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同囚

    进入修真界,第一件事便是伐毛洗髓,接着成功辟谷,这才算是真正地脱离了凡俗。

    他们不需要进食,自然也不需要去茅房。

    这样被关在一个洞穴里也没有什么问题,身体耐受度也比寻常人好。只是周围太暗,会让人不舒服,压抑感太浓。

    黑暗对人的侵蚀像是无声无息的雾,慢慢浸入皮肤里,仿佛指尖都渡了一层黑色,人也会随着黑暗而变得暴躁。

    池牧遥知道奚淮是什么样的脾气,进入洞穴后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自己呼吸重了都会惹这位爷生气。

    于是他一直抱着膝盖坐在洞穴角落处不动,一坐便是九日。

    规规矩矩,仿佛只是一个忧郁的蘑菇。

    奚淮一直没有理会他,甚至没有发出过什么声音来。

    池牧遥也无需他理会,只要奚淮不找他的麻烦便好。

    寂天寞地的环境突兀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未动,奚淮也没有动,声音也不是从奚淮所在的方向传来的。

    他抬起头来,朝着声音发出的位置看过去,接着用神识扫过去。神识刚刚靠近,识海便被攻击,让他猛地站起身来。

    洞穴里还有其他的活物!

    他从腰间取出合欢宗统一的法器团扇握在手中,进入了戒备的状态中。

    他的修为不如一直埋伏的活物,神识扫过去便被攻击了回来,此刻还有些头疼。

    如果对方是带着恶意的,他恐怕很难敌得过。

    那活物显然对他并不感兴趣,虎视眈眈了一会,在黑暗中扑向了被锁链控制住的奚淮。

    一直躺着的奚淮不为所动,对于洞穴里还有其他活物这件事也不惊讶,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东西攻击了,他又无法反抗,便完全任由其宰割了。

    想来,这活物这些日子里安生,是因为吞食了奚淮的血肉在吸收奚淮的灵力,如今吸收完了尝到了甜头,打算再次攻击。

    那活物来了之后似乎是咬坏了奚淮的哪里,撕咬的动作晃动了奚淮的身体,引得铁链晃动,空气中逐渐弥漫起浓郁的血腥味。

    修真者嗅觉比较灵敏,池牧遥自然也闻到了。

    他脚尖点地越过去,身体跃于半空中后挥扇干扰了那活物的撕咬,让其暂时放弃攻击奚淮朝空中飞去。

    池牧遥的修为太浅,视力的确好于凡人,但是在这种黑暗中视力不行,神识又不够强大,不能判断周围的事物在哪里,只能凭借声音去战斗。

    待那活物被干扰飞走后,他单脚踏在了奚淮石床的边缘,确定没有踩到奚淮,才试探性地迈出另外一只脚。

    若是在光亮处便可以看到两人此时的姿势。

    奚淮四肢被锁链禁锢着,呈“太”字型平躺在石床上,虽然“火”字更符合他此刻的形态,但“太”字更加完整。

    池牧遥则是“亽”字型站立于石床之上,两脚踩着石床两侧,位置恰巧在奚淮的腰间,若是腿再并一些都会踩到奚淮。

    他微微俯下身,关切地问道:“它咬你了?”

    “嗯。”

    “流了很多血吗?”

    “小伤而已。”

    在奚淮看来,这的确是小伤。

    原著到了三分之二的剧情时,奚淮瞎了眼,还被读者戏称为:小龙瞎。

    大结局时更加□□,决战之时奚淮断了一臂,且浑身浴血,皮开肉绽到身上几乎没有完整的皮肤。这种状态下,是男主和男二以及男主七个红颜知己一起用禁制阵法生生耗死的奚淮。

    池牧遥握着团扇起身,继续戒备,说道:“它还在埋伏,肯定没有死心,还会攻击过来,我解决了它再帮你包扎伤口。”

    奚淮却在此时打击他:“你不是它的对手。”

    奚淮能够感受到池牧遥的修为,不过是可怜巴巴的练气初期。池牧遥这种资质能引气入体已经不容易了,打通任督二脉之类高难度的事情怕是不能了。

    但是攻击他的畜生有玄级修为。

    灵兽的修为分为:天、地、玄、黄。

    玄级已然等同于修真界筑基期了,池牧遥根本不是对手。

    “我知道。”池牧遥依旧没有离开,俨然是要保护奚淮的架势,“我不可能一直眼睁睁地看着它攻击你。而且你若是被它食尽了,它也会来攻击我,我也算是自保。我本就急景凋年,寿元将尽,就当是临死前做件好事也好。”

    奚淮依旧躺着,姿势都没有变过,保持着古井无波的状态,铁链重归安静。

    那活物又来了,往来间池牧遥逐渐不敌,只能算是苦苦支撑。

    不过他能够大致揣摩出对方是什么。

    有翅膀,皮甲坚硬,行动迅捷无比,应该是蝙蝠类的灵兽。

    奚淮一直懒洋洋地注意着上方的打斗,注意到池牧遥在打斗的同时还在注意脚下不至于踩到他。

    接着,暗中丢下灵石布阵,奚淮大致观察后嘴角一勾,还不算太笨。

    越级挑战,要么法器极为强悍,要么使用些其他的法子,比如符篆、阵法。

    他观察了一下,池牧遥对阵法还算在行,恐怕也是资质着实差了些,身为男儿身在合欢宗也没有什么修炼的途径,便仔细钻研过阵法。

    池牧遥的阵法运用还算不错,只是靠听声辨位导致池牧遥有些力不从心。

    他终于开口了:“多些变化,震三宫,天冲星。”

    池牧遥听后单手掐诀,按照他提醒的更改自己的阵法变化。

    他又跟着听了一会,再次提醒:“直符。”

    “我没有火灵根。”池牧遥在对阵的途中狼狈回答。

    “从我体内引出来,这个你会吗?”

    “会,可以吗?”

    在此之前,奚淮警告过他不许碰自己。

    “那你自己打它吧。”奚淮又不管了。

    结果奚淮注意到池牧遥狼狈地脱掉了鞋子,说了句“冒犯了”接着单脚搭在他的身上,察觉到踩的地方有点尴尬,又换了个位置。

    奚淮:“……”

    这是……怕踩脏他的衣服?

    池牧遥从奚淮的体内引出火系攻击来,这是魔门都会的法子。

    魔门的修者少于那些名门正派,只能研究奇奇怪怪的功法。这是他们共同抵御外敌时研究的法子,联合起来攻击,有时众多筑基期魔门弟子在一起布阵引力,还能与金丹期修者一战。

    这种法子需要被引者配合,可以使出自己没有的体系功法攻击。

    奚淮认真听了一会战况,提醒道:“艮八功,天任星,直符!”

    他说的同时池牧遥已经动了,显然池牧遥已经判断出来了,和他的想法一致。

    池牧遥不是第一次引出功法,却是第一次引出这般难以控制的霸道真火。

    火光冲天的同时他的身影一晃,人也因后劲后仰着跌下石床,下落时还不忘记从链子的储物空间取出宗主给他的保命符篆,双手掐诀寄了出去。

    遭遇了霸道真火,又被元婴期修者的符篆镇住,那蝙蝠似乎是咆哮了一声,接着翻滚落地。毕竟蝙蝠声音的赫兹不在人类听力范围内,这也导致它死得无声无息的。

    奚淮的注意力在那畜生身上,看着火光和符篆真的击败它了,才看向池牧遥。

    可惜时机已经错过,他只能看到翻飞的淡粉色衣衫的宽袍大袖,与一闪而过的身影,未能看到这名合欢宗弟子的相貌。

    此刻的他自然不会知道,这是这个洞穴唯一一次亮起火光来。

    他到最后都不知道池牧遥的样子。

    池牧遥跌落到床下后疼得在地面上滚了一圈,揉着后背哀叹了一声,狼狈地起身,伸手摸索着想找到自己那只鞋。

    动作间手不小心碰到了奚淮的腰,吓得赶紧收回手来。

    “再往前一寸。”奚淮提醒他。

    他赶紧再次伸手,拿到了鞋子后穿上,走到蝙蝠的尸体边,取出储存灵兽尸体的竹筒将灵兽尸体收进去,盖上了盖子。

    他们时常会出去狩猎,击杀灵兽后将灵兽有用的部分储藏起来,带到集市上换灵石,竹筒自然也是常备之物。

    接着,他再次到了奚淮身边,不敢碰奚淮,怕碰到奚淮的伤口弄疼了他。

    他只能俯下身去用鼻子嗅,待嗅到血腥味浓郁的地方后,隔着奚淮的衣袖在奚淮大臂到手肘间比量:“伤口是在这一节吗?”

    “……”这种问法让奚淮一阵无语,“嗯。”

    确认后,他从链子里取出药粉来,由于看不清且不知伤口具体位置,撒粉末的时候非常豪放,那一节手臂都被撒了药粉,导致空气中都弥漫着药粉,呛得奚淮转过头去。

    “很疼吗?”他会意错了,问奚淮。

    “从未用过这么差的药粉。”

    “我只有这种,是门派统一发放的。”池牧遥撒完药粉后将剩余的药粉收起来,又取出纱布来帮奚淮包扎。

    奚淮常用的药物绝无这样呛人的粉末,且涂上,这等伤的伤口便会瞬间痊愈,根本不需要包扎。

    尤其是隔着衣服包扎。

    奚淮是卿泽宗的少宗主,自然金贵得很,这次被关押是他第一次遭遇这般待遇。

    说卿泽宗是整个修真界第二富裕的宗门,没有其他宗门敢说第一。

    若不是吸引了太多人的垂涎,卿泽宗宗主也不会铤而走险,灵契了虺。

    如果不灵契虺,也不会让奚淮一生都痛不欲生。

    池牧遥包扎得真的非常小心,能不碰到他就不碰到他,衣服都没褪下来,隔着衣服便非常豪迈地包扎了。

    包扎完毕,池牧遥又一次躲得远远的,一幅“你看,我真的没轻薄你”的架势。

    他身体力行地证明了,他是真的对奚淮的身子不感兴趣,如果不是突然冒出灵兽来,他都不愿意移动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