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75章发烧

    夏天已经记不得她是如何跌跌落落回来的。

    她只记得,一路上她哭的很伤心,一个好心的出租车司机还问她,“姑娘,你怎么了,

    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

    听到这句话,夏天忽然扯开嗓子哭起来,她不再顾及旁人的眼光和自己的形象,她哭着

    告诉司机师傅,“我离开了自己非常非常喜欢的人”。

    看着哭的如此伤心的姑娘,司机师傅不忍心打扰,只能默默把她安全送到目的的。

    回到家,看到空空落落的房子,想到以后可能苏陌再也不会来这里,她的心情又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她回首看着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她恍惚间仿佛看见了那个熟悉的人,在给她做饭,读书给她听,陪她一起看电影,和她一起发呆。

    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里,即便是最无聊的事情,两人都觉得很好很舒服,他们互相温暖互相包容,互相了解互相迁就,但天往往不遂人愿,总是要在生活中设置一些障碍,有些人跨过去了,但有些人却只能原地踏步。

    而她就是那个原地踏步的那一个。

    如果她不考虑小暖的生死,她还可以和以前一样理所当然的享受着苏陌对她的好,但她本不是自私的人,她不想看到一个生命在她面前陨落,她承受不起内心的谴责。

    既然选择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就必然要选择牺牲一些东西。

    而夏天牺牲的是自己最爱的那个人。

    她的心很痛,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想这些问题,她四脚朝天躺到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即使是一面白墙竟然也能映射出苏陌的脸。

    夏天抬手想要去摸,却发现只是幻想,一滴泪从她眼角划过,她的心如刀绞般疼的她喘不过气来,她为了一个陌生人弄丢了自己最爱的人。

    她把身子蜷缩到一起,眼泪早已把床单浸湿一大片,她呆呆的躺在那里,直到天亮。

    第二天可能因为急血攻心的缘故,一晚上的时间,夏天嘴巴里就长了好几个泡,连带着右边的牙齿也开始隐隐作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现已是初冬,也许是天气的原因,她竟然觉得莫名地冷。

    她打开空调调节了一下温度,她觉得浑身冷极了,不禁打了两个寒颤,她头晕晕的,连

    站着都费劲。

    她以为是昨天哭的多了,所以精神上比较恍惚。

    她重新躺下去,盖好被子,又昏昏的睡了过去。

    她睡的极不踏实,不断的梦魇。

    她想要醒来,却挣扎着怎么也醒不过来。

    终于,电话铃声响起。

    她被这声急促的铃声打断,她起身勉强地接起电话,却发现一句话也发不出声来。

    电话那头是宇宁,他有礼貌的询问,“是夏小姐么?这个月的最新款的衣服已经做好了,我给您按照之前的地址邮寄过去可以么?”

    夏天仍旧晕晕乎乎,脑袋涨的厉害。

    她刚想说“好”,却忽然发现她已经离开苏陌了,那就只是他名义上的太太。

    既然这样,那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再接受和他有关的东西。

    她咽了咽口水,费力的挤出几个字来,“以后都不用给我送了,麻烦了”。

    说完,她便挂了电话。

    她继续躺在床上,想着以后和苏陌的交集可能会越来越少,她悲从心来。

    那她现在住的房子,可能也需要尽快搬出去了。

    夏天从来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她从小就不喜欢也不习惯欠别人人情。

    既然不在一起了,那就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一切。

    待她身体清爽点,她就去找房子。

    宇宁挂断电话,他不解的去vivi的办公室汇报,“夏小姐说以后不用再送衣服了,这个是什么意思?”

    “什么?不用再送了?她怎么了?”,vivi说。

    “夏小姐电话那头有气无力,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样啊,那下班后我去看看她”。

    下班后,vivi驱车来到夏天家,宇宁给了她地址,她按着导航很顺利来到这里。

    当她按响门铃的时候,好半天,夏天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开了门。

    虽然说已经在床上躺了一整日,但她却浑身疼,尤其是牙疼让她受不了。

    看到眼前虚弱的夏天,vivi赶紧扶住她,让她坐下来。

    夏天本想起身给她拿水,却被她一手拦了下来,vivi拿手摸了摸夏天的额头,“这么烫,夏天你发烧了,你知道么?”

    “哦,原来是发烧了,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我觉得浑身无力还总是觉得冷”。

    “别说了,我带你去医院,你这样应该有一天了吧”。

    “不用这么麻烦,我吃点药就好”。

    “那怎么行,发烧虽说不是什么大病,但我看你这症状也不轻,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说完,她就帮夏天穿好衣服,驱车载夏天去了医院。

    路上,vivi问,“苏陌知道你生病了么?”

    听到苏陌的名字,她的心又一下子揪了起来,让她生疼,她现在还能告诉他生病了么?

    她记得之前自己不舒服的时候,但凡他在,都会给她寻来不苦的药,悉心照顾自己,把各种药材放在食物中,然后哄自己吃下。

    而现在,她只能一个人受着。

    她轻轻应了一句,“他不知道”。

    vivi骂骂咧咧到,苏陌放着你这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不管,每天在外面奔波,他又不缺钱,但是对你确实太疏忽,改天我见了他替你好好批评教育一下。

    夏天没有接话。

    到了医院,医生诊断夏天是急火攻心造成的发烧,他不解的问了一句,“你最近是有什么心事?怎么火气这么大,你这是郁结造成的”。

    他让夏天留下来输个液,以防后期严重容易感染为肺炎。

    然后他又开了一些下火药和感冒药,让她定期吃。

    趁着医生给夏天诊断的功夫,vivi在门口给苏陌打了个电话。

    电话刚拨通,vivi就气急败坏的骂道,“苏陌,你当人家老公实在太失败了,你知不知道你老婆心情郁结发高烧差点住院,要不是我今天刚好赶过去,还不知道后果会多严重呢”。

    vivi说的有点夸张,电话那头苏陌听了不禁皱起了眉头。

    她身体本就不太好,昨天的事情还是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但是他却依旧很生气,昨天她竟为了一个和她不相干的人从他的世界逃走,甚至选择离开这种最笨的方式来成全别人。

    他是一件商品么?还是她压根就不在乎自己。

    从昨天到现在,他滴水未进,除了用工作麻痹自己,就是一遍遍看之前他们的聊天记录。

    她竟那么轻易放开自己的手,他太生气了。

    苏陌听完vivi的话,只是简单“哦”了一声,没有其他的回答。

    电话那头,vivi着急了,她气愤地指责苏陌,“你个大男人怎么这样,人家生病了就哦一句,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她身边照顾她么?还有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夏天说以后都不用给她送衣服了”。

    听到这里,苏陌气的想打人,她又想和自己撇的干干净净,现在连例行的衣服也不想要了,那随后呢?难不成还要搬离现在的地方?躲的他远远的。

    想到这,他愣住了,拿着电话的手仿佛静止般一动不动。

    她可是夏天,这的确是她做事的风格,如果不是生着病,估计现在已经开始打包行李了吧。

    她向来不喜欢欠任何人任何东西,所以结婚这么久,他给她的卡她从未用过。

    “不用管她,你照常送”。

    说完,苏陌就气呼呼的挂断电话。

    他还在气头上,她都不要自己了,他凭什么要去照顾她。

    医院里,夏天还在输液,已经是后半夜了,vivi困得在沙发上睡着了。

    病房门口出来一个熟悉的人,他戴着口罩,悄悄走进病房,他坐在床前,看着面色苍白生病的夏天。

    他摸摸她的额头,“还好,已经退烧了”。

    他悄悄给她床头的杯子倒好水,用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然后悄悄的离开了。

    他只是想过来偷偷看她一眼。

    只是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