下了毒。

    不了解真实情况的其他人干脆被吓得站起身来,拔剑戒备。

    池牧遥为难地解释:“他……一杯倒。”

    “这么迅速?!”司若渝吃了一惊,“都不如我合欢宗的小姑娘们。”

    其他修者也纷纷收回佩剑,樽月宫宫主还特意凑过去看了看,确定了奚淮是真的醉了。

    奚霖见儿子这么不中用,恨铁不成钢,主动拿起酒杯来说道:“司宗主,我敬你。”

    “好啊!”司若渝笑着应了,跟着奚霖再饮一杯。

    紧接着便看到奚霖直挺挺地倒下了,好在被奚霖的徒弟给接住了,才不至于直接倒在地面上。

    司若渝看着这父子二人沉默了许久才突兀地大笑起来:“这父子二人酒后倒是做不了什么坏事。”

    池牧遥扶着奚淮回答得颇为骄傲:“我觉得挺可爱的。”

    待宴席散了,池牧遥安排人将合欢宗的同门送回去,他则扶着奚淮回了奚淮洞府所在的山上。

    让奚淮在床铺上躺好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每次他扶奚淮的时候都觉得,人啊,身高个头随便长长就行了,像奚淮这么高大真的是给道侣增添负担。

    缓过神来后,他开始在洞府里忙碌。

    奚淮闭关会在他自己的山上,他的洞府内有一个专门用来闭关的小房间,他需要帮奚淮布下法阵,这法阵有助于奚淮快速吸收灵力。

    之后还要布下一个治疗的结界,奚淮若是不慎走火入魔,他的结界也可以救治一二。

    一切都布置稳妥了,他又反复检查了几次,这才回到房间里脱了鞋子,躺在了奚淮的身边。

    池牧遥侧过身,看着奚淮沉睡中的面容,少了凶狠,多了平静的温柔。

    他没忍住,凑过去在奚淮的嘴角轻轻地吻了一下,又帮奚淮捋了捋头发,目光不受控制地溜向奚淮的领口……

    平日里如果他碰一下奚淮,奚淮都会直接扑过来,之后的情况便是他根本没机会仔细碰触奚淮。

    现在奚淮醉酒,他是不是能趁机做点坏事?

    想到这里,他伸出罪恶的小手来帮奚淮宽衣解带,接着忙活个不停,等他彻底满足了才躺在奚淮身边睡着了。

    待他醒来时,奚淮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了。

    他坐起身来四处看了看,发现奚淮在对着铜镜照自己的身体,接着转过身来指着几颗草莓印问他:“你弄的?”

    “嗯……”他弱弱地回应,对自己的道侣做坏事,没什么不能承认的!

    奚淮叹了一口气走了过来,俯下|身说道:“你帮我治疗一下,都要被你弄肿了,一阵阵地疼。”

    池牧遥一边帮奚淮治愈,一边忍不住偷笑,还在同时翻旧账:“你比我狠多了,属狗似的。”

    “那我后背还总是一道道的,你属猫的?”

    “……”池牧遥不说话了。

    在奚淮闭关之前,池牧遥被伊浅晞的传音符叫到了御宠派。

    池牧遥来时还带了伴手礼,算是自己修为提升,送别人礼物让别人也开心一下。

    待到了御宠派,却见到禹衍书也在御宠派的正堂内坐着,这让他不由得多想了一些。

    其实在暖烟阁带人攻打卿泽宗后,两界便算是结了仇。

    观南天尊所在的三宿是难得的中立派,魔门不为难他们,正派也不敢得罪他们。

    不过这些年里,两界的明争暗斗不断,暖烟阁其他几宿自然是不得安宁。

    先是奚淮带人毁了暖烟阁的“山中龙脉”,破坏了风水龙脉位置的地表,让地表炸裂涌出岩浆,地表被毁,风水被破坏,整个暖烟阁都仿佛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浩劫。

    之后就是在暖烟阁弟子们的各种历练之中,魔门也频频出手,让暖烟阁弟子们不但没能完成历练,还死伤严重,导致他们的弟子许久都不敢出门派,怕会遭遇截杀。

    可笑的是如果谎称自己是三宿的弟子,说不定魔门修者心情好时,还会饶他们一命。

    不仅如此,卿泽宗在这些年里在逐渐扩大自己的地盘,先从正派的小门派开始入侵。

    围困了那些门派后却不杀人不闹事,只要他们愿意在门派内插上魔门的旗子,认奚淮为魔尊,他们就会放过这些人。

    但是只要插上旗子,从此就算是魔门的门派了,再也不能算是名门正派。

    这是改变自己门派坚守的信念的事情!

    怕是没有哪一任掌门愿意门派在自己担任掌门的时候经历这样的变故。

    最初还有门派挣扎,可是挣扎许久也不见之前依附的暖烟阁来救他们,便逐渐都失望起来。

    硬骨头的被灭门,服软的则入了魔门。

    这也让两界逐渐混乱,暖烟阁的势力一少再少,名门正派对魔门怨声载道却无能为力。

    如果……当年不跟着娴悦天尊去攻打魔门,他们如今是不是也不会遭遇这些事情?

    可是明明追随了娴悦天尊,娴悦天尊却弃他们于不顾,这真真让人寒心。

    禹衍书和池牧遥在这些年间没有联系。

    池牧遥不插手两界的事情,只管门内的琐碎事务,也算是眼不见为净。

    池牧遥还是在旁人那里听说,禹衍书也是资质不错的修者,在四年前顺利修成元婴期了。

    他并未道贺,只是暗自觉得禹衍书果然是天赋异禀的男二,修炼起来也是速度惊人,年纪轻轻的便也到了元婴期。

    与此同时,本书的男主席子赫终于开始了金手指之路,继之前的净化珠子后,又得两个异宝,奇遇连连,已经从最初的扮猪吃老虎,变成了老虎,修为也到了金丹后期。

    今日,倒是池牧遥和禹衍书在池牧遥道侣大典后第一次见面。

    如今已过将近二十四年。

    恍若隔世。

    池牧遥看着禹衍书,禹衍书似乎已经没了初见时的一身青涩,那个独坐在凉亭里吃西瓜的禹师兄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是处事沉稳,眼神深邃的成熟男人。

    他知道,禹衍书注定是会垂名竹帛的存在。

    好似经历的事情多了,就可以改变一个人,让一个干净如白纸的人,也变得历经沧桑。

    纸依旧是白的,但是变得强韧无比,无法轻易被撕碎。

    坚持自己一直坚持的,弥补自己软弱的,这才是真正的成长吧。

    禹衍书似乎做到了。

    池牧遥微笑着对禹衍书说道:“禹师兄,好久不见,没想到今日能见到你。”

    “嗯,这并不是意外,其实是我让伊师妹叫你来的。”

    “哦?”池牧遥似乎也不觉得意外,“不知有何事?”

    “奚淮他要闭关冲击化神期了吧?”禹衍书倒是不绕弯子,直奔主题。

    “嗯。”这件事果然传到了暖烟阁高层的耳中,卿泽宗也有暖烟阁的探子,这是根本瞒不住的事情。

    禹衍书说道:“娴悦天尊坐不住了,恐怕要在他闭关之时动手。”

    池牧遥听完不怒反笑,这娴悦天尊倒是从未改变。

    上次卿泽宗搭建传送阵元气大伤,她趁机来了。

    这次奚淮冲击化神期,其他元婴期前辈都要护法,怕是许久不能出关,只要开始运功就不能中途停止,突兀停了运功,会导致所有人走火入魔,对正在冲击化神期的奚淮伤害尤其巨大。

    出现任何纰漏都会耽误奚淮的闭关,怕是想要恢复元气再次冲击最少也得几年后。

    娴悦天尊就是要利用这一点,就算不能阻止奚淮修为到达化神期,能延迟几年也是可以的。

    这修真界,若是出现了一名化神期的修者,注定会变天。

    娴悦天尊不可能坐以待毙。

    “我竟然不觉得意外。”池牧遥回答得平静,并未惧怕,甚至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禹衍书一直在看他,接着问道:“这样的话,奚淮还会闭关吗?”

    “闭关,自然要闭关,这是早晚的事情。娴悦来找死也是早晚的事情,总是要经历的。”

    “我想和你合作。”

    “我知道,不然你也不会和我说这些。”

    二人都是聪明人,从见面对视的第一眼起,就已经猜测到后面的事情了,甚至无须多余解释。

    禹衍书一直留在暖烟阁,且有做掌门的心思。

    今日出现在这里和池牧遥见面,还告知了这件事情,就证明禹衍书也在娴悦天尊身边暗暗安插了细作。娴悦天尊向来多疑,怕是新到身边的人都不会重用,想来是禹衍书不知用什么法子,收买了娴悦天尊的心腹。

    得到了消息后,禹衍书想到了和池牧遥合作。

    他们二人和御宠派都有联系,禹衍书应该也知道池牧遥经常会易容后来御宠派,在这里见面最为稳妥。

    二十几年未曾见过,谁都会觉得他们之前怕是没有什么情谊了,谁能想到这二人能一拍即合呢?

    禹衍书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想杀了娴悦,暖烟阁只有真正经历一波换血,将这群恶臭之人除了,我才能算是成功。”

    池牧遥甚至没有多余的思考:“好,我帮你。”

    “你怎么做?减少在宗内的护法的人数的话可以保护卿泽宗吗?”

    “不用,真当卿泽宗是好欺负的了?”池牧遥勾起嘴角笑了笑,“你那边有谁能帮我?”

    “我和三宿。”

    “席子赫也在其中?”

    “嗯。”

    “那就好办了。”

    席子赫的主角光环自然要用一用。

    禹衍书看着池牧遥,似乎有些不解,却没有多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就是。”

    “好。”池牧遥垂了垂眼睑,突然压低了声音,“禹师兄,我助你成事以后,你若是做了掌门还能保持本心吗?”

    人都是会变的,当禹衍书真的做了掌门,真的在那个位置了,还能保持原来的本心吗?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禹衍书似乎不意外这个问题,低声回答:“我尽量。”

    池牧遥抬眸看向他。

    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我的双手已经沾了鲜血,没资格说此道明亮,我只能尽量改变暖烟阁,让它变成我想要的模样。”

    这就好比是颜料,禹衍书是那白色的颜料,被倒进了混合了多种颜色的颜料中搅拌,自然少不了被改变了颜色,甚至一齐变成了浑浊的颜色。

    禹衍书要做的是竭尽可能地加大白色颜料的量,让这污色变浅。

    颜色浅一些。

    再浅一些……

    他自己也知道,颜料不可能变回白色了,只求颜色不再那么深,不再那么脏。

    待禹衍书走了,伊浅晞才进入了房间坐下,和池牧遥聊天:“最近禹师兄逐渐变得可怕起来了,我都不敢和他多聊天了。”

    “如果他日禹师兄成了掌门,暖烟阁的龌龊事越来越少,那个温暖的禹师兄还会回来吧。此刻被重担压制,人难免会有很大的压力,也就会变得压抑。”

    “也是,这个年纪了还这般没心没肺的,也就只有我们御宠派的了。”

    伊浅晞的修为如今也到了金丹期,不过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

    她的确有努力修炼,时不时还有池牧遥的帮助,丹药、宝贝也不缺。不过资质在那里,御宠派的灵气也无法满足她快速提升修为,只能慢慢修炼了。

    好在伊浅晞心态不错,倒是没有多大的压力,也没有心魔。

    在这时,她突然提起了一件事:“师弟,我觉得有外来人偷偷住在我们蒲荷山脉了。”

    “怎么?”

    “有天夜里,我在河边看到了一个裸男鬼鬼祟祟地在林里晒月光!”

    裸男……

    池牧遥隐隐猜测到了什么。

    伊浅晞继续说道:“那人头发都是绿的,也不知是不是他道侣绿了他,让他净身出户了,才会不着片缕,头顶都在冒着绿光。”

    “咳咳……”池牧遥有些尴尬地干咳起来,狼狈地伸手拿来了茶杯,喝了一口。

    伊浅晞没理会,继续说了下去:“我从百物锦里拿出榔头就想过去砸那个入侵者,结果我刚靠近人就没了!他什么长相,什么修为我都没探查到,就看到小屁|股挺白。”

    池牧遥目光快速扫过卧在一边的青狐祖宗,接着故作镇定地回答:“可能是迷路的修者吧,没想到林间会有人,被撞见了觉得尴尬才逃走的。”

    伊浅晞格外嫌弃:“不请自来便是贼,还在我蒲荷山脉光着到处跑,真不要脸!别让我抓到他。”

    “那我……去周围转转,把他赶走。”

    “不用,这破事还用你大老远过来处理?你给我把小刀吧,锋利些,下次再让我逮到,我阉了他!”

    “……”池牧遥按着自己的千宝铃,不敢给。

    身后的青狐祖宗寒气逼人,让他背脊发凉,人也跟着紧张起来。

    他只能神识传音给青狐祖宗:“祖宗,您总这么不暴露身份很麻烦的。”

    “我能怎么办?她对人类根本不感兴趣,只喜欢动物。”

    “可是一直这么瞒着也不是办法啊……”

    “如果我现在让她知道了真相,反而十分麻烦,我怕是……”

    池牧遥和青狐祖宗心里都清楚,如果伊浅晞知道了青狐祖宗是化形灵兽,还在她身边这么久,两人合伙瞒着她,她肯定会将青狐祖宗赶出御宠派,池牧遥也会被迁怒。你是天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