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深夜访客

    袁熙先对麴义道:“这次去南面,我准备只带麴兄和二十亲卫,并一些女子。”

  麴义听了,也不问干什么,点头道:“谨遵公子之命。”

  他表面不动神色,内心其实极为高兴,他斜着眼,得意洋洋看了赵云一眼。

  看了吧,虽然你暂时比我武艺高强,但公子带的还是我!

  然而麴义发现赵云毫无反应,神色如常,不由感觉有些意兴阑珊。

  没想到袁熙下一句话,让麴义赵云两人都怔住了。

  袁熙拿出城守印绶,递到赵云手中:“我离开这段时间,劳烦赵兄代我行使城守之职位。”

  “我已经和我大哥谈妥了,你不用受他节制,一应事务,但凭赵兄决定,全城军士,悉听赵兄调遣。”

  赵云愣住了。

  麴义也愣住了。

  这等于是把北新城上万人的性命,交到了赵云手中!

  “我反对!”麴义忍不住出声。

  “他是降将,且刚降不久,万一生了异心,反投攻公孙瓒,这城岂不是要丢了?”

  “到时候袁家必然会追究公子责任,其罪不小!”

  袁熙点头道:“真要这样,我只怕再也不会被允许带兵了,这辈子做个闲散世子吧。”

  麴义急忙道:“你既然知道,何必…..”

  袁熙断然道:“我如果识人不明,那将来成就也是有限。”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得了赵兄为将,必会全心全意。”

  “而且麴兄觉得,还有比赵兄更合适的人吗?”

  麴义听了,一时语塞。

  赵云拿着印信,感觉手里沉甸甸的。

  他要是谦让,就是看不起袁熙,也看不起自己了。

  他没有如麴义所料,先推辞一番,竟是直接沉声道:“公子重托,云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袁熙笑着拍手道:“好!”

  “这一城百姓,皆托付给赵兄了!”

  他心中窃喜。

  也就这种手段,能对付赵云!

  赵云此人,一生也是数次投奔主君,最后才在刘备手下终其一生。

  但即便是投了刘备,赵云也常常发表不同见解。

  刘备伐吴,赵云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说国贼是曹操而不是孙权,孙权杀了关羽,虽然刘备和关羽是兄弟,但那是私义,不能因为私事而影响了兴复汉室,耽误国家大事。

  要知道,这种话连诸葛亮都不敢说!

  由此可见,赵云的意志极其坚定,得到他的投靠,并不一定能完全得到他的承认。

  得到赵云的忠心,也不代表他事事都会同意主公之见,而是坚持忠耿直言。

  所以要得到赵云的真心,需要很大的功夫,如今袁熙将北新城交给赵云,连麴义都带走,就是让赵云感受到知遇之恩。

  而且袁熙这么做,赵云即使有了去意,也不会在袁熙不在的时候离开,反而是要全力证明自己不辜负袁熙之信任。

  刚才袁熙从赵云的称呼中,就能看到对方心态的变化,自前一阵子归降后,一直称呼袁熙为将军,这其实是在刻意保持距离。

  如今的称呼,却变成了公子,显然是和袁熙贴近了几分!

  计划通!

  但其实袁熙也没有别的选择,毕竟麴义出现次数多了容易露出破绽,袁谭等人可是见过麴义的!

  想到这里,袁熙总觉得,袁谭荀谌应该是还没有认出麴义,盖因麴义乃是武将,和袁家子和谋士接触不多。

  但高览的反应却有些奇怪,为免多生枝节,袁熙决定这几日就动身,免得麴义露馅。

  麴义嘟嘟囔囔道:“赵将军倒是有福,府里几十舞女,啧啧啧…..”

  袁熙看了麴义一眼,他才不情不愿地闭上了嘴。

  袁熙又转向吴昭道:“我这次去,可能有些危险,你便安心在这里住着。”

  “等我办完事情回来,你要真想归乡,我便送你回去。”

  吴昭听了,欲言又止,默默点了点头。

  袁熙安排完毕,麴义去打点行装,赵云去召集部将巡营,吴昭自去歇息。

  送走三人,袁熙坐在屋里思考,这次他离开北新城,做的是搅动天下的大事,稍有不慎,便会陷入生死危险。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如此行险,但只有早作布局,他才能得到更多喘息发展的机会。

  如今自己有麴义和赵云两名武将,虽然不多,但一城之地,暂时也够用了。

  袁熙现在缺的,是谋士。

  虽然从天下大势,未卜先知这方面,他比有些谋士还要强一点,但了解当地局势,因地制宜指定计策,他就远远不如那些土生土长,出身于士族的谋士们了。

  荀谌看样子,已经多少和袁谭有些勾结,自己是不用想了,而且对方是荀彧的族兄,荀家大部分子弟都投了曹操,袁熙也不敢完全相信荀家人。

  他正思考间,房屋的门突然被敲响。

  他随口道:“进来。”

  一个长相颇为清秀的年轻仆妇走进了进来,对袁熙拜道:“见过郎君。”

  袁熙见了,颇为意外道:“是你?”

  “这么晚了,有何事情?”

  这女子马氏,是城主府中的仆妇,也是袁熙亲兵孙礼的母亲,前些日子还照料过受伤的吴昭。

  马氏低头道:“听说郎君要带着些亲卫离开北新城,我为孙礼之事而来。”

  袁熙会意道:“曲兄把孙礼选上了?”

  “真是胡闹,此行有些危险,他才多大?你去告诉曲兄,不要带孙礼了,让他呆在府里看家。”

  马氏一听,便知道袁熙会错了意,连忙上前跪在地上,低声道:“公子想错了,是曲将军不想选孙礼,但身为公子亲兵而不能跟随,是为不堪大用,所以孙礼那孩子和曲将军吵了起来。”

  袁熙这才明白过来,恍然道:“孙礼想跟我一起走?”

  他打眼一撇,却看到马氏低着头,襦裙前胸露出一道深深的沟壑,白花花的一片随呼吸不停起伏,不由大腿抖动了一下。

  他装作若无其事道:“我让曲兄训练的那些亲卫,都是特地安排成了家,留下了子嗣后代的。”

  “但孙礼年纪尚幼,刚刚成婚,还未有个一男半女,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的起你们?”

  马氏低声道:“公子救了我们母子性命,若是不知报答,我们岂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要死能为公子赴死,也是孙礼的光荣。”

  袁熙头痛起来,这马氏当初性子就颇为执拗,当初自己和麴义救了他们母子后,马氏就一直说要报恩,后来跟着到了城主府做仆妇。

  后来袁熙和马氏交谈过几次,发现其应是扶风马氏之人,其族多出烈女,且马氏言语见识不俗,显然在家中颇有教养。

  他正想着如何说服马氏,房门却再次被敲响。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