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天下平四季安

    两名小弟子捧着执事堂的账簿, 站在三十三宫的围墙边朝里张望。

    啾啾也飞了过来,落在了其中一人的肩膀上, 跟着探头去看,憨头憨脑的。

    两人一鸟,眼睛都圆溜溜的,格外整齐。

    现如今,三十三宫已经改名为缓弦,池牧遥便是缓弦宫宫主。

    门外的两名小弟子是池牧遥的徒弟,一个叫韩君彻, 一个叫初三。

    韩君彻是池牧遥招收的弟子,也曾经历层层选拔, 人足够聪明, 悟性也不错, 只不过被三系灵根耽误了,被池牧遥看中才有幸进入卿泽宗, 成为内门弟子。

    初三是池牧遥外出时捡到的孩子,他一家人遇难, 唯独留下了他一个重伤的孩子。池牧遥治疗好了初三的伤,见他无依无靠突然想起刚穿书时的自己, 于是决定收留他。

    他已无法知道孩子父母的名字, 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给孩子起过名字, 救他的那天是初三, 便给孩子起了初三这个名字。

    他们二人是来给池牧遥送账簿的,可惜碰上了池牧遥和奚淮在争吵,根本不敢靠近。

    元婴期修者的气势果然霸道,愤怒时引得园林里的树枝轻颤,风也瑟瑟, 水也粼粼。

    偏动怒了,还知道保护道侣,池牧遥没有被波及分毫。

    奚淮似乎很气,在水榭中来回走动,怒道:“你难得清闲也是在钓鱼,你陪鸟的时间都比陪我的多!”

    池牧遥非常不服气,反驳道:“我陪啾啾的时间也不多。”

    “不多?我昨天还看到你和它聊了半天!”

    “那是聊天吗?那是它偷吃我鱼饵,我在骂它!”

    “你连骂我的时间都没有!”

    “你又没偷吃我鱼饵,而且在这方面你和它比什么?”

    “你强词夺理!”

    “你无理取闹!”

    初三听着这二人吵架有些不解,小声问师哥:“师哥,师父和师公一闭关就三年五年的,在一起时间这么长,怎么还因为这个吵架?”

    “你有所不知,之前师公是想和师父一同闭关十年,直接带着师父冲到金丹期巅峰。结果三年后师父就闹着要出关,这之后师公一直心中有气,积怨到如今,估计是借机发泄呢。”

    “师公为何这般着急闭关?”

    “还不是想在自己闭关冲击化神期之前,将师父送上元婴期,这样他才能放心闭关。”

    池牧遥和奚淮举办道侣大典已过去二十三年。

    池牧遥的资质太差,当初从炼气期到筑基期,和奚淮不停不休地双修,也用了三年。

    筑基期到金丹期所需的灵力和炼气期到筑基期的完全不是同一个量级,好在借助了金瞳天狼的妖丹和天罚阵中的灵泉,池牧遥才勉为其难地到了金丹期。

    在此之后,奚淮寻遍了修真界各种奇珍异宝,恨不得用聚灵玉给池牧遥做一个房间出来。

    青冥流火的各位前辈也在努力帮池牧遥想法子,各种功法倾囊相授。

    可是没有了之前的奇遇,加上天生资质受限,池牧遥如今的修为止步在了金丹后期。

    奚淮则和池牧遥完全不同。

    奚淮资质极佳,称得上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很多功法只要一教他就会,寻常人需要练个十年八年的,他几个月就可以熟练掌握。

    别人修炼是刻苦钻研,他则是像在玩一样。

    加上他还有众多前辈教授的上古功法,还有卿泽宗一众前辈协助修炼,修炼速度自然奇快,快到震惊整个修真界的地步。

    短短二十几年的时间,奚淮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期巅峰,可以和奚霖并驾齐驱。

    最开始,奚霖还会骂奚淮几句不务正业。

    现在奚霖也是骂不出了,毕竟奚淮比他年轻的时候优秀多了。

    他修炼了几百年才有如今的修为,奚淮只用了不到五十年。

    如今的修真界灵力资源匮乏,不如上古时期充裕,全体修者都已经到了瓶颈期。

    修真界最高的修为只有元婴期,就连夺舍身体后重新修炼的苏又都未能成功跃升至化神期。

    但是奚淮有诸多成功跃升到化神期的前辈传授经验,还真有可能冲击到化神期。

    奚淮一下子成了整个修真界的希望。

    当然,就算他天资极佳,冲击元婴期也只用了几个月,跃升只用了五天,冲击化神期还是需要谨慎一些。

    这次没有灵泉辅助,又是突破整个修真界修为的跃升,自然要谨慎一些。

    闭关之前,他最放心不下的便是池牧遥,总觉得把他带到元婴期他才能放心下来。

    韩君彻与初三二人又等了一会儿,没忍住再次探头去看,却看到奚淮不知何时到了他们的身前,正面色不善地看着他们。

    平日里奚淮便是一张惯于杀人放火,杀人如麻的脸。

    此刻微怒,一脸不悦地看着他们二人,那真的是吓破他们三分胆。

    他吓得韩君彻呆愣地叫了一声:“师公。”

    初三年纪小,干脆被吓得身体一颤,瑟缩着后退了一步,许久才缓过神来叫道:“师公。”

    只有啾啾见到奚淮之后格外兴奋,张开翅膀对奚淮展示自己肥嘟嘟的肚皮,发出“啾”的一声,显然没有意识到刚才奚淮是在吃它的醋。

    奚淮也只是随便看了啾啾一眼,意识到啾啾可能又叫自己爹了。

    奚淮目光扫过他们手中的账簿,低声问道:“你们师父不是教过你们吗?为何账目还要给他看?”

    “是、是师父说我们整理好了,要给他过目。”

    池牧遥跟着走过来,推开奚淮说道:“你别吓坏了孩子。”

    说着拿走了二人手中的账簿。

    奚淮不解地问:“正常说话怎么就吓着他们了?”

    “你自己什么样,你自己不清楚吗?”池牧遥说完对两名弟子摆了摆手,“你们先回执事堂吧,我过会儿再过去。”

    “好!”两名弟子赶紧跑了。

    奚淮看着他们逃跑的样子,轻哼了一声:“他们胆小的样子倒是和你一模一样,你当初也这么怕我。”

    池牧遥拿着账簿放在了凉亭内的石桌上,坐在石椅上叫了一声:“奚淮。”

    听到池牧遥用这种语气叫他全名,奚淮没有动,侧过头看向他。

    池牧遥再次说道:“我也着急。”

    奚淮:“……”

    “我非常努力地去学,也在努力吸收灵力,可是我天资不好,看到你们这般努力地帮我,我的修为却依旧没有精进,心中也会愧疚、着急。我释放压力的方式与你们不同,我只想钓会儿鱼,发发呆,这样为自己排解一下。”

    奚淮跟着坐在了他身边,难得耐心地解释:“我没有催你的意思,我只是想你多在意我一些。”

    “可是你最近不是在努力让我冲击元婴期吗?你平日里那么努力,可是我吸收灵力仿佛是在往巨大的深坑里滴水,每次一滴两滴的,何时才能填满?”

    “我也不全是为了这个努力,更多的时候只是单纯地想和你双修。”

    “……”沉重又温情的谈话,突兀地改了画风。

    池牧遥一顿,竟然不知该说什么了。

    “现在修炼还会让你觉得不舒服到难以接受吗?”奚淮认真地问。

    “这倒不是!”池牧遥赶紧反驳,没有不舒服,反而如坠仙境,奚淮在这方面有着诡异的成长速度,“就是……想回避你。”

    “为何?”

    “怕你觉得我喂不饱,明明在修炼了,可是还是没有长进。”

    “就这?”

    “嗯,怕你嫌我笨。”

    “你笨这件事情我们相识第一天我就知道了,用得着现在才开始嫌?”

    池牧遥看着奚淮,觉得奚淮应该是在安慰自己,可是似乎没有被安慰的感觉……

    偏偏奚淮说得这般诚恳。

    奚淮看他不说话,忍不住问:“为何我已经这般在意你了,你还是会多想?”

    “因为你资质太好了,同样的时间,你的修为从元婴初期至巅峰,而我只是勉为其难地从金丹初期到了后期,可这两个阶段需要积累的灵力是不一样的啊……我会自卑。”

    “为什么要自卑,而不是觉得我这么厉害的人都喜欢你,你也很厉害?”

    “那天我去坊市,还听到有人说我配不上你。”

    “那我去杀了他。”

    “别,我的徒弟已经教训过他了,可我还是记在心里了。”

    奚淮盯着池牧遥半晌,才无奈地叹气:“我是不是给你的时间太多了,都能让你有空胡思乱想了?”

    “不是……我是合理地有情绪……”

    “修为上不去就继续干,干到把你的大深坑全部填满,大不了我在你元婴期前试试看冲击化神期。如果不是怕我化神期和你双修,会让你修为暴增导致走火入魔,我也不会在现在着急。池牧遥,我既然选择你做我道侣了,就不会管其他的,只要你不离开我,其他的你怎么样都行。”

    “你先闭关也行,我也不用那么着急了——”

    “行,那我闭关。”奚淮抖了抖衣服站起身来,似乎真的想通了。

    池牧遥当即跟着起身,欢喜地说道:“那我去帮你准备。”

    奚淮却揽着他的肩,把他往洞府里带:“我若闭关,短则一年半载,长则三年五年,这么长时间见不到你自然不妥,所以,我们得在闭关前好好恩爱一阵子才行。”

    池牧遥想要拒绝,却没想出哪里有什么问题,只得赶紧拿走了石桌上的账簿,跟着奚淮回了洞府。

    可惜这账簿他没来得及检查,执事堂也没机会去,便糊里糊涂地与奚淮又闭关了两年。

    再出来时只有奚淮一人,他去宗门寻来其他的元婴期修者护法,助池牧遥冲击元婴期。

    池牧遥独自留在洞府里,也不知自己究竟吃了多少种丹药,胃都有了撑的感觉,不受控制地打嗝。

    他一个人坐在洞府里盘膝打坐,双目紧闭,完全不想回忆这两年的经历。

    谁经历过一边双修,一边被道侣鼓励的诡异场面?

    在意乱情迷的时候听到奚淮那低哑的声音对他情真意切地说:“加油。”

    他差点瞬间梦醒,人都软了。

    正式冲击元婴期,他最为害怕的还是心魔,他每一次晋阶都会被心魔所困。

    在他进入修炼状态后,感受到了十余道灵力的支持,在助他修炼,这是卿泽宗的前辈们正在帮他护法。

    他不敢耽误,正式冲击元婴期。

    他能感受到身体内灵力的波动,甚至听到了流水的声音,一切都格外清晰,又仿佛什么都未发生。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也不知又是几个日月星辰轮替,待他察觉到世界一片通明之时,他不由得惊喜,他没有经历心魔幻境。

    原来,上一次奚淮进入了他的心魔之境,成功帮他彻底化解了心魔。

    没有心魔,便只有境界上的突破了。有极好的修炼环境,还有十数位前辈相助,池牧遥冲击元婴期似乎并不吃力,再睁眼,便觉得自己泥丸宫亏空。

    是修为提升了,新境界所需的灵力更多,才显得之前积攒的灵力极为稀少。

    他用神识扫过丹田,待看到金丹壳破,一白嫩婴孩抱膝蜷缩的模样,不由得一喜。

    他元婴期了……

    仿佛是一场美妙的梦境,他一个三系杂灵根,竟然也能跃升至元婴期!

    他再次闭目,努力吸收灵气稳定修为,其他的前辈也在帮他继续提高修为。

    这一次闭关跃升加后期稳固,一共用时五个月零七天,池牧遥的修为终于稳定。

    池牧遥起身走出闭关的洞府,便看到小房间外的前辈们也在收招准备离开,他当即道谢:“谢谢各位前辈。”

    奚霖则是毫不在意地大笑:“当年卿泽宗有难,多亏你前来相助,我们该谢你才是。而且,入我卿泽宗,就是有这方面的好处。”

    奚淮则是走过来往池牧遥身上套防御法器,很多都是从苏又的万宝铃里拿的,估计苏又为自己冲击化神期度劫准备的防御法器都被奚淮给池牧遥用了。

    池牧遥赶紧说道:“一会儿我自己就可以,我可以一边度劫,一边为自己治疗。”

    “你要是那么厉害,至于自卑?”

    说着,奚淮拉着池牧遥的手,一同进入滚滚云层之下。

    第二次,池牧遥站在奚淮的身边,看着奚淮陪他度雷劫,将弱化过可以淬体的雷丢在他的身上。

    原本其他前辈还想看看池牧遥度劫危不危险,必要的时候他们可以帮忙。

    结果就看到这对道侣情意绵绵地互望,面对凶猛的雷劫,都如同眷侣在雨下同撑一把伞那般温馨。

    散了吧……

    担心简直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