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姜妤看着口是心非的文欢欢,一阵无言。

  “谢谢你。”

  她怎么能不明白文欢欢就是为了帮她呢。

  文欢欢轻咳一声,转过了头。

  这个姜草……呸!姜妤怎么跟变了个人一样,最近好像真的没有看到她在京城到处抢购珠钗首饰和布匹了,难道真的改邪归正了?

  听说她最近还读书,不行,她也不能被她比下去,回去就读那令人厌恶的女诫!

  姜妤没有看到文欢欢的摩拳擦掌,只盯着赫连宸和姜雪。

  看样子前段时间给姜雪的教训还是太轻了。

  今天敢当这么多人的面,不惜暴露自己的真面目也要托母亲下水,真是可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殿下,可是元公子是元大人的儿子,并非居心叵测之人。”

  姜雪看到赫连宸被噎得说不出话,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忍不住再次提醒。

  太子鲜少见过这些脸皮厚的人,才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但她姜雪这么多年见多了。

  今日,她就是要把之前姜妤加注到她身上的痛苦全部还回去!

  “不错!元景鸿是元高的儿子,才学过人,为孤排忧解难,从不曾做过什么危害本太子的事!”

  赫连宸险些被带偏了,上一秒还为文阳侯的话而感动,下一秒听了姜雪的话理科反应了过来。

  这世上果然只有雪儿和母后才是最关心他的人,这些人只想着算计他。

  父皇对他冷眼相待,皇叔也只想着算计他,这些大臣也都一样。

  文阳侯还想说什么,就见赫连宸一甩袖子,冷脸看着姜父,道:

  “姜侍郎,你说呢?”

  “太子殿下所言甚是。贱内深居内宅,不懂规矩,还望太子恕罪!”

  姜父已经得到了消息,明日刘尚书告老还乡的圣旨就会下达,现在还不是跟穆家结怨的时候。

  况且,他也看得出来,太子根本没打算得罪穆婉儿,毕竟她身后还有穆太师,所以才会特意点他。

  果然,赫连宸听到姜侍郎的话很是满意,虽然还冷着一张脸,可眼底却有所缓和。

  “既然姜侍郎都这么说了,这件事便算了,今日是姜老夫人的寿辰,是姜府的大喜事,诸位不必多礼,孤不喜欢越俎代庖。”

  最后一句话,赫连宸一边说还边斜睨了一眼姜妤和穆婉儿。

  姜妤心底冷笑,这赫连宸还是这副小心眼的德行。

  不过,看姜雪的神色,倒是让她解气不已。

  姜雪还想说什么,可太子都已经将此事翻过了,她现在开口,就是当众驳了太子的面子。

  太子顾忌穆家,不会责罚穆婉儿,可她不同,她再说下去惹恼太子,反而便宜了那个一直盯着她的徐宝珠。

  姜雪深吸一口气,瞥了一眼姜妤,眼底满是寒意。

  转头,对着太子低声说了一句。

  “姐姐变了。明明是跟元公子在云客楼相会,因为无人看到,竟还能如此混淆黑白。不像雪儿上次的误会都没有人相信。”

  这话听着只是简单的感慨,却成功让赫连寂动了心思。

  “雪儿莫气,孤不会让她好过的。”

  既然姜妤对他已经有了防备,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若是这次没能为他所用,那就只能彻底毁了她。

  赫连寂眼里冷芒一闪而过。

  这次没能如姜雪的意,姜妤一直都提防着姜雪,自然看到了两人眼里的不怀好意。

  她暗自警惕着。

  “妤儿,娘身子不适,就先离开了,你可跟娘一起走?”

  本就是为了姜府面子才出来,经此一闹,穆婉儿已经彻底没了兴致。

  姜妤想了想,还是摇头拒绝了穆婉儿。

  她也不想掺和这里的事,只是姜雪和太子明显还有别的诡计,要把他们放在眼皮子底下才安心。

  可她也没忘记之前春禾说的,吴氏母女不仅要算计她,连母亲也不会放过。

  “娘,府里如今人多又杂,一定要让白霜和苏嬷嬷陪在身边,寸步不离。”

  姜妤不放心地叮嘱着,不知道为何,她刚刚听母亲说要回去,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

  总觉得要出事。

  穆婉儿没有姜妤那么惊慌,不过看到女儿这么担忧,还是笑着点了点头,还安抚道:

  “妤儿别担心,去桐院的路娘熟的很,府上人再多,他们也不会去那么偏僻的地方。“

  桐院可是姜府最偏僻也最安静的院子了,当初穆婉儿也是看中了桐院的清净才搬了进去。

  姜妤点点头,按了按不停跳动的眼睛,给了白霜和苏嬷嬷一个眼神。

  一定要保护好母亲。

  白霜和苏嬷嬷也觉得姜妤颇有些小题大做,但还是认真点头。

  不用小姐说,她们也会保护好夫人的。

  等穆婉儿离开后,姜妤全部心思都在吴氏和姜雪母女身上,也没注意到吴氏早在穆婉儿离开的时候,就给了身边丫鬟一个眼神。

  那丫鬟在穆婉儿离开后也跟着离开了。

  文欢欢一直等着姜妤和穆婉儿道别后才别扭地走到了姜妤身边。

  “这里是姜府,我们是来贺寿的,又不会在府里乱闯。”

  显然刚刚姜妤和穆婉儿的话她都听到了。

  “上次的事谢谢你,是父亲说要我亲自道谢才显诚意,可不是我要来的。可你怎么知道我在花轿里的?”

  提到这个,文欢欢都有些后怕。

  她是被人敲晕装进花轿的,要是被抬到了国公府拜了天地,那即便错了,她也只能嫁给薛平那个病秧子了。

  姜妤也想到了那次,她第一次发现了那本破书的奥秘。

  可这些,她不会对外言说。

  “有风吹起了轿帘,我当时恰好看到了你的脸。”

  文欢欢恍然大悟。

  “看你最近聪明了不少,都知道你那个庶妹不是好人了。不过小心你那个庶母,刚刚她跟贴身丫鬟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丫鬟刚刚也离开了。”

  “你说什么?”

  姜妤声音忽然拔尖,引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文欢欢也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立刻又重复了一遍,就看到姜妤转身离开了。

  “喂!姜草……姜妤你去哪儿?”

  可姜妤根本没有回答文欢欢,回头看了一眼吴氏脸上的笑容,心中焦急,带着红婷和紫月走得越发快。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