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大婚

    池牧遥的三十三宫地址最终选择在了执事堂附近的山峰上, 建筑风格是他自己定的,有种江南小镇的感觉。

    这座山上河流颇多,如若建造建筑, 需要考虑水的因素,这导致它一直没有被选择,空置着。

    池牧遥选了这里后,建筑临水而建, 外墙会比寻常的建筑高一些, 建筑物的开间同样稍大,以此防水防潮,院落前后互通利于通风。

    白色的马头墙搭配着小青瓦, 再加上修仙界匠人的石雕与木刻技术, 房屋精致,窗户与门上都是别树一帜的百鸟闻花图样, 在整个卿泽宗里是最为素雅的存在。

    院落中按照水流走势去建长廊与水榭凉亭,竭尽可能地保留景致。

    之所以选择这里,也是因为池牧遥真的接手了卿泽宗执事堂。

    他跟卿泽宗提出要求,另外招收五名左右的弟子来跟着他打理执事堂事务, 这些弟子无须有多好的斗法悟性, 资质也可以不好,只要人足够聪明即可。

    这也算是变相让资质不够好的修者有机会进入卿泽宗。他们进入了卿泽宗这种资源极多的门派, 未来也会多出无限可能。

    这几人日后都会是池牧遥的徒弟, 由池牧遥教他们阵法, 池牧遥还会教执事堂事务的处理方式。

    这样一来, 池牧遥在卿泽宗的日子就变得充实起来。

    他上午在执事堂处理事务,下午去看看住地建筑得如何了。

    有空了,就教一教自己的徒弟。

    他的教徒方式与其他修者大相径庭, 他总是温声细语的,也不会训斥人。

    偏这样他的徒弟也不敢含糊了学习,主要是池牧遥见他们没长进就会和他们谈心,谈得久了,奚淮就会出现怒视他们,让他们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

    奚淮时不时来执事堂前徘徊,再远眺池牧遥在建的三十三宫,目光深沉且悠远。

    池牧遥站在他身边问:“怎么了?”

    “你选择那里,是不是觉得那里水多,不怕我放火烧山?”

    “好端端的山你为什么要烧它?!”

    “你居然和我分开住!你竟然做得出!”

    “偶尔去住而已,日后我三十三宫弟子也需要有落脚的地方啊!”

    奚淮依旧不高兴,不过想着这是卿泽宗给他的牌面,成了宫主不能没有自己的山头,他也没再执着。

    这日池牧遥坐在执事堂里处理事务,眉头紧锁。

    他斜前方坐着一位宫主,前些日子因为赌钱输了不少,导致卿泽宗有些周转不灵。

    偏这位天尊脾气大,要面子,不肯跟小辈低头,最后还是被奚霖揍了一顿才来了执事堂见池牧遥。

    这位天尊早年因为斗法遭遇暗算瞎了一只眼睛,又因旧伤导致身体不适,常年嘴唇发污,池牧遥来了之后帮他治疗了一阵子才逐渐好转。

    这也导致这位对整个宗门里其他人都没有好态度的人,难得对池牧遥态度尚可。

    “前辈,带着您的弟子去一趟雾气藻吧,那里最近有灵兽出没,都是地级的,身上的各部位割下来都能卖个好价钱。危险在于沼泽里会偶尔出现天级灵兽,需要谨慎一些。灵兽捕捉够了,您的债务就抵销了,行吗?”池牧遥问。

    这位前辈活动着手腕,思考了一会儿问:“得打多少?”

    “先一百只左右吧,别搞得灭绝了以后就没的抓了。不够的部分,等其他的地域出现合适的灵兽的时候我再让您带弟子过去,行吗?”

    “行,那我去了。”

    “嗯。”

    池牧遥在他离开后,在本子上画了两笔,笔还没放下,执事堂里便出现了一道粉色的身影。

    因为池牧遥的关系,最近合欢宗的弟子来卿泽宗已经成了常事,宗门内的人也不会拦着。

    娄琼知进来之后拉着池牧遥的袖子便往外走,同时说道:“小师哥,你快回宗门看看吧!师祖和观南天尊打起来了!”

    池牧遥堪堪放下毛笔,跟着她出了执事堂,二人御物飞行的时候他才有机会问:“怎么回事,观南天尊寻来闹事了?”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上次突然来了合欢宗,把我们都吓坏了,然而他只是问师祖他的御灵剑放哪里了,师祖说在床帘后面挂着呢,他就回去了。”

    “挂在墙上都找不到?”

    “对,观南天尊是一个生活白痴,找东西都不知道掀开帘子看一眼。”

    池牧遥突然觉得,他的奚淮简直太可爱了,这观南天尊的确有些难伺候,亏得司若渝能坚持那么多年。

    娄琼知继续说道:“他第二次来时手里拿着一沓本子,非要师祖帮他把三宿的事务处理了,他不会。”

    池牧遥惊道:“师祖答应了?!”

    “没,师祖让观南天尊派禹衍书过来,她教禹衍书,但是观南天尊没同意,说怕禹衍书来了这里害羞,赖着待在了宗门,三天后才走。”

    “整整处理了三天?这么多事务?”

    “没……带来的本子原封不动被带走了,师祖在那之后半个月没走出门来。”

    “……”司若渝这三天经历了什么,池牧遥大致猜到了,“这次是因为什么?”

    娄琼知也挺无奈的:“观南天尊嫌往返合欢宗路途遥远,非要在暖烟阁三宿和合欢宗搭建一对传送阵,这样他想过来的时候立即就能到。”

    “这也太、太离谱了吧?!”

    “是啊!师祖都要气死了,和观南天尊打起来了。”

    “师祖真的打得过?”

    “打不过,观南天尊没还手,就这样师祖打了半天也没伤着人,气得不行。我们没办法,只能搬救兵了。”

    池牧遥二人到场时,司若渝已经不打了,坐在一边的楼梯上休息,扭过头看风景,也不看观南天尊。

    眼不见为净。

    观南天尊也不急,伸手抓了一缕司若渝的头发把玩,却被司若渝拽了回去。

    池牧遥走过去对他们问好,观南天尊彬彬有礼地应了。

    池牧遥看着一旁搭建传送阵的物件已经被司若渝毁了,又看了看观南天尊,于是说道:“前辈,在魔门与锦瑟处之间搭建传送阵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这的确有着安全隐患。暖烟阁向来与魔门不和,这传送阵若是搭建完成了,合欢宗很快会成为是非之地,这关乎着合欢宗弟子的安危,师祖不答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观南天尊回答得坦然:“这传送阵会做特殊处理,是一个认主的法阵,只有我一个人的灵力能够启动,且只有我一人可以通过。”

    池牧遥为难地看向司若渝,又劝了观南天尊几句,见观南天尊格外执着,只能换一个方案:“宗门前也属于宗门领域,不可如此操作。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坊市,坊市尽头有传送阵驿站。交些灵石作为租金就可以建立传送阵。我们合欢宗就在那里建了一个,弟子们可以从宗门门口直接达到坊市,方便采买。

    “若是您非得建一个私人的传送阵,恐怕只能建在那里了,交一笔费用即可。从那里来合欢宗,御物仅需半刻钟的时间。”

    观南天尊对魔门的事情并不了解,得了池牧遥的提醒很开心,从储物法器里拿出了几道符箓给了他:“嗯,谢谢你。”

    这些符箓都是元婴期天尊画的,由于制作十分消耗心神,一日只能画三张,可以抵得上元婴期修者的全力一击,用于保命最为合适。平日里只有弟子去凶恶的大阵历练,师父才会赐符,池牧遥接过后自然格外珍惜。

    观南天尊似乎非常开心,眉间的“川”都舒展开了,打算朝坊市去,走了一段又退回来:“在哪个方向?”

    “这边。”池牧遥指了指。

    司若渝气得不行,走过来揪池牧遥的耳朵:“你告诉他干什么啊?”

    “不然也是僵持着,而且观南天尊不是总来吗?我觉得他是喜欢您的,此刻在试图挽回您。”

    “有他这么挽回的?每次的举动都让我火冒三丈!”

    “有些人情商就是低,不像您那么招人喜欢,他不知道该怎么挽回您,只能用这种笨方法了。”

    司若渝终于松开了池牧遥,陷入了沉思。

    她也是通透之人,一点即透。

    之前固有的思维束缚着她,合欢宗弟子常用的洗脑方法,就是反复告诫自己,那个男人只是贪图自己的身体,这样用起炉鼎来才不会内心有愧。

    司若渝迟疑地问:“你的意思是,他这三天两头的来我合欢宗,不是故意气我报复我,而是在挽回我?”

    “对啊!只是方法不太讨喜。”

    “他疯了?他一个暖烟阁的天尊,若是明知我是魔门的还要和我在一起,是会被赶出暖烟阁的!而且,他彪炳日月的名声已经被我毁了大半了,若是再与我在一起,他也没什么名声可言了,怕是会引来一世骂名。”

    “奚淮不也和我在一起了?我们相处得很好啊。”

    “他不一样,他要牺牲的更多,名誉扫地,众叛亲离都是轻的。”

    “不过现在看来他选择的是您,此刻还在暖烟阁,恐怕是因为他还有一群徒弟和三宿其他的修者要照顾,他日禹师兄被培养起来了,他怕是会彻底离开暖烟阁吧。”

    司若渝听到这个猜测一怔。

    合欢宗的弟子只要不动心,那便是自在逍遥,酒池肉林。

    在她们的眼里,感情是一块有毒的糖,甜蜜只是一阵子的,痛苦才是会渗入四肢百骸永久留存的。

    无心者,强大如东墙,雨落藤绕,依旧屹立不倒。

    动心者,摇摆如浮萍,心仪之人如浪涛,将她们带到哪里,她们便在哪里,四海无依,伶仃飘摇。

    司若渝之前是无心的,她甚至不觉得观南天尊多喜欢她,认为他只是习惯她伴在他身边了,习惯她的照顾了,才会离不开她。

    如果有一日,这个人愿意放弃几百年来积累的一切荣光,自甘堕落坠入泥污里来找她,她会动心吗?

    她突然一阵迷茫。

    池牧遥没有劝,这种事情还是要看清自己的内心,选择要自己来做。

    他见司若渝犹豫了,气也消了,便离开了。

    池牧遥回到卿泽宗,还未能进入执事堂,便被从执事堂里走出来的奚淮扛了起来。

    他只觉得一瞬间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奚淮的背上,他只能挣扎,叫道:“奚淮,你放我下来!”

    “不放!”奚淮有几日未曾与池牧遥双修了,心中烦闷得很,今日便来执事堂劫人了。

    池牧遥只能放软了态度,好言相劝:“你放我下来,我跟你回去行不行?”

    奚淮没同意,生怕池牧遥这个在逃避双修方面尤其擅长的道侣耍什么花招,一路将他扛回到了自己的山上。

    回到山上,远远地便可以看到啾啾在和无色云霓鹿玩,最近小鹿活动自由了,性格都活泼了许多。

    池牧遥没来得及多看它们几眼,便被带进了洞府,门尚未关闭,一张传音符便从缝隙钻了进来。

    池牧遥被放下来,伸手点开传音符,听到伊浅晞急切的声音:“糊糊猪难产了,叫了两天了也没生出来,速来!”

    他听完当即回洞府取东西,拿起自己的御宠派乾坤袋就要出去:“奚淮,御宠派的猪难产了,我得赶紧过去。”

    奚淮看着他都要崩溃了:“猪难产了叫你有什么用?!”

    “我可以治疗它啊!至少可以减轻生产的疼痛。”

    “你这个治疗技术好啊,是不是以后都可以负责女修者的接生工作了?”

    “唉,说来惭愧,我的治疗术还是需要身体接触才最有效,我一介男子去接生着实有些不方便。”

    他居然还真的认真思考了这件事情!

    奚淮按着门:“不许去!你已经很久没陪我了。”

    “可是猪几年只生一次,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双修的!你要学会懂事!”

    池牧遥下山后,几天在卿泽宗执事堂,几天在合欢宗执事堂,几天在御宠派帮忙。

    他,池牧遥办过大典的正式道侣,独守空房竟然成了家常便饭!

    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看到池牧遥着急的样子,奚淮还是心软同意了:“我陪你去。”

    “好。”

    池牧遥从御宠派出来时,已是午夜时分。

    他轻身跃起,脚尖轻点荷叶,最终跃到了一条小船上。

    小船内,奚淮一个人懒洋洋地躺在船舱内,见他上了船也只是瞥了一眼,继续不悦地躺着。

    池牧遥知晓奚淮心中有气,只能俯身爬过去,坐在了奚淮的身上,俯下|身说道:“我回来了。”

    “哦……”

    “母子平安,下了九头小猪崽。”

    “……”奚淮一点也不关心这个。

    “对不起哦,我提醒小师姐在青狐祖宗面前要小心,别一起睡什么的,她不解,拉着我询问了半天,我还不好说其他的,为难了一阵子。”

    “……”奚淮也不关心这个。

    池牧遥没办法,只能在奚淮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奚淮依旧不理他。

    他只能温声细语地哄:“怎么办啊,总是有很多事情,导致我不能陪你,现在想陪你了你却不理我……”

    奚淮终于看向他,然而依旧不动,一副“你求我”的样子。

    池牧遥叹息,继续温声细语地道歉:“我错了,好不好?”

    “……”

    “今天的夜色极好,其实能和你一同在此观赏月色,也可以称之为一桩幸事。以后我们有很多个漫漫长夜,一起看着天空,一起聊天,就是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的道侣会不会理我……”

    奚淮终于被逗笑了。

    池牧遥的身后便是清凉月色,让他的身影融在了月色之中,像是夜色中演绎出的皮影画。

    夜半时分,突兀地细雨纷纷。

    静谧的湖面漂着绽放的荷花,包裹着一艘看似破旧的小船。

    小船在湖面静静地漂着,船身似乎在有节奏地前行,湖面涟漪一波急一波缓。

    清风与细雨相伴,月倾心于星光的烂漫。

    道侣的温柔与凶蛮混掺,细语声停停断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