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唐袭越独特的打招呼方式

    “嘭!”

  “卓阳公子,胜!!!”

  在裁判一声尖锐的通报声中,卓阳神色淡然的从擂台下走下,这一场比赛之后,今天的比赛也就告一段落了。

  共有七十二名选手的麒麟擂台,此时也一共只剩下了九人。

  这剩下的最后一个席位,则是需要从失败的人中重新抽取分配进行比试,凑齐十人的擂台。

  不过也就如此了,没有什么十人接受众人挑战的桥段,毕竟运气也是比武中很重要的成分。

  意味着自己接下来几天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的卓阳,此时站在选手出口不远处,四处张望了一下,却始终搜寻不到那熟悉的身影,不禁遗憾地叹了口气。

  “唉,真是的,这家伙好端端的,未免脸皮也太薄了吧,还以为她不会这么害羞的。”

  自从在酒楼里,安灵蕴听见最后那句‘我的眼里有你’之后,卓阳就仿佛从安灵蕴的脸上,看见了温度计爆表的脸色,甚至还听见了开水烧开的声音。

  安灵蕴丢下一句‘花言巧语,油嘴滑舌’之后,便一个闪身消失了,这也让卓阳暗暗发愁。

  【啧啧啧,还是唐突了啊,原本跟她相处起来感觉她还挺自来熟的,还跟我扯什么缘分命中注定的,结果我不过是说了句含蓄的......唉。】

  就在卓阳一人有些抓耳挠腮的时候,忽的感觉身后一阵劲风袭来。

  嗯?!

  卓阳顿时目光陡然一变,随后......

  “当!!!”

  一层金光好似波纹一般,在空中一闪而过,勾勒出一个金钟的模样。

  卓阳转身,就看见唐袭越面色僵硬的看着自己,眼神微微有些抽搐,右脚更是有些颤抖的样子。

  卓阳疑惑。

  “你这是?”

  唐袭越盯着卓阳,眼睛像是快要瞪出来一般,从牙缝中勉强挤出几個字。

  “早就听闻你这家伙的金钟罩水平极高,今日一试,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嗯,这倒是,不过你刚刚好像没用内力护脚吧。”

  卓阳目光试探的看向唐袭越,不解的问道:“不疼吗?”

  那一瞬间,唐袭越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哼!我们军中之人,最重视强健体魄,将来上战场一边浴血杀敌,刚刚这一脚,自然,自然是不足挂齿!”

  “奥,原来是这样啊,早知道你这般厉害,我刚刚就用金钟罩的【震】,将你的力道给返回去了,也不知道伱这骨头是不是真的这般硬,会不会给弄断了。”

  看见卓阳那一副遗憾的样子,唐袭越忍不住心中倒吸一口凉气,内心将卓阳的危险层次上调了一个等级。

  不过还是强撑着说:“切,你尽管【震】,腿断了算我输。”

  看着逞强的唐袭越,卓阳用一副已经看破的嫌弃表情咂了咂嘴,索然无味道:“得了吧,我看你这全身上下,也就嘴最硬了。”

  “说说吧,何故偷袭我。”

  “哼,谁才偷袭你,不过是想与你打个招呼罢了,怎料你如此不讲武德。”

  唐袭越没好气的说道,同时用眼神埋怨着卓阳。

  “拜托,你家打招呼的方式是用脚踹人屁股啊。”

  “怎么不是,我小时候跟我父亲出入军营,都是这样的。”

  “这样啊。”

  卓阳一听,眼珠子一转,自来熟的搭着唐袭越的肩膀。

  唐袭越倒是没有多少抗拒,只是还是不爽的挣扎了一下。

  “你干什么?”

  “喏,那边那个姑娘,你去打招呼试试看啊。”

  卓阳冲着远处的一个姑娘扬了扬下巴,示意唐袭越去打个招呼。

  唐袭越面色一僵,随后扭头道:“哼,军中没有女人。”

  “唉,你这家伙,纯纯是个性歪了。”

  卓阳自然早就知道会是这个发展,笑道:“你这样,是会注孤生的。”

  “注孤生?”

  “注定一个人孤独一生。”

  ......

  “你才注孤生呢!”

  唐袭越不爽的甩开卓阳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卓阳也不在意,说道:“你那,你总得告诉我,你跟我打招呼的理由是什么吧,不会又是说什么跟你混之类的话吧,早上的话,放到下午来说,也不一定管用哦。”

  “哼,我才不会那么纠缠啰嗦。”

  唐袭越骄傲的说道:“我要堂堂正正的打败你,然后让你心甘情愿的跟着我混,称我为老大。”

  “啧,怎么现在一个个的,都喜欢当别人老大啊。”

  卓阳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说道:“行了,那你告诉我,到底找我什么事吧。”

  唐袭越不爽的扯了下嘴,然后说道:“哼,我不过是看你下午与人比试的时候,似乎并不是全神贯注,心思有分,过来提醒你,切莫在遇到我之前输掉了比赛。”

  “奥,你说这个啊。”

  卓阳倒是没想到这唐袭越看着挺威严挺冷的,倒是个热心肠。

  “不过你提醒我干什么?我要是早早的输了,你不就更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我不如你,然后让我跟你混吗?”

  “哼!不是亲手靠实力打服气收下的小弟,我唐袭越不稀罕。”

  唐袭越说着,还傲气的扬了扬下巴。

  【啧啧啧,这家伙,有点有趣啊。】

  “那么谢了啊,还劳烦你来提醒我。”

  听到卓阳的答谢,唐袭越满不在乎的说道:“哼,不谢。”

  “不过你这好心来提醒我,我还把你脚给弄伤了,属实不应该啊。”

  “我声明一下,我的脚没有事!”

  “行了,别装了,我都看穿了。”

  “我说没事就没事。”

  “那既然这样,你跺两下,没事的话我就信你。”

  唐袭越听到卓阳的话之后,脸色又是一变,眼中闪过一抹为难,最后化为坚定。

  “跺就跺!”

  说着,抬脚就要朝地面跺去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看着卓阳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后,顿时又收了起来。

  “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无聊!”

  “呦,悬崖勒马了,还挺聪明啊。”

  听到卓阳嘲讽式的夸奖,唐袭越不爽的说道:“你在小瞧谁。”

  “嗯,你猜?”

  【这个人,好生可恶!】

  唐袭越看着卓阳那没个正经的样子,恨不得将他好好的揍一顿。

  “我回答你的问题了,你也回答我的问题!”

  “说。”

  “下午比试的时候为什么不专心。”

  说到这个,卓阳面色一怔,随后长长叹了口气,双手背在身后,侧身对着唐袭越,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神忧郁,气质颓废。

  唐袭越看到卓阳的样子后,眉头一皱。

  “是家中遇到难事吗?”

  “不是。”

  “是亲近之人遇到难事?”

  “不是。”

  “那是你自己遇到了难事?”

  “不是。”

  唐袭越眉头一皱。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到底在叹什么气。”

  “我愁啊。”

  卓阳发自肺腑的说道:“我发愁,该怎么把这件事情,跟你这种注孤生的人解释清楚,毕竟,你是真的理解不了啊。”

  ......

  ......

  ......

  在经历过了长长的沉默之后,唐袭越目欲喷火。

  “你耍我啊!”

  “我发誓,真不是。”

  卓阳满眼真挚的看向唐袭越。

  “我是真的愁。”

  ......

  殊不知卓阳越是一本正经,唐袭越就越是恼火。

  “你这家伙!”

  说着便一拳朝着卓阳挥了过来。

  看着出拳的唐袭越,卓阳微微一笑。

  “唐袭越,你是不是忘了,我是靠什么出名啊。”

  什么?

  看着卓阳的笑容,唐袭越莫名一慌,尤其是当卓阳的身影忽的从他眼前消失后,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糟糕!

  他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就看见卓阳已经站在他的身后,眼睛发亮,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一只脚已经抬了起来。

  最后,在唐袭越愤怒的眼神下,他只感觉屁股一痛,但是在此之前,内心已经先疼了几秒了。

  “嘭!”

  这一脚以踹为主,所以唐袭越的脚步下意识的往前踉跄了两步。

  待他转身,正欲和卓阳一较高下的时候,卓阳已经走远了,声音从远处飘来。

  “你这打招呼的方式还真有趣,下次我还用啊!”

  听着这让人恼火的话,唐袭越一阵咬牙切齿。

  “这个混蛋!”

  随后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的很有趣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