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危险发言

    整个商店内一片混乱,老板做梦都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小商店还能被抢劫犯盯上。

    他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一脸苦相,忍不住在心里骂:真是上辈子没见过钱的,有本事你去抢银行,抢超市啊,我这二十来平方的便利店你有什么好抢的。

    神经病!

    店里这时候也没几个客人,除了正好过来巡店的老板,只有一个收银员,一个理货员,再就是两个进来买太阳伞的女高中生和秋庭夜两人。

    抢劫犯一共有三个人,他们脸上戴着面罩,手里还拿着□□。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他们第一次抢劫,其中一个矮个,拿枪的时候还有些手抖。

    也是他第一个发现,员工休息室里面藏着一具尸体,并大声喊了出来。

    秋庭夜一把按住工藤新一:“你想去干什么?”

    “哪里有尸体,我得去看一看。”

    “你老实待着,人已经死了,你去了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能把人复活吗?”

    “可是死者的死亡现场必须得到保护!如果他们随随便便冲进去了,破坏了现场,毁灭了凶手可能遗留下来的线索,那很可能就找不到凶手了。”工藤新一有些着急。

    “那也不能这么莽撞地冲过去!你没看见她们手里都有枪吗?随便一颗子弹打在你身上,你说不定就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工藤新一看着那几个抢劫犯慢慢往休息室靠近,急得脸都红了。

    秋庭夜皱着眉,有些不情不愿地说道:“你要记住,你欠我一次。”

    劫匪老大正骂了一通自己的手下:“不过就是巨死尸,有什么好鬼喊鬼叫的。你拿着这枪,打死了人那不也是死尸?”

    “就是被吓了一跳嘛……”劫匪跟班也很委屈,抢劫这种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做啊。

    两个人端着枪正要走到休息室,突然看见个小黑影扑了过来。

    劫匪老大骂骂咧咧:“这哪来的孩子,赶紧给我蹲那边去!”

    工藤新一有些慌张:“叔叔,你们可不可以放我们出去啊,我的朋友有肺结核,不能在人多的地方的。”

    秋庭夜戴着刚刚从店里偷来的口罩,捂着嘴时不时咳嗽两声。

    劫匪老大瞬间退出去很远:“你们家有没有教养啊!得了这种病还放人出来!”

    劫匪跟班有些没常识,还傻呆呆地站在原地:“老大,什么是肺结核啊?”

    老大都要被气死了:“那是传染病!通过空气就能传播的!你还不死过来!”

    跟班赶紧也躲远了。

    工藤新一被骂了也露出了窘迫的表情:“我们只是想出来买点东西,马上就会离开的。叔叔,你放我跟我朋友出去好不好?不然你们说不定也会被传染的。”

    劫匪老大当然不可能同意,这又不是一岁的奶娃子,都上初中了,放出去直接报警,或者是告诉父母这里发生的事情之后然后报警,都是有可能的。

    他看了一眼休息室,顿时有了主意。

    劫匪老大用枪指着工藤新一:“带着你朋友,到休息室里面去。”

    其中一名女高中生忍不住站出来:“那里面有尸体,怎么能让两个孩子进去啊。”

    劫匪老大很是不耐烦:“你要是这么善心泛滥,你跟着一起进去,正好能照顾他们。”

    那女生讷讷的,再说不出话来。

    工藤新一“如愿”进入到休息室。

    休息室的门被重重关上,他一瞬间就跑到地上那人的面前,摸出一双白色的手套,嘴里还不忘喊两声:“叔叔,我们这么久不回去,爸爸会担心的。”

    “你让我们走吧!”

    劫匪老大拿着便利店里翻找出来的消毒液四处喷:“小鬼头你别再吵吵了,等会儿我一枪毙了你。”

    “真是晦气。”

    秋庭夜取下口罩,面前的男人胸口处插着一把刀,面目狰狞,满脸不可置信,似乎对自己死亡的事情非常难以相信。

    “死亡时间至少在24小时以上了,胸口就是致命伤,身体其他地方没有伤口,这里也没有什么打斗痕迹——或者说打斗痕迹可能被掩盖过。”

    这休息室里面放的东西也不多,如果有心的话,凶手收拾好之后很方便消灭痕迹。

    秋庭夜移开视线不去看地上的尸体:“你那手套哪里来的?”

    “刚刚也是在商店拿的,毕竟如果随意触碰,会在这里留下我的指纹。”工藤新一取下手套,折叠好之后收进口袋,“只是不知道这人是什么身份呢。”

    “便利店的员工,名字叫小中田龙。”秋庭夜晃了晃找出来的员工卡,那上面印着照片和名字,“他也是理货员。”

    工藤新一捏住下巴,不自觉地陷入了思考状态:“凶手会是谁呢,选择在便利店杀人,很有可能是因为在这里发生了争执。那这样的话,便利店老板和另外的两名员工是凶手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大。”

    “也不知道值班情况,还有人际关系,真是麻烦啊……不过凶手为什么杀了人之后,没有处理尸体呢?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当时发生了什么,让他没有时间处理?”

    秋庭夜看也不看他,扒在门上听着外面传来的对话。

    “手机都交出来,如果谁敢偷偷报警,就别怪我的子弹不长眼睛。”

    “把钱都放在这里,老实一点去那里蹲着。”

    秋庭夜听了很久,听到后面不由得皱起眉头:“好奇怪,他们如果只是单纯地抢钱,这会儿目的达到,已经可以离开了吧?为什么还要继续留在这里?”

    工藤新一那边得到的信息量实在太少,不得不中断分析,听到秋庭夜的话不免分神:“是很奇怪。而且这个便利店规模不大,按照一天的客流量和铺货面来说,盈利并不高。都能弄到枪支弹药了还来抢便利店……得不偿失啊。”

    秋庭夜也只是单纯疑问,并不想探究其中的原因。

    “报警吧,大人的事情就应该交给大人处理。”

    当着工藤新一的面,秋庭夜在自己左手的手表上按了两下侧面的按钮。

    “我报警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了。”

    工藤新一对这事情有些好奇:“这是什么手表?怎么报警的?”

    “按两下这个按钮,手表会发送求救信号到我的邮箱,然后自动定位我的位置,并立刻报警。”秋庭夜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当时他设定这个程序的时候,还顺手关联了亲近的人。

    最开始用这个是担心哪天死在实验室,或者是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了不可抵抗的危险,好歹有人来给收拾。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额,好像没有做撤回功能?

    如果贝尔摩德姐真的来了,他要怎么解释自己变小了的情况?

    秋庭夜浑身打了个冷战,突然一把揪住工藤新一的衣领,语气热情:“工藤侦探,需要你展现才能的时候到了。”

    “我们争取十分钟之内破案,并且离开这里。”

    “三个抢劫犯,如果我们能顺利的抢一把抢过来,我可以把另外两个打死。”

    工藤新一:!!!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危险发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